漣漪般的空間波動泛出,九尾妖狐身形一閃,就已經消失了,正是羅楓一直都在學著的瞬間移動,作為能夠駕馭空系的超級強者,這個技能九尾妖狐自然也是掌握了的。

羅楓有點擔心,從今晚發生的事來看,九尾妖狐可不僅僅是擅長盜竊那麼簡單,她也會搶的,雖然是風族父子不對在先,不過九尾妖狐還是展現出了她的強勢。

對於寶物,妖狐族都充滿渴望,所以她們總是不停地尋找。

現在,九尾妖狐肯定自己,自己身上有一個逆天的,可以探索到能量結晶的寶物。

先前羅楓為了尋找能量結晶救她,也沒想太多,展現出了這種搜尋能量結晶的能力,然而自己是人族,對於寶物可不像妖狐般有著天生的嗅覺,她肯定能夠想到什麼的。

她……會不會逼我交出魂戒?

儘管根據和九尾妖狐的接觸,羅楓覺得她還不錯,而且對她也有救命之恩,只是在大世界行走後受到的欺騙太多了,讓羅楓對任何人都不敢完全放心。

但是,他也沒有趁機跑走。

如果九尾妖狐真的對魂戒有意的話,他肯定是跑不了的,只能聽天由命了。

過得不多時,九尾妖狐就又再次回來了,直接將一個儲物指環塞給了羅楓:「這是在風族所住的城堡中找到的,那傢伙這些年來倒是搜颳了不少錢,不錯的寶物也有幾件,還有些靈藥,你都拿去吧。」

妖狐以盜竊能力著稱,要找到風瑞藏東西的地方自然是易如反掌。

她不逼自己交出魂戒,羅楓就謝天謝地了,哪裡還敢接受,忙道:「這是你找到的,應該屬於你所有。」

九尾妖狐笑道:「呵呵,你救過我幾次,我只救了你一次,還欠著你人情,這點錢和寶物只是小小的報答而已,而且你覺得我會在乎它們嗎?」

見到羅楓還在猶豫,九尾妖狐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認真道:「我明白你的顧慮,但是,我絕對不是忘恩負義的人,沒錯,我雖然喜歡寶物,但是,絕對不會打那些真心救過我的人的主意,哪怕你擁有的寶物價值連城,所以你大可放心!」

看到她的口氣很是真誠,羅楓心中的大石總算放下了。

以她的力量和盜竊水平,怕是富可敵國吧,於是,他最終還是將那隻儲物指環收下了。

搜括完風族的城堡,這個自由貿易區對於九尾妖狐也沒什麼價值了,她還不至於去盜搶商人的錢財,這些小商人手中也沒幾個錢。

在自由貿易區中也不能呆得太久,因為很快就會有見識廣博者根據天變的狀況知道曾經有妖狐來到,許多超級強者,也會不惜代價來捕獵的,九尾妖狐可不想再成為眾矢之的,於是兩人連夜離開了自由貿易區。

遠離自由貿易區,到了數百裡外之後,這才放慢了速度。

路上兩人沒有再交談,因為羅楓心情有些複雜,神思恍惚,也不知在想著什麼。

直到九尾妖狐主動開口:「你有什麼打算呢?」

「打算?」羅楓愣了一下,自言自語地道:「我還能有什麼打算?」

九尾妖狐黛眉一皺:「這麼說來,你還是繼續漫無目的地在元素世界遊盪了?」

「嗯,差不多吧。」

老瘋子們對木族有大恩,所以他可以去萬林城求木魂,但這樣的好事,再也沒有第二次了,羅楓只能碰運氣。

「你知道的,我的鬥氣有問題,必須找到元素之魂,才能徹底解決隱患,可是……」說到這裡,羅楓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要找到元素之魂,哪裡有這麼容易,在這之前,我只能找到一些能量結晶進行吸收,控制它的發作了。」

九尾妖狐緩緩地道:「這只是暫時的辦法,我發現你的鬥氣現在雖然還算平穩,但它始終朝著一個無法收拾的方向發展,但是,你的力量,構成實在是太複雜太玄奧了,恐怕除了元素之魂的作用之外,世上真的沒有任何人能夠幫助得了你。就算你想要放棄目前修鍊的鬥氣也不行,因為你修鍊出的最基礎的本源力量,已經和你的生命力完全融合在一起,如果你失去了本源力量,也會沒命的。」

