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種血太可怕了,散發著妖異的魔性,吞納天地。連一些小行星都墜落了下來。落在裡面濺起大片的浪花。

這讓人駭然,天地間赤紅一片。茫茫無邊,讓人反應不過來,剎那間就被血液所淹沒了,無遠不屆,浩浩蕩蕩。

王明吃了一驚,這可怕的神通還真是有點詭異,竟然依靠血液布下了一個牢籠,將他困在了當中。

「一旦讓我恢復到巔峰。重臨那個境界,世間讓我流血的人要陪葬!」震封神將的聲音似嚴冬中的冰川在隆隆而響。

「是嗎。你儘管試試看!」王明說道,身前數十條天龍俯衝,要撕開血海。闖出這片可怕的血液汪洋。

結果讓人吃驚,數十條天龍俯衝過去,被血液吞食的千瘡百孔。身上大片的血肉脫落了下來,白骨森森。

每一條天龍都長達數萬里。神力無窮,隨便一次盤旋都可撞擊下不少星辰,現在卻落得這般下場。

王明眸子一冷。這個人果然可怕,八部神將不是浪得虛名之輩,現在還沒有全面恢復呢,就有了這等表現。

不過,他並不畏懼,掌指張開,數十條大龍化成了神力沒入了他的掌心中,他親自動手,右掌向前切去,血海隆隆,被分成了兩半,而且虛空都被切開了,出現一條通道。

「轟!」

浪濤擊天,血水漫過長空,瞬間就讓空間大裂縫閉合了,而且海中出現各種白骨,全都是昔日死在這一秘術下的強者所化,當中不乏比王明境界還高的人。

這個地方頓時驚濤拍岸,大浪滔天,血海中,一具又一具半神白骨出現,竟然生出了血肉,這些屍體短暫的恢復了昔日的神通,一起嘶吼著,向前殺來。

這個景象有點恐怖,召喚古代被擊殺的英靈參戰,傳出去絕對要驚天,連王明都忍不住一嘆,不愧是追隨過虛空神皇卡厄斯的人物,就憑這種秘術,此人就足以古史上留名,這種術若是發展與完善下去不會比神尊秘術差。

「武道天眼,灼燒萬物,化盡萬靈!」王明平靜的道來,施展了一種強大的法則秘術,這是近年來悟道所獲,讓他的天眼更進一步,不僅可以看透虛妄,還能戰鬥。

這是諸多秘術糅合,進行升華的產物,是他開創的一種禁忌領域的秘術。

王明的瞳孔熠熠生輝,射出的光芒讓諸天日月星河都暗淡了下去,前方那一尊尊英靈全都慘呼。

他們剛生出的血肉,瞬間都化成了白煙,熊熊燃燒了起來,逝去就是逝去了,怎能與真實的相比?

王明的神瞳射出的光輝灼燒宇宙,星空崩塌,他們承受不了,這種最為神聖而又祥和的光束對他們有致命的傷害。

「噗」、「噗」……

隨著一具具半神屍骸重新墜入血海中,這個地方寂靜了,沒有了聲息,王明邁步,眸子中的神光爍爍驚人,照耀出一條不朽的路,他已經看到了震封神將在何方,要去一戰!

