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還沒啦,我們只是學生,先戀愛吧。只要倆個人真心相愛的,不一定要訂婚什麼的,這些只不過是戀愛的枷鎖而已,要是感情沒了,這枷鎖自然也就要打開了。」我看著小冰解釋著。

「老婆,你真體貼。」吳天昊又是一臉欣慰。

「每個男人,都喜歡自己的有一個體貼的女人在身邊,而不是逼著要枷鎖,逼著要一些承諾的。」吳天昊淡笑著。

難道是因為他跟我在一起這麼久了。

我一上都沒有問他要過什麼承諾之類的原因嗎?

他才會慢慢的欣賞我,慢慢的愛上我的嗎?

不管怎麼樣。

他說他愛我,這足夠了。

「宛芝就是太為你著想了,唉……總之,這樣的女人現在不多了,你要好好的珍惜。」小冰微微的嘆了一口氣。

「那是,我吳天昊看上的女人,能差到哪去?肯定是最好的。」吳天昊這人就是這樣子。

自大,霸道……

「撲嘖……」我聽到護士笑了。

不二大道 我估計著她肯定是忍不住的才這麼笑出來的。

聽著護士笑了的時候。

我頓時的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頓時的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了。

「呃……那個,被笑話了,真是的……」我想叫他們停止了。

不要再講下去了。

丟人不丟人啊。

「笑什麼呀,漂亮的護干姐姐。」吳天昊的嘴巴有的時候就是這麼的甜。

「呵呵……其實沒有什麼啦。」護士又恢復了一點的淡定。

「不可能,美女護士,快說說,你笑什麼呢?」吳天昊臉皮真是厚啊。

人家都說沒什麼了。

他還要問問問的。

「真要我說的話,我就說了……」護士姐姐看著吳天昊。

護士姐姐是看著吳天昊說的。

所以,我相信。

她笑的肯定是吳天昊。

吳天昊一副很霸氣的樣子。

大手一揮:「嗯,說吧。」

「我只是感覺你這人真是很自信啊。明明人家誇你女朋友是好女生,你卻說是自己的眼光好。」果然啊,護士就是笑吳天昊的。

「他就是這樣自信,沒有辦法,習慣了。呵呵……」我別人的面前。

我是絕對不會倒吳天昊的面子的。

「你這女朋友啊,真是好。以後可要好好的對她。」護干替我說話了。

「那是,要不然的話,我怕以後她會被別的男人拐走了。那時,我會後悔莫及的。」吳天昊牽著我的手。

他那大手緊緊的牽著我那冰冷的手的時候。

頓時,我感覺到我的手心慢慢的傳遞來他那熾熱的感情。

慢慢的擴散到血液里。

慢慢的進入了我的心窩。

頓時讓我的心窩變得暖暖的。

護乾沒再說話。

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再用一眼羨慕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就這樣,我被小冰推進了婦產科檢查的地方去了。

