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麗貝爾揮舞著手中的大鐮很開心地去虐殺那些絨毛虛,「別跑,站住。讓我把你們的盲腸用鐮刀勾出來!」蘿莉神歡呼著割開了第一隻虛的身體。像絨毛般散去,死掉了的虛。

雪依也拿出她的那隻短劍,因為那些虛很弱的樣子,所以吸血鬼妹妹覺得自己應該多砍幾隻虛增加自己的信心。

吸血鬼妹妹:實踐是檢驗信心的唯一標準。

所以,我砍,砍――

雪依毫不猶豫地把自己的短劍向那些貼著地皮飛行的「虛」砍去,就像削豆芽似的,吸血鬼妹妹斬斷了兩隻絨毛虛圓滾滾的肚子。

「小雨,上吧,我想看著你揮灑汗水與熱血的身影!」

?娥用鼓勵的眼神看著張小雨。

張小雨的右手抄在牛仔褲的褲兜里,「?娥,我是一個慷慨大方的人,小公主還有雪依她們想鍛煉一下身體,我怎麼能去破壞她們的雅興?」

「小雨的借口好遜!」

?娥嘟著嘴,一臉不開心。

艾麗兒向?娥偷偷地眨了一下右眼,告訴?娥「笨,你可以把小雨的名字寫在蘿莉筆記上面啊!」

哦,原來還有這個美人硬上弓的方法啊。?娥心領神會,於是――

張小雨的名字出現在了蘿莉筆記上面。只要?娥願意,她隨時都可以把張小雨的名字寫在蘿莉筆記上面,因為蘿莉筆記的某種意志轉移到了?娥那裡。順便一說,?娥只能把張小雨的名字寫在蘿莉筆記上面,其他的人就行不通了,只有張小雨寫在上面才有效。

張小雨173公分的個子突然就縮水了,變成了一小蘿莉,身上穿著女僕裝,默認類型。

現在,小雨蘿莉的手不是放在自己的褲兜里了,而是放在褲襪上面。「――?娥,你這丫頭竟然又把我的名字寫在了蘿莉筆記上面,明明蘿莉筆記掛墜還在我脖子下面呢!」

?娥的意志是和蘿莉筆記想通的,只要蘿莉筆記確認了?娥的想法,張小雨的名字就會自動出現在蘿莉筆記上面,所以水筆、鋼筆、2-b鉛筆什麼的都不需要了。唔,愛護環境從小事做起,?娥這種不浪費筆墨的做法就很好。當然,我們學不來的。

艾麗兒&?娥:「我們會在你背後默默支持你的~~」

「艾麗兒,把刀拿來――」

小雨蘿莉認為自己赤手空拳有點吃虧,因為赫麗貝爾還有雪依她們手中都有武器。

艾麗兒提著購物袋的左手向前伸出,一柄冷冽的彎刀緩緩出現在它手中,「拿去吧,小蘿莉~~」

張小雨從艾麗兒手中接過她的愛刀,「很重呢,這刀,雖然不是第一次握著它。」

雖然不情願,小雨蘿莉還是把刀背放在自己柔弱的肩上,扛著刀向前面的絨毛虛走了過去。

「少年喲,你又變性了~~~」

雪依高興的這麼說道,無惡意的。

「妹妹,你能不能換一種說法,每次聽你這麼說我那纖細的美少男心都會痛!」

「喝――――――」

在空中飄著的赫麗貝爾把一隻絨毛虛向張小雨踢了下來。

張小雨只得架起手中的刀向上迎了上去,「蒂亞大人,我來幫你了!」

艾麗兒的刀很鋒利。

絨毛虛的身體似乎不怎麼堅硬。

被張小雨砍中的虛軟綿綿的散開了,什麼都沒剩下。

比起吸血鬼妹妹還有赫麗貝爾,張小雨簡直就是溫順的小綿羊,除非絨毛虛跑到她跟前,否則她絕不動刀。

「艾麗兒,有兩隻長毛黑色捲毛的傢伙向我們飛過來了!」

?娥躲在了艾麗兒的後面。

「唔,我也要適當的運動運動了。」

艾麗兒把手中的購物袋交給了?娥,然後她抓起了旁邊的界樁,直接把界樁向那兩隻虛砸了過去。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悲嗚著,兩隻虛被砸飛了。

