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頓法師說道:「這個丹藥叫做冰丹紅,只要這個人連續服用了冰丹紅10天的時間以後,他就擺脫不了這個冰丹紅了」

二蝦說道:「這麼說來這個奧山大帝要是沒有了冰丹紅,他可就受不了了」

元頓法師得意地說道:「沒有錯,冰丹紅就是一種毒,讓他戒不掉,甩不了」

二蝦會意地點了點頭。元頓法師說道:「現在時間已經差不多了,你現在就去給奧山大帝送丹藥去」二蝦領了法師的旨意就帶著冰丹紅離開了房間然後就往奧山大帝的靈宮趕去。

元頓法師把宮殿的大門關了起來,然後他走到了宮殿的后室,他一抬手,之間牆壁上面一道門自己就打開了,元頓法師走進了那個密室,然後門道就自己關閉了起來。

在密室裡面又是一個巨大的宮殿,這下面的宮殿很簡陋,沒有任何的裝飾,在宮殿的中間擺放著一個大寶鼎,這個寶鼎裡面盛裝滿了能量石,這些能量石在寶鼎裡面正散發出仙氣來,元頓法師走進寶鼎哪裡,然後探出自己的鼻子來使勁地去嗅那寶鼎裡面能量石的味道,就像是眼前擺放著一鍋肉一樣,讓人垂涎三尺。「好東西啊!好東西!」元頓法師讚歎著說道。

元頓法師坐在自己的一個圓座上面,那能量石的仙氣就不斷地飄向了元頓法師的身體。整個地宮裡面都瀰漫著能量石的光線和仙氣。

二蝦拿著冰丹紅就往奧山大帝的靈宮走去,這個二蝦為人圓滑,他的下面也有一伙人跟著他混,二蝦就快要走到靈宮的時候,帝望公主從前面走了過來,二蝦見到帝望公主來到了自己的面前,他趕緊地作揖行禮,這個帝望公主不是路過,她就是朝著這個二蝦來的,帝望公主指著二蝦手裡面的盒子說道:「你又拿什麼東西給我父親吃了?」

二蝦趕緊回話說道:「這個是元頓法師為奧山大帝特別煉製的長壽丹」

帝望公主不屑地說道:「長壽丹,世間哪裡有這麼新奇的東西」

二蝦說道:「這個丹藥是元頓法師煉製七七十九天才煉造成的」

「說的神乎其神的,為什麼你每天都有丹藥送過來,不是說要七七四十九天的時間才能練成嗎?」

二蝦說道:「回稟公主,那是因為元頓法師一次煉製的時候,煉製了49顆丹藥,每隔49天元頓法師就要煉製一次」

帝望公主說道:「打開盒子給我看看裡面那顆丹藥是什麼鬼」

二蝦略帶為難地說道:「這顆丹藥是給大帝吃的,要是打開了盒子恐怕裡面的靈氣會飄散出來」

帝望公主說道:「這個是我要你打開的,我是誰?我是大帝的親女兒,獨女」

那二蝦知道帝望公主一向嬌蠻,自己哪裡能跟她斗的,只好打開盒子便是了。盒子打開,帝望公主看到盒子裡面是一顆黯淡無光的紅色的丹藥,看起來似乎要發霉的樣子。帝望公主說著就要用自己的手去拿那顆丹藥。二蝦趕緊把盒子挪開一點,二蝦懇求著說道:「公主這樣萬萬使不得啊!要是大帝怪罪下來,就大事不好了」

二蝦也是很多擔心的,大帝已經對這個丹藥上癮,要是一天吃不到這顆丹藥,他肯定就要殺人了。帝望公主知道父親的脾氣,也就只好放過了他,帝望公主說道:「走吧」

二蝦見到帝望公主終於是肯放行了,他趕緊的帶著自己的那些下人,匆匆地走開了。耽誤了大帝吃丹藥的時間那可是大罪。

帝望公主在王宮裡面嬌生慣養,在大帝的面前也是一人獨大的,現在自己的父親一心修鍊神宮,都沒有時間陪伴他的這個女兒了。帝望公主一時無聊就對著下面的人說道:「走,我們出去旅遊」

