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再度看向四周。

雲頂銅爐釋放的玄黃色氤氳外,魔焰熊熊,不斷地衝擊著輕柔如紗的光幕。神識釋放,方圓百里的虛空之中,也沒有絲毫璇璣聖女等人的氣息。

「如此看來,距離我和鳳凰天女涅槃,應該是過去很長時間了。」葉青羽心中猜測。

此刻距離鳳凰天女涅槃,遠不止兩個時辰,難道她發生了什麼狀況?

他轉頭盯著七彩巨蛋,眼中閃過一絲擔憂之色。

就在這時。

異變湧起。

轟轟轟!

天空中的法則力量突然從極為平靜清晰的狀態,開始混亂了起來,就像是原本平靜的湖面,有人扔了一顆大石頭進去,頓時水面翻湧滾動,激蕩不休。

天地法則一變,四周的環境,頓時也隨之變化。

原本明媚優美的風景,驟然變得陰森了起來,晴天霹靂陣陣作響,轟鳴聲振耳發聵,天地之間陰暗了下來,彷彿是有厚厚的雲層,遮蓋了天地。

光線,昏暗了起來。

一股不詳的氣息,開始瀰漫。

大地震顫,山勢動搖。

凝結在半空中的原始之力破碎成沙粒大小,簌簌而下,落到地面。一種狂虐混亂的野性和殺機自這片原始天穹和地殼中發散而出,瞬間瀰漫這片空間。

「怎麼回事?」

葉青羽猛然大驚。

原本祥和的天地之中,猛然間變得殺機暴溢。

「天發殺機,移星易宿,地發殺機,龍蛇起陸……」葉青羽眯起了眼睛,只見天空之中,似是星辰閃爍變換,地面之下,似是有蟒蛇怪物翻滾一樣,地面破碎,地皮崩裂,這分明就是傳說之中,天地殺機大發的徵兆。

天地殺機,連神魔都會隕落。

這是大災之兆!

葉青羽瞬間就意識到,安全的時間快要結束了黑暗之門的生門很可能快要關閉了!

第一名媛:狼性總裁無良妻 生門關閉,十八區域必生大變。

當生門最終閉合,這片區域,就會變成一片連准帝都會陷落的死域。

時間緊迫。

「該死……現在怎麼辦……鳳凰鳥蛋怎麼還沒反應……再耽誤下去,只怕是誰都走不了了。」突然意識到這一切,葉青羽神色變得焦急起來。

他注視著樹頂上的那顆巨蛋,仍舊沒有絲毫動靜。

要不把蛋直接端走?

葉青羽仔細打量著七彩巨蛋,大腦不停地運轉。

「不行不行……」

他立刻否定自己的想法。

現在若是把鳳凰蛋搬離梧桐樹,鳳凰天女極有可能就涅槃失敗了。

他再度望向天地,仔細辨認異變的動向,根據之前的時間大致推算了一下。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眼下距離黑暗生門關閉的時間,應該只有不到兩個時辰了……」

但問題是,從這裡返回黑暗生門出口的路,至少有數百萬里,走出這巨型墓碑小世界之後,還需要穿過彼岸花海,走出墓碑之海,再穿過神魔古城,才能到達,至少也需要一個多時辰的時間。

剩下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怎麼辦?

不管鳳凰天女,直接放棄,然後自己先行離開?

葉青羽搖了搖頭。

這一次一路走來,鳳凰天女對自己也算是極為照顧,而且這一次涅槃,也是承了鳳凰天女一個巨大的人情,於情於理,葉青羽都做不出這樣的選擇。

那就……只能等了。

希望鳳凰天女能過在關鍵時刻及時醒來吧。

葉青羽在梧桐古樹之下來回踱步。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

金色巨蛋依舊不見絲毫的動靜。

葉青羽度秒如年,心中越來越著急,但卻無計可施,只能繼續站在樹下等候。

也不知道又過了多長時間。

葉青羽急的一臉汗。

就在這時,他的耳朵,突然動了動。

隱約之中,他聽到,梧桐樹上傳來了輕微的咔嚓聲。

葉青羽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喜色。

七彩巨蛋表面,果然裂開了幾道細弱髮絲的裂縫。

萬帝至尊 咔!

又是一聲蛋殼裂開的聲音。

轟!

一道身影衝天而起。

鳳凰天女化作流光,破殼而出。

蛋殼四濺。

她張口一吸,將所有破碎的蛋殼,都吸進了口中,這才緩緩地落在了梧桐古樹之下。

依舊穿著紫色戰衣的鳳凰天女背影高貴典雅,宛如一朵清水中綻放的芙蓉。七彩流光和蘊含著神通之力的瑩潤光澤交相輝映,不停地縈繞流轉在她的身旁,彷彿為她披上了一件七彩仙裙。 「哎喲,我的姑奶奶,你終於破蛋了……」葉青羽望著鳳凰鳥巢中的紫衣身影,頓時大喜,然後又有些出神。

