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的炎流洶湧噴出的同時,凱文和絡腮鬍兩個人同時向著後方飛出,尚未落在地上就紛紛化為白光。出現在場外的兩個人都是受傷不輕,凱文被一拳正中胸腹,痛得抽搐不斷,很明顯已經失去戰鬥力。絡腮鬍則更是糟糕,他全身被燒傷覆蓋,只有手指在無意識地顫抖著。斯圖亞特家族的牧師急忙進行治療,總算將絡腮鬍治好了。

轟地一聲巨響,奧托插入地面上的盾牌被塔薩的魔法箭射擊掀起,連帶著一大片塵土灰撲撲地揚灑而下。塔薩正是用魔法箭矢射中了盾牌與地面的交界之處,將整個地皮都掀起一層才射翻了奧托的盾牌,這樣奧托就整個暴露在他的射界之內,接下來的戰局將全都由他主導。

此時塔薩的外觀已經與之前大不相同,他不知何時脫掉了靴子,高高地踮起腳尖,腳掌竟就漸漸拉長,長度甚至過了小腿,於是腳後跟就變成了反關節,好像牛羊馬的後腿一樣。這就是斯圖亞特家族的血統變身,這樣的反關節不但能夠靈活調節射箭時的角度,還能起到穩定身體的作用。論血統純度,塔薩在斯圖亞特家族中排名並不靠前,但這種血統變身卻是要到了大劍師的等級才能達成的,因此就連當初與達科戰鬥過的亞當都無法完成這種變身。這也說明,塔薩已經在全力以赴地認真對待這場團戰了。他淡定地將一支箭射向奧托胸口,雖然他沒有任何得意的情緒,同時用餘光關注著達科的方向。

就在箭矢射出之時,一層綠色的光暈悠然籠罩一片不小的範圍,那箭矢竟是度驟然減慢了一大截。這箭矢是塔薩射出的快箭,其中沒有任何魔法效果但僅憑射就足以造成極大傷害,此時即便是被減,其度依然不慢,奧托拼力躲閃下也被划傷了手臂。

「咦?哦。」塔薩略一疑惑就已經瞭然,身為強者他對於領域了解的並不少,雖然沒有掌握領域的天賦,但他認為領域不過如此。一個領域唯一的作用就是改變某些法則,使其朝著對自己有利的方向展。但身為領域的掌控者,肯定是處於領域中心的,也就逃不出領域對自己的作用。塔薩一眼就看出奧托的領域具有遲滯度的作用,但在降低對手度的同時,也會影響奧托自己的度,這一點從剛剛奧托閃避箭矢時的動作就能看出來。所以這個領域的唯一作用在於,彌補反應慢的缺陷,給領域的掌控者在戰鬥中以更多時間思考和應變。而塔薩最為自豪的就是自己的臨陣反應,在他的認知中得出結論是,這個領域對自己根本沒用。

塔薩準備繼續射出快箭,依靠射上的優勢讓奧托落敗,但他很快看到奧托抬手抓起了剛剛被轟翻的盾牌。塔薩嘴角不自覺地撇了撇,在這種形勢之下,奧托已經失去了主動權,只能夠被動挨打,防禦再強也只有落敗一途,而且他也不會讓奧托有時間將盾牌重新立起。然而接著就看到奧托腰跨扭動,做出一個蓄力的動作后,將盾牌像飛鏢一般丟了出來。在這同時塔薩的箭矢也猛地射出,雙方的攻擊都十分迅,即便在遲滯領域的作用下也並不緩慢,卻恰好達到了能讓人看清楚的狀態。

塔薩射出的箭矢先行射中了奧托的胸口,而奧托丟出的盾牌還在空中打著旋飛來,塔薩已經向著側方躲閃開。但那盾牌卻是劃出一個不大的弧線,繼續跟向塔薩,奧托再扔出盾牌時瞄準的是塔薩稍稍靠左側的位置,於是塔薩下意識地就向右側躲閃,但這盾牌的弧線卻是自左向右的,於是依然攻向塔薩。

但即便這樣,塔薩依然不認為自己會被擊中,他的敏捷也並不遜色,魔法躲不開但躲開這種沉重的盾牌卻還是綽綽有餘的。然而就在塔薩想要躲閃之時,籠罩周圍的那綠色光暈忽然不穩定地忽強忽弱變幻起來,就像是在閃爍一般。這是奧托操控著遲滯領域的強度在進行微調,在這微調的作用下,盾牌的弧度也忽曲忽直地小範圍變化著。塔薩還沒想明白領域閃爍的意義,他就被那盾牌重重地擊中腹部,整個人都被帶著向後倒去,繼而被盾牌壓在下面。

