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的人立刻換做鳥獸狀立馬逃開。

姜柯連著向後退了兩步,將張無忌的打出來的掌法輕而易舉的化解了,全都慢慢的散發到空氣之中,整個動作行雲流水婉若仙人。

「我們走吧!」

姜柯扶著那頭牌姑娘慢慢的下樓,從始至終都沒有回頭看三樓一眼,姜玉幾個人很快的就跟著離開了哪裡。

在彭玉樓的武者都被姜柯給震驚住了。

如果說姜柯第一次一掌將張無忌和冷若誠兩個人給打飛的話,那麼第二次就只能說是人家的真是的實力了。

就連剛才的張無忌的毀天滅地都被人家的逼迫出來了,冷若晨更是站在了一邊不敢出手了,這件事情足以說明了姜柯的強大。

「以姜柯現在的實力,就算是地榜上面的高手見到也絕不會是他的對手了吧!」

「現在的大陸上的第一天才楚葉天,也是在涅槃的境界,難道這個姜柯比那個大楚的太子的天賦還要強大嗎?」

「這不好說,那個大楚的皇帝已經很久沒有出來了,只怕是境界早就是已經突破了,就算是姜柯到達涅槃的境界,也沒有楚葉天強大。」

「這個姜柯是什麼人?」一樓大廳的一處出來了一個女子,那女子清冷的聲音說道。

「千月城少城主,雲澤學院的弟子。」旁邊的人回答。0 「如果我誒有猜錯的話,這個姜柯應該還沒有到達涅槃的境界。」女子好聽的聲音說道。

眾人被這個女子的聲音給震驚到了,不是吧!

涅槃的境界還沒有到,就已經是擁有了地榜第一的實力了?

這樣的天才,就算是在整個大陸上只怕是幾百年也要難出現一個八!

「就算是這個姜柯的修為還沒有到達涅槃的境界,只怕是就差一個契機就會突破涅槃的境界了。」女子云淡風輕的又說了一句話。

「轟隆!」

「噗通!」

還差一點就要成為涅槃的境界。

「早就姜柯這樣的實力修鍊下去的話,只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要突破成神的境界了。」那女子有再一次的發出了一個猛料說道。

「不一定,這樣下去只怕是衝擊成帝都是有可能。」旁邊的女子接過她的話說道。

「轟隆!」

「轟隆隆!」

開玩笑吧!成帝的境界。

在場的所有人都不能夠在淡定下來了,再次看著姜柯禮拜的背影眾人的目光之中不再有鄙視的表情了。

怪不得古城王要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了姜柯了,原來姜柯的潛力居然這麼的大。

成帝的境界,自古以來多少人想要到達那個境界,又有多少人仰望那個境界,如果姜柯真的擁有能夠進入那個境界的資格,那麼,他們已經和他沒有半分的說法了。

此刻,再也沒有任何人去討論姜柯剛才和林天兩個人爭搶頭牌姑娘的事情了,所有人都在討論著,姜柯如何能夠到達那樣的境界。

而就在此刻三樓的雅間裡面。

那些自詡為天才的人這才明白過來了,為何姜可兒會看上姜柯而看不上他們了,姜柯這樣的天賦大陸上之上只怕是找不出來第二個人了。

姜可兒自然也是了解姜柯的實力,而且也知道姜柯有衝擊成帝的資格,這樣的天賦確實在大陸上也找不出幾個人,也沒有任何人可以和姜柯相提並論!

