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即,夜雨兒能從雙手噴涌而出,將所有液霧通過毛孔壓入刺雪體內,旋即,夜雨兒龐大的能也隨其後,推動這這些藥物在刺雪的每個細胞間遊走,那透明液體漸漸吸附出一些黑色毒素,同樣經脈之中也有液體救過,幾遍來回,剛才透明的靈液變為了黑色液體。

此時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時辰,夜雨兒額頭微微有些汗跡,夜雨兒運能,緩緩將那黑色液體統統逼出向刺雪毛孔,旋即排出體外。

做完這些,夜雨兒將刺雪當回床上,雙手十指按在刺雪背後沒有受傷的地方,能暴湧入刺雪體內,只見那五道傷口處的混合物漸漸變為白色,內部開始化作血肉,神經等等。

半個時辰過去,夜雨兒收回手,長舒口氣,將桌上的玉瓶紛紛收回能戒之中。

床上的刺雪徐徐醒來,感覺到身上的涼嗖嗖,抬頭一看,自己正**著上半身,刺雪急忙用手遮住那最具魅力風景。

這才發覺自己背後的疼痛已經消失了,刺雪看了看身旁的夜雨兒,謝道「謝謝你,夜谷主。」

說著刺雪從能戒中取出那件白裙,反正都是女性,刺雪將長褲脫去,快速將長裙穿上。

夜雨兒笑道「你不用謝我,我救你也有目的的,那個小傢伙答應我代替我的弟子參加比試,我才救你的。」。。。。。。 ?———-

「比試?」刺雪微微皺了皺眉頭。

「嗯,無雪谷每三年讓同輩的弟子進行此時,其中又由七大長老和谷主的弟子為派,哪一方的弟子獲得最後的勝利,由那方執掌無雪谷一年,谷主不得干預,如果七名長老中的一名獲得了控制權,無雪谷肯定會加入外界的鬥爭,來獲得利益,這不是我所希望的。