在聖耶魯的那段時間,奧托練習過次數最多的,除去那兩個已經洗掉的雕文,就是他自己所擁有的遲滯領域。在藥劑煉製過程中,最初他只能在遲滯后的某個節點放入相應材料,後來就能夠通過控制領域的強度來達到調控火候的目的了。這是長久練習當中所領悟出來的,沒有人教他,因為沒有人能夠教他,每一個領域都是特殊的,只能依靠自己去領悟、掌握。

這一邊的奧托和塔薩也同時被判出局,於是場上就只剩下達科和那個頭盔男了。他們兩人等級是最低的,卻一直堅持到了最後,這與他們兩人的戰術有關。達科與菲麗絲凱文分散開之後,就一直向著頭盔男追過來,而這個頭盔男也是用弓箭手最經典的戰術,放風箏。

弓箭手的戰術講究根據戰場形勢靈活判斷,該硬扛的時候扛,該撤退時則果斷撤。弓箭手的戰術就是以靈活著稱,而放風箏式打法正是靈活的最大體現。敵進我退,敵退我進,輕易不讓對手靠近,這使得其他職業和弓箭手對戰中面臨很大壓力,經常是從頭到尾被放風箏還沒碰到對方衣角,卻現戰鬥早已結束。

此時達科就處在這樣一個境地當中,對方的後退度比他前進度還快,跑到死也追不上,想逃也根本逃不掉;對方的攻比他快,一個群攻魔法還沒準備好,已經好幾箭射過來把他的冰霜護甲打碎了。達科雖然還能夠冷靜分析形勢,但已經略有些焦躁了,尤其是其他幾個人都一對一地換掉,壓力就全部轉移到了他的頭上。弓箭手本就是克制魔法師的職業,當初達科還是大魔法師的時候,與同等級的亞當差不多打成了平手,那是因為先後有城牆和樹林的地形掩護,使得弓箭手的優勢不能完全揮出來。現在周圍都是一望無際的平坦草場,根本無處掩護,也沒地方躲藏。

與其他三個喜歡將魔力附在箭矢中增強威力的魔弓手不同,這個魔弓手更善於使用一種光系魔法來隱藏自己。他以光隱術來扭曲光線達到半隱形的作用,達科遠遠看去只能通過光線的扭曲捕捉到一點點蛛絲馬跡。

除去光隱術的干擾輔助之外,頭盔男就不曾使用魔法箭,只是以普通箭矢一箭接一箭地射向達科。而達科對這種快箭想要躲閃開還需要靠運氣,十箭當中能躲過一箭就算不錯了。更何況頭盔男還時不時地使用出飛箭的技能,身體騰空時放出箭矢攻擊達科,同時自身則在後座力的作用下繼續拉開距離。而達科反擊的單體攻擊法術,則全部無法命中,他是一直依靠著冰霜護甲的防禦力和快施法補盾的能力在維持現狀,若是他施法稍慢一點現在就已經輸掉了。

達科也知道自己太被動,這樣下去遲早要輸,若是能有VitJ前知的能力,也不會這樣無法命中對方。想到前知,達科立即回憶起了自己在打巴比諾時的情形,那時他憑藉著前知和因果之瞳的共同作用,甚至能夠在攻擊前就知道是否能夠打中,命中之後會造成什麼樣的結果。

達科心中一動,雖然沒有前知能力,但自己還是有因果之瞳的,不知是否能夠在這樣的劣勢下起到什麼作用。達科眼睛瞬間閉上又睜開,一片色彩斑斕的線條出現在他的眼中。不知是否是在對戰當中的緣故,達科覺自己對每一條線的理解變得格外深入,他甚至能夠順著連線推測出其牽連的結果。當然那需要不少的時間,當他推測出的時候,那個結果早已經生了。

連線之間是有交接點的,這些交點意味著因果的錯綜複雜,牽一線而動全身。達科正準備攻擊對方,在判斷對方的移動方向,因為若是不打出提前量根本無法命中。他現在自己與對方之間的因果連線有一個結點,於是他嘗試著順著結點出一記冰錐術。

能命中嗎?達科依然持懷疑態度,對方在看到了自己打出提前量的冰錐后,就不會向著那個方向移動了吧?