一旁的晚晴亭亭玉立的站在了姜可兒的身邊,眼中含著春水朝著姜柯離開的方向看了過去說道:「可兒表姐,我覺得就以姜柯這樣的資本,根本就沒有必要花費那大價錢去買那個頭牌姑娘,只怕是剛才姜柯說的是實話。」

「那又能夠怎麼樣!」姜可兒看著姜柯背影咬牙切齒的說道。

姜可兒何嘗不知道姜柯做事事情堂堂噹噹,跟那些小人根本不是一個檔次,她也知道姜柯說的那些話只是一時的氣話。

可是她是古城山的公主,就算是一個天才又能夠怎麼樣,就算對方試講課又能夠怎麼樣,她怎麼可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然後再去跟姜柯道歉。

這是她自古以來就擁有的驕傲。

等這件事情之後,私底下找講課好好的談一談應該就可以了,此刻的姜可兒的心中是這樣的想著。

晚晴見到姜可兒並沒有去追姜柯,頓時嘴角易購。

要是去找比姜柯更加優秀的人,只怕是要難上加難的,那何必不直接的槍了他不就行了,而且姜柯這樣的天才,只怕是沒有少女會不東西吧!

那頭牌姑娘跟著姜柯出了彭玉樓之後,姜柯來到掌柜的地方付下了三百萬的金幣就帶著幾個人走出了天成的酒樓。

秦空實在不好意思的說道:「大師兄,實在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我也不知道這事情會讓你和可兒郡主起了那麼大的衝突,要是可兒郡主不知道,不如這樣吧,我等一下就去找可兒郡主把這件事情說清楚吧!」

離開了酒樓之後的姜柯,逐漸的將心中的事情平復下來說道:「秦空,這件事情也不是完全怪你,其實我也有錯,至於可兒郡主那邊,我想不需要再有多言了,如果可兒郡主相信我的話,一定會主動找我的。」

但是姜柯不知道為何,總是隱隱約約的覺得這一次是不是闖下了什麼大禍了。

一旁一直不說話的姜玉對著姜柯身邊的女子說道:「你叫什麼名字。」

從酒樓之中走出來的女子就帶著一種從崇拜的眼神盯著姜柯,見到姜玉跟她說話,立馬變得楚楚可憐的說道:「回稟小姐,我叫林軒。」

姜玉點點頭表示知道了說道:「恩,我知道了,既然這樣你就一直跟著秦空少主吧!」

「哦!不要啊!我喜歡的可是清風啊!要是我爹讓我知道我買了一個頭牌的話,回去肯定要活剝了我啊!到時候我還要怎麼娶清風啊!」秦空忽然大叫起來說道。

姜柯扶額,他就知道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但是也沒有什麼辦法了既然能夠在酒樓之中,將姑娘拍賣下來,自然是要接受這一位頭牌姑娘。

可是現在所有人都是知道,這雲澤學院的姜柯因為一個美女和古城山的郡主翻臉不認人,只怕是回去之後他那個便宜老爹一定會從古城山殺過來了。

如果他那個便宜老爹要是殺過來的話,老爹一定會親自下定殺死這個林軒。

姜玉很能夠知道了姜柯心中的擔憂,沉思了片刻,從姜柯的手中拿過賣身契放在了女子的手中說道:「從今天開始,你就自由了,你可以離開了。」

「這位小姐,求求你千萬不要讓我離開,就算是我現在離開的話也會被人抓回來,被人抓回來之後要麼被賣到這千葉門要麼被賣到這裡。」

確實像這樣漂亮又能夠輕而易舉激起男人保護慾望的女人,是能夠賣出一個好價錢。

其實這個女子賣到了天成的酒樓之中已經算是一個好去處了,如果要是被賣到千葉門,只有兩種下場要麼你做殺手,要麼你做妓》女。

姜柯也覺得這件事情是非常的頭疼。

清風此刻說道:「不如這樣吧!就讓這個女子暫時跟著大師兄吧!正好做大師兄的是女吧!你看怎麼樣!」

「那好吧!暫時也只能夠使這樣了,沒有別的辦法了。」姜柯說道。

林軒立刻朝著清風跪下叩頭說道:「多謝小姐,多謝公子了。」 秦空的臉上露出了幾分擔憂的神色說道:「大師兄,現在的張無忌已經敗在了你的手中,丟盡了顏面到時候肯定不會甘心,我擔心這個張無忌回到了臨澤學院之後,會派遣殺手來刺殺你。」

