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呱呱,放我們出去,我父皇和皇叔是不會饒恕你的!」帶頭的金烏,話語中充斥著驕橫。

對於金烏這種至強之物,鄭鳴也不算陌生,他甚至還使用過一頭太古金烏的英雄牌,現在看著在自己手掌演化的佛國之中飛來飛去的金烏,一個念頭升起在自己的心頭。

自己馴化的寵物,可以從這個世界之中帶出去,這十頭金烏,好似很是不錯啊!

「乖徒兒,既然來了老師的掌中,那就從了吧!」 洪荒很大,可以說無邊無際,就是統御著天下的妖族,都難以丈量出洪荒究竟有多大。

但是同樣,洪荒也很小,很多事情,只要是一發生,立即就會傳到大能之士的耳中。

有一不知名之人,出手庇護有熊一族,不但誅殺大妖,更鎮壓了妖族的十位太子!

妖族掌天,巫族掌地!

在這巫妖兩組最為強橫的時候,就算是鴻鈞的弟子,都不願意招惹巫妖兩族,特別是妖族,作為天庭之主,可以說最為霸道,現在他們的太子被抓,這還了得。

一時間,有熊部落四周,無數的妖氣瀰漫天地,只不過這些妖氣的主人,都不敢出手。

方圓十萬里的大妖,都已經聚集在了有熊一族耕作的長河之陽,這些大妖最強大的,已經達到小聖級別,可以吞吐乾坤。

但就算是這樣,這些大妖,一個個都不敢出手,因為那人揮手之間,就鎮壓了十個太子。

十大太子究竟是什麼樣的角色,他們一個個都清楚,就算是他們這些大妖一起出手,也絕對不會是十個太子的對手,現在人家舉手之間鎮壓了十個太子,鎮壓他們,也不是什麼問題。

等待,他們要做的就是等待,只有等待天庭之中修為通天的大妖到來,才能夠解決這個問題。

「那人是誰?」有獅頭人身的大妖,聲音中帶著一絲怒意的吼道。

雖然十大太子被抓,和他們沒有太大的關係,但是在所有的妖族看來,抓了十大太子,那就是對所有妖族的挑釁。

「不知道,聽說乃是有熊一族請來的守護者。」有大妖沉聲的說道:「此人能夠擒拿十位太子,絕對不簡單啊!」

「我也知道這人不簡單,但是我們就這樣在這裡瞪著,如果能夠救得了諸位太子。」

「難道我就不想救各位太子了嗎?實在是我們實力有限,現在過去,不但救不了太子,還有可能連累了太子。」

各種各樣的議論聲中,就聽有人冷冰冰的道:「你們在這裡胡嚼舌頭,成何體統。」

這聲音並不是太響亮,但是聽到這聲音的剎那,幾乎所有的妖族,臉上都露出了恐懼之色。

更有人的腿,很是不自覺的顫抖了起來。

「拜見九嬰大人!」幾乎所有的的大妖,都畢恭畢敬的跪伏在地上,以表示自己對於這位九嬰大人的臣服。

走進來的,是一個看上去好似嬰兒的金衣男子,他朝著那些跪地的大妖看了一眼,而後淡淡的道:「去告訴那人,將十位太子放了,一切我妖族就當沒有發生過。」

雖然這為九嬰大人在眾多妖族之中,擁有著非同一般的地位,但是他這話,還是讓不少妖族糟亂了起來。

「大人,不可啊,如果這樣,我妖族的聲譽就會受到巨大的打擊,無論如何,都不能……」

都不能怎麼樣,雖然這位沒有說,但是在場的人都懂。一時間不少人緊隨著那說話的人,看向了大妖九嬰。

九嬰乃是天庭之中掛了名號的星君級存在,修為更是通天徹地,此時他看著那些滿臉都是不服氣的同族,冷冰冰的道:「那你們覺得自己可以殺得了那人?」

這一句話,讓不少的妖族沉默了下來,他們雖然崇拜強者,卻也不是沒有腦子的人。

十大太子都打不過的人物,他們憑什麼和人家一戰。

「單憑大人做主。」最終妥協的結果,就是這件事情按照九嬰的說法做,但是就在他們覺得,這樣實在是太輕饒那人族小子的時候,卻沒有想到,派出商談的人,竟然給人家直接趕了出來。

不行!

