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陸楓沒有理會那些受到波及的生靈,一心一意為仙界分割了起來。

至於周巧巧的話,她只是在一旁靜靜的看著,因為她很清楚,這時候的陸楓是絕對不能受到一點干擾的。

就這樣,隨著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仙界很快就被一分為二了,而就當世界分割完畢后不久,原本被受到影響的這三分之一世界已經完全變成了血紅色。

「血魔!」

看到血紅色不再繼續蔓延開來時,陸楓的眼神閃過了冰冷之色,就是因為這些血紅色,導致仙界眾多的生靈都死於分割產生的空間裂縫中。

也就是這樣,如今危機暫時解除,陸楓知道自己必須做些什麼。

這三分之一的世界基本上已經變成了血魔的一部分,所以陸楓自然不能讓自己的世界有這麼巨大的隱患。

「主人,如果毀掉這三分之一的世界,我可能會受損嚴重,到時候實力倒退也說不定。」似乎是明白了陸楓的心意,魂界這時候連忙提醒道。

「嗯?」

聽到這話,陸楓的身體微微一僵,如今魂界達到了一級世界,如果它的實力倒退的話,那可能就落到了二級世界。

以陸楓現在的情況,世界的實力如果倒退的話,那對他的影響將是巨大的。

所以,這時候的陸楓知道自己不能毀去這三分之一仙界。

可如果不毀去的話,難不成還讓它存在嗎?不管怎麼說,這是血魔的傑作,留下絕對是一個巨大的隱患。

「主人,雖然你不能毀去這三分之一的世界,但是你可以控制住它,將它徹底的禁錮起來,同時將血魔的意識抹去,這樣一來雖然無法讓這部分世界恢復正常,但最起碼它不會成為一個隱患。」魂界建議道。

「讓我想想!」

陸楓輕點了點頭,緊接著他面露凝重之色的開始思考了起來。

但無論陸楓怎麼思考,魂界的辦法是最好也是最安全的一種。

所以,陸楓自然是採納了這個辦法,然後就開始行動了起來。

首先,陸楓將這部分的世界徹底封存起來,免得這些血紅的氣息感染了其他世界,從而導致一發不可收拾。

接著,陸楓聯手魂界一同將附著在這三分之一世界那屬於血魔的意識給徹底抹去了。

雖然血魔極力的反抗,可這裡乃是陸楓和魂界的地盤,他如此冒然闖進來已經非常危險了,所以意識被抹去也是他自找的。

「魂界,血魔的意識徹底抹去了沒有?」陸楓問道。

雖然他感覺血魔的意識已經成功被抹去了,但不知道為什麼,陸楓的心中還是有些擔憂。

「主人,血魔的意識雖然被抹去了,但是這三分之一世界內的生靈卻因為這些血氣的關係而繼承了血魔部分的意識,所以接下來這個世界恐怕不會太平的。」魂界道。

「哦?」

陸楓眉頭輕輕一挑道:「你是說這三分之一的生靈會在我的世界里鬧事?」

「沒錯,主人,這血魔的確很狡猾,他早就先一步讓這部分的世界和凡界乃至神界取得了聯繫,所以日後凡界的人有一部分可能會飛升到這個世界,而這世界的人和仙界一樣,擁有飛升神界的能力,而這些是無法被封住的。」魂界解釋道。

對於這個問題,陸楓的確是有些頭疼,這世界的生靈受到了血魔的影響,那肯定會非常喜歡嗜血和殺人的,如果這些生靈來到了神界,那神界恐怕會出現問題。

當然,雖然有問題,但目前來說問題並不是很嚴重,畢竟這一個世界比起仙界小了整整一半,所以就算他們有人飛升神界,那數量上面應該也不會很多。

俗話說的好,有競爭才會有動力,或許血魔的這一筆並不算是壞事。

「主人,如今這部分的仙界因為血魔的關係已經徹底變質了,所以它不再是仙界,而是自成一個新世界,要不你給它取個名字吧。」魂界回答道。

之前魂界取了凡界,仙界和神界,如今又多出了一個新世界,那自然應該輪到陸楓取名字了。

「名字!」

陸楓眼珠子微微轉動著,這取名字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畢竟這名字要和世界相呼應,可不能隨便取名。

「既然這個世界因為血魔而產生了變質,那就稱它為魔界吧,之前下界也有一個魔界,後來下界崩潰,魔界也就不復存在了,如今賦予它這個名字,就當是魔界重生了。」陸楓道。

「好,那就叫魔界。」魂界點了點頭並沒有任何意見。

就這樣,因為血魔的這一鬧,導致陸楓原本三個世界也就變成了四個世界,不過因為他處理的及時,所以對整個世界本身並沒有任何影響。

只是有了魔界的出現,日後神界將會變得熱鬧起來,畢竟嗜血的強者進入神界的話,那整個神界恐怕不會太安逸的。

當然,如果換個思維的話,魔界的出現也並不算是壞事,有壓力才會有動力,有競爭才能夠進步。

所以陸楓相信在激烈競爭之下,他整個世界肯定會越來越強的。

世界變強,那陸楓自身的實力自然也就跟著變強了起來。

「大哥,你沒事吧!」

當陸楓將魔界的誕生公佈於眾后,他就來到了周巧巧的面前。

「沒事,幸虧處理的及時,並沒有釀成大禍,至於以後會怎麼樣,這個就難說了。」陸楓輕聲說道。

既然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那陸楓自然也就不反抗了,因為只有順應天命,那才能走的更遠。