「不錯,還有其他的幾個人,林家的那幾個人只怕也不會坐以待斃吧!」姜玉說道。

姜柯不在乎的說道:「我知道你們的擔心,這擔心也不是沒有道理,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就住在這裡,只要是我們海珠在這裡他們就不敢輕易的動手。」

姜柯怎麼說也是雲澤學院的第一名,要刺殺只能夠在暗部勢力裡面刺殺絕對不會在明目張胆的刺殺。

「大師兄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我還是建議大師兄暫時回到了雲澤學院在這裡的落腳處,有雲澤學院這一座招牌在的話,誰還能夠殺了你。」清風說道。

「這確實也是一個辦法。」姜柯說道。

秦空拿著骨扇皺著眉頭說道:「不如這樣吧!既然去雲澤學院的落腳處還不如去我們家的府上居住,我父親大人恰好過兩天就回來到這裡,有父親在整個天空之城還有誰會跟你動手。」

「秦空說的沒錯。」姜玉說道。

姜柯淡笑:「這確實也是,你父親的威名確實是可以打擊到這些人。」

「我父親的命還是少城主幫忙救下的,早就念叨著假如你要是到我們家的地盤上,肯定是要找你。」秦空笑著說道。

在秦空的帶領下,姜柯一行人朝著秦空的府上走了過去。

正所謂槍打出頭鳥,姜柯在天成酒樓的風頭出的太大了,肯定遭受了很多人的惦記,姜柯的心中也已經做好了計算了,一定要早一點的突破涅槃的初級境界。

…………

張無忌從酒樓之中走出來之後,感覺到一股來自於靈魂的疼痛,心中也是無比的憤恨。

從來都是他張無忌欺負別人的份,從來他都是大陸上的第一天才,什麼時候活的這樣的憋屈了,今天居然敗在了姜柯的手上,還讓他顏面掃地。

如今,在可兒郡主的面前半分顏面都沒有了。

當初在古城山,怎麼就會被這個傢伙被騙了!!