說是旅遊也不過是到王宮的外面去晃蕩一圈。 二蝦走過了守衛森嚴的一條長長的走道,走道的兩邊都站立著士兵,在走道的盡頭是一扇大門,二蝦推開了大門,大門的後面是一個高大的宮殿,宮殿裡面富麗堂皇,到處都是黃金鑄成的燭台,壁畫,宮殿裡面有幾十根金柱支撐著,走進這裡就像是進入一個絕世的寶藏。

把大帝坐在位置的上面,一心閉目修鍊,不過這個時候,大帝感覺渾身痛癢,身體上面都冒著汗水,大帝的身體都在抽搐著,整個人已經坐不起來了,就躺在床上面,呻吟著。二蝦趕緊地把手中的冰丹紅送了過去,大帝見到二蝦送來了冰丹紅,他立馬就從床位哪裡飛奔過來,搶著二蝦手中那顆冰丹紅,大帝囫圇吞棗地把那冰丹吞到了自己的肚子裡面去,一顆冰丹吃下去,大帝只覺得自己全身透涼,漸漸地他身體上面的那些癥狀就都消失不見了。

大帝穩定下來,他坐在作為上面稍微地平復自己的元氣,二蝦讚歎著說道:「大帝神功馬上就可以修鍊成功了」

大帝擺擺手,大帝說道:「元頓法師回來了嗎?」

二蝦恭敬地說道:「回稟大帝,元頓法師已經回來了」

大帝問道:「為什麼他不過來見我?」

二蝦說道:「元頓法師他正在忙著給你煉製丹藥所以一時就沒有空閑的時間過來看你」

大帝說道:「你回去跟元頓法師說,為什麼我越是修鍊這個長生不老的神功就越是難受?這顆冰丹確實厲害,吃它的時候全身透涼感覺非常的舒服,只是稍微不吃它,身體就非常難受,感覺要死一般」

二蝦說道:「大帝不必擔心,神功修鍊成功之前都是會有一點痛苦的,不然神功不就是誰都可以輕易修鍊了嗎?大帝的神功現在已經爐火純青,很快就可以成功了」

大帝擺擺手示意二蝦他下去,然後大帝繼續在自己的位置哪裡修鍊起來,這個時候冰丹紅的藥效發揮出來,大帝正是最舒服的時候,他不想讓別人大攪,自己要好好地感受這樣美好的時刻。

二蝦關上了靈宮的大門,然後帶著自己的人就離開了。

這個時候帝望公主已經帶著人從王城哪裡出去了,王城裡面的風景已經被她玩膩了,外面的風景才夠吸引人的。帝望公主的人馬從街道上面疾馳而過。

剛好這個時候水木騎著天馬從外面回來,水木跟帝望公主就打了一個照面,那帝望公主見到水木以後,眼睛都發獃了,她看到水木的那一刻,整個人都被吸引了過去,水木雖然不善打扮,但是整個人看起來清新脫俗,跟王城裡面那些喜歡裝逼的王族實在是有太多的不動,水木的那種氣質把這個帝望公主給深深的吸引住了。

這個水木怎麼剛好就跟這個帝望公主碰上面了呢?難道說這些都是天意,原來,水木在大家回房間休息以後,他一個人心裏面發悶,一直為自己的天空之城擔憂著。總是睡不安,吃不好,所以水木就騎著馬到外面去晃蕩一圈,沒想到在回來的路上就跟這個帝望公主給碰上了。

水木看到帝望公主盯著自己看,心中很是害怕,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哪裡得罪了這個王族公主,那帝望公主看了一會兒以後就騎著自己的馬離開了。水木見他們都離開以後,水木的心才放了下來。

