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的吼聲,響徹天穹。壓迫的虛空,激蕩出一圈漣漪。

攜帶的餘音,更使得向天問等人只覺得腦袋陡地暈眩起來,整個身子一陣搖晃。下意識抬頭仰望天空,看見了一輩子也難以忘記的駭然一幕。

血色天空中,一道巨大無比的刀芒,橫跨虛空,降臨巨型蜈蚣頭頂上方。然後,無聲無息間,巨型蜈蚣像一條大黃鱔般,被人用刀從中間整齊的剖成兩半。

「轟!——」

驚天一聲巨響,劈成兩半的巨型蜈蚣轟然爆破開來。霎時,碎肉拋空,血雨紛飛。爆炸攜帶的衝擊波,將它之前噴出的大團潢色濃霧,剎那間吹消一散。

直到這時,一道渾身綻放耀眼光芒的高大身影,出現在了向天問等人的視野內。腳踏虛空,手持巨型兵器。一頭紫金色長發,隨著冷風,飄舞在身後天空中。

偉岸的身軀,宛如擎天巨人,屹立在天地之間。任憑狂風呼嘯,我自不動。無形之中,高大身影的身上散發出了一股睥睨天下,俯視蒼生的狂野霸氣。

好強!

這人是誰?

兩個念頭,幾乎是同一時間,從眾人的大腦里先後迸出。正當一干人震驚間,向天問四人忽然整齊跪地,大聲高呼。

「參見主上!」

主上?

主上??

「是才子回來了!」胖子劉蕉倏地一聲大叫。震驚中的眾人,這才回過神。接著,抱起一起歡呼痛哭。

「小易回來了?」袁世龍有些恍惚,呢喃道,「回來了,回來了……回來……回來的太晚了!」

呢喃到最後,血龍局長眼裡溢出了幾滴淚水。是啊,太晚了。一百二十多人,活到現在的只有四十幾個。太晚了!

半空中,李易面無表情,血色瞳孔俯視地面上,抱在一起歡呼,卻沒有顧忌到後方重新包圍過來的喪屍群。只是一個勁慶幸劫難后的新生。他們在等著,等著李易幫他們清剿剩下的喪屍。

直到一個大腹便便的官員,被喪屍抓破肚子,發出凄厲的慘叫聲,才驚醒了歡呼中的其他人。這時他們才注意到,李易就那般停站在半空中,冷冷的俯視著他們,絲毫沒有再次出手的意思。

「他媽的!那小子傻站著幹什麼?還不快把喪屍都殺了。」

「草!那誰,你還不動手,難道想老子死啊?」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啊!」

……

咒罵、怒斥、慘叫,不斷從剩餘的人群中發出。面對此景,李易依然無動於衷,血色瞳孔在僅剩的人群里一陣巡視,下一刻,豁然變色。身子化作一道閃電,俯衝而下。

(色色小說「草!你他媽的終於下來了,不知道老子……」一個青年朝降落下來的李易咒罵喊著,只是,話還沒說完,忽地啞嘴。下一刻,那依舊保留譏諷的腦袋,突然和身體分了家。帶起一簇血水,拋空飛起。

「蓬!」 沉悶的響起突起,就見青年拋空飛起的腦袋,轟然爆炸開來。霎時間,噴發而出的紅色鮮血,混雜著白乎乎的腦漿。就像那歡宴盛典上綻放的禮節煙花,在半空中爆炸開,紅白交加之際,拋灑天空。紛紛揚揚,灑落地面。映襯出了一地別樣色彩的顏料,在血色月芒下是那麼的奪人眼球。

咒罵、怒斥、大喝的人,立時傻眼了。身子僵硬在原地,控制不住的顫抖,臉龐上又驚又怒,但更多的,卻是難以掩飾的恐懼之意。只因出手擊殺青年的人,是手持聖刀虎魄的李易!

