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恭喜主人成功擊殺巫妖族伯琅!獲得兩萬點仙值!」

「叮!恭喜主人修為提升,成功晉入大羅金仙境一星中期!」

……

「叮!恭喜主人修為提升,成功晉入大羅金仙境兩星後期!」

司離略感吃驚。

竟然是一舉突破一個半小境界?這倒是出乎意料。

司離把伯琅扔到一邊,直起了腰……

五千暴烈軍團不是沒有見過司離的殘暴時刻,因此沒有太大動靜。

而多爾德親王有些艱澀的吞了一口口水,有些不敢抬頭看司離。

司離摸了摸脖子,掃了一眼當場的那些仙人。

頓時,三百多個零散的仙人從驚恐中回過了神,裡面如潮水般噗通跪倒,對著司離便是一通震天響一般的磕頭「夏主放心!我們絕不會將今日此事外傳!求您放我們一條生路!」 司離笑道「你們這個態度可不足以為自己當做一張免死金牌。」

幾百個散仙聽到司離大這個話語裡面便是慌了。

在他們看來,現在司離是分明想要為了掩藏自己殺掉伯琅的事實,而不被妖巫一脈報復,所以想要毀屍滅跡,把自己一行人通通斬殺,免得走漏了風聲!

一個黃眉老仙在裡面顯然事有些話語權,便是連滾帶爬的來到了一行仙人的前面,對著司離道「您放心,我們修鍊到今時今日,畢竟也知道自己究竟有幾斤幾倆,只要您肯放過我們,我們以後就算是死,也不會把今天的此事泄露出半個字!」

黃眉老仙的話語顯然是道出了一眾仙人的心聲,立馬便是引來了無數的應和。

「是啊!請夏主放心!」

「您便是放我們一條生路吧!……」

……

司離聽到如此恬燥的聲音,忍不住皺了皺眉,擺了一下手。

立刻,全場靜了下來,每一個仙人都是眼巴巴的看著司離,無比渴望司離給出一個肯定的答覆。

司離搖頭笑道「諸位誤會了,我的本意並不是叫你們去幫我隱瞞此事。」

「嗯?……」

「什麼?!」

「這怎麼可能吶?……」

立馬,這些仙人都是不明覺厲,紛紛面面相覷,不了解司離究竟是什麼心思。

司離不是讓他們隱瞞這一切?!

怎麼可能?!

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來講,今天此事如果傳了出去,對於夏域來說,必定是血光之災。司離也沒有理由不花費任何手段、任何代價來封鎖住這個消息。

在他們看來,這也正是司離如今所要扣住他們的原因。

司離搖頭「我要你們做的,恰恰和你們心中所想的相反。」

「呃……」

眾仙更加驚詫,根本不理解司離的意思。

黃眉老仙也是難為情的笑著「夏主,我們資質愚鈍,難以領會到您的意圖」

司離挑眉道「今日我可以留下你們這幾百條性命,但是等你們回到各自的仙域,必定要把今日我所做的事情,包括我毀掉仙廟,甚至是包括我滅殺伯琅,你們都要繪聲繪色的講給你們所遇到的每一個人!記住,務必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把這件事情的影響範圍擴到最大限度,誰能做到這一點,誰就帶著自己的性命離開,聽懂了嗎?」

「什麼?!……」

每一個仙人瞬間瞪大了眼睛。

司離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司離看到他們吃驚的面容,神情也漏出了幾分不耐,於是便是一回袖袍,轉過來頭「我的時間不多。」

