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卻:6

持續效果:烏迪爾抨擊他的目標,造成1秒暈眩。該效果無法在5秒內同時作用於同一個目標。

激活效果:烏迪爾獲得35%移動速度提升,持續3秒。

他的大招為火鳳姿態。

消耗:35

冷卻:6

持續效果:烏迪爾的第一次攻擊和之後的每第3次攻擊,將會灼燒面前的敵人,造成一定的魔法傷害。

激活效果:烏迪爾噴射烈焰波,每秒對附近敵人造成一定的魔法傷害,持續5秒。

烏迪爾其實是沒有大招的,因為他所有的技能都可以稱得上是大招,又可以稱之為其他的主動技能,也可以說他沒有大招。

在空中的李翊凡,他身上開始出現四隻魔獸的虛影,在他的身後大放光彩。

這一下葬僚已經忍不住了,直接樂呵呵地跳躍了起來,這實在是太令他震撼了。

他敢保證自己這一生都沒有見過這麼壯觀的景象,所有的美麗都不及此時的這一刻,簡直是太美麗了。

他選擇的第十五個英雄為鍊金術士——辛吉德。

「辛吉德是祖安備受尊敬的煉金世家的後裔。即使在年輕之時,他調製藥劑的天賦便遠在同齡人之上,很快他便在化學同道中鶴立雞群。因此他被臭名昭著的沃里克收為徒弟也就不足為奇了。沃里克當時是諾克薩斯和艾歐尼亞對戰時的軍隊雇傭藥劑師。在沃里克的實驗室里,辛吉德無休無止地勞作著,迅速地領悟著他師傅致命技藝的每一個細節。他毫不擔心他的勞作會帶來死亡與毀壞的惡果。

當變狼幻想症的詛咒降臨到他師傅的頭上時,辛吉德已經準備就緒,迫不及待地要從一名苦工轉變成發明家。他準備給艾歐尼亞邊境帶來新的災難,這樣便可以向世人宣告他的天賦。他對進步的渴望之火是不可熄滅的,當缺乏合適的實驗對象時,這位急不可耐的化學家便常常想著要將他那易揮發的藥劑倒在自己的身體上。

當由英雄聯盟創造的來之不易的和平終於在世界上安定下來時,辛吉德便動身前往一個能讓他摯愛的技藝有用武之地的場所:戰爭學院。這時候,他幾乎已經不是人類了,他的軀體被他那精巧的技藝摧毀並維繫著。成百上千的燒痕——陰影與火焰的事故——毀壞著他備受摧殘的身體。暴露在如此艱苦的環境之下已經讓他變得神經麻木,身軀堅硬,體格強壯,將他轉化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重型鉸鏈卡車。而這,再加上那淬有致命毒藥的可怕武器,使得辛吉德成為正義之地上一股不容忽視的力量。

「我最為致命的藥劑將附上犧牲品的名字!」——辛吉德,剛剛完成了瘋人藥劑的配製。」

他的被動技能叫做生命壁壘。

辛吉德將提高自己額外的生命力。

他的第一個主動技能叫做劇毒蹤跡。

範圍:20

激活:辛吉德在身後留下劇毒蹤跡,對經過上面的敵人造成每秒固定的魔法傷害。

他的第二個主動技能叫做強力粘膠。

射程:1000

技能範圍:175

消耗:100法力

冷卻:13

辛吉德在地上留下一個黏著的區域,持續3秒,減速區域中的敵人40%(離開后持續1秒)。

如果目標被【過肩摔】后落到辛吉德的【強力粘膠】上,那麼還會被禁錮。

他的第三個主動技能為過肩摔。

射程:125

投擲距離:550

消耗:140法力

冷卻:10

辛吉德將一名敵人投擲到自己身後,造成相當於目標最大生命值的8%的魔法傷害。

如果目標被【過肩摔】后落到辛吉德的【強力粘膠】上,那麼還會被禁錮2秒。

他的大招為瘋狂藥劑。

消耗:150

冷卻:100法力

辛吉德喝下化學藥劑,增加法術強度、護甲、魔法抗性、移動速度、生命回復和法力回復,持續25秒。

之所以會選擇辛吉德,就是因為他的毒氣,可以和猩紅收割者的血氣加在一起,對敵人造成一個超強的傷害。

空中的李翊凡身上出現了綠色的毒氣,與之前的紅色氣體成為鮮明的對比。

接下來他選擇的第十六個英雄名為虛空行者——卡薩丁,至於這個英雄有什麼妙處,對於李翊凡來說,那可是非常大的。

「在眾多的緯度和世界間,存在著這麼一個地方。有人說它是外域,有人則稱之為未知空間。事實上,了解的人都把這個地方叫做虛空。雖然名為虛空,但這裡並非一片荒蕪。這裡生活著無法形容的生物,籠罩著人類無法想象的恐懼。雖然這些知識已經失傳,但卻有人不經意間發現了其背後的故事。卡薩丁就是其中一員。他曾經被迫看到虛空來客的臉,且因此永遠改變了自己。作為一個禁忌知識的尋找者,卡薩丁發現他尋找的完全是其他東西。他是極少數找到被遺忘的艾卡西亞,並且能活著訴說那段神話的人,包括那些古代文字里隱藏的隻言片語。