九嬰在得到這個消息之後,並沒有立即的行動,而是繼續的喝著他的茶水,一副不是在等待著大戰,而是準備著度假的模樣。

就在一些大妖有些等待不及的時候,無盡的虛空之中,飛來了一片妖雲,伴隨著這片妖雲而來的,是一個身穿日月星斗袍,看上去有些瘦弱的道人。

此人的出現,讓那些聚集在一起的妖族,一個個直接跪伏在了地上。

「拜見妖師!」就是大妖九嬰,在見到此人到來的時候,也畢恭畢敬的朝著來人行禮道。

來人朝著九嬰一揮手道:「好了,事情我已經知道了,你過去幫我喊一下話,就說我要和那人一見。」

「是,妖師!」就應畢恭畢敬的說道。

一刻鐘之後,鄭鳴就出現在了妖師鯤鵬的近前,對於這位妖師,鄭鳴從心中,充斥的都是好奇。

妖師鯤鵬,那可是一個在他的耳朵之中,已經磨得生出了繭子的人物,今日此人親自過來,鄭鳴自然是要好好的看一下,這位妖師的風采。

妖師長的並不是太好,但是從這具化成人的身軀之中,鄭鳴感應到的是橫撞星河的力量。

「你是誰?」妖師鯤鵬在看相鄭鳴的第一個瞬間,問出的就是這麼一個問題。

鄭鳴對於這個問題,可以編出無數的問題,但是最終,鄭鳴還是淡淡的笑道:「鄭鳴。」

「十位太子殿下年幼無知,這一次衝撞了閣下,可否給我這個面子,讓我將他們領回去,慢慢的教育。」鯤鵬在朝著鄭鳴掃了幾眼之後,沉聲的說道。

鄭鳴看著鯤鵬,搖了搖頭道:「不行。」

「為什麼?」鯤鵬在猶豫了一下,笑著道;「如果可能,我可以做主,給予閣下一些賠償。」

「這不是賠償的問題,而是我看那十頭金烏,倒也有些資質,想要將他們收納為弟子,好好調教一番。」鄭鳴朝著妖師鯤鵬擺了擺手,淡淡的說道。

妖師鯤鵬乃是萬妖之師,平時教導十頭小金烏的事情,都是這位妖師來做的。

現在,鄭鳴提出要掌管十頭金烏的教育問題,這基本上就是在打作為天庭十位太子老師的鯤鵬的臉。

妖師鯤鵬,那是一位公認的陰森人物,但是此刻,聽著鄭鳴的話語,他並沒有露出什麼憤怒之色,甚至從它的臉上,還能夠看到一絲的笑容。

白骨精修煉法則 「道友實在是太自大了,我妖族的十位太子,還是有我等妖族的人來調教吧!」

說話間,鯤鵬大手一抓,一股磅礴的吸力,朝著鄭鳴直接卷了過來。 鯤鵬吞吐陰陽二氣,不但可以吸納無盡神力,更能夠絞殺天下,現而今鯤鵬一出手,就是他最為擅長的吞納之力。

天地萬物,皆能夠被鯤鵬所吞吐。

鄭鳴使用過鯤鵬的英雄牌,雖然他沒有將這些技能全部獲得,卻對於這其中的每一個變化,都無比的清晰,此時看到鯤鵬出手,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愕然。

因為現而今鯤鵬出手的手段,比之鄭鳴所得的英雄牌,明顯要低上一個層次。

不,應該說現在鯤鵬對於陰陽兩氣的掌控,明顯比鄭鳴所得到的陰陽兩氣,低了太多太多。

什麼個情況?