這一刻,他們才恍然明白過來。李易不是一名普通的士兵,不受他們的調遣。而是一名大自然的寵兒,是一名能力進化者!是惡魔!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一刀滅殺咒罵的青年,李易恍若未覺。隨後,收起聖刀虎魄,背在身後。冰冷著臉龐,快步行走到了馮文潔的面前。幾乎是搶奪一般的,從馮文潔手裡奪過了唐糖。

懷抱身子冰冷的唐糖,李易臉色陰沉的可怕,紫金色長發似受到了刺激般,根根向後飄舞而起。倏然,李易低沉著嗓音,怒吼道,「向天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小易,唐糖她……」馮文潔剛想開口。

李易猛地抬頭看向她,血色瞳孔中迸射可怕的殺機,冷然道,「我沒問你,所以,你最好給我……閉嘴!」

「蹬蹬……」冰冷的殺氣,直逼迫的馮文潔身軀不住向後退去。好不容易站住腳,她的臉龐已變得蒼白無比,其上毫無血色。在看向李易的眼睛里,湧現難以置信的同時,還夾雜了濃濃的恐懼。

可怕!

太可怕了!

這一刻的李易,是真的動了殺機。別說馮文潔,就是和李易關係最好,相處時間最多的胖子劉蕉和石珉兩人,此刻也是臉色大變。看向李易的目光中,有恐懼,有驚異,彷彿第一天認識李易似的。

恰在這時,天空中再次降落下了兩道人影。一個是身穿白銀色戰甲的少年,一個是身穿袈裟的年輕和尚。

兩人落下來后,那些從後方重新圍過來的喪屍,突然驚恐的尖叫出聲。隨後,不再攻擊眾人,而是恐慌中轉過身,像是老鼠見了貓,倉皇而逃。

從各個方向逼近的變異獸,也是受了刺激一般,突然扭頭往來時的方向,拚命逃跑。慌亂的腳步聲,比之衝過來時還要迅猛。

眨眼間,將袁世龍等人逼入絕境的喪屍和變異獸大軍。在「隆隆」的大地震響聲中,向四面八方跑了個精光。戲劇性的一幕,看的李少輝一干人瞪大眼睛,滿臉錯愕。

緊接著,所有人整齊轉頭,看向那名少年和年輕和尚,眼睛里閃爍著異樣的目光。這一刻,就算是傻瓜,也知道喪屍和變異獸之所以逃跑,是因為這兩個人的原因。

可問題是,他們到底是誰?

「呼!——」

正疑惑中,天空中倏地刮來一陣大風。所有人下意識抬頭,下一刻,瞳孔豁然放大。一股冷徹心底的寒意,從腳底直竄頭頂,讓他們險先當場暈倒死絕。

便見血色天空中,兩頭小山一般大小的巨獸,從遠空疾速接近。一呼一吸間,到了他們的頭頂上空。巨獸龐大的身軀,遮天蔽日,擋住了血月投下的光芒。

兩股巨大的威壓,瞬時從天而降。那感覺,就像兩座泰山從天墜落,壓在他們的腦袋上。巨大的壓迫力,讓人從心底里打寒顫。雙腳再也支撐不住,「噗咚」一聲響,雙腿重重跪倒在地面上。

「噗咚」「噗咚」……

跪地聲接連響起,半分鐘不到,除了懷抱唐糖的李易,以及身穿白銀色戰甲的少年、年輕和尚外,其他人全都跪了下來。即便如此,趴在地上的人,身子還是一個勁抖動。有幾個更是直接嚇的尿褲子,臉龐上難掩恐懼之色。

「滾!」

陰沉著臉龐的李易,驀然一聲怒吼。

然後,跪下來的人傻眼了。天空中的兩頭巨獸,在李易的怒吼下,居然真的撒腿跑散開來。各自停落在遠處的建築物頂上,翹首遙望這邊的動靜。

這算什麼?

難不成這兩頭巨獸,是李易養大的?