……

「動思成真的道理告訴我們,因與果之間的關係並沒有那麼簡單,並非是因決定果,也不是果決定因,它們二者其實是一種互動的關係。」

……

達科忽然間想起了當初VitJ曾說過的一席話,他當時只是覺得好像很厲害的樣子,當此時真正涉及到這個問題時,他才覺其中竟然包涵著如此深刻的道理,當他靜下心來仔細去體味,竟能從中察覺到了一絲法則的意味。

冰錐在達科的操縱下,準確砸向一個個因果連線的節點,繼而每一個冰錐術竟都打中了頭盔男。開始一兩次可以解釋為運氣好,但很快頭盔男就慌了,他覺十個冰錐中竟有七八個都能夠命中他。終於在達科魔法力快要見底的時候,那個頭盔男運氣不佳地中了遲緩效果,再被數個冰錐砸中,終於不支倒地。

場外菲麗絲等人摻雜了些許驚訝的歡呼聲響起,達科卻獨自一人略微茫然地站在場地當中。就在剛剛,他擁有了屬於他自己的第一個血脈能力,距離鎖定。 整片對練場地中,只剩下達科一人,他氣喘吁吁地看著已在場外的眾人。????他之所以能勝,一方面是因為那頭盔男對自己的光隱術太過自信,一方面也是達科的施法度太快了。但此時達科也不好受,全身都是勞累過度造成的酸軟,他現這種相剋職業之間的對戰真的一點也不好玩。

菲麗絲等人都已經被斯特亞特家族的牧師治療好了,達科剛一獲勝,奧托就以最快度跑過來,將達科攙扶下去。菲麗絲跑過來見達科沒什麼事,又跑到塔薩面前問道,「怎麼樣?我們贏了,可以借人給我們了吧?」

塔薩目光一直停留在達科身上,平靜地說,「整個駐地的整合工作需要兩天時間,只要是兩天後的任何時間都可以。把你們出航的時間告訴我,到時候我們會在碼頭準時等候。」

「我們的船正在碼頭修呢,也還不知道要幾天能修好,這樣吧,等會兒我回去問問時間,然後叫人來傳話給你。咦?等等……」菲麗絲說到一半忽然意識到什麼,急忙問道,「你說整個駐地要遷移?你們遷移駐地做什麼?」

「跟著你們一起出航啊,你們不是需要弓箭手嗎?」

「你們整個駐地這2oo多弓箭手全都要跟隨我們一起?」菲麗絲徹底呆住了,滿臉的不可思議。她是知道一個駐地對於大家族的意義,代表了一個家族在這片區域範圍內的影響力,通常只要不是什麼緊急情況,都不會整個駐地一個人不留地出動的。就連之前喬治去其他島上召集耐克瑞蒙斯家族水手,也都會在每個駐地留上一些人看家。

塔薩手中拿出那支造型精緻的箭矢說,「擁有這件信物,就可以無條件調動任一駐地的全部弓箭手,當然如果你不需要這麼多人的話,我們也可以少借些人給你。」

「不不不,弓箭手當然是多多益善,你們就整個駐地一起搬到我們船上吧。」菲麗絲剛剛有些驚訝亞當的大方,但馬上又疑惑地問,「既然是無條件調動,那你為什麼還要提出與我們四個對戰?」

塔薩理所當然地說,「因為無聊啊。」

菲麗絲抓狂地想要拿著魔法杖砸人了,凱文急忙上前把她拉了回來,叫上了奧托和達科一起向斯圖亞特家族駐地外面走去,同時回頭大聲喊道,「我們之後會來通知你們出航時間的!」

達科只是體力消耗太大,喝了半瓶藥劑之後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他很快就興奮起來,走在路上與凱文和奧托開心地談論著那驚險的戰鬥。無論過程如何曲折,最後總算是解決了弓箭手的問題,總是應當高興的。只有菲麗絲恨恨地咬著牙,一直罵著斯圖亞特家族的陰險狡猾,借幾個人還要試探一下。她越咬定斯圖亞特家族沒有一個好東西,這令達科十分欣慰。

凱文見菲麗絲對剛剛的事情念念不忘,生怕她將事情搞砸了,再借不到弓箭手,於是急忙轉移話題,指著旁邊一棟建築的條幅說,「看那邊的宣傳條幅,這座島上有一個月一次的大型拍賣會,每個月月初舉辦,那豈不是還有6天就要開始了!不知道有沒有什麼好東西賣呢,菲麗絲你來過這裡嗎?」

「拍賣場么,還不都是加弗雷夏克家族名下的黑心產業,本來只直1oo金幣的東西,都能被他們拍出1ooo金幣!」菲麗絲不屑地吐了一口氣,不過這倒是成功將她的注意力轉移了,她想了想又說,「我以前去過的拍賣場都是在阿美西亞位面的,倒是不知道維納斯位面的有沒有什麼特別的玩意兒,而且這種月度大型拍賣會肯定要比平常的普通拍賣會更熱鬧。」菲麗絲正好手頭有大量家族放在她這的閑錢,她正愁花不出去,也很是心動,但馬上她又搖著頭說,「不行,若是耽誤得太久了,利比亞他們都追上我們了,萬一在島上碰到他們可不是什麼值得開心的事情。」