赫麗貝爾完美的給它們補上了一刀,收割完畢。

沒用多長時間,四十三隻虛已經被赫麗貝爾她們解決了二十九隻。

單純的發泄而已,赫麗貝爾只是用鐮刀砍、切、削……她並沒有使用殺傷力極大的存在法。

很快就沒幹勁了,覺得蠻無聊的,先是吸血鬼妹妹無趣地倚在圍欄上,盯著赫麗貝爾在空中砍啊砍的,當然,雪依關注的重點是蘿莉神的裙下風光。

赫麗貝爾削掉了第三十二隻絨毛虛的腦袋之後,也懶散地飄下來了,手中的鐮刀也消失了。「艾麗兒,我們回家吧,好累!」蘿莉神踩著無趣的小碎步向?娥她們走過去了。

戰場的中心就只剩下小雨蘿莉一個人了。

「……蒂亞大人,還有妹妹,你們兩個在努力一下把剩下的那幾隻虛也給收拾掉啊。」

「不要!」

蘿莉神鑽進了艾麗兒的懷裡。

至於雪依,她很羨慕的盯著赫麗貝爾,似乎也想讓艾麗兒抱抱她~~

因為兩位很強悍的女孩離開的緣故,剩下的那十一隻虛一鬨而散,全向張小雨沖了過去,張小雨的頭上飄來了四隻呲牙咧嘴的絨毛虛,前後左右也被七隻虛給包圍了。

看上去心情很不錯,那隻最先沖向張小雨的虛,因為它的那張臉就像是在笑。

張小雨手中的彎刀向上刺了過去,直接刺穿了那隻虛的下顎,刀尖從它的腦袋中穿了出來。張小雨用力一甩,絨毛虛的腦袋被削去了大半塊,只剩下脖子上面的那一小截。

「……呃,也許我才是那個更殘忍的傢伙也說不定。」

張小雨隨意地揮動著手中的彎刀劈開了一隻又一隻的虛的腦袋,如果只是破壞了它們的腦袋的話,也許它們還會活下去,所以張小雨用刀尖挑出了絨毛虛的心臟,它們的心臟長得蠻普通的,不是很大,就和雞心差不多大小。

最後剩下的那隻虛慌亂地竄向了雪依那邊。

雪依用短劍把它的下半身削為四段,包括它的心臟。

「它們真弱呢。」

張小雨把刀還給了艾麗兒,刀身上一滴血也沒有,虛消失的時候,就連血漬也隨著它們消失了。

「它們大概是雜魚吧,最先被丟棄的那種。」

艾麗兒這麼說道。

「額,小雨我現在比你高~~」

?娥用手比劃著自己和小雨蘿莉的身高。

張小雨:「……?娥,不要想一些奇怪的念頭!」

?娥:「――小雨,要不要我抱著你~~」

「不要!」

張小雨把雪依拉到了自己的前面。

「少年的分身女孩緊緊的抱著我,啊,嗯,嗯~~~~~~~」吸血鬼妹妹嘴裡發出奇怪的聲音。

「走開啦,我想抱的是小雨,不是你,小妖精!」

?娥怎麼推,都推不開雪依。

…………

「它們一點也不可愛…………」 「我喜歡聰明的人。」

丟下這句話,豆豆離開了。留下了那位傻了眼的自戀帥哥。

「唔,原來她喜歡腦袋好使的人啊。」

男孩想了想,又想了想,「呃,什麼意思,她這不是間接的告訴我你很蠢么?!」

看來有必要向自家那位頭腦超一流的兄長請教一下如何才能變聰明才是,這麼想著,男孩決定先回家再說。

有人攔住了他,一個戴著墨鏡的年輕人。

男孩抬起頭,瞅了瞅那位墨鏡男,呃,沒有他高,也沒有他帥,不過,他看上去很強壯,拳頭應該也很硬吧。還是不要和他發生衝突為妙,「我們認識嗎?」他這麼問道,清爽的聲音,還有他的招牌微笑都用上了。