水木回到了店家裡面,水木回到房間裡面就對童鳴說起了自己在街道上面的遭遇,劉仁子說道:「那個是公主嗎?」

水木說道:「他們都是從王城裡面出來的,那女子身後的人都是恭敬地聽從這個女子的調遣,所以我肯定這個女人地位肯定很高」

劉仁子說道:「她看你的眼神怎麼樣?」

水木說道:「她看著我,讓我覺得心裏面很酥軟,整個人都是麻麻的」

劉仁子一拍手掌說道:「這感情好啊!她八成是看上了你」

水木詫異地說道:「怎麼可能,我普通人家,人家是大家閨秀跟我可扯不上干係的」

劉仁子說道:「這個你就不懂了,這人世間啊,很多人吃多了酒肉就會更加喜歡品嘗一些五穀雜糧,她喜歡你就是這麼一個道理」

水木不屑地說道:「我可不相信你的鬼話」

劉仁子笑著說道:「這小子的桃花運要來了」

水木被劉仁子說的是滿臉通紅,原本水木就是一個嬌羞的人,現在遇到這樣的事情,他肯定是很含羞。 再說那帝望公主帶著隨從到了野外,面對著一種浩蕩的大好河山,帝望公主卻是無心欣賞,帝望公主身邊的隨從阿土看出了帝望公主的心思來,帝望公主獨自一人騎著馬走在前面,部隊在後面跟著,阿土招呼身邊的一個隨從,阿土貼著那個隨從的耳朵說了幾句話,那隨從聽從了阿土的意思就驅著馬走開了。

帝望公主騎著馬走在前面,她的嘴巴裡面喃喃著說道:「這樣不染凡塵的男子真是只有天上才有吧!」帝望公主對水木真是念念不忘。

阿土帶著部隊在後面跟著,阿土心裏面懷揣著喜悅,他要給帝望公主一個驚喜。帝望公主一下子勒住了自己的馬,大聲地說道:「不看了會王城」帝望公主剛剛調轉自己的馬頭,只見山脈那邊飛過來一群黑色的大鳥,帝望公主被天空飛過去的黑色大鳥給嚇到了,阿土趕緊帶著人跑過去把帝望公主包圍起來,生怕公主受到這些怪物的襲擊。

那些黑色的大鳥飛到了另外一座大山裡面去就不見了,這些大鳥看起來很恐怖,它們的腳爪子就像是鋒利的匕首,只要輕輕抓到了人,都會把人給切碎的。

阿土連忙說道:「公主沒有受驚吧?」

帝望公主搖手,她沒有說話,驅趕著馬匹就繼續地往前面走去了。一行人又浩浩蕩蕩地從郊外回來了。帝望公主的人走到街道這裡,街道上面的行人立馬就跑開了。當帝望公主回到剛才遇見水木的那段街道,帝望公主放慢了馬蹄的速度,她或許心裏面想,要是這個時候,剛才那個男子再次出現那是有多好啊!

帝望公主掂量了一下,然後繼續驅趕著馬匹走開了。

公主的人才剛離開不久,一群黑鳥又從山脈那邊飛了出來,這次更加恐怖的是,這些黑鳥竟然把一批馬給叼到了天空中。這些黑年的竟然有這麼的能耐,可知一匹馬都有幾百斤重的,這些黑鳥看來不是善類,危險也許正在步步逼近。

這個帝望公主今年是20歲,真是青春年華的時候,還沒有親密接觸過異性的男子,她的春心自然是蕩漾的。

帝望公主沒有在這裡遇上剛才的那個男子,她失望地驅趕著馬匹就往王城裡面去了。

大隊的人馬在後面跟著,王城裡面的人見到公主垂頭喪氣地回來,趕緊地把城門打開迎接公主,要是有什麼怠慢的恐怕是人頭不保。

公主是沒有絲毫喜悅地往自己的王宮裡面走去。一個水木就把公主給禍害了。 帝望公主回到自己的宮中,帝望公主居住的宮殿叫做紫竹殿,這個公主喜歡紫色,所以這個宮殿都是紫色的風格,外表氣勢恢宏,而宮殿裡面卻是溫馨和諧,不會像那些高大的宮殿那麼的冷冰冰,沒有除了金銀珠寶就沒有其它的裝飾物了。當她跨進大門的時候,讓她驚喜的是水木竟然坐在屋子的一張桌子上面,原本帝望公主回到宮殿以後都會大大咧咧,隨意脫鞋,然後大聲的吆喝下人,就像是一個潑婦一樣,當她看到水木坐在屋子裡面的時候,帝望公主矜持地從外面走進來,雖然跟她的習慣違背,卻沒有一點是不適應的。

帝望主公表現出自己最大的溫柔來,她想著水木哪裡走了過去,水木見到是帝望公主走過來,水木趕緊跪倒在地上向公主行禮,公主立馬去把水木給扶起來,她哪裡能讓水木這樣的跪拜。