凱文在一旁看得想笑,明明菲麗絲是非常想參加拍賣會的,但卻又有各種各樣的問題困擾著,導致她一直在自言自語地糾結。他們的主要目標是死亡遺迹,卻是不應當在路上因為其他事情耽誤太多時間,菲麗絲還是有一點大局觀的。

一路走回到碼頭,達科現翻車魚號已經有船工在上上下下地進行測量,而大量修補用的木料和工具也被運進船內。菲麗絲很快找到了二副,詢問道,「翻車魚號要多久能修好?」

二副直接拉過了身旁的一個人,看樣子是負責修理翻車魚號那些船工的老大,那人對菲麗絲說,「你們的船甲板,船舷都有被炮彈擊中的破損,最重要的是主桅杆的斷裂,需要換一根新的,好在主體結構是完好的,總共需要22o金幣。」

菲麗絲擺擺手說,「嗯,不多,要多久能修好?」

「我們趕工的話,七天時間也就差不多了。」

菲麗絲高聲叫起來,「什麼?怎麼要這麼久?到時候龍鯨號都追上來了,我又要見到利比亞那個鳥人!」

還是奧托在一旁解釋道,「以翻車魚號的損壞程度,修船用七天還算比較快的了,要知道修船有時比造船還麻煩。」

二副也說,「其實大部分損壞的地方都是炮彈砸裂的地方,不用修也可以正常航行,不過我們後面的航程還要很遠,保不準還會不會遭遇海賊,還是全都修上比較好點。」

菲麗絲想了想,也接受了這個時間,然後轉身歡呼起來,「那我們就可以參加六天後的那場拍賣會啦!不知道有沒有維納斯位面的什麼特產呢。」

達科聞言也是眼前一亮,「我要抄寫一些魔法捲軸,拿到拍賣會上去賣!」

「切,你跟喬治一個德行,總是想要從其他人的追捧中得到那點廉價的快感!」

達科一愣,繼而苦笑著搖搖頭,他知道菲麗絲所說的很正確,他確實是渴望自己的作品得到肯定,才要拿去拍賣,但這是各個輔助職業的通病,他自然也沒能免俗。

福克正在碼頭上看著別的船工修船,見菲麗絲等人回來就早早跑過來在一旁候著,菲麗絲看到他這麼乖巧也覺得歡喜,直接把他叫了過來吩咐道,「福克,你去城鎮南側的斯圖亞特家族駐地找到塔薩,幫我傳話給他,就說我們7天後出航,也就是下個月2號,叫他們不要遲到了!」

「是,船長,保證完成任務!」福克行了個禮,然後也沒有多問什麼,就直接向著鎮里跑去。

接下來菲麗絲一行人就到鎮里逛了一圈,了解一下布隆鎮的大概情況,然後在城鎮邊緣處找了一個安靜的住處住下來。菲麗絲雖然嘴上說達科跟喬治一個德行,但倒是十分為達科著想,這住處環境優雅又較少有人經過,達科就能夠靜下心來工作了。

達科當天就在布隆鎮的市場上買了一大堆需要的材料,接下來幾天他就將自己關入了房間當中抄寫捲軸。凱文和奧托找到了一處海邊的酒館,即便經歷過煉金大獎賽那樣的大賭局,對於這樣小酒館中的小賭局凱文依然興緻不減。奧托對賭博不感興趣,主要是一個人在角落裡悶聲喝酒,偶爾看向窗外的大海不知想著什麼。菲麗絲每天在鎮里閑逛,買一堆東西送回翻車魚號,或是帶回去給達科,偶爾也會去酒館里陪陪奧托和凱文。

期間菲麗絲叫上奧托和凱文一起去了一趟布隆島上的水手公會,想要看看他們從庫姆島到布隆島的航能排第幾。結果讓他們大失所望,他們這段航程的平均航竟是連前五百名都進不去,想要上榜還需要快至少一倍才行。雖然他們有著中途遭遇海賊等因素耽誤行程,但差距實在太大,即便沒遇到海賊也趕不上人家。菲麗絲等人這才現,想要在航榜單上面名列前茅,根本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達科則一直關在房間里抄寫捲軸,他抄寫的都是魔法技能捲軸,因為雕文的種類太多,很難馬上找到想要的買主,所以大都是需要雕文的人向銘文師訂製的。而魔法捲軸需求顯然更大一些,從群攻類的冰凍術到防禦類的冰霜護甲,再到限制類的寒冰牢籠,都會有人想要購買。比如對於一些準備組團獵殺高階魔獸的傭兵團隊,他們需要的只是能將魔獸短時間限值住的魔法捲軸,至於是冰系寒冰牢籠、雷系電籠術、氣系的遲滯術,還是綠系的藤蔓纏繞,對於他們來說都無所謂。這就是魔法捲軸相較雕文在交易上的優勢所在。