鏡南,用右手食指向下摳了摳自己的墨鏡,皺著眉頭看了一眼那個纏著豆豆的人類,他長的蠻帥的,以一個男性視角的來看他,也會覺得他很有魅力。

僅此而已,怪物對自戀男孩的評價。

「不要再纏著豆豆了,她是我的女人,我這麼說,你,明白了嗎?」

「哦,她原來叫豆豆啊,我要把她的名字記下來,豆豆,豆豆,豆豆…………」

男孩默念了數十次那個名字,因為他的記性不好,除了他的家人,其她人的名字他一個也沒記住。

鏡南嘲笑道:「這位小哥,你不覺得自己很無聊么,纏著一個連名字都不肯告訴你的女孩。」

男孩根本沒有理睬鏡南,還拿出手機,把豆豆兩個字保存了下來。

「……哈,原來是這麼一回事,我終於知道豆豆為什麼懶得去吃掉這傢伙了,他身上有虛的味道,原來他被虛纏上了。還是很狡猾的虛,並沒有完全吞噬掉他的存在之力,只是一點一點的蠶食,讓他的存在之力恢復的速度沒有被吃掉的來得快。那個虛的母親大概想看著這傢伙慢性死去…………」

惡趣味的傢伙。

鏡南拍了拍那個帥哥的肩膀,「……小哥,努力的玩吧,不要讓自己留下什麼遺憾…………」

丟下這句話,鏡南離開了。

「什麼都不知道的傢伙,真是興奮呢,不,他看上去本來就挺傻的,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無知真要命。

怪物得出的結論。

因為想要知道變聰明的最快方法,男孩興沖沖的向家裡奔去。「希望我家哥哥在家,不,他一定在家的。因為他沒有其它的地方可以去。那個老實迂腐的哥哥…………」

其實,他不知道自己的兄長正拎著手裡的紅色蜈蚣等著自己的弟弟前來呢,虛,進餐的時間到了。

既然心已經扭曲了,索性扭曲到底吧,那位兄長是這麼想的。

…………

「哇唔,大哥真是我學習的榜樣啊,這次期末考試居然考進了年級前十哎!」

封唯用崇拜的眼神仰視著張小雨。

張小雨站在自己的課桌上,向封唯擺了擺右手,示意他安靜下來,不要再鼓掌了。「天才嘛,少爺我本來就是天才,這點成績不算啥。只要我隨便下點功夫,年級第一什麼的根本不成問題。有句話怎麼說來著,是金子總會發光的,少爺我就是那金光燦燦的24k純金!」

封唯再次鼓掌,「啊,啊――大哥好炫啊,我都不能直視您了!」

「哼,考的不錯嘛,雄性生物。」冰墨的語氣雖然還是冷冰冰的,但意外的帶著幾分溫柔的音質呢。

霜如玉:「――唔,好不甘心啊,我的排名居然在小雨的後面。看來我要努力了,為了成為小雨深愛的女友~~」

高傲的蘿莉神向張小雨獻身她最愛喝的草莓味的牛的乳汁,「下仆,來舔吧,這些牛的乳汁是給你的獎勵!」

?娥摟著張小雨的男腰,「小雨好帥,崇拜ing~~」

吸血鬼姐妹,「唔,為了慶祝小雨取得這麼好的成績,我們今天不咬你了――」

艾麗兒:「小雨,我今天不會做奇怪的料理讓你試吃啦~~」

張小雨使勁地捏著自己的臉,「噢,天堂的父親大人喲,這不是夢啊,我的未來不是夢!」

「嘿、嘿嘿,哎嘿嘿――――」

張小雨一邊咬著筆桿一邊在書桌上陷入了妄想當中。

悲催的孩子。

赫麗貝爾一邊喝著牛的乳汁一邊溜進了張小雨的房間,「額,下仆,他在做什麼,一個人在那兒傻笑,怪噁心的!」

蘿莉神向張小雨走過去了。

啜飲,啜飲,小口的啜飲著牛奶。

張小雨沒有發現赫麗貝爾就站在他椅子後面。

赫麗貝爾已經換了好幾種姿勢,但是張小雨都沒有注意到。

神,火了!

區區一隻下仆,區區一隻下仆!「居然敢無視我!」

赫麗貝爾順著張小雨的膝蓋向上爬了上去,坐在他的腿上,「喲,下仆,我來找你玩了。」

張小雨無意識的用手捏著赫麗貝爾水嫩嫩的臉蛋。

「額?造反了,造反了,下仆造反了!」

赫麗貝爾把手中喝剩的牛奶放在了桌子上,然後用自己的頭凶凶地撞了一下張小雨的下巴,「咚――」

生猛的一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