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伯雪鷹接過。

「轟。」

略一感應。

頓時大量光華從書記中飛出,飛入東伯雪鷹眉心深處。

兩門傳承,以他的靈魂強度很快便盡皆記下。

「哦?」東伯雪鷹略有些驚訝。

破界傳送術倒也罷了,自己前世就懂得超遠距離傳送,其實也就是破界傳送術。雖然兩個不同的源世界,破界傳送術有些區別,但是本質一樣。他僅僅看一遍,就立即學會了。

而《分身術》和他預想的不同。

這一門分身術。

竟然先得將南雲聖十二式中的秘傳兩式中的『破蒼穹』一式練成!這一式,可是混沌境十層實力。唯有這一式練成,藉此破蒼穹,也就是打破這源世界虛空本質,接觸到外界更高層世界。而後以汲取外界氣息修鍊自身靈魂,方才有望施展出分身術。

「這應該和赤眉山主的分身術不同。」東伯雪鷹暗道。

赤眉山主,自身也就混沌境九層實力,卻早就有分身術了。

顯然二者的分身術法門是不一樣的。

南雲國主自己也說了,是他先初創,后經過眾界古國五祖之一的『漂泊者』完善的。

「不同的入門方式,卻一樣能修鍊成分身術。」東伯雪鷹暗暗讚歎。

「在界心大陸,擁有《分身術》傳承的屈指可數。」南雲國主看著東伯雪鷹,「宇宙神們都想要學,都是學之無門。便是在樊氏內,也是最頂尖一層次的秘術了。」

南雲國主也是有些驕傲的。

「這是修行到南雲聖體十層圓滿所需珍材。」南雲國主又一揮手,扔出一儲物手環,這卻是常例了,對每個徒弟都是如此,「好好修行,以你的天資,將南雲聖十二式秘傳兩式都練成,應該也快。還有……這一頭魔龍,便給你代步吧。」

說著一招手。

吼~~~

在身後深潭的後方,寒氣遮掩的山脈中,一頭黑**龍飛出,它飛到了東伯雪鷹面前,乖巧的很。

說著又扔給東伯雪鷹一塊血色晶球,東伯雪鷹明白,這就是控制黑**龍的核心了。像魔仆子白之前雖然也跟著自己,實際上他主人乃是應山老母。

「魔龍?」旁邊的五位徒弟中,除了兩位還能保持平靜,其他三位臉色都微微變了。

之前的賜予,都是正常的。

魔龍……

他們拜師,都沒被賜予啊!這是額外的!一頭忠心耿耿能爆發出混沌境九層實力的魔龍,價值足足十五億宇宙晶!他們心中怎能平靜?

**

第三更!(未完待續。) 「謝師傅。」東伯雪鷹有些驚訝,不過還是連行禮。

一旁應山老母也浮現笑容,她倒是覺得很正常,應山雪鷹可是南雲國歷史上都最耀眼的,連樊祖都要主動收徒,賜下一頭魔龍又算什麼?

南雲國主點頭,看向旁邊的五位徒弟,淡然笑道:「這是你五位師兄師姐,想必你也都認識了。」

國主的親傳弟子,在南雲國自然是風雲人物,最弱的都是封王,都是聲名遠播,自然早知曉。

「見過諸位師兄師姐。」東伯雪鷹道。

眼前這五位。

大師兄是貪鵬帝君,也是南雲國三位帝君之一!貪鵬帝君是在南雲國主還沒建國之前,就跟隨國主,忠心耿耿。南雲國主當初也有些狼狽悲慘歲月,自然念舊情,對貪鵬帝君指點非常用心,甚至種種寶物用在貪鵬帝君身上,貪鵬帝君才終於從一個混沌境跨入宇宙神。

二師兄『公良易』,混沌境十層,是南雲聖宗內難得的一位合一境八層天才,也是本國天才,拜在南雲國主門下。

師姐『鬼酈娘娘』排行第三,也是混沌境十層,不過和二師兄比,就稍弱了些。

傅凌雲,傅凌霄。

這一對兄弟……則排行第四、第五。當初南雲國主落魄時,身邊實力最強的並非貪鵬帝君,而是另外一位頗為驚艷混沌境十層高手『傅塵』,傅塵一心追隨,和南雲國主的關係,是手下,又彷彿兄弟。傅塵死後,南雲國主便用心栽培傅塵留下的兩個孩子,等這兩個孩子成為混沌境,更是收為親傳弟子,且不惜代價耗費諸多寶物在他們倆身上。

然而這兄弟倆天資本就尋常,即便砸上再多寶物,如今也都只是混沌境九層而已。

從這點來看,南雲國主還是念舊情的。

「師弟。」五位師兄師姐都微笑道,在師傅面前,個個都很熱情友好。

******

第二天。

便是冊封之日,封號則是自己事先定號,到時候走個過場既可。

大多數都喜歡用自己名字當封號!甚至開闢一個家族,自己的名字就成為整個家族的姓氏。

封號,到時候也會是城池名字,府邸名字。所以有些修行者並不喜歡將本名讓外界傳播,東伯雪鷹就給自己簡單定了一個封號——『飛雪』,這也是他曾經用過的假名,也是他還是凡人時候就使用的長槍的名字。