第五天的時候,達科已經完成了各種魔法捲軸總計14張,其中冰霜護甲6張、寒冰牢籠3張、暴風雪2張、冰牆術2張、玄冰咒1張。當達科清點了完成的魔法捲軸后,連他自己都嚇了一跳,五天時間完成了這麼多捲軸,成功的次數比失敗的還多,這成功率可以說是高的驚人了。這得益於他冰系天賦的出眾,如果是傳送捲軸那類他不熟悉的奧數魔法捲軸,一天成功抄寫出一張就是極限了。

明天將要舉辦拍賣會,達科已經完成了自己預期的工作,於是他想要在最後一天挑戰一下新的魔法捲軸,極凍射線。這是冰系的六級魔法,達科只在冰霜巨龍藥劑作用下使用過,他升級成為魔導士之後雖然也能夠使用,但施法一次就會耗空法力,在戰鬥中冒然耗空法力不留後手是十分危險的。

達科骨骼上極效法力的附魔讓他可以多施放一個四級魔法,一個四級魔法的法力值在等級低的時候是舉足輕重的,特別是在他只是個魔法學徒的時候,這個附魔就讓他擁有了高級魔法師的施法能力。但時至今日,那個附魔所增加的法力值就只是他全部法力的十分之一而已,作用已經越來越小了。但這個附魔卻能夠讓他用出同等級的魔法,而不用擔心法力透支的問題,可以說是一個額外的作用。

達科在與巴比諾戰鬥時使用過極凍射線,深知這個魔法的強大威力,於是更想抄寫這個魔法的捲軸試試看了。六階魔法捲軸需要六階魔獸皮製成的羊皮紙,達科特意跑了一趟布隆鎮的市場,才花費18oo金幣的高價買到了五套羊皮紙和一大瓶相應的墨水,這些材料本身已經價值不菲了。如果抄寫魔法捲軸的成功率不足3o%,那麼必定是要賠錢的,就是因為材料價格的高昂。

這也是為什麼魔法捲軸越高級越稀有的原因,按道理來說稀有的事物應當被抬高價格,但魔法捲軸卻不一樣,因為同樣的作用可以通過雇傭魔法師來達成,而阿美西亞位面做為魔法文明位面魔法師的數量並不少,捲軸的價值自然也就要受到職業人數的影響。當魔法捲軸因為等級提高而成功率下降時,自然而然就遇到了一個瓶頸,殘酷的市場最終阻礙了更高級魔法捲軸的出現。無利可圖的情況下,銘文師都不會去練習更高級魔法捲軸的抄寫技巧,自然也就出現了斷檔。而斷檔之處,就是六級這個瓶頸,即便是大師級銘文師,抄寫六級魔法捲軸也難以達到3o%的成功率,也就是說需要自己搭錢進去的。

達科並沒有認為自己能夠越其他銘文師,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成功率,他之所以要嘗試六級魔法捲軸,其實是因為奧蘭多的關係。奧蘭多曾豪言,終有一天要抄寫出九級禁咒的魔法捲軸來,達科也想要實現奧蘭多的這個願望,又怎麼可能在六級的時候就止步不前?

況且現在正值菲麗絲財大氣粗,有錢花不掉的時候,不趁現在多練習一下,才是浪費好機會。達科先是向著天際施法了一次極凍射線,看著那藍紫色的寒芒直穿天際,他閉上眼睛開始感悟施法時每一個魔法力流轉的細節。當法力回滿之後,他心中做好了五張全部失敗的覺悟,然後就提起筆在羊皮紙上開始抄寫。

抄寫極凍射線的過程並不順利,第一張在不到一半的時候就化作了一片寒氣宣告失敗,第二張則是更早的時候就產生偏差,導致之後心態失衡並很快失敗。

達科靜下心,一邊冥想回復法力一邊思考著前兩次失敗的原因。由於是六級魔法捲軸的緣故,他每抄寫一次就要冥想回復,好在有哈德遜遺物中留下的大量藥劑,幫助他以更快度回復魔法力。

第三次的時候,達科的精神力格外專註,竟是一次性成功了。第四次成功,第五次失敗,達科嘆了一口氣,五張中成功兩張,已經十分難得了,過猶不及的道理,他也是知道得。

這時傳來了敲門聲,菲麗絲等人站在門外,達科這才覺,五張捲軸的抄寫已經過去了一天一夜,此時已經是第六日的早上,月度拍賣會馬上就要開始了。 達科等人隨即就離開住處,一起向著拍賣場的方向走去。?≠凱文和奧托這幾天看起來放鬆的不錯,都是神清氣爽,菲麗絲也是一貫的精力過剩,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只有達科因為忙了一天一夜的緣故略有些疲憊,沒精打采。漸漸地他們現鎮上有很多人都在朝拍賣場的方向走著,其中又以碼頭方向過來的人居多,說明大部分人都來自其他島,看樣子都是參加拍賣會的。