羅楓只能苦笑,老瘋子們創造出的太古逆天決實在是太逆天了,所以一旦出問題的時候也很逆天,包括紫薇女帝,九尾妖狐這樣的超級強者,做出的診斷都是一樣的。

看來,確實唯有元素之魂能夠控制得了,自己尋找元素之魂之路,是得繼續不停地走下去了。

要麼找到所有的元素之魂活下去,要麼就死掉。

九尾妖狐又道:「元素世界或許會存在元素之魂,但畢竟還是太稀罕了,就算有,也未必會是你的,在更上層的次元世界,元素之魂存在的幾率會更高。」

羅楓道:「我也知道,但是,現在的我,還沒有去更上層的次元世界的能力。」

剛剛來到元素世界至今,就已經遇到許多次危險了,更上層的次元世界,羅楓想都不敢想象。

九尾妖狐沒有再問下去,而是在心中思索起來。

我能保護得了他一時,卻保護不了他一輩子,如果我無法找到元素之魂的話,也只有死路一條。

想到這裡,九尾妖狐似乎做出了決定,停下腳步道:「好了,我們就在這裡分別吧。」

她的力量既已經恢復,就算是魂域階,也是能夠回奇迹世界的了,所以羅楓也不覺得意外,點了點頭:「嗯!」

「我叫夜月,你是唯一知道我名字的異族。」

羅楓認識她很久了,她恢復記憶也已經有段時間,但是從來沒有把名字告訴羅楓。

羅楓也沒有問過,畢竟對妖狐有不軌之意的人太多了,她們的名字,和身份都是**。

現在,九尾妖狐卻不知為何將自己的真名告訴了羅楓。

「夜月,夜月……」羅楓念叨了兩遍,笑道:「很好聽的名字,我肯定不會忘記的。」

九尾妖狐悠悠地道:「你……保重!」

「你也一樣!」

「如果我和你都還活著的話,我們還會再見的!」

丟下這句話,九尾妖狐就失去了影蹤,只剩下那有著特殊魔力般迷惑的聲音還在羅楓耳中回蕩。

我們還會再見的?

羅楓細細地咀嚼著她最後的那句話,不明白九尾妖狐的意思。

就算自己有朝一日去了奇迹世界,不過那是個比元素世界更為廣闊的世界,要再次邂逅的機會怕是也微乎其微吧。

荒野,頓時變得空蕩蕩的。

其實,荒野沒有變,只是九尾妖狐的離開,讓羅楓再次獨自一人所產生的錯覺。

雖然是一段非常偶爾的原因所促成的同行,但是印象相當深刻。

羅楓忽然想起和她相處的這麼多個日日夜夜,在庇護所餐廳中的相遇,後來被扇了一巴掌,冰湖中的吻,還有無意間見到的**,背負著她時的接觸。

這個妖異的女人,毫無預兆地出現在自己的生命中,留下了段難忘的記憶后,又突然地走了。

夜月,真的是像夜裡的明月一樣神秘,可以看得到,卻永遠也夠不著呢。

小白適時地跑了出來,對雙目望著前方的羅楓一本正經地道:「你對她有意思?」

羅楓回過神來,啞然失笑道:「你在說什麼,傻了嗎?」

小白卻是哼哼道:「不用解釋了,解釋就是掩飾,你分明就對她有意思!」

羅楓無奈地縱肩:「好吧,我得承認,任何一個正常的男人,都會被她這樣的女人吸引的,不然妖狐也不會成為熱門的捕獵目標了!但你要明白,這種有意思,和喜歡是不一樣的。」

「噢,是嗎?」小白又一副專家口吻地道:「可是,我覺得她喜歡你呢。」

羅楓翻了翻白眼:「你覺得可能嗎,她是一隻妖狐,老兄!」

小白反問道:「狐妖又怎麼了,正因為狐妖生性狡詐多疑,幾乎從不和任何異族男性接觸,所以這段經歷對她而言會非常深刻,那些曾經救過她,並且心機單純的人,也特別容易得到她的好感,而你就是那樣的人!」