公主貼在水木的身邊跟他聊天,下人在這個時候送上茶點和水果來。公主就招呼著水木讓他吃東西,下人從來沒有見到帝望公主是如此客氣地對待一個人。

水木怎麼就跑到王城裡面來了呢?原來公主在郊外遊玩的時候,阿土吩咐了下人回來尋找水木,王城軍在客店裡面找到了水木,王城軍找上門來就要把水木給帶走,當時水木是嚇得不行,不知道這些人為什麼要來抓捕自己。

劉仁子心生一計,劉仁子說道:「不要驚慌,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想必是那個公主要帶你進宮,剛好我們愁著沒有機會進入王城呢,你就打一個先驅,到時候在帶我們進王城,那樣好把你的能量石給奪回來」

水木聽劉仁子這樣說的很對頭,於是就答應下來,跟著這些軍兵回到了王城裡面來。劉仁子給了水木一個任務,那就是萬般討好帝望公主。

帝望公主安排水木在宮殿裡面住了下來,然後每時每刻都讓人給伺候著,這個帝望公主有了水木以後,就對其它的活動都沒有了多大的興趣,總是隔三差五的就把水木叫出來,要水木陪伴。這水木自然是言聽計從的。

水木跟帝望公主混了三五天下來,兩個人就更加的熟絡了,水木對帝望公主說道:「你可以帶著我參觀一下這個王城嗎?」

帝望公主當然不會拒絕水木的,於是水木跟著帝望公主就開始到王城裡面去玩,水木是一邊跟著公主遊覽,一邊把這周圍的地形都記下來,那奧山大帝已經閉關修鍊了,這王城裡面最大的應該就是這個帝望公主了,不過帝望公主對那個元頓法師還是有點忌諱,因為這個元頓法師操控了父親的思想,要是得罪了這個元頓法師那可就不得了了。

有了帝望公主的帶領,水木在王城裡面暢通無阻,其實遊玩了這麼多地方,水木都不是很滿意,因為他沒有遇見到元頓法師的宮殿。

遊玩就要結束了,水木對帝望公主說道:「聽說王城裡面有一個叫元頓法師的人」

帝望公主說道:「對啊」

水木說道:「為什麼都沒有見到他的宮殿呢?」

帝望公主說道:「他哪裡啊,他哪裡很髒的,而且那些人都神經兮兮的,我們不要到哪裡去玩」

原來帝望公主一直都不想帶水木到元頓法師哪裡去,而水木真正想看的就是元頓法師的宮殿,水木要知道這個元頓法師住在哪裡,他身邊的守衛怎麼樣,地形布局怎麼樣。

水木看帝望公主已經有離開的意思了,水木就對帝望公主說道:「既然來都來了,就帶著我去看一下元頓法師的宮殿吧?」

「他哪裡陰深深的,很恐怖的,一點都不好玩」

「哇,這麼刺激啊!」水木表現得自己對元頓法師哪裡充滿了興趣。

帝望公主指著水木的鼻子就說道:「哦,原來你喜歡重口味,好傢夥,我也喜歡」

這個帝望公主是一下子破功,自己原來大大咧咧的性格就敗露了出來。水木見帝望公主答應帶自己到元頓法師的宮殿去,心裡想終於是把你搞掂了。

帝望公主走在前面,帶著水木,平常時候,這元頓法師高傲一派,他的宮殿其它人是不容許進入的,元頓法師說自己的宮殿裡面隱藏著天機,奧山大帝就下令沒有得到元頓法師的允許,外人不得進入元頓法師的雲天殿,這裡一直守衛嚴密。

這次有公主帶頭走在前面,那些衛兵都想要攔截,但是帝望公主的刁蠻本性又流露了出來,哪裡讓這些守衛的人吃得消,最重要的是帝望公主是奧山大帝的獨苗,就算是奧山大帝明令禁止的事情,她做也是一樣無所謂的。

於是帝望公主帶著水木就跑到了雲天殿裡面去。帝望公主也是第一次到這裡來,平常時候她都很很討厭這個地方的,從不想到這裡來。

雲天殿這裡的裝飾都很奇怪,什麼鬼玩意都有,空氣裡面充斥著一股迷香的味道讓人聞著就迷糊糊的。

帝望公主再繼續呆下去恐怕就要吐出來了,水木仔細地看著這裡的一切,然後認真的記下這裡看到的東西,帝望公主是極其的不耐煩。忽然帝望公主發現窗戶的外面好似有一隻鳥的蹤影,帝望公主立馬跑到了窗戶哪裡觀看,帝望公主跑過來的時候,那種飛鳥已經飛走了,但是帝望公主看到了那隻鳥飛走時候的尾巴,帝王公主喃喃地說道:「是黑鳥」