在頹壞的巨石城,卡薩丁發現了一個秘密,絕不會和別人分享的那種秘密。他被迫保守的這個秘密,讓他對即將發生的事害怕到顫抖。虛空威脅要永遠佔據卡薩丁的生命,但卡薩丁為了生存,選擇了唯一的出路,他讓虛空進入自己的身體。奇迹的是,他克服了異型生物的慾望,以非人類的形式出現。雖然他身上的某些部分在那一天死去了,但他知道他必須保護瓦洛蘭大陸,使其免受在門外呲牙咧嘴,等待著破門而入的怪物的傷害。他們只有一步之遙,令人憎恨的科’加斯的出現就是證明。

如果你看到虛空,你不能忘掉他。但是如果你看到卡薩丁,他可能已經在那兒了。」

他的被動技能為虛空之石。

卡薩丁所受的傷害減少15%,並無視單位的碰撞體積。

他的第一個主動技能為虛無法球。

冷卻:9

射程:650

消耗:90

卡薩丁向目標發射虛無法球,造成魔法傷害並打斷目標的技能引導。

滿溢的能量會環繞於卡薩丁,提供一個可以吸收魔法傷害的護盾,護盾持續1.5秒。

他的第二個主動技能為虛空之刃。

冷卻:7

消耗:無

被動:卡薩丁的普通攻擊從虛空中吸取法力,造成額外魔法傷害。

主動:卡薩丁給他的虛空之刃充能,使他的下次普通攻擊造成額外魔法傷害,並回復8%的已損失法力值。

他的第三個主動技能為能量脈衝。

冷卻:5

射程:600

消耗:80

卡薩丁會從臨近的每次施法中吸收能量,附近每有一次技能施放,就會獲得一層效果。

當效果到達6層后,卡薩丁就可以使用能量脈衝,來對前方錐形範圍內的敵人造成魔法傷害以及90%減速效果,減速持續1秒。

他的大招叫做虛空行走。

冷卻:2

距離:500

消耗:50

卡薩丁傳送到附近的目標區域,著陸時對身邊的所有敵方單位造成魔法傷害。

每在15秒內連續施放一次虛空行走,法力消耗就會翻倍,每層效果造成額外的魔法傷害,最多可疊加4層。

虛空行者的最為精妙之處也就是在他的大招上面,有助於李翊凡進行空間跳躍,這也就是李翊凡要選擇他的一個原因了。

還是如同之前一樣,雖然葬僚看不出來李翊凡所發生的變化,但是他是可以感覺出來。

李翊凡身體上的空間力量對於他來說是非常的清晰。

他已經不再驚訝了,因為此時他的驚訝已經是他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了,他只能夠靜靜地看著這一切,什麼都不說,就看著,看著就好。

李翊凡選擇的第十七個英雄名為冰晶鳳凰——艾尼維亞。

這個英雄啊,怎麼說呢,全身上下全是寶貝,至少現在對於李翊凡是這樣的。

「艾尼維亞是至寒凜冬里的生物,是寒冰魔法的神秘化身,也是弗雷爾卓德的上古守護者。她指引這這塊土地

上的所有能量與憤怒,召喚冰雪和寒風用以對付那些傷害她家園的人。她是一個善良而神秘的生物,無論生存,死亡還是重生,艾尼維亞不眠不休,保護弗雷爾卓德是她永恆的使命。

艾尼維亞的存在就和弗雷爾卓德無盡的冰霜一樣久遠。早在人類踏足這片永冬之土前,她便在此經歷了無數次的生命與死亡。她永恆循環的開始和結束總是預示著巨大的改變,從怒吼風暴的平息到冰河世紀的興衰。傳說當冰晶鳳凰死亡的時候,一個時代將會終結;而當她重生之時,全新的時代將會開啟。

儘管艾尼維亞的過去已在記憶中變得模糊,但她卻知曉自己的使命:她必須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弗雷爾卓德。

在一次重生中,艾尼維亞目睹了強大且團結的人類部落的崛起。她如人類興衰般驕傲地保護著他們的土地,但這樣的團結並不會永遠存在。這個偉大的部族分裂成三塊,巨變之後,艾尼維亞看著弗雷爾卓德的人們深陷於戰火之中。儘管她儘力平息這一場分裂家園的混亂,她也開始察覺到一個更大的威脅:一個古老的惡魔正逐漸在這個大地上紮根。更讓她害怕的是,她感覺到純凈的冰雪魔法開始黑化和腐敗。就像水源滲入了鮮血,黑暗蔓延進了弗雷爾卓德。她的命運和這塊土地的力量緊密相連,她深知如果這個惡魔在她的家園紮根,同樣的黑暗也會找到進入她心靈的方法。她不再能夠擔當一個純粹的守護者——冰晶鳳凰必須行動起來。