雖然心中念頭翻滾,但是鄭鳴還是匯聚三千分身之力,朝著虛空重重的打出了一拳。

這一拳,除了隱含著三千神禁的力量,更直接轟向了鯤鵬出手的弱點之所在。可以說,只要破了這個點,妖師鯤鵬的出手,就猶如一張紙,輕輕就可以被捅破。

作為妖師,鯤鵬在天下,可是有著巨大的名聲,特別是在法力的,更是能夠排在天下的前十。

妖族的大妖們,一個個面帶欣喜的看著出手的妖師,更有人大嘴一張道:「那孽障不知道死活,這一次妖師大人出手,哈哈哈,定讓他不死也要脫層皮。」

對於這種論調,大妖之中根本就沒有人反對,在他們看來,這個不知道從那裡蹦出來的存在,雖然鎮壓了十大太子,但是他們和妖師相比,差的太遠了。

妖師的鯤鵬法,那可是運用的陰陽二氣,別說修為,就算是法寶,在這陰陽二氣的消磨之下,也會破碎。

可惜的是,就在他們一個個言語中充滿了期待的時候,鄭鳴的拳頭和陰陽二氣碰在了一起。

也就是一個瞬間,本來猶如風虎雲龍一般相互配合的陰陽二氣,直接分道揚鑣,甚至一些陰陽二氣的力量,還在虛空之中發生了碰撞。

這個時候的鯤鵬,就覺得自己無比的窘迫,雖然還能夠出手,但是卻束手束腳。

而鄭鳴的拳頭,在這個時候,已經跨越了空間的束縛,重重的轟擊了下來。在這一拳下,沒有了吐納之力的鯤鵬,被重重的擊中,倒飛出了三百多丈。

「妖師威武!」

一些大妖為了拍鯤鵬的馬屁,在鄭鳴和鯤鵬兩者碰撞之間,幾乎同時的大聲歡呼,可是就在他們的歡呼聲響起的瞬間,他們看到了妖師被重重的擊飛。

鯤鵬乃是天地神獸,身體強悍無匹,此時雖然被打飛出去,倒也沒有什麼大的傷害。

但是那歡呼聲,卻是讓作為妖師的鯤鵬臉色一緊,如果不是還有鄭鳴這個強敵在,說不得就要好好的收拾一番這些下屬。

自己戰敗了,這些傢伙一個個的在歡呼,他們想要幹什麼,他們這是找死。

一念之間,鯤鵬雙手快速的掐動,虛空之中的太陰之氣匯聚成了一頭黑色的巨鯤,而在那巨鯤的頭頂,完全有太陽之氣匯聚而成的金鵬,騰空而起。

兩者匯聚,魚躍鷹飛,合乎大道!

這一擊打出,充分顯示了鯤鵬妖師的實力,那些已經窘迫無比的大妖,此時再次歡呼了起來。

因為他們感到,這一擊,鯤鵬妖師一定能贏,而一旦妖師獲勝的話,他們剛剛小小的罪過,就會不被追究。

鄭鳴看著那太陰之魚和太陽之鵬的匯聚,輕輕的搖了搖頭,自己這樣虐菜,實在是不忍心啊。

手指朝著虛空輕輕的點了一下,鄭鳴的緩緩的倒退,而那一指正中的位置,卻生出了一種詭異的吞噬之力,引著巨鯤和金鵬,在虛空之中瘋狂的碰撞。

兩者從相互配合到相互的撞擊,這之中的奧妙,自然也只有鄭鳴清楚。

而最終這兩者碰撞的結果,是平分秋色,只不過作為催動兩者的妖師,鯤鵬卻受到了太陰太陽之力的反噬,只是一個瞬間的功夫,整個人就顯得蒼老了十歲。

鯤鵬這個時候,感覺最深的是無比的憋屈,好好的一場戰鬥,被自己打成了這樣,他奶奶的,比自己前些時候,遇到了那位通天道人,還要讓人難受。

雖然鯤鵬不願意承認,但是在鄭鳴的面前,他覺得自己的一切,都在人家的掌控之中。

這情況,還打個毛!

「閣下對於我的鯤鵬陰陽式,好似很清楚啊?」妖師鯤鵬沒有接著出手,而是直直的看著鄭鳴,眼眸之中,閃動的全部都是凝重之色。

「鯤鵬陰陽式,不是應該叫做鯤鵬縱橫法嗎?」鄭鳴很是隨口的朝著妖師鯤鵬說道。

妖師愣在了那裡,他這些年來,隨著對陰陽式參演的越來越深,覺得這鯤鵬陰陽式的名稱,好似有一些不適合。只不過最近,他雖然想要更改一下法門的名稱,卻是怎麼也想不到合適的。