再說了,血魔已經被消滅了,這也算是一個好消息。

「不滅梵尊!」

當陸楓和周巧巧一同從魂界中回到天域城時,突然間一道嘹亮的聲音從四面八方響了起來。

「嗯?」

剛剛從魂界出來的陸楓聽到這道高呼聲時,他的眉頭微微一皺,顯然他沒有想到竟然會有這麼一出。

「身份還是曝光了!」陸楓看著一臉恭敬的眾多強者,他無奈的搖了搖頭。

如今天域城已經恢復正常了,所以陸楓相信他的身份恐怕已經傳開了,甚至用不了多久,整個鴻界都會知道這個消息。

「諸位,對不起,是我大意了,要不然那血魔就不會給天域城帶來如此的危機。」陸楓歉聲道。

既然身份因為血魔的關係而曝光了,那陸楓自然也就不再藏著掖著的,再說了,如今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尊者境界,再加上斬鴻劍和周巧巧的幫助,他已經不再害怕什麼了。

「不滅梵尊言重了,如果不是你及時出手,恐怕我們誰都沒辦法活下來,所以你不用跟我們道歉,畢竟這一切都是血魔惹出來的。」一名尊者強者恭聲道。

雖然同為尊者強者,但是該強者看著陸楓的目光中充滿了尊敬之色。

「好了,如今血魔已除,你們還是回到原來的生活中吧,巧巧,咱們走吧。」陸楓對眾人說了一聲,然後就準備帶著周巧巧離去。

「還請不滅梵尊留步。」

可就在這時,數名尊者強者連忙攔住了陸楓的去路,並且一臉恭敬的單膝跪在了地上。

「請不滅梵尊留步。」

在幾名尊者強者后,其餘帝者強者以及皇者強者都紛紛跪在了地上,而他們不是單膝跪地,而是雙膝跪地。

「你們這是幹什麼?」

陸楓看到在場所有人都跪在了自己的面前時,他的眼中全是疑惑之色。

自己只不過是為了報仇才會擊殺血魔的,救人只不過是順帶的事情,所以陸楓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不滅梵尊,這天域城乃是當年你親手創立的,而原本天域城城主已經被血魔擊殺了,所以為了天域城的安寧,我們懇求你再次擔任天域城城主。」一名尊者恭聲道。

「請不滅梵尊再次擔任天域城城主,恢復天域城往日的繁榮。」震耳欲聾的聲音響徹天域城的上空。

「讓我擔任城主?」

對於眾人的這個邀請,陸楓的眼中露出了意外之色,顯然他之前根本就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主人,如今你的身份已經曝光了,而洛龍肯定是有仇人的,所以我建議你留在這裡,畢竟在你面前就有七八名尊者強者,他們都願意臣服於你,那對你來說是好事一件。」在陸楓猶豫的時候,魂界的聲音響了起來。

當然,魂界只不過是一個建議而已,具體如何還得看陸楓自己的,再說了,陸楓可是有鴻主賜予的面具,只要他帶上這個面具的話,洛龍的敵人就算站在他的面前,那些人也絕對發現不了他的。 不過魂界說的也沒錯,陸楓的身份已經曝光了,就算他可以躲起來,那整個鴻界的強者也都知道不滅梵尊沒有死,他又回來了。

再說了,鴻主也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所以這時候承認也不算是什麼壞事,最起碼還有一城的強者臣服他呢。