水木聽帝望公主在一邊胡說什麼,就問道:「什麼黑鳥啊?」

帝望公主說道:「是一種我在郊區外面看到的黑鳥,很難看的」

水木不以為然,黑鳥哪裡沒有。

水木把雲天殿都仔細地看了一遍,帝望公主覺得這裡是越來越恐怖,她趕緊地就拉著水木往外面走,在帝望公主拉著水木往外面走的時候,元頓法師身邊的親信二蝦從不遠處看到了帝望公主,二蝦心中想:這帝望公主怎麼帶了一個陌生人到這裡來? 二蝦在看到了帝望公主帶著一個陌生人闖進雲天殿以後,二蝦立即就去報告給了自己的師傅元頓法師,二蝦沒有任何的預知就跑到了師傅的地宮裡面去,剛好這個時候元頓法師正在利用能量石來修鍊自己的內功,二蝦跑進來,二蝦對元頓法師說道:「帝望公主帶著一個男子闖進我們的雲天殿,然後又離開了」

元頓法師被二蝦吵醒,他睜開了自己的眼睛,頭頂上面還冒著白煙。元頓法師問道:「帝望公主帶了個什麼樣的人進來啊?」

二蝦說道:「那個人長的是綠色的皮膚,屁股哪裡長著一條尾巴」

根據二蝦的描述,元頓法師知道這個人就是從天空之城那邊來的。元頓法師想了一下就說道:「沒想到他們竟然找上門來了」

二蝦問道:「師傅有什麼安排沒有?」

元頓法師說道:「嚴密地監視著那個帝望公主帶進來的人,他對我們有威脅」二蝦說道:「好的」

元頓法師揮揮手讓二蝦下去了,他自己陷入到沉思裡面去。

另外一邊帝望公主回到了自己的紫竹殿以後一直心神不寧,那黑鳥的影子一直就在她的腦海裡面盤旋。

水木在一邊問道:「怎麼沒有見到你的父皇?」

帝望公主說道:「我父皇聽信那個元頓法師的讒言,現在一直都在修鍊長生不老的神功」

這個奧山大帝還命令下面的人為自己煉製長生不老的神丹,那元頓法師每天給奧山大帝吃的冰丹紅,就讓奧山大帝上了癮,水木問道:「你不去看看你的父親嗎?」

帝望公主說道:「父皇他不讓外面的人去打攪他修鍊,我都不敢去找他了」

水木點頭說道:「原來這樣」

水木接著說道:「這個元頓法師不安好心,你父親修鍊了這麼長的時間是一點效果都沒有啊」

公主說道:「我也很討厭元頓法師那個傢伙,只是父皇都聽他的,我拿他也是沒有辦法」

水木說道:「剛才我們去看雲天殿的時候都看到了裡面那些邪惡的裝飾,這個元頓法師好像有什麼陰謀」

帝望公主說道:「對啊,對啊,在雲天殿裡面,我還看到了那些黑鳥,特別的恐怖」

水木見帝望公主已經對元頓法師起了不滿的心,水木接著說道:「那肯定是什麼邪靈變成的,而這個邪靈的受控者就是元頓法師」

「啊?真是這樣嗎?」

水木說道:「絕對是沒有錯了,我有幾個兄弟現在王城的外面,他們都是斬妖除魔的高手,公主應該把他們請進來,幫助消除這些妖魔才是」

公主聽水木這麼說,趕緊說道:「那就快快把他們給請進來」

水木心中得意,這個公主都答應把童鳴他們給請進來,事情就好辦了。水木一心想著把自己的能量石取回來,現在看到事態都很順利,他的心自然是很開心的。

於是帝望公主安排了人馬跟著水木到王城的外面去接童鳴他們進王城。水木滿心歡喜地就帶著人馬出發了。

二蝦的人一直在暗中觀察著水木的一舉一動,二蝦見到水木帶著人出了城門,二蝦就找紫竹城裡面的下人問道:「那個傢伙叫什麼名字」

紫竹宮的人知道雲天殿的人的勢力,於是就都一五一十地告訴了這個二蝦,下人說道:「她叫水木,是公主的新歡,他現在出去是把他的幾個兄弟接進王城裡面來」