然而我的這輩弟子,天賦平平,實力相對中等,無法獲勝,所以才讓那小子替他們參加。」夜雨兒將谷里的情況一一道來。

「那我可以參加嗎?」刺雪有些激動。

「不行,你身體內的餘毒還未清除乾淨,身體還處在虛弱階段。」夜雨兒道。

「哦」刺雪臉上顯出了失落,她已經有一段沒和銘起打鬥過了。

「你休息吧,我還有些事。」夜雨兒說完,走出門去。

「夜谷主。」,夜雨兒剛出門,銘起立刻迎了上來,微笑道「我朋友怎麼樣了?」從臉上看得出銘起心底的急切。

「她已經沒什麼大礙了,不過身體內還有餘毒未清,需要排毒兩日。」夜雨兒道。

「哦。」銘起應了聲,腳步已經開始踏出。

「銘起,待會兒來一趟我的石室,我有事交代你。」夜雨兒呼道。

「好。」銘起應了聲,人影已經到了門口。

「吱~呀」

銘起推開房門,還未等銘起開口,刺雪卻手提這那條用雷屬性能獸皮製作的繃帶,血紅著面孔,嗔怪道「銘起,這是怎麼回事?」

「這…這個…我也不清楚。」銘起的臉上頓時添上了紅色,結巴道。

「肯定是你乾的」刺雪嬌嗔一聲。

說著,腳步剛想踏上前,頭部一陣眩暈,嬌軀一斜,傾靠在床沿邊上,銘起心驚,急忙上前扶住刺雪。

將刺雪獨坐在床上。

「反正都見過了,再見一次有什麼關係。」銘起無賴道。

頓時,刺雪羞紅的面頰,紅暈更甚,直至頸部全部染得通紅,一時沒了話語。

兩人陷入沉默,尷尬的氣氛一直延續。「對了,夜谷主找我有事,我去她哪裡。」

說完銘起已經從尷尬之中逃了出來,心中大石悄然落地的感覺讓銘起嘴角泛起一個弧度。

走到那石室門口,兩名弟子不知道去了哪裡,應該是去修鍊去了,銘起用指節輕輕敲了敲石門,發出清脆的碰撞聲。

片刻石門徐徐打開,一股葯香席捲鼻尖,銘起深吸一口氣,感覺心聲一陣神曠,連原本虛弱的身體也好了幾分。

「進來吧。」石門打開,夜雨兒傳來聲音。

銘起踏腳進去,頓時有股熱浪襲來,原本處在密封的石室內卻不是昏暗,而是紅光顯露,剛來時銘起在室外因為日光的關係並未發現這些。

目光一掃,那石室右側有一團火焰一直燃燒,銘起皺眉疑惑道「這是?」

「中級的生原炎,無雪谷無雪的緣故就是因為它。」夜雨兒臉上掛著絲得意,這生原炎是他的父親留下來的,有一個能皇巔峰的父親,誰不激動呢?。

「生原炎?」銘起心底對這個陌生的名字牢牢記住了。

「高級的修藥師,煉器師,製作靈藥,或者煉器時需要它,生原炎是能王級以上的火屬性能獸發出的控能技,經過捕獲得來的,你只是修能者不必知道得太詳細。」夜雨兒道。

「哦。」銘起應了聲,目光移開了那生原炎。

「來,把這個喝下去。」夜雨兒遞來一個玉瓶。

銘起接到手中,疑惑道「這是?」

「沒什麼,我為你調配的恢復葯。」夜雨兒道。

「謝謝。」銘起謝了聲,將玉瓶送到口旁,一口喝下,葯香讓銘起不由舔了舔嘴唇旁余留的靈液。

靈液入肚,藥力化作能,填補著銘起空蕩蕩的細胞和經脈,連有些疼痛的肌肉,也被快速的修復著。

身體重回到那種充實的感覺,銘起有種忍不住想要呻吟的感覺,身體空空蕩蕩的感覺讓銘起感覺很不適應。

銘起習慣性的閉著眼皮,一兩分鐘后,銘起緩緩睜開眼,嘴角泛起一個弧度,謝道「夜谷主,謝謝。」

「說過一次了。」夜雨兒笑了笑。

「現在進入正題吧,叫你來主要是想讓你知道有那些對手,實力如何,絕招哪些。」夜雨兒鄭重道。

「夜谷主,不用了,我只想知道他們的實力,至於招式那些,讓我在擂台上自己一一發現吧。」銘起臉上蒙上一層肅然,戰鬥,不知對手底線,不知對手殺手鐧的未知帶來恐懼,從未知的恐懼中戰勝對手,才是戰鬥的樂趣。

看著銘起臉上的堅定,夜雨兒舒了口氣,「好吧,雖然你能通過某種秘法將實力提直能王,但是在擂台上是不允許有能王級實力的弟子參加的,然而你的修為在能將巔峰,最強的弟子也是這個位置,最低的是能將三段,所以你還是有很大勝算的。」