布隆島能夠成為附近海域商貿最達的島嶼,與菲尼克斯家族的拍賣場脫不開干係,布隆島上舉辦的拍賣會影響力非常大。看到這樣的情景,菲麗絲越期待能夠買到好東西了。

布隆島上這個拍賣場的建築呈一上大下小的倒金字塔形狀,十分的特別。達科想起來,似乎菲尼克斯家族在每個城市的拍賣場外形都比較奇特,建築本身也是一種藝術品。即便建築外形大相徑庭,但內部功能設置也都大同小異,菲麗絲等人輕車熟路地就在二層找到了估價師的房間。

隨便找了一個房間進入,裡面一個戴著金絲眼鏡的中年男子接待了達科等人。金絲眼鏡男作為估價師所養成的習慣,在達科等人剛進入房間的時候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他們身上的飾,當現每個人手上都有一枚空間戒指的時候,他立即就更加恭敬了幾分。接著他才去注意來者的相貌,於是他恍然大悟,急忙起身迎上來,「耐克瑞蒙斯小姐、耐克瑞蒙斯先生、科斯特納先生、韋德邁爾先生,歡迎你們的到來。」

「你認識我們?」凱文有些驚訝,他們四個人中之後一個菲麗絲是血統論中有名有姓的貴族,其餘三人都是默默無聞的存在,不知道為什麼會被認出來。

「幾位在最近一屆的煉金大獎賽上取得了冠軍,自然早已聲名遠播了,若是我認不出來才叫失職。」金絲眼睛男笑得看起來十分誠摯。

凱文恍然,他們在兩個多月前剛奪得了冠軍,接著馬上就一路奔波到維納斯位面來,路上也並沒有人認出他們,但並不是說他們就依然還是以前的普通人。在拍賣場這種與各種輔助職業都有特殊聯繫的地方,這些消息早已經掌握得一清二楚了。

「我們要來拍賣一些魔法捲軸。」達科將每一種捲軸都拿出一張,依次擺放在桌上。他對於自己是否出名並不在意,對他來說最重要的還是真正抄寫出優秀的魔法捲軸和雕文來,其他東西都是虛的。

金絲眼鏡男看到捲軸就坐在了桌前,一張張地仔細檢視起來,當看到極凍射線的捲軸時,他的眉梢略微向上挑了一下,但又馬上恢復如常。接著他又以探測法術進行施法,最後還拿出一整套煉金機械按照最標準的檢測流程過了一遍。

金絲眼鏡男這才抬起頭說道,「三級的玄冰咒由於價格較低,有可能扣除了我們拍賣場的拍賣費用之後,您的收益還不及正常的市場價,我建議玄冰咒不要在此拍賣。」

凱文也知道這一點,點頭對達科說,「的確是這樣,通常情況下至少要2oo金幣以上的物品才適合拍賣,不然賺的那點錢還不及交給拍賣場的拍賣費用多。」

達科點點頭,將玄冰咒的捲軸收回到戒指當中。

金絲眼鏡男又指著冰凍術和極凍射線的捲軸說,「這兩張捲軸可以在今天的月度拍賣會上進行拍賣,其它的只能在明天以後的日常拍賣會上賣了。」

「為什麼?明天我們就要出航了,還哪有時間過來賣東西!」菲麗絲眉毛豎起,不滿地叫道,「難道你覺得這些捲軸的質量不合格嗎?怎麼就不能今天賣?」

「不不不,耐克瑞蒙斯小姐您誤會了。」金絲眼鏡男急忙擺手解釋,「這些捲軸都是難得一見的優秀作品,其中蘊含的魔力充沛,很明顯抄寫它們的銘文師冰元素天賦在a級以上。不但如此,捲軸的魔力波動也是穩定有序,說明抄寫手法非常完美,使得墨水與羊皮紙的契合度非常高。在我看來,這些捲軸如果拿去拍賣的話,價格都會比市場價高出5o%以上。」

菲麗絲聽到金絲眼鏡男這樣說,臉色緩和了一些,又不解地問道,「那為什麼這些捲軸不能在今天賣?」

「耐克瑞蒙斯小姐肯定沒有了解過我們拍賣場的拍賣規則吧?」

「我忙得很,哪有時間去了解你們這黑心商家的破爛規則?」

金絲眼鏡男璨璨地笑了幾聲,然後解釋說,「我們布隆島上的月度拍賣會,是這片海域影響力最大的拍賣會,為了保證拍賣物品的質量,就必須對所拍物品的價格設定限制,若是估價不足這個限制金額,就必須放在日常拍賣中。耐克瑞蒙斯小姐一定也不想在月度拍賣會中看到一大堆垃圾物品吧?」