因為在這一瞬間,他似乎感受不到從鳳凰天女體內散發的任何力量氣波動,彷彿是普通人一樣,只有空靈無比,近乎於原始的氣息,和若有似無的幽蘭香傳來。

這是一種返璞歸真的感覺。

此刻的鳳凰天女,氣息淳樸歸元,就像是一個普通人。然而在葉青羽知道,鳳凰天女的實力,絕對要比涅槃之前,強橫了無數倍,變得更加可怕,這是一種強者的直覺,絕對不會錯。

此時的鳳凰天女,看起來比涅槃之前,更添幾分仙韻,超凡脫俗,清雅絕塵。

梧桐樹頂。

鳳凰天女的渾身七彩氤氳流轉,看不清楚她的真面目,她重新戴上面具,轉身一躍,來到梧桐樹下。

「走!」

她看了一眼葉青羽,並沒有再說什麼,而是直接飛身而起,朝著山崗下衝去。

葉青羽一看,立刻就明白,鳳凰天女還未破蛋而出的時候,應該是就已經知道了感應到了天地之間暴溢而起的殺機,也明白了局勢,已經不用自己再多說了。

必須趕在黑暗生門關閉之前逃出去。

若是再耽擱下去,等到十八區域徹底化作兇險死域,別說是他們兩個人,就算是高高在上、近乎,於屹立武道巔峰的准帝也會瞬間化作飛灰,葬身於此。

葉青羽跟在鳳凰天女身後,飛身來到了山崗下面。

只不過葉青羽沒有注意到,在鳳凰天女看見他的真容的瞬間,眼中閃過的那一抹奇異的光輝,似是驚艷,似是驚訝,又似是一絲微微的欣慰。

但這種神色,極快地一閃而逝。

她畢竟是一個冰雪聰明的女天驕,對於葉青羽氣息和面貌的變化,並沒有去追問——而且實際上,之前她在涅槃的時候,對於外面的情況,還是有一些感應的,所以大約也知道,這段時間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葉青羽著急離開,心中急躁,也並未意識到這些細節,沒有解釋。

畢竟現在對於他們而言,活著從這裡出去,才是最重要的。

兩人站在山崗之下。

四面八方猶如狂蟒猛獸吞噬而來的紅蓮業焰在瘋狂地灼燒。

「得想個辦法,先把這紅蓮業火破開,你小心一點,這火焰很可怕……」葉青羽開口想要提醒鳳凰天女小心,怕她不知道這火焰的恐怖。

但是……

鳳凰天女眼眸一凝。

面具之下,鮮艷紅唇微微開闔,她朝著紅蓮業焰張口一吸。

不可思議的景象發生了。

葉青羽瞠目結舌地看到,那熊熊燃燒的魔焰,在這一瞬間,就像是被什麼神奇的力量所牽引,紛紛凝聚成一縷縷清泉大小,如長鯨吸水一般,被鳳凰天女吸入腹中。

這……

葉青羽目瞪口呆地看著鳳凰天女。

他覺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

這女人,實力也太逆天了吧……

那可是號稱足以焚滅萬物的蓋世魔火啊,居然就像是吃棉花糖一樣被這個女人給吃掉了,難道她就不怕拉肚子嗎?

三息時間過去。

方圓數百里的魔焰就,被鳳凰天女一口一口地吸取了足足一半多。

這個時候,葉青羽也看出來了一些端倪。

沒有了璇璣聖女的操控,此地的紅蓮業火雖然依舊可怕,但是卻沒有了之前的那種烈性殺機和靈氣意識,彷彿是無主之物一樣,不再自主抵抗,所以就好對付很多。

「誒……等一等……等……」意識到這個原因,葉青羽突然似是想到什麼,眼前一亮,急忙叫停。

鳳凰天女停下,扭頭看了看他。

只見葉青羽招了招手。

虛空之中徐徐轉動的雲頂銅爐,嗡嗡震動,垂下的明黃色絲絛收回到了其中,然後巨大的銅爐化作拳頭大小,立在他的掌心之上。

「嘿嘿……既然這紅蓮業焰這麼厲害……分我一半……嘿嘿……」他揚著嘴角,完全無視鳳凰天女略帶嫌棄的目光,念了個古字,雲頂銅爐再度旋轉起來。

下一瞬間。

剩下一般的紅蓮業焰也瘋狂得匯聚而來,形成一個巨大的血色漏斗,通通被雲頂銅爐吸收進去。

果然和葉青羽猜測的一樣,沒有了璇璣聖女的操控催動,這些紅蓮業火就像是冬眠了的毒蛇一樣,沒有了攻擊性,很輕鬆就被收入到了銅爐之中。

璇璣聖女千算萬算,留下這些紅蓮業火想要絕殺葉青羽兩人,卻萬萬沒有想到,反而是給兩個人留下來一份大禮。

穿越之包子逆襲 「走!」

鳳凰天女身化流光,沖向來時路。

葉青羽催動一對元氣羽翼,如影隨行地跟著。

兩個人朝著來時的路瘋狂飛馳,跨步萬米,速度快到了極致。

片刻之後。

路過來時遇到的草原,葉青羽一眼看去,心中頓時一驚,因為遠處的天地之間,磅礴洶湧的黑色魔氣正從四面八方溢出,魔浪滾滾,黑雲翻騰,瞬間籠罩大半天地。被魔氣所侵的天地,也開始爆發出令人心悸的氣息。

滅世殺機,就是眼前這幅景象了吧。

兩人的身形如電,劃過虛空,利劍一般剪開了天空之中的雲層,彷彿是連天穹都劃破斬開了一樣,巨大的氣嘯聲掩蓋了周圍的雷電轟鳴。

這個時候,為了逃命,什麼都顧不上了。

在經過來時遇到的草原時,葉青羽向下看去,突然發現了極為詭異的現象。

「那是……」

他瞳孔皺縮。

下方的大片草原上,原本應該碧綠如洗,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原先的青山綠水之間,突然冒出一塊塊猶如黑筍破土而出的東西。

「這些……是……墓碑!」

葉青羽仔細看,一眼認出,這些密密麻麻遍布大地的「黑筍」,就是外面墓碑之海的那些黑色無字碑。只不過,所有的黑色墓碑,並非是完全體,打扮都掩埋在地面之下,看起來,就像是被喚醒過來的植物,正在以緩慢的速度自行生長發育,還未完全生長出來。

「這怎麼可能,這個地方,怎麼會出現墓碑?」葉青羽心中大震,一種不祥的預感浮上心頭。

不管如何,需要趕緊離開這裡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