整個城市的強者都是陸楓救下來的,所以他們自然是真心實意的臣服。

雖然這些人臣服的對象是洛龍,是不滅梵尊,但這些對於陸楓來說並不介意,他的的確確是洛龍的轉世,這點就算他不承認,那也是事實。

所以,別人把他當成是洛龍,當成是不滅梵尊,他一點都不生氣。

「既然大家都這樣表態了,如果我還拒絕的話,那也太不識抬舉了,好吧,那我就繼續擔任天域城城主,還望大家都能配合我。」陸楓點了點頭決定道。

「見過城主!」

隨著陸楓的同意,一道震耳欲聾的厲喝聲即刻響起在了天域城的上空,而這些厲喝聲中更多的乃是激動和興奮。

就這樣,因為陸楓同意擔任天域城城主一職,所以他很快在數名尊者強者的帶領下來到了城內規模最大的府邸。

這座府邸是城主府,是當年洛龍親自監督建造的,而自從他離開天域城后,接下來的每一任城主都將這裡作為府邸。

「城主大人,這府邸還是和您當年的一樣,雖然之前有好幾任城主住過,但誰也不敢隨便改變這裡的一切,畢竟您才是這裡真正的主人。」一名尊者強者恭聲道。

這名強者有些年紀了,看上去有五十多的樣子,不過他的實力也就只有一般尊者的實力而已。

而以他的年紀,這個實力恐怕也已經修鍊到頭了,所以這樣的人最適合干其他事情了。

「你叫什麼名字!」

陸楓打量了一下四周之後,他的目光落在了面前的這名尊者強者身上。

「稟報城主大人,在下柳木。」男子,也就是柳木連忙自我介紹道。

「柳木,我命你為副城主,你可願意。」陸楓輕聲問道。

「什麼!」

聽到這哈,柳木心中一驚,顯然他沒有想到陸楓竟然這般隨意的就命令了一個副城主。

「城主大人,您對我還不了解,就這樣命令我為副城主,不太好吧。」柳木有些受寵若驚道。

雖然成為副城主是極大的榮幸,柳木自然也相當願意的,但畢竟在場還有其他尊者強者,陸楓就這樣命令他為副城主,難免其他人會有意見。

「怎麼?你不想做副城主嗎?還是說你害怕其他人對你有意見?」陸楓眉頭輕輕一挑問道。

「不不,我自然想做副城主,只是城主連我的為人都不清楚,就這樣命令我是不是太草率了。」柳木將心中的話如實說了出來。

然而陸楓聽到這番話后,他默默的點了點頭道:「你能跟我說這些話,那就代表你的確適合副城主這個位置,當然,我命令你為副城主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你的天賦有限,修為上面應該沒什麼進展了,而這樣一來你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建設天域城中。」

「當然,如果你對天域城有極大貢獻的話,我是不會虧待你的,因為天賦關係實力是上不去了,但是通過藥物應該還是有提升空間的。」

當柳木聽了陸楓前半句話時,他的臉色微微有些難看,雖然他知道自己是什麼情況,但被這樣明說出來還是有些尷尬。

不過當陸楓說完後半句話后,原本難看的臉色一下子露出了激動之色。

陸楓的話很簡單,只要他好好的為天域城付出,到時候有可以提升尊者實力的藥物肯定少不了他一份的。

對於陸楓的話,柳木自然不會懷疑的,所以他連連點頭表態道:「城主大人,我一定會盡我所能建設天域城,讓天域城成為鴻界數一數二的大城市。」

「嗯!」

聽著柳木的表態,陸楓只是點了點頭而已,他不是一個喜歡聽空話的人,所以一切都看今後對方的表現如何。

在任命完柳木之後,陸楓將目光轉移到了其他人身上,而通過觀察,剩下的幾人中有三個人的天賦不錯,而且年紀也不是很大,樣子看上去頂多也就三十來歲。

強者可以駐顏,但是如果修為提升緩慢的話,那歲月也會在臉上留下痕迹,而這些痕迹是無法抹去的。

所以,類似陸楓這樣在二十歲之前就擁有一定修為者,他的容顏就可以停留在二十歲左右。

「你們三個我任命為城衛大隊長,而你們的任務就是分別組建一支護城衛,誰的表現最好,到時候我命令他為總隊長。」陸楓道。

「是,城主大人!」

三名尊者聽到這話后,三人不約而同的點頭恭聲道。

「城主大人,那我們幾個呢?」

當陸楓完成了對四名強者的任命后,剩下的四名尊者強者中的一人忍不住詢問道。

雖然這四名尊者強者心中有數,他們的實力不如之前三人,年紀也比這三人大,但比起柳木的話,他們還是有優勢的。

「你們四個我任命你們為四將,分別鎮守天域城的四個城門,同時你們四人分別組建一支守城隊,之前血魔控制天域城的事情我不希望再發生了。」陸楓命令道。

「啊!」

如果說之前四人的任命聽上去高大上的話,那剩下四人的任命就有些讓人無法接受了。

堂堂尊者級別的強者竟然去鎮守城門,這也太大材小用了。

「城主大人,你要我們四個去守城門?」其中一名強者眉頭微皺提出了不滿的意見。

天賦和實力最差的柳木做了副城主,而他們四個卻只能成為一名看守城門的,這差距也太大了吧。

「怎麼?你們認為看守城門的任務無關緊要嗎?」見到有人提出了疑問,陸楓眉頭輕輕一挑。

「城主大人,看守城門你派一兩名皇者級別的強者就足以了,讓我們四個去鎮守天域城,這有些不太合適吧,這要是被我們的朋友知道了,那我們幾人的老臉往哪擱呢?」又一名強者忍不住出聲道。

「城門是整個城市的命門,之前天域城就是不重視城門口的防衛工作,才會讓血魔有機可乘的,如果當時四個城門都有一名尊者級別的強者在,血魔有可能憑藉他一人之力控制整個天域城嗎?」陸楓語氣有些凝重的解釋道。

「這……」

聽到這些話,四名尊者強者張了張嘴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