整個南雲國熱鬧萬分,皇宮內王侯如雲,甚至周邊一些國度都有強者來賀喜,隨後的慶賀宴會上更是熱鬧,東伯雪鷹雖然不喜熱鬧,但還是應付著去見一位位帝君、王侯!這次外來的宇宙神都有好幾位,至於一些龐大勢力在這的負責人就更多了。

六大古國,都有一些分支在這,說起來都是某某家族,來頭大的很。

不過修行者們還是看實力的,實力不行,在大家族內地位也低。除非像『大皇子』這種,是南雲國主第一個孩子,備受寵愛。

……

冊封過後。

南雲國內便開始建造城池『飛雪城』,作為東伯雪鷹的城池,畢竟每一個封王都擁有一座城池!而作為南雲國第六位混沌境十層高手,他的城池還格外的大……是和應山城一個級別。這要建造,即便派遣大量的修行者,也需要上億年歲月。

畢竟這等大城,最難的是種種刻印的法陣,論法陣強大程度,東伯雪鷹一旦坐鎮,法陣加身,尋常宇宙神來這都是被東伯雪鷹吊打!

在城池建造好前。

東伯雪鷹則佔據在國都內。

……

歲月悠悠。

轉眼便是封王的三億餘年後。

南雲國,飛雪城。

飛雪城早就建好,東伯雪鷹也從火烈侯府帶了一些人來這,主要是父親應山烈扈這一脈的一些精英,來到了飛雪城幫忙管理。東伯雪鷹可沒閒情逸緻管理一座城池。除了『飛雪城』外,還建造了九座城池,都是東伯雪鷹的化身沉睡負責鎮守。

「哈哈哈。」應山烈扈日子就精彩了,飛雪城這等大城,牽扯利益極大,而東伯雪鷹這個城主的事物,平常都是讓戎星蘭、應山烈扈二人幫忙負責。應山烈扈自然風光了。

一座大型虛空神塔內。

東伯雪鷹在其中修行,盤膝坐在懸浮在神塔內部半空中的大石上。

他的身體普普通通,都沒任何強者氣息,這就是南雲聖體第十層圓滿境的常態。要知道,即便是第十層大圓滿……在虛化方面也沒有達到極致。真正虛化達到極致,那是能夠和虛空本質真正一體,是能夠完全消失不見,就是強大宇宙神都察覺不到絲毫氣息的。

如今氣息雖然內斂普通,但論虛化,離虛化極致還差不少。

畢竟師傅南雲國主的《虛化不滅術》,必須得成為宇宙神才有望練成!在混沌境,根本一點指望都沒有。

「還是得我自己創。」東伯雪鷹並沒死心,他見過擁有無影天賦的毀滅魔族『陌古將軍』的鱗甲,那鱗甲上的秘紋乃是自然孕育,簡潔又玄妙,東伯雪鷹覺得在混沌境層次完全有望練成。只是要創造出來,很難。

當然,他如今心思不在虛化方面。

而是南雲聖十二式。

「轟。」

東伯雪鷹心意一動,身體隱隱有蒙蒙光芒,體內無數神紋亮起,這身體當真是虛空的寵兒,比前世虛空行者身體和虛空融入的更深,藉助南雲聖體催動東伯雪鷹終於成功施展出了這一拳。

轟。

兇猛無濤的一拳,無比沉重的一拳,彷彿攜帶著整個虛空力量,猛然一拳砸出。

「咔。」

聲音都聽不到,那是純粹藉助虛空感應到的聲音。

東伯雪鷹更是感應到,那構成虛空本質的最微小的黑霧球體顆粒,卻是有三顆黑霧球體顆粒直接碎裂開來。這一刻,拳頭轟擊處,隱隱有大恐怖!彷彿連接著另外一個恐怖的世界,因為裂縫太小,肉眼都看不見。

可依舊有一絲神秘的氣息從那裂縫中傳遞進來,但是緊跟著,那三顆顆粒碎裂產生的極微小裂縫立即自然癒合了。

「那個世界……」東伯雪鷹看到了。

這是他看的最清晰的一次。

破蒼穹,轟破了這源世界的樊籠,雖然裂縫小的肉眼都看不到,但是藉助那極微小裂縫,東伯雪鷹真的『看到』了。

「藉助從那裂縫中逸散來的神秘氣息,可修鍊分身術。」東伯雪鷹這才反應過來,然而他發獃這麼久,那一絲神秘氣息早就完全消散了。

**(未完待續。) 站在懸浮大石上,體表隱隱有蒙蒙光芒,手持赤雲神槍再度刺出,這一刺似乎很尋常,卻攜帶著整個虛空的力量,最終更引起匯聚那原點的虛空本質的破碎,槍尖所刺處,出現了極為微小的裂痕。不愧是當初赤雲尊主的兵器,這一刺下,裂縫比之前大了數倍。

要打破虛空本質,破開樊籠,太難了。

像混沌虛空的『虛空始祖』都沒做到,許多宇宙神都是做不到的。

並非威力大就可以,更需要找對『方向』。

就像分身術,尋找對方向,混沌境就能學會!如赤眉山主就是如此。而如果茫無頭緒,便是聖主、石老怪一級數,都創不出分身術。

『破蒼穹』同樣如此!