「呵,能將巔峰?那你拭目以待吧。」銘起顯得很自信,自然,能將巔峰對銘起而言實在不能構成威脅了。

「谷主,沒什麼事我先有了。」銘起道了一句,已經踏腳出了石室。

「…」石室內之留下有些驚訝的夜雨兒,心底暗道「他不像是個自負的人啊。」

走到刺雪的房間,銘起手推了推木門,有些比以前重了些,餘光一瞄,門上當著一個茶壺,再看看床上,刺雪正偷偷瞥向這邊,見銘起看向這邊,立刻閉上了眼皮,假裝睡覺。

銘起嘴角無奈的笑了笑,這妮子傷勢剛好,本性又回來了。

銘起身子在門外,故意推開門。

「砰」

茶壺摔在地上,成了碎片,而窩在床上的刺雪,立刻坐起來,看著這邊,可是失望了,銘起臉上笑開了花,衣服一點沒濕,茶壺的碎片散在地上。

刺雪下床,嘟著嘴巴,故作氣態道「都不讓我這重傷初愈的人高興一下。」

「嘿嘿」銘起嘿嘿一笑。

「要不要出去走走,這裡的景色挺美的。」銘起道。

「走啊。」刺雪一下把笑容暴露出,從床沿跳下來,可是一激動,刺雪又有些泛暈,在原地搖晃了一下。

銘起無奈的笑了笑,蹲下身子,道「來吧,刺雪大小姐。」

刺雪嘿嘿一笑,雙手圍住銘起的頸部,銘起雙手抱起刺雪的雙腿,腿部的柔軟兼有彈性實在不由讓銘起失神,卻未發覺刺雪的臉龐已有兩片彩霞,銘起向上聳了聳刺雪的身子,走出門外。。。。。。。 ?———-

暖風習習,銘起背著刺雪踏在山間的階梯之上,階梯周圍,本該是白雪皚皚的景色,卻被綠紅錯雜的樹葉替代。

刺雪張望著周圍,問道「銘起,你說為什麼外面下雪,這裡卻像夏天一樣。」

「呵呵,我剛知道,這裡有朵叫生原炎的火焰,它散發的熱量提高了這裡的溫度。」銘起道。

「生原炎?!以前我在潛風老頭兒那裡見到過一朵紅色火焰,他說那是生原炎。」刺雪回想起以前九歲的時候,曾在潛風哪裡見過一朵生原炎。

「喝。」

山腰隱約傳來一聲,銘起猜測,這階梯應該是通向那些弟子修鍊之地。

「刺雪,你說這次比試誰會獲勝。」銘起笑了笑,道。

「我怎麼知道,我又不能參加。」刺雪微微有些喪氣。

「聽夜谷主說這次參加比試的人里最強的是能將巔峰。」銘起道。

「能將巔峰?嘻嘻,肯定是你會贏了。」刺雪偷笑道。

「嘿嘿我也這麼想,走去前面看看他們的情況。」刺雪嘿嘿一笑,腳上力量猛增,一步踏過十幾級階梯。



「三哥,菲兒這丫頭不錯啊,十五歲就能將四段了,對了,你說這次谷主會不會有讓外谷的代替她的弟子參加此時。」三長老身旁一名鬍鬚已多半花白,白染雙鬢的男子道。

「應該會,今日來了個小鬼,十六歲左右居然已經達到能將巔峰了,恐怕谷主這次會讓他代替弟子參加比試。」三長老慈容有些凝重。

「哼,谷主居然定下這麼個規矩,允許外穀人代替弟子參加比試,如不是她是老谷主的女兒,實力又是眾人中的最強,哪裡還輪的到她當谷主。」那三長老身右手旁的壯男子粗聲道,滿臉黑白相間的環臉鬍鬚不停抖動。