黃眉老仙看了看自己身後的一眾人,面色也漏出幾分斷然,便是跪著向司離拱手「謝夏主不殺之恩!必遵從夏主之命!」

三百多個散仙見到黃眉老仙都是如此,自然也是一個個拱氣了手,震聲喝到「謝夏主不殺之恩!必遵從夏主之命!」

說完這句話以後,三百多個散仙皆是一個個都化為一道道流光,向著四面八方分散飛去……

多爾德親王見到了剛剛司離所做的事情,額頭上已經出現了細密的汗珠,此時一邊望著眾仙離去的身影,一邊擦拭著汗走到司離大面前「陛下,您這是?……」

他是越來越搞不懂自己的這個主子到底是怎麼想的了。

從哪個地方來看司離都是引火自焚。

司離用雙眸掃了一眼天際便是問道「多爾德,我們所在何處?」

多爾德一愣,然後恭恭敬敬的道「回陛下,我們聖極聯邦之南的天荒百域之中。」

司離道「天荒百域是什麼格局?」

多爾德再次恭謹的回道「天荒百域,地域極大,各種勢力交錯盤桓,沒有一個真正的勢力可以統治整個天荒百域。」

司離道「那麼都有哪些勢力?」

多爾德回道「妖巫一脈勢力最大,影響最廣,巫妖王更是獨統三十域,可以說有天荒百域的半壁江山,而若是暫且不算您新建立的夏域,之前天荒百域中的大勢力有蠻域、金域、盾域、西恩域這五域,而這五方域主,也皆是五域王。」

司離眼神閃動「也便是說,天荒百域,巫妖王獨得三十域,蠻域等五域共享二十五域,而剩下的四十五域依舊處在混亂之中。」

多爾德連忙應到「回陛下,正是如此。」

司離笑了笑「但是我想獨統百域!」

……

天荒百域處在天界的偏東南角落,這片大陸平日雖說各種勢力明爭暗鬥,相互盤桓,但是畢竟沒有太大的亂子產生,天荒百域的氣氛也總是沉悶無比。

可是這次的確是非同尋常了。

因為天荒百域終於迎來了一個大麻煩。

這個麻煩,就是司離。

就在一個年輕人強奪魔魂域,並將至改為夏域,更是接著大戰之前五域王雷神老祖而最後竟然通通成功的爆炸消息不經而飛,開始在各大仙域極速傳播的時候,令一枚更加重磅的消息瘋狂的開始擴散,令無數仙人瞠目結舌。

那便是這位年輕的夏主因為不滿巫妖一族佔了自己的仙脈,所以揮兵而出,直接破滅了巫妖一族的一個妖廟!而且還直接斬殺了一個巫妖族殿主級別的大人物!

不得不說,天荒百域開始沸騰了!

這也算是多年大沉寂之後總算是要經歷一場龍爭虎鬥的故事了……

……

一片陰森森而顯得詭異的地域。

在無數烏鴉的大聲叫聲中,一個黑色的巨大仙殿隱隱在黑霧中展露……

仙殿中。

一個中年人靠在樓閣上面,欣賞著外面如此凄清的畫面。

旁邊一個面容火辣的女巫師彙報著事情「那個夏主來頭不明,性格乖張,行事更是沒有套路而且無比囂張,此事一出,惹出了很多亂子。」

這個中年人面色死灰,此時眉頭一凝,動了動嘴唇「什麼亂子?」

女巫師一愣終究還是道「力蠻王、金王等五個聖王放出話來,這天荒百域的規矩是您定的,他們一直也在遵守著,但是如果那個司離可以放任自由的話……他們也要有權獨立!」 這個中年巫師便是巫妖王。

中年人眼神出現了一抹滲人的死寂,用嘶啞的聲音平緩的道「他們當真是這麼說的?」

女巫師楞了楞,還是道「沒錯,可是畢竟他們如果聯合起來,勢力範圍極廣,我們難以動得了他們,他們出現動亂,我們也是很難控制,可以說如今那個司離已經成為了一顆毒瘤,更別說他肆意妄為,膽敢斬殺我們的一個殿級手下,日後必定是個很不安分的亂臣賊子,而且……按照現在我們看到的來講,他的天賦堪比一些超級勢力的天驕後裔,若是再任由他發展下去……後果簡直是不堪設想!」

巫妖王冷哼一聲「那麼,便是把這個毒瘤給去掉罷!通知那五個五域王,只不過是稍稍的計劃一下,我便有能力叫那個司離死無葬身之地!」

女巫師笑著道「謹遵吾主之命!」

嗖!

