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身經百戰的沙陀和牟奴無論怎樣控制自己身上的氣息,都不可能將這股氣息完美的收斂起來。

郭焯焱本身就是個殺手,又是軍旅出身,對這種氣息是再敏感不過了。

一時技癢的郭焯焱想跟牟奴過過招,結果兩人剛到場中央,郭焯焱揮拳的時候,就被牟奴閃電般地擊倒了,劉凱龍甚至沒看清牟奴對郭焯焱做了些什麼!

自信心瞬間崩潰的郭焯焱,就把希望寄托在了沙陀的身上,結果沙陀不知從哪『摸』出了弓弩,當三根箭矢瞄準郭焯焱的時候,郭焯焱徹底崩潰了。

他一再強調『比武要公平』,可沙陀就是不為所動,僅僅解釋了一句話,他說,「我只會殺人,不會比武。」

好吧,郭焯焱放棄了,拉著劉凱龍躲到一邊去『抽』煙了,他還叨叨絮絮地跟劉凱龍說道:「老羅簡直不像話,手下有這麼厲害的高手,還死皮賴臉地要把我拉過來做苦力……看見這兩個傢伙沒?這就叫殺戮機器!老羅手下要是有一百個這樣的高手,全世界的殺手都該回家喝『奶』去了……」

正說話呢,劉凱龍兜里的手機響了,郭焯焱提醒道:「手機響了,不看看?」

「又是銀行簡訊,沒啥好看的。」劉凱龍滿不在乎地說道:「賬上資金流動比較頻繁,變動一次就通知一次,煩得很。」

劉凱龍不在意,郭焯焱就更不可能上心了,他點點頭說道:「不知道老羅讓這兩個傢伙過來找我想幹什麼,不過……我覺得,我留在大壩縣的時間不多了。」

「為什麼?」劉凱龍楞了一下,扭頭問道:「在這邊呆得不夠爽?」

「不是。」郭焯焱皺了皺眉頭,搖頭道:「年前老羅就跟我打過招呼了,這兩個傢伙的出現,搞不好就是老羅準備付諸行動了。」

「啥行動啊?」劉凱龍一臉好奇地望著郭焯焱,「我怎麼不知道有啥行動呢?」

「那瘋子,早就在籌劃著這個計劃了。」郭焯焱笑了起來,眼眸中閃爍著期待二字,他低聲道:「如果不是他有這個計劃,恐怕我早就走了。」

「到底是啥計劃?」劉凱龍滿頭霧水,「我怎麼一句都聽不懂?」

「既然老羅沒有告訴你,你也別問了。」郭焯焱笑著站起來說道:「你先坐會兒,我去倒杯水。」

劉凱龍撇了撇嘴巴,郭焯焱神神秘秘的樣子讓他有點不爽了,一個人在椅子上坐了一會兒,這才想起來剛才的手機鈴聲,順手就把手機『摸』了出來。

結果打開手機一看簡訊,劉凱龍登時就從椅子上蹦了起來,喊道:「不好了,楠哥出事了!!!」

「噗……」剛剛接了一杯水倒進嘴巴里的郭焯焱,張嘴就把剛剛喝進去的開水給噴了出來,他詫異地望向劉凱龍,問道:「怎麼回事?老羅出什麼事了?」

「不知道。」劉凱龍緊鎖著眉頭,走過去把手機遞給了郭焯焱,同時說道:「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的簡訊,說是楠哥被警察抓了,現在關在昇平市看守所里。」

「不可能吧……」郭焯焱不太相信地說道:「老羅會被警察抓走?開什麼玩笑!這是誰搞的惡作劇?」

「我也不清楚是誰發的簡訊。」

「打回去問問。」郭焯焱順手就把手機丟還給了劉凱龍。

而劉凱龍則撥打了這個發來簡訊的號碼,幾秒鐘后,就把手機放下了,一臉狐疑地說道:「關機了。」

「你再打老羅的手機看看。」郭焯焱繼續說道。

劉凱龍點點頭,又翻出了羅俊楠的手機號碼,結果打過去,又是提示對方已經關機……

「好像真的出問題了!」劉凱龍頓時心中一緊,和郭焯焱對視了一眼,說道:「要不,我再給楠哥家裡打電話問問?」

「還是別打了吧。」郭焯焱搖頭道:「老羅不喜歡這些事情被家裡知道……這個人說,老羅被關在昇平市看守所是吧?」

「嗯。」

「你找幾個人過去看看。」郭焯焱說道:「先搞清楚這條簡訊的真假再說,可別讓人耍了。」

郭焯焱的話音才剛剛落下,一旁的牟奴就已經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了他的身後,牟奴的臉『色』很『陰』沉,「首領大人被關在哪裡?」