「姜柯,我張無忌再次發誓,我不殺你,我誓不為人!!」張無忌狂吼了一聲。

一個武者急沖沖的跪在張無忌的面前說道:「回稟少主,姜柯已經躲避在了秦明的府上了。」

「這個姜柯難道他認為躲避在秦明的府上就奈何不了他了嗎?」姜柯憤恨的說道。

「少主,我們現在怎麼辦!」武者說道。

張無忌面部猙獰的說道:「立刻讓我的父皇調動起來的軍隊過來,在調動四千萬的金幣給我,我要花費重金殺死姜柯,如果姜柯不死的話,只怕是我永遠都沒有出頭之日。」

秦明是武道神話級別的人物,又是通寶錢莊的老闆,在整個天空之城擁有屬於自己的府邸也算是正常。

秦明的府邸可以說豪華到如果一座皇宮了,佔地面積幾百畝,招攬了幾萬的兵將,還有幾千的僕人侍女在一旁。

對於秦明這種武道神話來說,就算是到了天空之城也是很有地位,更是輕易沒有人能夠撼動他們的地位。

「哎呀!這個秦叔叔真的是好會享受啊!」清風笑著說道:「要是我以後啊!能夠成為秦叔叔這樣的人話,我就要開美男後宮三千,左擁右抱!」清風一笑,梨渦淺淺。

姜柯對於他的這個小師妹,很是無語。

這個小丫頭你說她要是害羞吧!而性格卻有不一樣。

秦空一扇子打在了清風的頭上說道:「你這個臭丫頭,難道我在你身邊還不夠嗎?還要三千美男後宮,你以為你是皇帝嗎?再說了,我爹是什麼境界,你是什麼境界!」

「也是哦!秦叔叔可是武道神話級別的人,這樣級別的人又能夠有幾個人呢?」清風被秦空潑了一盆冷水,瞬間心中跌落了半分,耷拉著腦袋了無生氣。

站在姜柯身後的林軒說道:「這就是武道神話級別的人物才能夠住的起來的房子嗎?我能夠完成嗎?」

雖然她的心中知道她沒有什麼希望,但是以她目前的修為速度應該是能夠到達沖虛境界就已經是很不錯了。

秦明正在帶著僕人走著,忽然看到了姜柯笑著說道:「少城主,別來無恙啊!」

「爹,你不是說你要過幾天才要來的嗎?怎麼今天就回來了?」秦空不解的問道。

「我是提早回來了。」

周圍的僕人以及侍女都有好奇的目光看著姜柯,他們高高在上的主人什麼時候會用這般的親切的話語對一個少年說話了。

秦空立刻走到了秦明的身邊說了幾句話。

秦明聽完之後淡淡的笑著說道:「少城主,在這天空之城的日子,就在我府上住著怎麼樣啊!到時候我帶著少城主著天空之城各處看一看。」

「那就多謝前輩了。」姜柯說道。

秦明越看姜柯越是滿意的說道:「少城主莫要說笑了,當初如果不是少城主保護我的話,我恐怕早就死在了千葉門和聖女宮的聯手的之下了,我這府邸,你們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有什麼需要就儘管告訴我吧!」

這個老奸巨猾的秦明之所以對姜柯這麼客氣,當然不單單是姜柯救了他的性命那麼簡單,他覺得眼前的這個小子將來的修為肯定是要在他之上,甚至可能成帝。

說不定,等到未來的時候他秦明還有求於眼前的這個少年的地方了。

吃完飯之後,秦空酒杯姜柯幾個人安排在一個院子裡面住下來了。

姜柯走到了姜玉的房間說道:「表姐,這一次我實在是不好意思連累到你了,讓你不能提早去找刑天秘經,早一點的回到了雲澤學院之中去了。」

「恩!付諸行動才是重要的,說吧,你打算怎麼賠償我!」姜玉抱著戰劍說道。

姜柯微微的一愣說道:「賠償?」

姜玉點點頭說道:「那是,如果不是因為你的話,我肯定不會得罪張無忌他們,既然已經得罪,總是要給我一點賠償吧!」 「表姐,你想要什麼用的賠償?」姜柯奇怪的問著。

姜玉就像早就有準備了一樣的說道:「我想學你那套獨到的身法叫做斗破龍行!!倘若以後被人追殺也能夠快速的逃命。」

姜柯無語的說道:「我看你是想要用來沒事的時候去炫耀一下吧!」

「別說廢話,你到底交不交。」

「好!」

姜柯並不藏私,將斗破龍行的秘訣全部交給了姜柯。

至於那其中九九八十一種的步伐,他則用手繪的方式直接繪製出來了,等到以後有時間了在慢慢的交給她。

這個時候的林軒慢慢的走了過來,手中托著一個托盤,托盤上放了一個茶杯還有一個茶壺。

輕輕的將他們放在了桌面上,伸出了手指倒出一杯茶送到了姜柯的面前,嬌滴滴的聲音說道:「公子請用茶。」

「聽說你是鮫人族,應該是知道鮫人秘城吧!」姜柯目光看著林軒說著。

林軒一臉的驚詫說道:「回稟公子,這鮫人迷城是我們鮫人族最大的一個實力,在上古時期就存在,只不過這鮫人族後來由於摔落,才慢慢的走上了滅亡。」

「更是許多的鮫人族的人變成了人類的玩物。」

說道這裡,林軒的臉上不免有些悲傷起來了。

而她也是那些鮫人之中的一個。

而林軒長的又是十分的貌美,像她這樣級別的美女,更是能夠買到一個好的價錢。

姜柯輕輕的嘆息了一聲,早在上一世的時候很多年輕他曾經在鮫人族住過一段時間,更是結交了其中的一個好友,現在也不知道哪個好友還在不在。

姜柯手指輕輕的敲打著桌面,不知道在想什麼問著林軒說道:「你現在修鍊到什麼境界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