艾尼維亞很快就尋找到了寒冰射手——艾希作為盟友。艾希也認為只有團結統一才是結束弗雷爾卓德無盡紛爭的辦法,艾尼維亞幫助艾希成為了部族的首領。她平息的戰爭一觸即發,艾尼維亞已經準備好為和平而戰,但她也知道宿命中她不可避免的事實,終有一天,惡魔會從寒冰中崛起,而她必須將其摧毀——無論付出何種代價。

「我是暴雪之怒,寒風之噬,極冰之寒,我就是弗雷爾卓德。」——艾尼維亞。」

他的被動技能叫做寒霜涅槃。

冷卻:240

在瀕臨死亡的時候,艾尼維亞將會變成一枚鳳凰蛋。如果鳳凰蛋在6秒內沒有被擊破的話,艾尼維亞就會閃亮重生。

她的第一個主動技能為寒冰閃耀。

冷卻:8

消耗:120

射程:1100

一枚巨大的冰塊飛向目標區域,對沿途的敵人們造成魔法傷害以及冰凍效果,使他們的移動速度減少40%。

在飛到範圍的終點時,或艾尼維亞再次施放此技能時,冰塊會爆炸,對小範圍內的敵人造成魔法傷害和1.5秒的暈眩效果。

她的第二個主動技能叫做寒冰屏障。

冷卻:17

消耗:70

距離:1000

艾尼維亞召喚出一道寬800單位長度的無法通過的冰牆,來阻擋所有人的移動。冰牆會在融化前持續5秒。

她的第三個主動技能叫做霜寒刺骨。

冷卻:4

消耗:90法力

射程:650

艾尼維亞用刺骨寒風轟擊敵人,造成魔法傷害。如果目標已被寒冰閃耀和冰川風暴所減速,那麼該技能會對目標造成雙倍傷害。

她的大招叫做冰川風暴。

冷卻:1

消耗:75

每秒消耗:60法力

射程:750

初始半徑:200

半徑:1000

激活:艾尼維亞在目標區域召喚出一陣夾雜著冰與雹的強雨,其範圍會在1.5秒里持續擴大,對範圍內的敵人造成魔法傷害,並附帶冰凍效果,減緩敵人40%的移動速度和攻擊速度。

傷害、減速和冰凍效果會在範圍擴至上限時提升200%。 這就是李翊凡選擇冰晶鳳凰這個英雄的緣故,不僅僅可以為自己之前的冰元素進行一個強有力的補充,還可以讓自己有一次復活的機會,這一下他不想強都不行啊。

他選擇的第十七個英雄是深海泰坦——諾提勒斯。

「從前,諾提勒斯曾是一名受戰爭學院委任,去探索守護者之海未知流域的海員。這次遠征曾讓他深入未知的水域。當時,他和其他海員找到了一大片正在泄露的黑色液體,並且沒人知道是什麼。儘管他們的工作就是調查他們所找到的新事物,但是船上除了諾提勒斯之外,沒人敢於面對這片黑水。在他穿上笨重的潛水服,翻越護欄之後,僅僅過了一會兒,就有一些潛伏在黑水中的東西將他給牢牢抓住。他緊緊握住船的一側,但底下的東西狂野地拉扯著他,讓整條船隻都搖晃不已。其他的海員心生懼意,並做了一個可怕的決定。當他以眼神示意,懇求幫助的同時,他們將他緊握在護欄上的手指給一一扳開。他跌落進墨水之中,絕望而徒勞地握著船錨。黑色的觸鬚將他緊緊裹住,而他,除了看著船隻慢慢模糊的輪廓逐漸消失之外,什麼也做不了。然後,他兩眼一黑,昏死過去。

諾提勒斯蘇醒時,他變得有些……不太一樣了。龐大的鐵質潛水服已經變成了一個渾然一體的甲殼,套在他的身上,並且不管內部的本體有多可怕,外人也無法從中窺探。他記憶里的所有細節,似乎都很模糊和朦朧,但只有一件事記得非常清楚:他被遺棄在這兒,獨自在暗無天日的深海里,邁向死亡。在他的手中,仍然握著那把船錨,它曾屬於那些置他於死地的人們。心無旁騖的他帶著這個線索,蹣跚地——船錨太重了,讓他無法游泳或奔跑——搜尋著答案。他漫無目的,毫無知覺地徘徊著,往日的時光就像是一場永恆不滅的幻夢。到他偶然登上了比爾吉沃特的海濱時,他已經找不到以前身份的任何痕迹了。沒有房子,沒有家庭,沒有生活可以讓他返回。曾經聽過他的傳聞,而受驚不已的船員們將諾提勒斯帶回了戰爭學院,但召喚師們拒絕交出他們曾委任的其他海員們的名字。此時,諾提勒斯已經對英雄聯盟有所了解,並且他在那裡看到了一個機會,一個可以發現並懲罰那些對他所失去的時光和生活負有責任的海員們的機會。」

他的被動技能叫做排山倒海。

諾提勒斯的普通攻擊會對目標造成額外2物理傷害並將目標束縛在原地1秒。這個特效在12秒內只能對相同目標生效一次。

他的第一個主動技能叫做疏通航道。

消耗:60法力

冷卻時間:10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