「首領大人?」郭焯焱楞了一下,隨後才反應過來牟奴所說的『首領大人』,怕就是羅俊楠了。

立刻把自己的手機從兜里『摸』了出來,郭焯焱將手機遞過去說道:「就在昇平市看守所里,手機有導航地圖,能找到這個地方……怎麼,你有把握進去?」

牟奴接過手機,淡淡地看了一眼郭焯焱,頭也不回地走了。

在走到『門』口的時候,牟奴才停下來說道:「在我回來之前,你們不要有任何行動。」

「……」劉凱龍眨巴著眼睛瞅了瞅身旁的郭焯焱,二人相視一笑,齊齊的點頭答應了下來。

事實上,就在牟奴拿著郭焯焱給他的手機趕往昇平市看守所的時候,羅俊楠也已經在考慮是不是應該越獄的問題了。

宋成輝既然敢光明正大地出現在他的面前,就說明宋成輝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他不擔心自己的安危,可遠在巴基斯鉭的維娜,卻不可能堅持太久的時間。

手機都被警察『弄』走了,但羅俊楠不在乎,他現在只少一個能夠讓他下決心的理由,小小的看守所,還困不住他這條過江的猛龍!

正當羅俊楠思量著要不要越獄離開的時候,宋成輝已經坐上了前往巴基斯鉭的航班,他要親自監督計劃的進行,否則他不放心。

羅俊楠被關在看守所里,十『挺』機槍就布置在他所在拘留室的邊上,宋成輝像是吃了一顆定心丸,不再將羅俊楠放在心上。

他認為,羅俊楠已經失去了威脅他的資格,這是個即將被槍斃的罪犯,還用不著他去『操』心。

飛機的頭等艙被宋成輝包了下來,空乘人員都被趕出了頭等艙,空空如也的頭等艙內只坐了三個人,除宋成輝這個青年人之外,剩下的兩個人都是年過四十的中年人,西裝革履地打扮,看起來倒像是某企業的董事長,頗有一些成功人士的風範。

在飛機起飛后,一個中年男子微微側頭朝宋成輝說道:「宋少,康博拉將軍剛剛發來簡訊,說行動一切順利,切爾斯軍團駐守在格桑港的武裝力量正在有序地退出,如不出意外的話,三天之內尤克里軍團將順利接管格桑港。」

「很好。」聽到這個消息,宋成輝臉上『露』出了滿意地笑容,他微微抬起手,豎起一根手指頭說道:「你給康博拉先生回一條簡訊,感謝康博拉將軍的無『私』幫助,請他放心,一旦格桑港建設使用權向輝虹集團重新開放,我答應他的所有條件,都會在半年之內一一兌現。」

「好的。」中年男子點點頭答應了一聲,拿出手機就開始編輯簡訊,根本無視了飛機上不準用手機的規定。

宋成輝笑得很燦爛,好像在他的眼裡,格桑港已經唾手可得,而他進入輝虹集團后單獨負責的第一個國外戰略『性』項目,也即將竣工似地。

在中年男子即將發出簡訊的時候,宋成輝才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他扭頭說道:「對了,再加上一句……鄙人對切爾斯軍團的維娜。馬克里將軍充滿了好奇,如果可能的話,希望康博拉將軍能夠安排鄙人和維娜將軍一次共進晚餐的機會,鄙人不勝感『激』。」

中年男子沒吭聲,但很快就把宋成輝的這條附加要求加入了簡訊當中,並隨手發送了出去。

尤克里軍團的康博拉將軍很熱情很周到,收到簡訊后不到兩分鐘時間,就專『門』用華語編輯了一條簡訊,發送到了那中年男子的手機上。

宋成輝拿過手機一看簡訊,臉上地笑容就更加燦爛了。

康博拉在簡訊當中回復道:「請宋先生放心,格桑港的建設使用權終將是宋先生的囊中之物,至於切爾斯軍團的維娜。馬克里,如果宋先生感興趣的話,在下不介意將她洗乾淨了,送到宋先生的房間里等候宋先生的臨幸,哦,是的,友誼萬歲!!」

「這個康博拉,還真會做人。」宋成輝笑呵呵地點了點頭,突然又沒頭沒腦地問了一句,「對了,你們兩個誰帶攝影機了嗎?」.

