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雲上天環顧四周,朗聲說道:「我們青雲門乃是正道中流砥柱,絕不允許任何人做出屠戮同道的行為,即使是我師弟也絕不例外,此番歸去之後,本宗必定在宗門刑堂公審此案,到時候會邀請天下同道一同觀看,以衛正道。」

看著雲上天正氣凜然的樣子,李默看到的則是他眼神深處那濃濃的殺意。

顯然,雲上天因為這事情已經把自己當成了眼中釘。

但是,即使如此他卻不得不為了維護宗門名譽而先重創了雲少府,從而洗掉包庇之嫌。

至於後面公審,雲少府的結局也可想而知。

他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公開承認了殺害谷宗主一行三十來人的事情,雲上天不可能去維護他。

他便朗聲說道:「望雲宗主稟公執法,以慰冤魂。」

「本宗說了絕不會偏袒他,這一點你大可不必擔心。」

雲上天冷冷說道。

緊接著,幾個青雲門門人趕過來將雲少府帶離。

然後,雲上天盯著李默道:「今日一戰,大損我青雲門威嚴,作為宗主,本宗有必要維護宗門之榮譽,所以,就由本宗來討教一下閣下的高招吧。」

一句話又令場中剛剛平息下去的議論聲多了起來,其實,雲上天主動邀戰並不意外,畢竟青雲門連損兩員大將,宗門引以為傲的雲門八法和三十六殺陣都似兒戲般的被李默所破,這事情若就此罷了,傳出去之後必定大損青雲門顏面。

因此,雲上天要找李默切磋,那是理所當然的。

但是眾人心頭更清楚,雲上天這麼做的目的除了表面上冠冕堂皇之外,另一個原因當然是為師弟報仇。

這時,便聽李默含笑說道:「雲宗主這是何必呢,你若敗給我,那雲門只怕是顏面掃地。」

「哼,這話等你贏了我再說了吧。」

雲上天冷著臉說道。

李默便道:「既然雲宗主執意和我打,那在這之前,在下得要搞清楚兩件事情。」

話到這裡,他扭頭朝著尤摘星招呼道:「尤宗主。」

「本宗在。」

尤摘星正在琢磨著什麼,聽到喊聲連忙回話。

「你們兩宗之爭本不關我的事情,但奈何在下是個貪財之人,這不,可是為了尤宗主惹上了青雲門啊,現在雲宗主非要和我分個勝負,你說這事情該怎麼辦呢。」

「打,當然要打。」

尤摘星一點猶豫都沒有,連忙說道。

修為到了他這境界,當然把李默的實力看得非常清楚。

別的不說,就是那一身龍魂就絕對不比雲上天差。

再加上李默分明是個小輩,以這樣的年紀能夠與雲上天這樣的強者一戰,雖敗猶榮。

而萬一勝了,那掙的顏面可就大了。

而且,尤摘星更清楚,光從李默挖了海崖城的牆角看,他的身份就絕不簡單,如今露出這身修為,那麼對於其身份更可看高一線。

這人的背景絕對不比青雲門低,那麼有這樣的人站在海神門這邊,那麼海神門便足有資格和如今有青雲門支持的拾月宗對抗了。

「尤宗主說打,那我便打一場,不過,好象在下和海神門沒有任何關係可言,就這樣為貴宗出頭,好象有點吃虧啊。」

李默琢磨道。

「本宗願高薪聘請李師弟為我宗門大長老。」

尤摘星哪不知道李默這話的意思,連忙高聲叫道。

李默便微微一笑,贊道:「生意人就是生意人,尤宗主果是爽快,不過不知道這高薪有多高啊。」

「年俸一……不,三億界玄石。」

尤摘星略一遲疑,顯然是把準備說出的1億提升到了自覺得已經非常高的三億。

李默聽得大笑一聲道:「我說尤宗主,你還真是夠摳門,可知道今日我不出頭,你這宗門只怕要被拾月宗吞併了,你居然只給我三億的年俸。」

尤摘星頓時一臉尷尬,眾人看得直是暗叫痛快。

這尤摘星是個再精明不過的老狐狸,想方設法讓眾人花錢,多少人積攢一生的儲蓄都花在了這裡的修鍊場上。

雖然說修鍊的結果還是令人滿意的,但是支付的價格也可謂昂貴,有了一身修為,口袋裡卻已空空如也。

如今,李默趁著海神門危機之時大敲竹杠,眾人自是心裡叫好。

「那……」

尤摘星咬了咬牙,琢磨著價格。

李默聲音一抬道:「尤宗主你可得想好了,這價格和出力是相等的,錢少出力少,錢多在下可會豁了命的干啊。」

尤摘星聽得一時頭大,驟一跺腳叫了個心都在滴血的價格:「十億。」

要知道,即使是宗門裡兩位天王,其年俸也不過一千萬。

因此尤摘星咬牙提出三億,確實是非常高的價了,但是以李默的背景而言,這個價位也算是合適的。

但是,眼前關係到宗門生死存亡的危機,尤摘星只能狠著心叫了更高的價位。

這個價格讓眾人不由得一臉羨慕,雖說象這次鬼海修鍊場拍賣,海神門就收穫了近百億的資產。

但是,這種事情畢竟是三千年出現一次的機會。

平日里拍賣的價格是賣不到這個貴的,因此,一年十億的俸祿絕對是驚人的。

但是,李默卻一點都沒有滿意的意思,大手一擺道:「不打了,雲宗主,你們還是和尤宗主算算你們的帳吧,你我之間若要打,改日有的是機會。」

「你這小子……」

見到李默如此,雲上天更有種受辱的感覺,胸腔里一股怒氣,李默居然為了區區錢財來決定是否和他一戰。

而見到李默一副撒手不管的樣子,尤摘星頓時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好不容易有了個救星,若不抓住那還得了。