它說的倒也有幾分歪理,羅楓竟是無言以對,再說了和一個寵物糾纏也是很蠢的事,於是他只是沒好氣地道:「你什麼時候成情感專家了,這麼有空關心我的情感問題,還不如現擔心下自己吧!」

小白頓時沮喪了,哀嚎起來:「像我這麼稀罕的物種,除了我之外,說不定早就已經絕種啦,我這輩子怕是都要打光棍了!」

「你也別那麼絕望,」羅楓笑著安慰它道:「說不定還會剩下一兩隻公的呢,你們可以搞搞基!」

小白的臉頓時漲得通紅,暴跳如雷:「你才搞基呢,你全家都搞基!」

一人一獸打鬧的聲音,在荒野之中響了起來。

這時的羅楓才發現,有一個多嘴的寵獸,也不是壞事。

在大世界之旅中認識的同伴,或許總是會離開,但是,這小傢伙,很可能是會陪伴著自己一輩子的。 水晶冰原,元素世界最大的冰原,綿延十萬里,據說萬年來大地均被寒冰覆蓋,終年飄雪,溫度通常都在零下三十以下。

夜晚的水晶冰原更是寒冷,凜冽的風猶如刀子,帶著無盡的寒意,即使是隔著厚厚的棉衣,仍然能夠無情地鑽進你的肌膚,骨頭,甚至是內臟之中,讓你切身感受到寒冷是多麼可怕的事情。

在遇到冰雪暴的時候,那就更是噩夢,溫度最低甚至可降至零下兩百度,要知道卡曼自由貿易區的那群亞冰騎士的合攻,凍結溫度也就只有零下四百度左右而已。因此,如果不幸碰上冰雪暴,這可是相當於被一群實力不俗的冰系武者不斷圍攻了,更要命的是冰雪暴不像真正的武者,它們可不會「死」,除非能夠人為扭轉天氣,否則的話你就只有等到冰雪暴停止,噩夢才會結束。