以干先生在昇平市的人脈網路,不可能不知道羅俊楠已經被檢察院以涉嫌多項犯罪活動為由批准逮捕了。{.}

但干先生同時也知道這一切事情的背後,都是宋成輝一手安排的,雖然干先生隱隱有些不祥的預感,害怕宋成輝將羅俊楠『逼』急了,會造成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可干先生同樣不敢打電話給宋成輝,在這種時候若是打電話過去給羅俊楠求情的話,並不符合干先生自己的利益。

最後,實在沒辦法的情況下,干先生只能親自上街買了一張新的手機卡,並用這張手機卡編輯了一條簡訊,發到了劉凱龍的手機上。

陌生號碼發來的簡訊,一開始並沒有引起劉凱龍的注意,收到簡訊的時候,他正在大壩縣動力健身俱樂部內興緻勃勃地看著吃癟的郭焯焱,搖頭晃腦地感慨著『楠哥就是牛『逼』,隨隨便便找來兩個幫手,都能輕易把老郭干趴下』。

是的,在羅俊楠回到昇平市后,他就去商場給沙陀和牟奴各自買了一身淺『色』的運動裝,直接讓他們去了大壩縣和郭焯焱匯合,在大壩縣等自己過去。

沙陀和牟奴來到碧水藍灣洗浴中心的時候,劉凱龍正送走幾個昨晚留在碧水藍灣過夜的老顧客,回頭的時候,就看到了兩根標杆立在那裡似地牟奴二人。

牟奴告訴劉凱龍,他們是羅俊楠的手下,是來找郭焯焱的。

劉凱龍有些奇怪,羅俊楠派人過來,卻沒有打電話通知他,但牟奴拿出了羅俊楠給他的一隻打火機,劉凱龍就信了。

打火機是羅俊楠從尖刀大隊帶出來的,年底那會兒聚會慶功的時候,這隻打火機可是把劉凱龍羨慕地不輕,他當然認識。

於是,劉凱龍就把沙陀和牟奴直接帶到了動力健身俱樂部,結果郭焯焱一看到牟奴和沙陀,就當場愣在那裡了。

許久之後,郭焯焱才憋出了十四個字,「老羅這又是從哪找來的兩個變態?」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身經百戰的沙陀和牟奴無論怎樣控制自己身上的氣息,都不可能將這股氣息完美的收斂起來。

郭焯焱本身就是個殺手,又是軍旅出身,對這種氣息是再敏感不過了。

一時技癢的郭焯焱想跟牟奴過過招,結果兩人剛到場中央,郭焯焱揮拳的時候,就被牟奴閃電般地擊倒了,劉凱龍甚至沒看清牟奴對郭焯焱做了些什麼!

自信心瞬間崩潰的郭焯焱,就把希望寄托在了沙陀的身上,結果沙陀不知從哪『摸』出了弓弩,當三根箭矢瞄準郭焯焱的時候,郭焯焱徹底崩潰了。

他一再強調『比武要公平』,可沙陀就是不為所動,僅僅解釋了一句話,他說,「我只會殺人,不會比武。」

好吧,郭焯焱放棄了,拉著劉凱龍躲到一邊去『抽』煙了,他還叨叨絮絮地跟劉凱龍說道:「老羅簡直不像話,手下有這麼厲害的高手,還死皮賴臉地要把我拉過來做苦力……看見這兩個傢伙沒?這就叫殺戮機器!老羅手下要是有一百個這樣的高手,全世界的殺手都該回家喝『奶』去了……」