現在鄭鳴的話,一下子說到了鯤鵬的心裡,他看著鄭鳴的神色,越發多出了幾分的狐疑。

「鯤鵬縱橫法很不錯!」在講心中的疑慮壓了壓,鯤鵬朝著鄭鳴輕聲的說道。

鄭鳴看著鯤鵬的模樣,也有點反應了過來,人家這法門好似還沒有完全研究出來,竟然被自己給叫破了。

「我覺得比那個陰陽式要強不少。」鄭鳴雖然心中念頭迭起,但是表面上,還是一副鎮定無比的樣子道。

兩個人沉默了瞬間,最終還是妖師鯤鵬道:「鄭道友,可否一談?」

和名震天下的妖師鯤鵬談一談,這個倒是可以有,鄭鳴點頭道:「這個自然可以,只不過此地不是談話之所,我們不如換一個地方。」

一刻鐘之後,鄭鳴和鯤鵬就已經出現在了一座山的山頂,鯤鵬雖然一臉陰狠的模樣,但是作為妖族的妖師,在享受方面,卻是一頂一的。

兩個晶瑩的玉杯,每一個杯子之中盛的,都是天下少有的九天玉露,雖然鄭鳴在真實的世界之中,是世界之主,但是這種只有開天闢地之時產出的九天玉露,他還是沒有嘗過。

「開天闢地的時候,有一次我遨遊蠻荒,遇到了一座大湖,發現裡面都是這種玉露,當時飽飽的喝了一頓,現在剩下的不是太多了,鄭兄慢用。」

鯤鵬抿了一口玉杯之中的九天玉露,笑吟吟的朝著鄭鳴說道。

鄭鳴看著一副得瑟的鯤鵬,心中雖然有些不屑,但是表面上,還是笑吟吟的道:「真實好運氣啊!」

說話間,鄭鳴也端起玉杯喝了一口,這一口下去,鄭鳴才發現,這杯子乃是用空間神通鍛煉過的。

杯子之中的水,最少也有一池塘,這可是九天玉露啊,妖師鯤鵬真的不是一般的大方。

「鄭兄,我那鯤鵬陰陽式之中的缺陷,鄭兄是不是可以給我指出來,省的我多走彎路。」鯤鵬在和鄭鳴閑聊了一會之後,就將話語轉到了正題上。

鄭鳴對於妖師鯤鵬的心思很清楚,但是他並不准備在這件事情上對鯤鵬進行什麼拿捏,本來這鯤鵬縱橫法就是人家要是鯤鵬推演出來的,自己提前告知,也沒有什麼。

當下,鄭鳴就將自己關於鯤鵬縱橫法的了解,向妖師鯤鵬講解了開來。開始的時候,妖師鯤鵬只是認真的聽著,但是到了最後,鯤鵬的臉色卻變的無比的鄭重。

甚至他看向鄭鳴的目光,都多出來一種崇拜的味道。

鄭鳴所講的一切,對於要是鯤鵬而言,就是他現在心中所想的變化,甚至一些他只是隱隱約約感覺到,但是根本就摸不著頭緒的縱橫法的變化,都被鄭鳴講了出來。

豁然開朗,茅塞頓開這些詞語,都不足以形容現而今鯤鵬的心情,他看著鄭鳴的目光,就好似看著一個老師。

「鄭先生,那這個……」

一個問題連著一個問題,妖師鯤鵬此時好似已經忘了自己來的目的,不斷地向鄭鳴提問。

面對一個如此好學的人,鄭鳴覺得自己要不給人家好好講解一下,好似有點對不起人,所以他也沒有遲疑,笑吟吟的開始講解自己得到的鯤鵬英雄牌施展各種招式之時的感覺。

時間在這講解之中,慢慢的過去,那些等待著結果的大妖,一個個都開始有些焦慮,他們真的很想看看,自己家的妖師,是不是被那人給洗了腦,但是因為鯤鵬的吩咐,他們一時間,也不敢上前。

日生日落,已經是十日過去,就在這些大妖一個個有些等不及的時候,就見鄭鳴和妖師兩個人漫步走了出來。

妖師鯤鵬朝著鄭鳴拱手道:「鄭兄,等我將俗事處理完了,就來拜訪吾兄,希望能夠得到吾兄的指點啊!」

作為天庭的妖師,鯤鵬一向驕傲無比,目中無人,而他現在的模樣,很是給人一種,自己是不是認錯人的感覺。

「改日再談!」鄭鳴和鯤鵬的一番交談,也有所得,所以和鯤鵬論道,他同樣也不會拒絕。

鯤鵬依依不捨的轉身離開,而就在這個時候,終於有一個大妖忍不住道:「妖師,十位太子呢?」

「十位太子能夠有鄭兄這樣的師尊,實在是他們的榮幸,我回去之後,自會稟告兩位天帝,讓十位太子留在此地和鄭兄修鍊!」

鯤鵬猶豫都沒有猶豫,滿是感慨的說道。 無盡長河,水流潺潺!

鄭鳴站在長河之邊,目視緩緩升起的朝陽,在天空第一縷紫氣升起的剎那,大嘴張動,一股紫色的元氣猶如紫液,被鄭鳴吞納進了肚腹之中。

隨著一口先天紫氣吞納,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軀,越加的輕盈。雖然這先天紫氣每日只能吐納一口,但是對於鄭鳴而言,還是有不小補益的。

在歸元大世界中的時候,鄭鳴也吞納先天之中的一縷紫氣,只不過那些先天紫氣和洪荒世界之中的先天紫氣相比,差的實在是太多太多。

如果將歸元大世界的太初紫氣比喻成酒味道的飲料,那麼洪荒世界的先天紫氣,就是純正無比的酒精。

「捕魚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