他連忙叫道:「李師弟,你要多少你直接說。」

李默也不看他,卻是朝著龍嫣問道:「嫣兒,你可還記得我們購買鬼海拍賣權花了多少錢。」

見到李默把尤摘星耍得團團轉,龍嫣正在發笑,聽得這話便嫣然一笑道:「三十五億。」

「三……三十五億……」

尤摘星聽得滿頭大汗,又是胸痛又是肝疼。

這簡直就是天價啊。

年俸三十五億,那十年就三百一十五億了,海神門雖然數百年積攢的資產絕不算少,但是也經不起這樣的耗費啊。

只是面對李默的獅子大開口,他卻又不敢立刻拒絕,一時間焦急之極。

這時,便聽李默一笑道:「一年三十五億好象確實多了點……」

「是……是有點多……」

尤摘星連忙接過話來。

「說起來咱們都是正道,理應站在一條線上,談錢未免太傷感情了。」

李默又道。

「是,是,是傷感情。」

尤摘星如小雞啄米般的直點著頭。

眾人見到尤摘星那般模樣,直是按捺著笑。

這老傢伙向來喜歡算計他人錢財,巴不得把進島的人剝過精光,如今也有被人牽著鼻子走的時候。

「小子,到底有完沒完。」

另一邊,雲上天已經氣得怒髮衝冠了。

他堂堂雲門宗主,地位何等崇高,和他一戰那對任何人而言都是一種榮耀,並非是什麼人都有這個資格的。

但是,眼下他主動邀戰,為了維護宗門榮譽,但是眼前這小輩卻當這事情如兒戲似的,一會兒答應一會拒絕,更朝著尤摘星漫天要價。

「雲宗主莫急,馬上就完了。」

李默擺擺手,根本沒看他。

然後,朗聲說道:「三十五億即是我購買鬼海修鍊權的,當然不會要回來,這理應是貴宗所得,而我要出戰,便有兩個條件。」

「哪兩個條件。」

尤摘星連忙問道。

「第一,聽說貴宗寶庫藏寶無數,可容我進去取幾件寶貝,不多,三件足矣。」

李默說道。

尤摘星聽得臉色一喜,計上心來,連忙應聲道:「好,就依李師弟的。」

李默看在眼裡,心裡有數,這傢伙肯定是想把好東西先藏起來,不過他既這麼說,當然也有自己的盤算。

接著,李默又道:「海神島上三十多個修鍊場,常年收費極其昂貴,那麼就請尤宗主免費開放其中十個,」

s19v09141 ?「十……十個。」

尤摘星聽得一愣。

「開放十個修鍊場,一則會讓東域內陸各宗派更頻繁的往來於此地,看似少了收入,但其實長久而言更顯繁榮,此乃雙贏之局,這一點以尤宗主的聰明當不至於看不透吧。」

李默淡淡說道。

「這……」

尤摘星剛還在高興,想著這青年到底是年紀輕,以為進了寶庫就能尋到好東西,可謂省了一大筆錢,哪知道他突然提出這要求,當下不由有些猶豫。

「宗主,此乃宗門生死存亡之際,由不得拒絕啊。」

一個長者在旁邊小聲道了句。

尤摘星唯有下了決定,點點頭道:「好吧,就依李師弟的。」

「太好了。」

殿外數百諸強聽得這話頓時歡呼出聲,一個個雀躍之極,對李默更是心懷感激。

原本李默可以提出和自己利益有關的要求,相信尤摘星也絕不會拒絕,但誰也沒有想到這第二個條件竟是關乎到眾人。

這海神門上最低級的修鍊場一個月的門票錢都是幾十萬,常年下來耗費的可是一大筆數目。

但是,如果這些修鍊場免費的話,那麼對於眾人尤其是神通境初期的玄師而言可是求之不得的美事啊。

「弟弟年紀輕輕卻是心懷天下啊。」

殿內,肖煙雨不由輕聲讚歎。

「心懷天下的人並不少,少的是有實力做到這一點的人,那尤摘星天天打著如意算盤,這一次被李師弟算計得死死的,可謂栽了個大跟頭啊。」

龐公明笑著說道。

一旁,龍嫣則是心裡最清楚的。

李默之所以提出這第二個條件,無非是肖煙雨他們一直在念叨著這裡修鍊場的昂貴,門下初入半界的門人支付能力有限的各種問題。

如今提出來,自是不止福及寶地門三派,連同其他宗派也一併涉足了。

這時,李默才略略滿意的點了點頭道:「那麼,第一件事情就解決了。」

「羅羅嗦嗦的,快把第二件事情辦了。」

不遠的地方,雲上天黑著臉沉聲呵斥。

若有人仔細看,他的手都已經握成了拳狀,顯然在極力按捺著怒意。

李默笑了笑,轉過身來看著殿外諸人。

目光所及之處,諸玄師皆投來敬畏景仰的眼神,自李默出現不過一會兒功夫,已經盡得人心。

待李默目落到西面角落的時候,目光停了下來,然後聲音一抬道:「至於這第二件事情,那就是海龍王就在這裡。」

「什麼,海龍王在這裡。」

眾人頓時大吃一驚,一愣之餘紛紛朝著西面望去。

西面的大群玄師更是打了個寒顫,一邊朝著周邊退去,一邊還不忘扭頭回望,搜尋著可疑的對象。

很快的,西面一片區域就完全空了出來。

而在那裡走廊一角的地方,有著一群並未受到驚動的黑袍人。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