檢查完后,吳天昊一直在等著我。

這傢伙還偷偷的躲在窗戶邊上抽煙。

真是無語了…

看到我來了。

忙滅了煙跑過來:「出來啦。怎麼樣?沒事吧?」 ?忙滅了煙跑過來:「出來啦。怎麼樣?沒事吧?」

「我哪知道啊,我只想知道,我什麼時候出院。」我一臉不以為然的說。

「出院這件事情不要著急,該出院的時候,總會給你出的。」吳天昊又是一臉霸道。

「可是,我現在沒有什麼事情了啊,你留著我在醫院幹嘛啊,我無聊啊。」我恨恨的看著吳天昊說著。

「不是有我陪著你嗎?最多,你無聊的時候,我給你講故事好不好?」吳天昊一副討好的樣了了。

看著吳天昊這副的心情。

我承認,我的心裡又是一頓的欣慰。

「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無聊不無聊啊,還給我講故事。」我嘴角微微上揚。

「你在我的心裡,就是個小孩子……」吳天昊繼續一臉霸道。

然後,直接將我打橫的抱起。

「喂,喂……幹嘛呢。這裡是醫院啊,還是走廊啊。被別人看了多不好啊。」我忙掙扎著。

而且,這裡的人已經都盯著我看了。

讓我感覺怪怪的。

那些齊刷刷的眼神看著我。

讓我感覺渾身的不自在。

不自在極了。

一夜有寶,老婆復婚吧 「喂,快點放我下來啦。」我用力的捶著吳天昊的胸口。

「你再吵的話,我直接用我的嘴巴堵住你的嘴巴了,看你還怎麼吵。」吳天昊的臉上帶著一臉的壞笑。

「你……你真是討厭啦,那你趕緊的走啦/。」這樣子,讓大家看著。

讓我無底自容啊。

吳天昊這該死的傢伙。

居然還慢緩緩,慢吞吞的走著。

似乎在遊行一樣的要讓所有的人看看一樣。

「喂,你在幹什麼啊,走的快一點啦。」我繼續用力的捶著吳天昊的胸口說著。

「慢慢走有什麼的,我要讓所有的人知道,我是很疼愛老婆的。」吳天昊依舊我行我素。

我明白吳天昊的性格。

只要是他決定的。不管我怎麼說,他都不會管我的。 ?不管我怎麼說,他都不會管我的。

好吧,既然他要表現愛老婆的樣子讓所有的人看看。

我就成全他吧。

既然他都來不感覺難為情的話。

那麼,我也沒有必要難為情了。

他不要臉,我比他更不要臉就沒事。

摟著他的脖子,一臉深情款款的望著他那一副開心的樣子。

「吳天昊,其實,你笑起來的時候,真的很好看。」我一副看的出神的樣子看著吳天昊說著。

吳天昊被我這麼一說。

結果,臉上那陽光而又迷人的笑容就這樣沒有了。

「呃……」吳天昊就愣了愣。

表情又開始冰冷了。

「你……喂,你幹嘛啦,我剛才說你笑起來好笑,你就馬上不笑了,你幹嘛老跟我做對啊。」我一臉無奈。

「怎麼?你這麼喜歡我笑?」吳天昊不冷不熱的聲音問著我。

我狠狠的點頭:「嗯,嗯,當然啦。」

「你笑起來的時候,很陽光,讓人感覺很溫暖。」我繼續一副著迷的樣子看著吳天昊笑。

我一定要讓吳天昊變得陽光起來。

不能再這樣成天板著一張冰冷的臉蛋。

冷少的天使女僕 不好。不好。

「還有呢?」吳天昊繼續一副不冷不熱的看著我問著。

「你笑起來的時候,很帥氣,很迷人,讓人看了有一種怦然心動的感覺。」我說這話的時候帶著含羞。

昊天昊聽了我這話后。

臉上的肌肉微微的抽了抽。

「幹嘛……」我看著他那一副似乎不滿意的樣子問。

「那你就不怕我笑的時候,那麼迷人,別的女人會被我迷住嗎?」吳天昊微微的沖著我一笑。

「你不笑的時候,都有這麼多的女人迷你著,也不介意你再笑了笑了啦,反正我喜歡你笑。」我一臉鄙視。

「反正,我就喜歡你笑。」我又重複了一遍剛才的這話。

吳天昊此時已經將我放在床上了。 ?吳天昊此時已經將我放在床上了。

後面小冰也跟進來了。

他一將我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的時候。

他馬上跟著屁股就坐在了我的身上:「老婆,既然你這麼喜歡我笑的話,那我以後就只笑給你一個人看好不好?」

吳天昊說完后。

露出一副可愛帥氣陽光迷人的笑容。

「那吳天昊同學,當你笑的時候,我是不是要出去呢?要不然,不是分享了你的笑容了嗎?」小冰開著玩笑。

「不用不用,我不在意,不介意的。」我忙攔著小冰。

「他呢?介意不?」小冰故意捂著笑容看著吳天昊問。

「天大地大,老婆最大,所以,我老婆沒有問題的話,我也沒問題。」吳天昊現在是左一句老婆,右一句老婆的叫的很順口很順口啊。

其實,我聽著也是很順口很順口的。

心裡聽著自然也是特別特別的舒服。

「喲,喲,我聽著這些話的時候,怎麼感覺特別特別的膩人呢?」小冰繼續取笑著。

「喂,小冰,我們倆都餓了,而且,我們此時剛和好,你是不是要給我們一些私人的空間呢?不要當電燈泡了,快快快……給我們買點吃的。」吳天昊說完后直接抽出一張一百面值的人民幣塞到小冰的手裡。

「切,想打發我就直說,不過,這錢就算了,我自己有,請你們吃頓飯的話還是可以的。我走了……」小冰直接要把錢塞給吳天昊。

吳天昊沒拿著。

「拿著拿著,我有錢,你們那點錢,留著自己花。」吳天昊這一點還是懂的。

「小冰,拿著吧。他讓你給他買吃的,難道你還花自己的錢啊。」我也覺得花點吳天昊的錢沒關係。

「喲……你現在都把吳天昊當成自己人了。哈哈……行,既然你們都這麼說的話,我也隨便。走了……」小冰拿著手裡的錢在我們的眼前晃了晃。

「去吧。晚點回來。」吳天昊居然很不要臉的要讓小冰晚點回來。 ?「去吧。晚點回來。」吳天昊居然很不要臉的要讓小冰晚點回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