疑惑中,遠方天空再次出現一頭巨獸。不過,這一頭巨獸,所有人都還認得。蟒蛇一樣的身軀,三個腦袋。正是它帶走了李易,沒想到又回來了。

「咦,這是怎麼回事?他們都怎麼了?」地獄三首蛟停在半空中,俯視地面上的情景,愕然道。

李易恍若未聞,抱著唐糖,冰冷的眼眸看向向天問四人,低沉著嗓音道,「我走之前說過什麼?」

「我等無能,沒有完成主上交代的任務,望主上懲罰。」熊霸四人跪在地上,低著頭。身為老大的向天問,開口請示道。

「我問的是,我走之前說過什麼?」李易冰冷著臉龐,再次問道。

熊霸四人身子一陣抖動,聲音倏然變得顫抖起來,「回……回主上,主上吩咐我們保護……保護好唐……唐小姐……」

「那現在呢?」李易身上的殺氣越來越濃。

向天問四人顫抖的更加厲害,卻是再也不敢開口。

「知道我為什麼收下你們嗎?」李易忽地淡然道,「那是因為我想,你們在我不在的時候,保護好我身邊的人。可你們,太讓我失望了。」

說到這裡,語氣倏然一轉,變為冰冷,「既然你們起不到保護人的(色色小說作用,那我留你們何……」

「先別急著殺人了,你要想這女娃娃活下來,最好立即找個安靜的地方,讓空寂念誦《輪迴經》護住女娃娃的靈魂,不被天地吸收回去。我再傳授你一門女子修鍊的魔功,『天魁奼女玄功』,你用這門魔功,幫這女娃娃洗筋換髓,重新做人!」

大腦里,忽地響起炎滅的聲音。一腔怒火的李易,不由一滯。隨即,面露喜色,心中暗道,「你說唐糖還有救?」

「當然有救,前提是你別在和你的四個奴僕糾纏了。再浪費時間下去,等這女娃娃的靈魂一脫離肉身。到那時,我也沒辦法。」炎滅嘆聲道。

「好,我現在就帶她離開。」李易喜道,隨後,快步走向空寂,還未開口。

空寂似早已知曉,額首笑道,「貧僧但憑施主吩咐。」

「多謝大師。」這一次,李易真誠表示感謝。

兩人說完,一前一後衝天而起。少年星尺先是一怔,然後跟著騰空飛起,追趕在兩人的身後。火麟獸、無頭黑翼魔、地獄三首蛟見狀,也跟在了後面。一干神魔,眨眼間,便消失在眾人的視野內。

直到這時,跪在地上的人,才鬆了口氣。也不再顧忌形象,一屁股坐在地面上。大口喘氣,臉上一副心有餘悸的神情。

胖子劉蕉擦著臉上的汗水,似有所思的開口道,「剛才那人真是才子嗎?」

「要不然,你以為還有誰?」石珉沒好氣回道。

「為唐糖發那麼大的火,也只有才子了。」胖子劉蕉感慨一聲,眼睛下意識朝向天問四人看去,微微搖了搖頭。剛才李易是真的對向天問他們動了殺機,只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又突然放過他們了。最後,還和那個年輕和尚一起飛走。

「那三個怪物,好像……只聽小易的命令。」袁世龍沉聲道。

「不是好像,是事實!」李少輝苦笑道。

袁世龍一怔,繼而同樣苦笑著搖了搖頭。

「我只想知道,他把唐糖搶走幹什麼?」馮文潔雙手抱在一起,帶著哭音道。

「這個……」袁世龍等人聞言,不由愣住。

「這還不簡單,當然是救糖糖唄!」袁媛興奮著小臉道,「小李老師可厲害了,他肯定能救回唐糖……」

「你說真的?」馮文潔猛地跳起來,一把抱住袁媛。臉龐上,淚如雨下…… 靈魂之說,自古便存在。但人類究竟有沒有靈魂,卻是無人知曉。而事實上,不止人類,蟲魚鳥獸,花草樹木。天地萬物,只要有靈性的生靈,皆有靈魂。

天之魂,地之魄。

兩者構建在一起,便組成了生靈的魂與魄,簡稱靈魂。

每一個生靈,從擁有靈魂的那一刻起,都會經歷出生、成長、死亡,這三個階段。而生靈一旦死亡,生命走到了盡頭,靈魂便會自動消散,回到本源天地。

這是每一個生靈,都會經歷的過程。哪怕是究極生命體,也不例外。

唐糖只是一個普通的人類,自然也避免不了這個過程。現在李易想要救她,就是間接等同於和天地對抗,走逆轉天命之路。整個過程一步出了差錯,別說救回唐糖,就是李易自己,也會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這個時候,空寂就起到了最大的作用。佛門六大經書之《輪迴經》,具有逆轉乾坤,顛倒陰陽之神力。別說護住一個人的靈魂,不讓其脫離肉身。就是讓靈魂重新投胎,開始一段新的人生,也是輕而易舉的事。

佛家所云「墜入輪迴」,事實上,指的就是《輪迴經》。

當然,讓人靈魂重新投胎,再次經歷新人生。至少需要菩薩的佛法修為,也就是高級生命體才能做到。空寂現在只是一尊羅漢,讓人重新投胎做不到,護住唐糖的靈魂,卻是綽綽有餘。