菲麗絲點點頭,她也想通了其中的道理,接著默默計算了一下說,「限制金額在四級和五級捲軸之間,這麼說是1ooo金幣嘍?」

四級魔法捲軸的市場價為3oo金幣,五級魔法捲軸通常在1ooo金幣以上,但由於銘文師受到抄寫捲軸成功率的影響,五級捲軸經常是有價無市的狀態,拍賣一般都能賣到1ooo金幣以上,所以菲麗絲猜測了1ooo金幣的限制金額。

「是8oo金幣。」金絲眼鏡男豎起幾根手指比了個8的數字,又轉而問道,「耐克瑞蒙斯小姐對於我們月度拍賣會的物品質量還算滿意嗎?」

菲尼克斯家族的估價師菲麗絲還是有一點了解得,他們估價水平雖然算補上頂尖,但也不會太差。而每一件拍賣品估價都在8oo金幣以上,已經算是規格很高的拍賣會了,菲麗絲想了想說,「拍賣會的好差可不是看拍賣品價值的下限,而是要看上限。最後壓軸的幾樣拍賣品,才是決定拍賣會規格的關鍵。」

「當然當然,我想今天的拍賣會壓軸物品,絕不會讓耐克瑞蒙斯小姐失望的。」金絲眼鏡男微微笑起來,「只要繳納5ooo金幣保證金,就可以進入三層的貴賓席,那裡在拍賣開始前就能夠看到今日拍賣的物品清單,保證金在會後就會退還。」

菲麗絲聽到他這樣一說,也被勾起了興緻,催促這說,「那就快點吧,這兩種捲軸今天出售,其它的就算了。」

金絲眼鏡男急忙說,「其他的可以掛契約進行延後拍賣,所得收益會通過契約轉到您的身上。」

達科同菲麗絲等人對視了一眼,然後點點頭,將其他的捲軸也一股腦從空間戒指中倒了出來,「那就把這些都賣掉吧,冰凍術和極凍射線今天賣,其它的日後再賣。」

啪。一副金絲眼鏡掉在了桌上,這個中年男子啞然了片刻,才意識到自己失態。這也由不得他不失態,六級魔法捲軸出現一張,還可以解釋為遊戲之作,為了證明自己而消耗大量材料不計成本抄寫出來的。但現在有兩張放在他面前,很有可能是因為對方抄寫這種捲軸是賺錢的!六級魔法捲軸的成功率高到能夠盈利的程度,其中所包含的意義金絲眼鏡男身為估價師再清楚不過了。但他馬上就恢復了常態,淡定地拿起眼鏡重新戴上,然後平靜地說,「冰霜護甲的魔法捲軸雖然沒有過金額限制,不過有六張之多,已經過半打,可以在今天捆綁出售。如果想要單張出售的話,就要等到後面幾天了。」

菲麗絲替達科做了決定,「今天來的財主肯定多,就在今天打包賣吧,日後即便一張張地賣,都是些窮人買的話也出不起高價。」

就這樣出售的物品敲定下來,達科依次簽了五張契約,就算完成了與拍賣場的合同。菲麗絲當即就著急地帶著達科等人向著三樓的拍賣場貴賓席趕去,她已經等不及想要看看這場拍賣會有什麼值錢的玩意兒了。

金絲眼鏡男一個人坐在房間里,整理了一下儀容,才拿出一個水晶球,出了一個通訊請求。請求剛剛出,對面就已經接通,顯然對方已經等待在水晶球之前了。

「諾南少主。」金絲眼鏡男恭敬地道,從語音中能夠聽出他是自內心地尊重。

那水晶球中浮現出的,是一個濃眉青年的容貌,此時卻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起來十分違和。

「又一位銘文宗師即將誕生了嗎?嘿嘿,是拉攏還是打壓,就交給家族裡那些個老頭子操心吧。」

菲麗絲一行人到了三層的大門口,繳納保證金同樣是通過契約的形式,菲麗絲略微看了看就直接拿出5ooo金幣簽掉了。貴賓席實際上是一個個小型的包廂,位於整個拍賣場的上面一層,像露台一樣延伸出去,讓人有一種壓在下面平民頭上的滿足感。

此時距離拍賣會開始還有半個多小時,而拍賣場中已經人頭涌動了,不時有人交談議論著拍賣物品的信息,當然現在所謂的信息都只是道聽途說,真正的清單還沒有送來,這讓菲麗絲很不滿意,開始不停地腹誹菲尼克斯家族的工作效率。