王明的強大超出了震封的預料,在那遠古前根本就沒有這種被升華的天眼神通,這般的神秘,照破萬物,將他的血海英靈全都給破了,這讓他震驚。

顯然,這是後世開創的一種秘術,剋制他的法與道。

本來,這片血海隨著斬殺的高手越來越多,會演變的越來越強,可是今日卻不起任何作用。

震封神將大吼,血海消失,而雙手間日月星河環繞,他掘取了一片真實的宇宙。將之化在掌中,而後向著王明拍來。

這是在藉助大宇宙的力量,要王明,將他納入當中。永世的封存。

遠處的眾雄都見到了這一幕,全都寒毛倒豎,脊背發寒,這是何等的逆天,追隨過虛空神皇卡厄斯的人果然不簡單,實力未恢復就這般恐怖。

「轟!」

劇烈的拳風浩蕩,王明一拳破開這片乾坤。

震到近前。與王明大開大合,進行硬碰。期間有血液飛濺,有大道法則轟鳴,這個天地徹底的破碎了。

轉瞬間,王明與震封激戰了上百招,劇烈硬撼,生死搏殺。勝過平日千招以上的大對決。

這是在拚命,燃燒不朽的神力,立身在禁忌領域決戰。只要有一點失誤就是形神俱滅的下場。

昔日,像這樣的決戰,即便勢均力敵也在幾招內分生死。可是兩人現在卻激戰了上百招,可見多麼的激烈。

震封神將追隨過虛空神皇卡厄斯,征戰了一生,得到過活著的神級人物的指點與傳授,經驗與老道舉世有幾人可比?

可是他吃驚的發現,王明的戰鬥技巧登峰造極,竟然勝過他。他所能憑藉的只是老道的經驗,這讓他驚悚。

噗!

血液飛濺,這是王明第七次震破震封的拳頭。讓他血肉模糊,遭遇重創。

王明自身也有傷口出現,他是被對方的一種秘術襲傷的。法則無念無形,殺半神高手都於無形間。

王明只出現傷口而已。讓震封心頭狂跳,他知道,這一戰註定很苦,遇上了在神皇時代那樣的無敵猛人。可他自己卻不在巔峰,多半要出問題。

王明也很吃驚,竟然有人可以經受住他的拳頭。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雖然只是輕微的擦碰,不是真正的拳拳相擊,有法則在激蕩,可是這也足夠驚人了。

「沐浴神皇血液,被主上的神血淬鍊的過拳頭竟然受創,擋不住他的拳,不可饒恕!」震封心中大吼。

他的拳頭,他的無敵掌指,比他的生命更重要,經歷過虛空神皇卡厄斯親自以血液的淬鍊,可破滅萬物,而今卻遇到了這樣一個年輕的後輩,讓他信念動搖。

他也曾經睥睨一個時代,憶往昔崢嶸歲月,輝煌無盡,戰百族而被尊為一方神將,統馭萬界,有幾人可敵?

震封感受到了壓力,他覺得就是在當年血氣旺盛的狀態,如果與王明同境界一戰,也可能是不敵,甚至會大敗、慘敗。

只要一想到這個結果,他心中就有一陣悸動,這個年輕人太可怕了!

「轟!」

王明毫不掩飾自己的強勢,以金色的拳相壓,如一頭洪荒猛獸一般碾來,兩者的拳頭真正相遇了。

玄芒綻放,鮮血四濺,震封神將的拳頭被擊碎,指骨飛出,肉皮碎掉,血霧騰起!

這個場景驚呆了所有人,這一戰當不會有什麼懸念了,震封神將敗了,他神色萎靡,踉蹌倒退,盯著自己一雙破碎的拳頭。

這可是當年的驕傲啊,一雙拳頭打遍宇宙,經過神血淬鍊,無堅不摧,而今卻被人打破了,這讓他一陣凄涼。

這不是血氣不在盛巔能解釋清的,拳頭的強度不曾減弱,但還是破了。

「這已經不是我的時代啊!」震封神將蒼涼一嘆,當年的崢嶸歲月再也不能再來了,所有的榮耀都葬在了那個時代。

儘管失落,儘管凄涼,但是這一戰還是要繼續,兩者間法則與秩序神鏈迸發,交織成一片不朽的神圖,震動了星空。

「噗」

震封的雙臂炸開,成為血泥。

「噗」、「噗」……

響聲不絕,王明連出重手,掌指拍落,震封神將的雙腿、胸膛、頭顱等一一炸開,碎骨飛起,血水四濺。

一代神將也曾崢嶸,也曾無敵,也曾輝煌,在這一世結束了他的一生。

正如他凄涼長嘆那般,這已經不是他的時代,這已他不他心中的神話,所有榮耀都葬在了過去,一去不復返。

一個黃金盛世的到來,一個戰亂的年代,註定是群星璀璨,這應該比他們那個年代還要可怕很多。

而王明這個在眾多神之血脈者中掙脫出來的神道血脈殺手,自然更為恐怖,與之遭遇,震封神將也只能飲恨。

這樣的人古來罕見,在他的那個時代,若是同境界的話也只有少年虛空神皇能與王明一戰,其他人多半不行。

這不是他們的時代了,但卻是這個年輕人的大世!