可就在此時,一聲鳴叫,一隻巨大的赤色大雕,向著這裡便是飛撲而來!

巫妖王眉頭一擰,右手一揮,便是把它給抓住了。

巫妖王眼神一動,便是看見了赤雕腳上綁著的一個信封。

「嗯?!」

巫妖王眉頭緊皺,這又是來了什麼麻煩?!待解開信封,瞧見裡面的內容,巫妖王頓時是勃然大怒。

司離竟然公開和自己叫板?!

「放肆!」

巫妖王怒吼,旁邊的女巫師立馬是被嚇得瑟瑟發抖……

……

原來,司離只提了一句話,表達自己要召開天荒聖會!

按照往例,天荒百域每誕生出一位五域王,便是要召開一次天荒聖會。

美其名曰,是要增強新任五域王與各大實力的關係,而實則是鞏固巫妖王自己的政權。

而關於天荒聖會,還有著一條不成名的規矩,便是每一次天荒聖會都是由巫妖王來宣布召開。

而司離卻是直接宣告天下。

這把巫妖王的臉面置於何處?!

而無論如何,司離此舉按照明文上的規矩,確實也不算是亂了條例,於是,巫妖王還真的不得不參見這個由司離召開的天荒聖會。

……

毫無疑問的,司離再次轟動了整個天荒百域……

而天荒聖會還是真的按照司離指定的時間和地點如期舉行。

地點在夏域玄武門。

一座富麗堂皇的大殿,四壁用珠寶琉璃點綴,地板全部由金磚打造,大殿中間則是一張碩大的玫瑰紅地毯。

力蠻王、金王、聖盾王與西恩王陸續到場。

長得五大三粗的力蠻王忍不住四周打量了一下,粗著嗓子道「喲,嘖嘖嘖……這個夏主還真不是一般的富足吶。」

身穿金色華袍的聖盾王不由得冷哼「你難道不知道司離直接佔了之前的魔魂王的所有家底?而且司離打敗了雷神老祖之後,直接是強行剝奪了雷域的一半國庫!其他三個仙域也不得不向司離拿出一份極厚的禮金,司離用的都是他們的仙元,用起來哪裡會心疼?!」

西恩王瞪眼道「聽說這個夏主司離極為年輕,是不是真的?!」

金王無奈的道「好像是吧,應該不足二十歲……」

「嘶……」西恩王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金王卻是緊皺眉頭「那個夏主,為何還不出來迎接我們?!」

聖盾王面色更加冷了「哼!小小的年紀,架子倒是不小!」

可是還在眾王議論紛紛的時候,外面卻傳來了一聲長喝。

「巫妖王駕臨夏域!——」

呼!——

與此同時,殿外唐突的傳來了一陣冷氣,連幾個神王都是感受到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

緩緩的,全身罩著一層厚厚的黑金聖冥服,面色慘白的巫妖王在十二個高級巫師的擁促之下,一步一步的來到了殿內。

五個神王感覺撲倒下跪「拜見巫聖!」

(巫聖是仙人們對巫妖王的尊稱。)

巫妖王瞥了他們一眼,道「夏主呢?」

「這……」

眾王頓時啞然。

巫妖王眼神立馬充斥了几絲怒火「那麼聖典幕開了嗎?!」

金王恭敬的道「這,應該是開了罷……」

聖典幕指的是,在每次天荒聖會時,便是有數以白記的各大仙域強者聯手在沒一個域內都布下光幕,使百域內上億仙人可以直接觀看幾位神王的交談。

而此時,幾個神王包括巫妖王的一舉一動,真的是浮現在上億仙人的眼前。

司離還未到場,自然也是贏得一片翻天覆地的嘩然之聲。

天荒百域,每一個域都至少會有三個大光幕臨掛於天空,實現了直播系統全覆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