達科環顧著下方的拍賣場,驚嘆著說道,「有好多海賊啊,若是我們同他們競價,出了拍賣場被搶劫怎麼辦?」

菲麗絲不屑地撇著嘴,「哼,怕什麼,只要是在6地上,來多少海賊我們可都不怕!」

奧托則反問達科,「你覺得在海賊橫行的維納斯位面中,是依靠什麼來維繫秩序,才沒有變成墨丘利那樣動亂的位面?」

達科想了想,不解地搖頭。

「一方面靠的是維他命公會的交易秩序,即便是再強大的海賊,若是觸了眾怒,被眾多人集資下單的話,也沒有可能倖免,當初的海賊王就是這麼死的。另一方面,則是依靠各大家族產業的維繫,比如菲尼克斯家族的拍賣場,為防止有人在島內就對競買者施行搶劫,他們家族必然要維護秩序,不然長此以往就不會有人在他們的拍賣場中競買了。這使得海賊團只能在廣闊的大海上進行劫掠,讓整個維納斯位面的大形勢始終處於有序的狀態下。」

達科恍然點頭,卻見凱文隱蔽地指著一個方向低聲說,「你們看那邊,好像是卡帕多西亞家族的人。」

達科扭頭望過去,只見一個同樣是貴賓席的露台上,幾個人都是二三十歲上下的俊男美女剛剛走上席位並落座。他們清一色都是穿著橙紅色鑲金邊的長袍,雖然樣式不同,但都是一樣的高貴和耀眼。

「諾南,雪莉。卡帕多西亞家族的繼承人也來了?」菲麗絲的臉色已經變得十分難看,對方在這樣敏感的時間裡來到布隆島上,其目的不言而喻。

「卡帕多西亞?塞爾比的家族嗎?」達科依然還記得當初在黑暗神殿給他製造了很多麻煩的塞爾比。

「沒錯,那個廢物就是這家族的。不過他是個旁系血脈的分支,根本沒有繼承權的,只是運氣好血統純度高些罷了。」菲麗絲如是說。

奧托也是低聲自語,「一向低調的卡帕多西亞家族也要到死亡遺迹裡面插一腳了嗎?看起來我們又要多出一個強有力的競爭者了啊。」

凱文奇怪地問,「但是他們不抓緊時間趕路,到拍賣場來做什麼?」

菲麗絲一邊斜眼撇著卡帕多西亞家族的方向,一邊解釋說,「卡帕多西亞家族是懲戒騎士血統,也是除了菲尼克斯家族以外人丁最稀少的家族,甚至連奴隸和旁系武裝部隊都少得可憐,這與他們傳承的騎士道理念有關。他們崇尚個人英雄主義,而對附庸力量的壯大並不熱衷,每個騎士身份只配有少數幾個扈從。」

「這麼說他們是沒帶太多炮灰,為了多做些探險遺迹方面的準備,要來這裡買奴隸嘍?」

「應該沒錯了,他們家族人那麼少,每死一個都是巨大損失,肯定要做很多準備的。嘿嘿,等會兒有他們需要的東西我要故意抬抬價,不能讓他們好過了!」菲麗絲以極快地度決定了接下來拉仇恨的目標,這令一旁的達科等人嘆為觀止。

卡帕多西亞家族那邊也很快注意到了菲麗絲,一個青年紳士地笑著朝菲麗絲擺擺手,另外幾個人則都是點頭示意。菲麗絲哼了一聲,也不去回應,那擺手的青年有些尷尬地愣了愣。但他們都沒有繼續糾結這點小事,因為已經有侍者將拍賣清單送到了貴賓席每個人的手中。

菲麗絲搶過一張清單,眼睛就從最後面開始看起,因為壓軸的拍賣品都是放在最後的。這一看不要緊,菲麗絲險些驚呼出聲,於此同時貴賓席上的其他位置也不斷有驚訝的聲音響起。

「神裝,灰鏡!」 灰鏡雕文是由死亡之神親手打造的,每一件都有著極其強大的全屬性魔法抗性,當一套雕文都鑲嵌在同一個人身上時,不但可以1oo%地抵抗任何魔法攻擊,生成的魔法靈魂還能夠自動起反擊,反射魔法傷害給輸出攻擊的一方。???正是因為有著如此強大的功能,灰鏡被列於三大神裝之列,卻也是唯一一套被分散開來的神裝。

達科等人被菲麗絲的叫聲吸引,全都聚了過來,看到清單上倒數第四位的神裝灰鏡時,也都十分驚訝。只有阿西巴看不懂清單上的文字,左顧右盼地弄不清狀況。清單上,神裝灰鏡的後面標註了一個括弧,其中寫著單件的字樣,也就是說此次拍賣的是灰鏡套裝五件雕文中的一件。但即便如此,這一件也相當於一件聖器的價值了,可以料想這件雕文必將掀起一場熱烈的競價。

奧托開口問道,「我記得,灰鏡套裝中有一件是在耐克瑞蒙斯家族當中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