震封神將死了,在他彌留之際,他的神魂紫火死死的盯著王明,想要看透他的一切,最終也只是一聲嘆息。

這一世,是此人的,是這個如天神一般光芒耀天地的年輕強者稱尊的時代,他們這樣的老人該逝去了,不能匹敵。

所有人都震撼,王明將震封神將打爆,衣不染血道茫茫,風采絕世,立身在那裡,眼神如電,氣吞山河,雄視八荒。

「震封,啊……」

日月神將長嘯,滿頭長發飛舞,他看起來很年輕,不足二十歲的樣子,英氣迫人,但是他的眸子中卻滿是歲月的印記,恨不得立刻衝過來。

他被天道宮這一方的大鬍子半神給擋住了,不能過來。

王明屹立在星空下,不為所動,神色冷漠,像是有沒有什麼可以撼動他的根本心,就是追隨過虛空神皇卡厄斯的人也不行。

他眸光流轉,掃視各方,戰鬥格外的慘烈,遠處的天域都沸騰了,數不清的強者在大戰,種族無盡,全都是宇宙中的大族,被這次的大風波席捲了進來。

沉悶的鼓聲不停,如天神在怒吼,震耳欲聾,每一個人都氣血翻騰。(未完待續。。)

… 在那神山上,神子傲立,身段修長,輕靈髮絲飛舞,臉色冷漠,有一種難言的神韻,當真是風華絕代!

他在擂鼓,神皇鼓不知是何材質,通體成赤金色,每一次擂動下來都有刺目的光飛出,如一片漣漪,到最後放大,成為禁忌瀚海,撼動宇宙。》x.

這種鼓很特別,讓虛空神皇卡厄斯的部眾們戰血沸騰,潛力盡出,實力暴漲,擁有了驚人的戰鬥力,讓人忌憚無比。同時,鼓聲卻可壓制敵人,讓華夏、天道宮、神像組織這邊的強者大受影響。

不過此局不是不可破,老神吹響號角,一步一步進發,在白髮劍神、天刀道人等大批強者的守護下,逼近神山。

豪門罪妻 這種號角不知是何生物長出的,暗淡無光,嗚嗚而鳴,有一種雄渾、霸氣的蒼涼感,向人們描繪出了一個宏大的遠古世界,那裡諸神並存,種族無盡,蠻荒氣息撲面。

神尊的戰爭號角能抵消那種鼓聲,且也能為自己的人提升戰力。

這是兩種逆天的神道法寶,它們都是秘器,如同太上神尊的陣圖,價值連城,神威無窮!

「戰,殺盡這些人,遵守誓言,守護虛空神皇卡厄斯的榮耀,將他們全部殺個乾淨!」

「殺,斬盡虛空神皇卡厄斯這一脈的逆賊,為了神尊,為了昔日的榮耀,生死大決戰!」

這個地方喊殺震天,劍氣破蒼穹,每一道寒光都會劈碎下幾顆星辰,璀璨的光芒在綻放,無量大軍衝擊。

鮮血飛起,人頭滾落,一條條生命在在怒放,激烈的大戰在繼續。宇宙各族也不知道有多少強者趕來參戰,場面壯觀而可怕。

「師父,我們來了!」遠處,有人-大叫,這是一批生力軍,一個金光萬丈的年輕強者散發著血氣,衝擊而至。

神山一脈的人頓時如麥浪般翻湧,許多人都倒了下去,再也不能爬起。趙博出現了,他並無恙。沒有遭遇大傷害。

蘇文斌、司馬葉亦出現,是他們兩人尋到的趙博,將他帶了過來。

這三人而今都是半神,這個結果讓各方勢力都不能平靜,一門數位半神,這簡直是就一個神跡!