這是在虛空一道的極為精妙的運用,是利用自己攻擊處周圍整個空間進行轟然一擊,那片空間承受不住的同時,最終更引起本質的些許崩塌!

『破蒼穹』,乃是混沌境十層招數!其實它同一條道路簡化招數,便是混沌境九層招數『粉碎虛空』,再簡化變弱,就是混沌境八層招數『煙塵散』……

同樣道理。

『美如畫』,也是秘傳兩式,是混沌境十層招數。它簡化下,便是混沌境九層的『界心刀』。

南雲聖十二式……

實際上主要就是沿著兩條路線,不斷深入。『美如畫』『破蒼穹』原本是宇宙神招數,在玄妙程度上已經超乎了東伯雪鷹前世自創的任何招數,藉助十層大圓滿的南雲聖體才勉強施展。而這兩招還可以繼續深入變得更強,然而那必須是宇宙神才能學了。

「方向對了,混沌境十層招數,都能打破樊籠。」東伯雪鷹借著眾多黑霧球體碎裂形成的極微小裂縫,再度『看』著外界,他這種『看』,也是一縷意識滲透進行感應。

界心大陸浩瀚的很。

東伯雪鷹看到了一塊無比巨大的陸地,也看到陸地周圍的一顆顆星辰環繞。

更隱約看到了『界心大陸』這源世界之外,無比遙遠,模模糊糊還有另一個龐大的源世界。

「另一個源世界?」東伯雪鷹輕輕點頭,「混沌虛空、界心大陸,除了這兩個源世界外,還有其他源世界。」

「不過,元,讓混沌虛空中的絕世天才有機會來界心大陸投胎轉世,看來,界心大陸,在眾多源世界中都應該算是底蘊極深的。」東伯雪鷹暗暗想著。

一次次施展『破蒼穹』,一次次觀看。

雖然每次觀看都很震撼,那彷彿跨入另一個層次生命的感覺讓他痴迷,可他明白,他如今依舊是樊籠內的生命,只是勉強才打開一條很小的裂縫。

「呼——」

一縷縷神秘氣息,從更高層世界滲透進源世界。

東伯雪鷹立即運轉『分身術』法門,這法門其實是靈魂秘術,立即開始吸引那一縷縷神秘氣息,迅速朝自己靈魂湧來,被靈魂吸入,在秘術引領下逐漸融入靈魂中。這一刻,讓東伯雪鷹有一種靈魂戰慄感,靈魂在發生著變化,可他隱隱明白,這是一種好的變化。

自身和虛空似乎都更加契合,舒服,彷彿自己生來就該是虛空中的一份子。

……

因為裂縫轟破的太小,逸散進來的神秘氣息也很微弱,東伯雪鷹僅僅修行十餘天,便感覺靈魂再也無法提升。

「嘩。」

盤膝坐在大石上的白衣東伯雪鷹,忽然一道模糊身影從體表飛出,落在旁邊也盤膝坐著,那身影瘋狂吸收天地之力迅速在凝實,最終化作了一位金衣東伯雪鷹。

「成了。」兩個東伯雪鷹彼此相視。

雖兩個身體,記憶卻完全一樣。

不過新凝聚成的身體,只是普通肉身,沒有南雲聖體,又沒赤雲神槍,根本無法施展出混沌境十層的招數。

「我的靈魂吸收的神秘氣息太少,蛻變並不多,在至高規則壓制下,僅僅能分化出一個分身。」東伯雪鷹暗道,他得到完整分身術也明白,無法施展分身術純粹是至高規則緣故。不過吸收樊籠之外的神秘氣息,能讓靈魂進化。

這種進化,是有別於源世界內其他生命的,若是不吸收神秘氣息,便是宇宙神都無法分身。

而隨著這種蛻變的提升,分身數量也可以提升。

兩個分身相視。

金衣分身,實力更弱些,在東伯雪鷹計劃中是不出去征戰殺戮的。所以他將『界心令』殘存的能量也留在了金衣分身的靈魂中。畢竟『靈魂兩分』,界心令能量也只能選擇一個分身。雖然白衣分身戰力更強,可終究在外冒險,誰知道哪天身隕?

******

修行無日月。

東伯雪鷹一方面鑽研虛空道,秘傳兩式早就練成,他自然在參悟『赤雲神槍』中蘊含的玄妙,以及在推演『虛化』,他一直想要在混沌境就做到虛化極致!虛空的不同方向同時鑽研,對於最終跨入宇宙神自然是有幫助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