正說話呢,劉凱龍兜里的手機響了,郭焯焱提醒道:「手機響了,不看看?」

「又是銀行簡訊,沒啥好看的。」劉凱龍滿不在乎地說道:「賬上資金流動比較頻繁,變動一次就通知一次,煩得很。」

劉凱龍不在意,郭焯焱就更不可能上心了,他點點頭說道:「不知道老羅讓這兩個傢伙過來找我想幹什麼,不過……我覺得,我留在大壩縣的時間不多了。」

「為什麼?」劉凱龍楞了一下,扭頭問道:「在這邊呆得不夠爽?」

「不是。」郭焯焱皺了皺眉頭,搖頭道:「年前老羅就跟我打過招呼了,這兩個傢伙的出現,搞不好就是老羅準備付諸行動了。」

「啥行動啊?」劉凱龍一臉好奇地望著郭焯焱,「我怎麼不知道有啥行動呢?」

「那瘋子,早就在籌劃著這個計劃了。」郭焯焱笑了起來,眼眸中閃爍著期待二字,他低聲道:「如果不是他有這個計劃,恐怕我早就走了。」

「到底是啥計劃?」劉凱龍滿頭霧水,「我怎麼一句都聽不懂?」

「既然老羅沒有告訴你,你也別問了。」郭焯焱笑著站起來說道:「你先坐會兒,我去倒杯水。」

劉凱龍撇了撇嘴巴,郭焯焱神神秘秘的樣子讓他有點不爽了,一個人在椅子上坐了一會兒,這才想起來剛才的手機鈴聲,順手就把手機『摸』了出來。

結果打開手機一看簡訊,劉凱龍登時就從椅子上蹦了起來,喊道:「不好了,楠哥出事了!!!」

「噗……」剛剛接了一杯水倒進嘴巴里的郭焯焱,張嘴就把剛剛喝進去的開水給噴了出來,他詫異地望向劉凱龍,問道:「怎麼回事?老羅出什麼事了?」

「不知道。」劉凱龍緊鎖著眉頭,走過去把手機遞給了郭焯焱,同時說道:「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的簡訊,說是楠哥被警察抓了,現在關在昇平市看守所里。」

「不可能吧……」郭焯焱不太相信地說道:「老羅會被警察抓走?開什麼玩笑!這是誰搞的惡作劇?」

「我也不清楚是誰發的簡訊。」

「打回去問問。」郭焯焱順手就把手機丟還給了劉凱龍。

而劉凱龍則撥打了這個發來簡訊的號碼,幾秒鐘后,就把手機放下了,一臉狐疑地說道:「關機了。」

「你再打老羅的手機看看。」郭焯焱繼續說道。

劉凱龍點點頭,又翻出了羅俊楠的手機號碼,結果打過去,又是提示對方已經關機……

「好像真的出問題了!」劉凱龍頓時心中一緊,和郭焯焱對視了一眼,說道:「要不,我再給楠哥家裡打電話問問?」

「還是別打了吧。」郭焯焱搖頭道:「老羅不喜歡這些事情被家裡知道……這個人說,老羅被關在昇平市看守所是吧?」

「嗯。」

「你找幾個人過去看看。」郭焯焱說道:「先搞清楚這條簡訊的真假再說,可別讓人耍了。」

郭焯焱的話音才剛剛落下,一旁的牟奴就已經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了他的身後,牟奴的臉『色』很『陰』沉,「首領大人被關在哪裡?」

「首領大人?」郭焯焱楞了一下,隨後才反應過來牟奴所說的『首領大人』,怕就是羅俊楠了。

立刻把自己的手機從兜里『摸』了出來,郭焯焱將手機遞過去說道:「就在昇平市看守所里,手機有導航地圖,能找到這個地方……怎麼,你有把握進去?」

牟奴接過手機,淡淡地看了一眼郭焯焱,頭也不回地走了。

在走到『門』口的時候,牟奴才停下來說道:「在我回來之前,你們不要有任何行動。」

「……」劉凱龍眨巴著眼睛瞅了瞅身旁的郭焯焱,二人相視一笑,齊齊的點頭答應了下來。

事實上,就在牟奴拿著郭焯焱給他的手機趕往昇平市看守所的時候,羅俊楠也已經在考慮是不是應該越獄的問題了。

宋成輝既然敢光明正大地出現在他的面前,就說明宋成輝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他不擔心自己的安危,可遠在巴基斯鉭的維娜,卻不可能堅持太久的時間。

手機都被警察『弄』走了,但羅俊楠不在乎,他現在只少一個能夠讓他下決心的理由,小小的看守所,還困不住他這條過江的猛龍!