豪華的娛樂會所頂層,一間寬敞明亮的房間里。李易和唐糖,面對面盤膝而坐。唐糖依舊眯著眼睛,處於昏睡狀態,她之所以能保持這個姿勢,完全是靠李易的雙手支撐著。

隔壁房間里,空寂如老僧坐禪般,閉著眼睛,身上泛起一陣璀璨的金色佛光,映照的整個房間明亮無比。他雙手捏著一串佛珠,嘴裡念叨有餘。一個個金色的佛音,不斷從他嘴裡蹦出來,「嗡嗡」迴響在兩個房間之間。最後,灌注入昏迷中的唐糖身體內。

佛音的注入,使得唐糖看起來越發的明艷動人,冰冷的身子,也漸漸回暖。只是蒼白的臉龐上,卻依舊不見半點血色。

兩人面對面,李易那俊美的近乎妖孽的臉龐上,卻是倏然漲的通紅,在無人知曉的大腦里,和炎滅對話著。

「真的要那樣嗎?」

「嗯。」

「可是……可是……」

「我說你之前的果斷到哪去了?怎麼到這會兒了,還猶猶豫豫,像個娘們。不就是脫光衣服嗎?有什麼大不了的。」炎滅在大腦里沒好氣罵道。

李易面色通紅,尷尬無比,「可是,我和唐糖只是……」

「行了,別告訴我你不知道這女娃娃喜歡你?」炎滅恥笑道,「還是說,你真把她當妹妹對待?她以後投入其他男人懷裡時,你沒任何反應?她和其他男人交*合時,你……」

「別說了!」李易驀然低吼叫道,陰沉著臉龐,陷入掙扎中。

我真的只是把唐糖當妹妹看待?

李易捫心自問,俊美的臉龐上,忽明忽暗,血色瞳孔中閃爍著異樣的神芒,有那麼一剎那,甚至出現了嫉恨,以及強烈的佔有慾。

是的,心底深處,李易不想看到有那麼一天,唐糖投入其他男人的懷裡,和其他男人柔情密語。更不敢想象,唐糖在其他男人的胯下婉轉承歡。

只要一想到這裡,李易心中就莫(色色小說名湧出一股強烈的嫉恨,恨不得殺光眼前所有活著的生物,吞噬它們的血肉。一個聲音,在心中大喊。

她是我的!她是我的!誰也別想搶走!!!

李易沒有注意到,他的眼睛,那雙血色瞳孔這一刻,倏然變得妖異無比。俊美的臉龐,不知不覺間,變得宛如一隻惡魔那般猙獰恐怖。

「呼~!」

深深吸了口氣,李易平靜下心情,恢復冷靜。沉聲道,「說吧,要我怎麼做。」

「桀桀……」炎滅一聲陰笑,隨即肅然道,「先把你們的衣服脫光。」

「我也要脫?」李易微微錯愕。

「你要是想以後永遠停留在小惡魔境界,可以不脫。」炎滅冷然道。

「好吧。」李易一聲苦笑,搖了搖頭。不再遲疑,先把自己剝了個精光。然後,一隻手按在唐糖的衣領上,微微一頓。一咬牙,閉上眼睛脫去唐糖的衣服。

待手掌觸摸到一片滑膩冰冷的肌膚上時,李易心跳不由的一陣加速。尤其是不小心觸碰到那兩個小饅頭,更是嚇的不敢再動。

「沒出息。」炎滅在大腦里罵道。

「我……」李易剛想反駁,忽地一怔,想到了什麼,低吼道,「你也不許看!」

炎滅雖然只是靈魂狀態,但他的靈魂何其強大,即便沒有肉身,不用眼睛,也能清晰「看」到周圍的一切事物。

「就小娃娃現在的身體……」

「不管她怎麼樣,你就是不許看!」李易有些小孩子似的糾纏吼道。

「好了,我不看還不行嗎?」炎滅苦笑著搖了搖頭,對這時的李易很是無語。

「我先傳你『天魁奼女玄功』,這門女修魔功,是我一個……咳咳,反正你只需記得,這門魔功不比『天魔功』差就可以了。本來女娃娃若是以人類的身體來修鍊它,不僅沒有效果,反而會害死她。」

「但現在不一樣,她被吸血魔族的血仆咬傷。血毒已經進入她的體內,只要煉化了她體內的血毒,和肉身融為一體。她就不再是一名普通的人類,而是一名吸血魔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