「老七,閉嘴,看著自己弟子。」坐在七人之中長髯老者平淡道。

七長老有些不快的閉住嘴,看著那些弟子間的比斗。

突然一道身影從階梯處越起,落到平台之上,銘起瞄了瞄四周這方圓數千米的巨大平台,光整的地面料想應該是一名強者強行從山腰切出來的。

平台之上,數百人兩兩成對在比斗著,見銘起的身影都停了下來。

被數百雙眼睛盯著,雖然有些不自在,但銘起還是硬著頭皮坐到一旁。

粗略的一番觀察,銘起發展這數百人里能魂有,能將也有,甚至自己看不透修為的也有數名,該是能王級了。

照夜雨兒的說法,參加比試的只有能將巔峰,那這裡這些人該字輩不同。

「廢物,你還敢來這裡。」在人群里的菲兒丟下對手,徑直走到銘起跟前罵道。

「哼」銘起冷哼一聲,人影卻已不見,菲兒只感覺背後有陣疾風吹動,扭過頭,銘起的手已然鎖在她的頸上。

「現在,誰才是廢物。」銘起冷淡道。

菲兒完全處在震驚之中,前不過兩三個時辰前的廢物,現在居然有如此實力。

「小友住手!!」三長老大呼一聲。

「三長老放心吧,我不會傷害她的。」銘起說了句,手已經放下,轉身消失原地,回到刺雪旁坐著,銘起的舉動不知惹多少男弟子的怒眼,原本眾人捧著的菲兒卻被刺雪奪去了光彩。

「你們繼續,別總看著我們。」銘起道。

「所有弟子繼續比斗。」只見三長老發話。

眾弟子收起怒火中燒的眼睛,重新與對手較量。

銘起正視著這群人的戰鬥,心卻未記下這些人的一招一式。

「三哥,那小子還真是能將巔峰,這下難辦了。」七長老從銘起剛才的速度判斷道。

「實在沒辦法,我們不是還有一瓶王生液。找一名能將巔峰的弟子,在我們七名長老幫助下,衝擊到能魂四段應該不成問題,就她谷主叫外穀人參加比試,還不許我們給弟子強行用藥嗎?」坐在七長老旁的老者氣道。

「老五,晚上將你的夜寧叫來,我們給他強行用藥。」那長髯者旁的老者道。

「二哥,為什麼是我的弟子,你的孫女夜婞不也到了能將巔峰了嗎。」五長老埋怨道。

二長老瞪了他一眼,五長老立刻閉上了嘴。

「銘起,你怎麼看這些人?」坐在銘起身旁的刺雪疑問道。

「缺乏經驗和實戰,能將巔峰頂多只能算能將七段。」銘起乾脆道。

「嗯,我也這麼想。」刺雪道。

銘起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塵土,道「刺雪走吧,這裡的人很不歡迎我們,去找個清凈的地方。」

「哦」刺雪應了聲,剛欲站起身,那陣眩暈再度襲來,銘起也已察覺,一把拉起刺雪,將刺雪背在背上。

銘起的動作不知道惹得許多弟子修鍊的眼球里的妒火,銘起的背影離開后,那些男弟子才又開始比斗。

銘起腳每隔二十幾級階梯一點,數千里階梯只花費了幾分鐘就下到了底部。

銘起背著刺雪並未向府院而去,而是沿著來的谷底的一條河流緩緩行走,銘起微笑道「刺雪,想不想去看會兒雪?」

「想啊。」刺雪道。

「那就去看會兒。」銘起腳下生風,加快了速度。

一路走,一路氣溫漸漸降低,銘起用能為刺雪驅散著寒氣,路上依稀已經有了雪跡,樹木已從原來的叢綠變為枯木。

走了幾分鐘,銘起放緩腳步,天空之中已經有雪飄落,銘起瞥見那路旁的一塊大石,喃喃道「就是你了。」

說著,腳步一轉,走到大石旁,銘起深吸一口氣,奮力呼出,夾雜著的能將石頭上的雪吹了乾淨。

銘起將刺雪放到石頭上,刺雪屁股剛碰到石頭,立刻抖了抖身體,銘起疑惑道「怎麼了?」

「石頭涼。」刺雪有羞澀。

「哦,呵呵。」銘起尷尬的笑了笑,這種天氣的石頭溫度至少得是零下,銘起運起能,在石頭之上快速摩擦,溫度頓時升了起來。

隨即,刺雪一屁股坐了上去,銘起將能戒中的一顆能將級的火屬性能核取出來,一掌劈入石頭之中。

如此一來就能夠保持溫度了,刺雪合併著雙腿,畢竟穿著裙子,抬起頭,微望天空的雪花。

銘起遙望天空之中的六角雪花,伸出手,那雪緩緩落到手上,感覺著雪花落在手上,化成水,緩緩落地,九尺寒冰的運作悄然在腦里顯現。。。。。。。。。 ?———-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