而後,堅定的點了點頭。

滄冥進去墨蒼穹的空間后。

宅子就迎來了一個新的客人。

當夙夜滿身花香降臨下來的時候,遍地開滿了彼岸花。

在屋子裡隔著大老遠的葉妖染,立馬就嗅到了他身上張揚的香味兒。

不止是她,秦朗夫婦還有櫻和寒羽也都嗅到了。

幾人一聞到心中便警鈴大作。

如此詭異的香氣,莫非有毒?

他們立刻衝出院子,一看,全場愣住。

對他們驚艷的表情,夙夜很是得意。

揚起尖細得不可思議的下巴,拖著一身暗紅衣袍,走路帶風,步步生花,往屋子走去。

天底下沒有人在第一眼見到他的三十秒內,腦子可以思考的。

不對,除了重千蓮和墨蒼穹那兩個變態以外!

還沒走到屋子,門就被吱呀一聲打開了。

衣衫不整的墨蒼穹,半袒著胸膛,一身尊貴霸道的氣息加上性感撩人的模樣,直接秒殺了賣弄風騷的夙夜。

他一手摟著葉妖染走出來。

「怎麼這麼久才來?」問話的是葉妖染,她好奇的看著夙夜。

都過了幾天了,怎麼才來。

她在鏡子里看他的模樣,還以為他很心急,當天就會來呢。 「小傢伙,他從收到消息后,一共穿梭了二十七個界面,去了八次忘川河底。」墨蒼穹淡淡的出聲,把夙夜扒了個底朝天,最後朝自己的老婆大人總結道,「聽說了重千尋忘記他並且移情別戀,他害怕,所以想去找找他們以前相處過的痕迹。」

葉妖染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

夙夜臉皮這麼厚的人,當然不會有任何尷尬的反應。

「是又如何,快說,她……在哪裡?」

說到後邊,一雙血色瞳仁里,竟夾雜著緊張。

他早已放出神識,附近根本沒有重千尋。

「還在凌碧。」墨蒼穹老神在在的說著。

葉妖染不由得好奇戳了戳他:「你是怎麼留下她的?」

他摟著她,眼皮也不掀一下,淡淡應道:「本帝把天捅了。」

「……」

敢不敢不要把這種事說得如此風輕雲淡。

不知道以為你在說把一塊破布捅了……

夙夜也是變態,絲毫不覺得墨蒼穹把凌碧的天捅了是什麼大不了的。

反而是蹙起眉,察覺出了些許不對勁。

「墨……她現在是……」

「她去修補凌碧的結界了,你去看看就知道。」葉妖染搶過話說道。

重千蓮的職責所在,墨把天捅破,她肯定是要去修。

她倒要看看,夙夜認不認得出她來。

到底那是她親妹妹,她怎麼也得鑒定下未來妹夫。

夙夜一頓,丟下一句:「我走了。」

話落,彼岸花一卷,整個人消失在了原地。

徒留遍地妖香四溢,凄艷的味道,像是毒藥,擴散在空氣中,逐漸散去。

原地的幾人,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

均是靜默不語。

他們居然見到了,容貌堪比神尊的男人……

而且,外表還是如此的……妖艷。

其實論起夙夜的容貌,並不比墨蒼穹好,但他那身異於常人的陰柔氣息,加上那身高調的行頭。總能比墨蒼穹更吸引人的目光。

墨蒼穹氣勢過於強大,即便生得美,卻也是少有人敢直勾勾的盯著看。

「小傢伙,為何不告訴他?」男人一把摟過她,低聲問道。

「就不,」葉妖染哼唧一聲,「你有沒有能看到那邊情況的?」

幽月一看就不是好惹的。

現在不認識了夙夜,肯定有好戲看。

墨蒼穹這個妻奴奉著老婆在上的宗旨,完全沒有半點節操,直接把之前那個鏡子拿出來。

「本帝有辦法打開它。」

「他不會發現?」夙夜可不是什麼好糊弄的。

神尊大人面無表情,說了兩個字:「修為。」

「……好吧。」修為的差距!

連夙夜都被他甩了一條街。

她怎麼活!