王明三位弟子都達到這個境界,還讓別人怎麼活?光想一想就讓人覺得可怕,所有人都明白了,神子為何急於對這幾人動手。

如果現在不扼殺。將來還怎麼去抵抗?

王明以及幾位弟子,各個驚才絕艷,每一個都擁有驚人的潛質與能力,這樣發展下去會成為宇宙所有勢力的大敵。

果然。這三人一出現,頓時如山洪暴發一般,橫掃了過去,碾壓眾強。沒有抗手。

「咚!」

一聲劇顫,一尊處在幽暗黑霧中的身影出現,自神山上躍起。向著王明的三大弟子殺去,氣息暴發后,四方宇宙咔咔作響,竟然在崩碎。

「幽魔神!」

有人驚呼,竟然是八部神將中排在第三位的幽魔神!

據悉,當年追隨虛空神皇卡厄斯的八部神將,已有四位神將能夠確定坐化在了歷史長河中,沒有活下來。另外,第一神將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幽魔神在目前出現的三尊神將中最強!

「想殺後輩,先過老夫這一關!」滿嘴黃牙的老頭子出現,這一刻不猥瑣,氣息如虹,睥睨天下,擋在幽魔神的前路上。

不得不說,幽魔神太強大了,黑霧擴散,滔天蔽日,將這片宇宙淹沒,沒有人可以上前相助。

所有人都倒退,這片星域都在亂顫,不時崩碎。

黃牙老頭子處境很不妙,剛一交手,就幾乎見血,不是他不強,而是對手實在太強大了,他急忙收斂心神,進行血拚。

幽魔神的出現,震懾出了很多人,也穩定不少人的心神。

「神像餘孽成不了氣候!」神子一邊擂動戰鼓一邊冰冷的說道,那種傲然讓眾人胸腔中憋了一口氣,化成了更為可怕的號角聲。

當年若非虛空神皇卡厄斯偷襲神尊,何至於如此?也許早就開創了一段長生的傳說。

可而今呢,一些都崩了,沒有傳奇,而虛空神皇卡厄斯卻留下了萬古威名,被視作超越神的存在讓他們怎能罷休。

號角衝出的波紋,與那神皇鼓的熾盛金光劇烈碰撞,影響到了戰局,這個地方的強者們捨生忘死,向前衝殺。

就在這時,天刀道人拔出了背後的那把刀,有一股驚天的氣息爆發而出白茫茫的刀芒從古樸的刀體沖竄起,驚憾宇宙。

他向前邁步,要對神子出手,給老神贏取更多的主動,讓神尊的號角響遍星空。

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巔峰高手要對決了,這些人代表了目前最強大的戰力,誰可一戰?

「轟!」

突然,屍氣滔天,黑暗中走出一個龐然大物,來到神山旁邊,一隻青色的大爪子探了出來與刀芒相撞鏗鏘作響!

神域的人來了,直接出動了一個巨頭!

「三殿之一的殿主?」天刀道人露出凝重之色,這片天地都一片陰森,陰霧瀰漫讓所有人都身體寒冷。

神域的人到了,足以改變戰局,這個生物實力太可怕了,讓天下各方英傑都要忌憚。

「唔代掌本殿,離主人二字還遠。」閻羅殿的巨頭糾正他還不是神,的確不能那樣稱呼。

更為可怕的是,遠處陰霧翻騰,陰雷爆炸,一片可怕的陰影出現,無盡的神域大軍殺到了。

當中領頭的幾人都極其強大,有半神屍骸通靈后的戰奴,也有清醒的人,剛一出現就讓王明他們這一方傷亡慘重。

「噗」

正在與日月神將對決的大鬍子半神,遭遇了一位可怕陰靈的一擊,兩強圍獵他,讓他遭受重創,差點身死,大口噴血。

神域大軍很迅疾。剛一出現就造成了強大的壓迫力,殺傷力可怖的驚人!

另一邊,黃牙老頭子也在怒吼,他與幽魔神都已經血濺星空,而這個時候又衝過了去一尊強大的戰奴。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