二蝦二話不說,就跑回到雲天殿裡面把事情告訴了元頓法師,元頓法師一拍桌子就說道:「真是欺負到頭上來了」

元頓法師發完脾氣以後,就對二蝦說道:「我要召喚神靈懲罰一下他們」

二蝦見到元頓法師發怒,知道是有東西看了,於是二蝦跟著元頓法師就從地宮下面上來。元頓法師來到雲天殿這裡,首先元頓法師給殿堂上面的羅剎燒香祭拜,然後二蝦拿過來一個圓鼎。這個圓鼎跟水盤大小,那圓鼎裡面盛著一個鼎的血水,元頓法師舉起的自己的手來,他的手裡面拿著一塊黃色的靈牌,然後元頓法師就把靈牌和手放到了圓鼎裡面去,他的手在裡面不斷地攪拌著。這邊元頓法師在殿堂裡面運起自己的巫術來。

另外一邊,平原外面的山脈上面,刷的一下子就飛起來無數的黑鳥,這些黑鳥朝著王城這邊就飛了過來,整個天空都讓那些黑鳥給鋪滿了,就像是一大片烏雲從遠處飛來,黑鳥還沒有飛到人居的地方,王城外面的老百姓對這些黑鳥還全然不知。 水木帶著王城裡面的軍隊就來迎接童鳴他們,水木剛從王城裡面出來,只見天空之上飛來了大片的黑鳥,整個天空都被鋪滿了,讓人不見天日,街道上面的人看到如此壯觀的景象,都被嚇得愣住了,街道上面的人都大聲地呼喊了起來,劉仁子打開窗戶看到天空上面無數的黑鳥,鋪天蓋地,心裏面一個顫抖。劉仁子說道:「童鳴你過來看一下,天空上面有許多的黑鳥」劉仁子在說話的時候,黑鳥已經飛到了人居這裡,街道上面那些還在看熱鬧的人被天上飛來的黑鳥壓倒在地上,接著恐怖的事情就發生了,飛鳥把人壓倒在地上以後,它們就開始生吃人體,人的肉體被這些邪靈直接啄食,鮮血直流,人們在街道上面拚命叫喊,那喊聲非常的凄裂,水木馬上命令身邊的人抽出刀來,那些黑鳥只要看到人,它們都會攻擊,水木帶著人抽出刀對著那些黑鳥就砍殺過去,那些黑鳥飛撲過來。

水木一刀下去,砍在一隻黑鳥身體上面,那黑鳥被砍成了兩半,一團血就飛了起來。水木揮舞著砍刀跟這些黑鳥對戰著,那些黑鳥的羽毛漫天飛舞,這些黑鳥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在水木舞動刀劍之間,那些黑鳥的血水就像是潑水一樣,而不時就有士兵被黑鳥啄倒在地上,有的士兵被黑鳥的利爪直接就划死或者是划傷的。

街道上面倒下來的人也是不計其數。面對這些黑鳥的襲擊人們真是措手不及。

童鳴抽出珍珠刀來就從窗戶上面跳了下來,童鳴加入到了戰鬥裡面去,接著童川也握著逐浪鋼叉出來了。

街道上面黑鳥一群接著一群地襲擊過來,童鳴他們就舉起刀劍來不斷地砍殺這些黑鳥。帝望公主在王城裡面知道了黑鳥襲擊的事情以後,馬上又命令三千大軍飛奔出來,殺鳥。

一些幸運的市民找到房間躲藏了起來,街道上面到處是死去的黑鳥的屍體和人的屍體。一些人受傷倒在了一邊,很多人的肩膀和手上面都已經被黑鳥抓出了傷痕來。這些黑鳥的體積雖然很小,但是這些東西纏人,幾個黑鳥就可以干倒一個人。

童鳴的實力是最厲害的,他的珍珠刀劃過的地方几十幾十的黑鳥就倒在血泊當中。

元頓法師在他飛雲天殿裡面法力越來越虛弱,使出這麼大的法力來,操控這麼多的黑鳥,這個元頓法師都已經有點累了。

天空飛來的黑鳥漸漸地減少,到後面黑鳥都沒有了,恍然間街道上面都已經是黑壓壓一片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