「抱緊我。」墨蒼穹輕聲在她耳邊說道,同時手上摟緊她的腰。

葉妖染聽話伸手環住他。

下一秒,眼前一花,肌膚被狂風掠過。

她只覺得整個世界都是花的。

完全看不清。

強風襲來,她不得不閉上眼。

再睜眼時,腳下是雲煙霧氣,隱約可見小得跟螞蟻似的房子。

而她和墨蒼穹坐的地方,居然是一個閣樓的頂端。

「這裡是哪裡?」葉妖染驚奇的看著一切。

在這個大陸,居然會有這麼高的閣樓??

穿入雲端的閣樓。

這個年代的人,怎麼有本事建造出來?

墨蒼穹抱過她,將她整個人圈入自己懷中,雖然她不至於會掉下去,但在高處,他還是下意識作出保護動作。

而後在她耳邊低低說道:「本帝昨日發現的,在凜國。」

「凜國?」

凌碧大陸的五個國家,唯有這個國家是她最為陌生的。

不過,她倒是聽說過凜國的兩大最出名的東西。

天下第一美男,慕容昭。

天下第一閣樓,清韻閣。

想到這裡,她看了看下方:「這裡是……清韻閣?」

「嗯。」

得到肯定,葉妖染眼睛一亮,不由得嘖嘖讚歎起來。

「不愧是天下第一閣樓,真高。」她說道,「我還聽說,清韻閣背地裡的主人是慕容昭,若消息是真的,那這慕容昭,還真是厲害。」

兩個天下第一都集中在一個人身上。

如何不讓人驚艷。

原本她對慕容昭興趣不大。

但看了這通天的閣樓,她心底倒是對他升起了強烈的好奇心。

沒想到在這個世界,還能有人能建造出這麼高的樓。

少說也有二十幾層。

光是層數,便足以傲視整個大陸了。

這樣的閣樓,總會讓她想起前世的高樓大廈。

「慕容昭……」葉妖染口中輕聲咀嚼著這個名兒,心底似乎有種預感,這個人身上,一定有很多值得讓她挖掘的秘密。

想著,鎖骨突然一疼,夾雜著濕熱的觸感。

低頭,神尊大人的腦袋正低下來正咬著她的鎖骨。

他眼神幽冷,語氣低沉危險:「你敢想別的男人?」

葉妖染略心虛,正要辯解。

墨蒼穹冷哼一聲:「不過是一棟閣樓,你若想要,本帝抬手間可以給你造幾百棟。」

她心中不由得覺得好笑。

抬手覆上那張迷得她神魂顛倒的俊臉,使勁揉捏兩下。

滿眼笑意的問:「吃醋了?」

神尊大人傲嬌起來是六親不認的。

他冷冷的看著她不說話。

葉妖染勾唇一笑,主動在他唇上吻了下。

直到看著他冷硬的臉部線條在她的吻下逐漸柔和,她才緩緩鬆開。

「放心,誰都比不上你。」

她眸中微微流轉著動人心魄的波光。

朱唇輕啟,輕聲的說著:「墨,我真的,從來沒有這麼喜歡過一個人。」

她是第一次感受到這麼強烈的喜歡一個人的感覺。

能重生道這個世界,能認識他。

足以花光了她幾百輩子所有的運氣。

前世雖然她什麼都有,名利,地位,金錢,能力,她一樣都不缺,但卻總覺得自己活得太過空洞。

卻彷彿沒有目標,沒有羈絆,像是什麼都沒有。

就連唯一算是擁有的莫子軒,也會在最後背叛她。

其實想想,在這個陌生的大陸里,她得到的才是最多的。

被愛是一種幸運,一種幸福。

可心裡愛著一個人,不也是另一種幸福么?

為了一個人,有了情緒,有了牽挂,有了羈絆。

墨蒼穹靜默了,紫眸中的那抹暗色愈發濃郁。 墨蒼穹靜默了,紫眸中的那抹暗色愈發濃郁。

下一刻,直接捧在她纏綿而瘋狂的吻著。

唇齒間繾綣低喃的喚著:「小傢伙,小傢伙……」

彷彿要把她喚到自己骨子裡去。

過後,他依然捨不得離開,埋頭在她脖子上深深嗅著她的氣息,低沉的嗓音夾帶著微微黯啞。

「以後,不管你知道了什麼,想起了什麼,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