這要命的溫度和冰雪暴嚇倒了無數的冒險者,以致很少有人會踏入水晶冰原。

今天晚上,一場冰雪暴就在萬年冰原中的某處肆虐著。

大雪紛飛,乳白色的寒流瘋狂地隨風瀰漫,猶如瘟疫般地擴散著,其狀很是恐怖。

就在這冰雪暴大作的地面,一個年輕人蜷縮著。

他的身體,已經完全被雪片覆蓋,冷得和冰原差不多,一動不動,沒有呼吸,沒有任何生命的氣息,看樣子已經是個死人。

然而,過了良久。

「卜!」

這個年輕人的心臟,竟是跳動了一下,接著又歸入平靜,過得十分鐘之後,才又跳動了第二下,接著又跳了。

每十分鐘,年輕人的心臟就會跳動一次。但這低得可憐的心率,卻是說明他還有著生命的跡象。

在這溫度極低的冰雪暴中,他竟然還能活著,並且還長時間地埋在冰雪之中,這著實是非常不可思議。

一些不速之客,打擾了年輕人的安寧。

「砰!」

某樣重物從天而降,狠狠地將堅硬的冰原也都砸開了一個大坑,竟是只巨大的怪物,它們通體晶瑩,全都是寒冰。

這是水晶冰原的野生冰怪,早就適應了這裡的環境,所以再冷也不會被凍死,反而讓其覺得非常舒適。

不過,這隻大冰怪有點倒霉,它碰到了冰雪暴中衍生的強力龍捲風,被卷到了空中飛了許久,剛好掉落在這裡。

而且,倒霉的傢伙,並不只有它一個。

「砰!」

「砰!」

「砰!」

「……」

又陸續有大冰怪從天而降,掉落冰原。

雖然是高空墜下,但這些大冰怪的身體可是堅硬如合金般的玄冰,竟是沒怎麼受到損傷,就算微有損傷者,也可以吸收寒氣很快得以恢復,所以這些大冰怪很快就回過神來。

而且,它們很快就發現了什麼。

一個……和自己格格不入的生物。

最先察覺到的那個大冰怪,眼中放出藍色的凶光,跳了起來,它竟然相當敏捷,躍得很高,也很遠,一下子就已經到了幾十米外,抬起腳,狠狠地就欲地朝地面某處踩了下去。

這大冰怪踩的地方,赫然就是那埋住年輕人之處。

雖然他的氣息非常微弱,但是大冰怪可以通過冰雪感應到附近一切的生命反應,所以始終是無法瞞得過。

以它的龐然大軀,要是被踩上一下的話,估計裝甲車也得扁了,實際上這種大冰怪是水晶冰原中除了冰雪暴之外,另一種讓冒險者聞之色變的威脅,他們可以輕易摧毀強力的防禦。如果在遭遇冰雪暴的同時再碰上大冰怪的話,就真的是倒霉得不能再倒霉了。

「滋!」

一道銀色的電流,從冰雪中激射而出,正中大冰怪的巨軀。

大冰怪渾身一震,這腳也就定在空中沒能踩得下去。

「啪!」

一道人影,從雪堆中彈了出來,正是羅楓。

自從和九尾妖狐告別後沒多久,他就進入了這水晶冰原,今天碰到了冰雪暴,於是以龜息術棲於冰雪之中。

龜息術是太古逆天決中一種必修的神奇恢復術,除了能夠讓羅楓比正常睡眠更快速地恢復精神力和鬥氣之外,還能夠適應環境。在冰原之中,它可以將羅楓的體溫和心跳頻率都降到很低,近乎休眠,以此盡量減少體能和鬥氣的損耗。

有了龜息術,即使是在這水晶冰原之中,羅楓也能夠得到很好的休息。

但是,今天他的運氣實在不怎麼好,先是碰到了冰雪暴,禍不單身的是,這群大兵怪還好死不死掉到了自己休眠附近。

「呼,倒霉,想睡個安穩覺都不行!」羅楓很不開森地抱怨著,這時又有其他的大冰怪撲過來了。

「滋滋滋滋!」

一縷縷的電流彈出,將大冰怪都定住。

這些大冰怪的玄冰軀體極為堅硬,而且也沒軟肋,如果不一下子徹底摧毀的話,還能吸收寒氣迅速恢復,很是麻煩,羅楓可不想在它們身上消耗太多的力量,於是選擇了開溜。

在電鬥氣的幫助下,輕鬆地甩脫了大冰怪群的追殺,展開木翼就往遠處飛去。

這些大冰怪的感應極強,它們能夠根據自己殘留的,非常微弱的氣息追來,除非將其甩開數百里,否則的話別想脫離騷擾,羅楓不敢有片刻的停留,迎著冰雪暴一路飛行。

由於自身也修鍊冰鬥氣,所以羅楓的冰抗還是很高的,但冰雪暴中的溫度實在是太低了,還是不得不以鬥氣抵禦。

一口氣飛出幾百裡外,羅楓發現自己已經離開了冰雪暴的範圍,而且天色也亮了。雖然在水晶冰原中永遠都看不到燦爛的朝陽,只有一輪迷迷濛蒙的光團,但羅楓還是可以確定,黎明已經到來。

雖然被大冰怪驚擾,但羅楓以龜息術休眠三四個小時左右就能得到充分的休息,因而也沒覺得睏倦,於是羅楓選擇了繼續趕路。

「可惡啊,這該死的水晶冰原還真大,果然無愧是元素世界最大的冰原,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走得出去!」

雖然羅楓可以適應寒冷的環境,而且水晶冰原由於冒險者稀少的關係,倒是得到了兩塊能量結晶,但這水晶冰原無論走到哪裡景色看上去都一樣,羅楓已經看得快要吐了,膩味得要命,再說了,就算水晶冰原中的冰系能量結晶很多,但以此地的特殊環境猜測,恐怕只有冰系的,他需要補充的可不能一直都是冰系的能量結晶,其他系別也得時不時補充下,否則的話就很容易「營養失衡」了。因此,羅楓現在很是希望可以早日離開水晶冰原。

「還有小白那個傢伙,自從進入水晶冰原之後,就從來沒有露面過,說是怕冷,怕你妹啊,吃這麼多還怕冷!」沒有了和小白打屁的機會,羅楓就更是覺得無聊,這麼久都沒怎麼說過話,忍不住喋喋不休地自言自語起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