正當羅俊楠思量著要不要越獄離開的時候,宋成輝已經坐上了前往巴基斯鉭的航班,他要親自監督計劃的進行,否則他不放心。

羅俊楠被關在看守所里,十『挺』機槍就布置在他所在拘留室的邊上,宋成輝像是吃了一顆定心丸,不再將羅俊楠放在心上。

他認為,羅俊楠已經失去了威脅他的資格,這是個即將被槍斃的罪犯,還用不著他去『操』心。

飛機的頭等艙被宋成輝包了下來,空乘人員都被趕出了頭等艙,空空如也的頭等艙內只坐了三個人,除宋成輝這個青年人之外,剩下的兩個人都是年過四十的中年人,西裝革履地打扮,看起來倒像是某企業的董事長,頗有一些成功人士的風範。

在飛機起飛后,一個中年男子微微側頭朝宋成輝說道:「宋少,康博拉將軍剛剛發來簡訊,說行動一切順利,切爾斯軍團駐守在格桑港的武裝力量正在有序地退出,如不出意外的話,三天之內尤克里軍團將順利接管格桑港。」

「很好。」聽到這個消息,宋成輝臉上『露』出了滿意地笑容,他微微抬起手,豎起一根手指頭說道:「你給康博拉先生回一條簡訊,感謝康博拉將軍的無『私』幫助,請他放心,一旦格桑港建設使用權向輝虹集團重新開放,我答應他的所有條件,都會在半年之內一一兌現。」

「好的。」中年男子點點頭答應了一聲,拿出手機就開始編輯簡訊,根本無視了飛機上不準用手機的規定。

宋成輝笑得很燦爛,好像在他的眼裡,格桑港已經唾手可得,而他進入輝虹集團后單獨負責的第一個國外戰略『性』項目,也即將竣工似地。

在中年男子即將發出簡訊的時候,宋成輝才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他扭頭說道:「對了,再加上一句……鄙人對切爾斯軍團的維娜。馬克里將軍充滿了好奇,如果可能的話,希望康博拉將軍能夠安排鄙人和維娜將軍一次共進晚餐的機會,鄙人不勝感『激』。」

中年男子沒吭聲,但很快就把宋成輝的這條附加要求加入了簡訊當中,並隨手發送了出去。

尤克里軍團的康博拉將軍很熱情很周到,收到簡訊后不到兩分鐘時間,就專『門』用華語編輯了一條簡訊,發送到了那中年男子的手機上。

宋成輝拿過手機一看簡訊,臉上地笑容就更加燦爛了。

康博拉在簡訊當中回復道:「請宋先生放心,格桑港的建設使用權終將是宋先生的囊中之物,至於切爾斯軍團的維娜。馬克里,如果宋先生感興趣的話,在下不介意將她洗乾淨了,送到宋先生的房間里等候宋先生的臨幸,哦,是的,友誼萬歲!!」

「這個康博拉,還真會做人。」宋成輝笑呵呵地點了點頭,突然又沒頭沒腦地問了一句,「對了,你們兩個誰帶攝影機了嗎?」. ?羅俊楠被關進看守所已經十多個小時了,直到第二天凌晨一點多鐘,牟奴才回到了大壩縣的動力健身俱樂部,臉上面無表情地,看不出喜怒哀樂。(.)

一直守在動力健身俱樂部等待牟奴回來的郭焯焱和劉凱龍二人總算盼到了牟奴回來,兩個人幾乎是不約而同地湊了上去,異口同聲地問道:「怎麼樣?見到人了?」

「首領大人確實被關在看守所里,四周有重兵把守,若非首領大人隨機應變,恐怕我也很難離開那個地方。」牟奴將驚險的過程無限簡化,跳過這些無用的內容后,直接說道:「根據首領大人的指示,郭先生,從現在開始,沙陀將與你一起並肩作戰!」

「沙陀?」郭焯焱楞了一下,若有所思地問道:「老羅究竟是怎麼說的?」

「……」牟奴扭頭望向了劉凱龍,劉凱龍則訕訕一笑,有些惱怒地走開了,「搞什麼玩樣兒,得得得,我不聽還不成嗎?!」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