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猛烈。

巨大的意志力量不斷撞擊。

現在葉小凡看上去與邪月旗鼓相當,體內三十三天意志與諸神黃昏意志不斷運轉,加上其他意志輔助,越加強橫,各種法術信手揮出,一道道法術威力巨大,可怕至極。那強大滔天的意志力量無以倫比,實力巨大。洶湧澎湃的意志力量讓人心驚至極。

蓋世無敵般的意志力量轟轟烈烈。

那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力量?!恐怖霸道的意志力量蓋世無敵,威能兇悍。

「邪月果然是邪月,這頭魔獸王,根本不是一般魔獸能夠媲美。三重天境界,卻是有著幾乎五重天的實力,這種魔獸絕對不是一般級別的魔獸。即便是我到了今天,在不動用殺手鐧的情況下也難以是這頭魔獸的對手。」漸漸的,葉小凡還是落了下風。

可是,邪月卻是狂震,他怎麼樣也不明白為何一個半仙能夠厲害到了如此境界。

這絕非是天才能夠形容。

這是力量在本質上絕對『性』差距。

唰,唰!

一記攻擊碰撞過後,葉小凡與邪月立刻分開,舒展了一下手腕,輕笑道:「邪月,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實力的確遠非一般魔獸能夠比較。不過,即便是這樣,你也會輸給我。」

邪月哼了一聲,說:「等你贏了再說這種話吧!」

「你這種『性』格的魔獸王絕對不會屈服,今天我就讓你死亡隕落好了。接下來,我會出全力,看好了。赫爾墨斯血脈的力量,帝皇神鎧化。」

伴隨著一聲巨大的意志爆發,葉小凡立刻被黑『色』光芒所淹沒。在一道道目光注視下,葉小凡進行了帝皇神鎧化,首先是四肢,然後是軀體,最後是腦袋,當一切神化過後,頭髮再次變得更加長,軀體變得更加堅固,四肢變得更加凝實,力量滾滾,雄壯無敵。

那恐怖巨大的意志力量陡然釋放出來,轟轟烈烈。無以倫比的意志力量讓人吃驚萬分,威力壯大。

恐怖強大滔天的意志力量如同火山一樣爆發出來,兇悍無敵。在這種情況下,那巨大的意志力量多麼驚人,多麼厲害。洶湧澎湃的力量讓人吃驚不已。

威壓蓋世。

強橫兇悍,霸道絕倫。

比以前更加強大的帝皇神鎧化,一瞬間,葉小凡各方面的意志力量暴增十倍。是的,這是十倍,不是一倍。那股狂暴的氣息再次增加,威力滾滾。

邪月臉『色』大變,驚叫道:「赫爾墨斯血脈的擁有者!」

說完,邪月立刻逃走,化為滾滾光芒而去。可是,葉小凡化為真龍一個橫掠已然出現在正在奔逃中的邪月面前,然後便是揮出一記拳頭,恐怖巨大的猛烈力量滾滾進行攻擊。蓋世無敵意志力量爆發出來,一擊接著一擊,恐怖強大的意志威能無敵天下,厲害莫測。

一瞬間,足足過百拳頭攻擊在邪月臉上。

一聲慘叫,邪月砸在地面上,『激』起大片灰塵。

「怎麼可能?這小子即便是赫爾墨斯血脈的擁有者,也不會如此強大才對,速度太快了。」邪月嘴角下緩緩流出一抹鮮血,眼看著葉小凡又是要攻擊,隨即進行變形,化為雷霆般的閃電之力,進行狂風暴雨似得攻擊。一頭巨大的魔獸現化出來,龍頭,一片片鱗片自脖頸上不斷收窄,一直到了尾巴。

恐怖巨大的力量攻擊而去,威力兇悍。

猛烈的意志力量讓人心驚不已,力量巨大,威壓不絕。

邪月終於是要拚命了,迎面而來的葉小凡驟然停頓下。邪月張開嘴,一道意志力量匯聚起來,從其中可以清晰感受到多達八種諸神黃昏意志,還有其他意志,加在一起足足數百種。看得出來,這一招神通法術非同小可,很可能也就是邪月壓底箱的東西。

一擊迸發,威能巨大,恐怖猛烈的意志力量轟轟烈烈的釋放出來,浩浩『盪』『盪』。

恐怖巨大,能量蓋世。

在這種力量下似乎可以摧毀一切東西。

被鎖定的葉小凡頓時感應到了巨大的危機,是的,說明了邪月這一招非同小可。葉小凡卻是興奮了起來,大吼一聲:「諸多意志,連接一片,看我的厲害,末日降臨。」

********************************************************************************************************

三十三天意志,諸神黃昏意志,九天仙域意志,以及其他意志,在七彩意志下一片片連接起來。由於葉小凡的境界增長,實力變得愈來愈強大,領悟越深。恐怖強大的意志力量無雙厲害,兇悍至極。那股奇大無窮的意志力量實在讓人感覺不可思議。

葉小凡雙手『交』叉,頭仰天,全身上下浮現出不死不滅意志,真龍意志,上帝意志,死亡意志,吞噬山河意志,吞噬仙魔意志……諸多意志在七彩意志下連接成為一片。其中,真龍意志極為顯眼,也是目前葉小凡最為強大的意志,葉小凡整個人都在真龍意志中。

一股超越一切的意志力量爆發出來,轟轟烈烈。

那股強橫霸道的意志力量似乎能夠粉碎一切敵人,威能巨大。恐怖強大猛烈的意志力量爆發出來,轟轟烈烈,威能無敵。厲害無雙的意志力量讓人吃驚萬分,這究竟是一股什麼樣的意志?多麼強橫,多麼強大,多麼猛烈。在這股意志力量下似乎可以摧毀一切生命。

末日降臨,意志合一。

葉小凡整個人為人末日世界,降臨而下。從瘋魔他們的角度看出,就像是一片末日世界從天而降,進行攻擊。一擊之下,墜落而下,一股恐怖巨大的意志力量爆發出來,轟轟烈烈。

然後與邪月最後一擊撞擊在一起,結果,支持僵持了一下,邪月的攻擊立刻粉碎。末日世界去勢不衰,繼續攻擊,伴隨著邪月一聲聲嘶力竭的慘叫,一場大戰就此結束。

終於是落下了帷幕。

毫無意外的是,這一次獲得了勝利。與上一次相比,被追殺得到處逃走的對手卻是死在這裡。邪月,一代魔獸王卻是慘死這裡,屍體鮮血肆意流出。

邪月仰躺在地面上,身體龜裂,傷口到處都湧出鮮血。

慘死。

瘋魔,刀術老人他們都是震撼了一把,方才葉小凡最後一擊那股恐怖的意志力量實在恐怖,不僅僅是法術強大,更是境界強大。

那巨大的意志只怕現場也唯有瘋魔能夠安然無恙的接下來。

到了這個時刻,葉小凡也算是頗為了解到了自己的實力,大約有著五重天境界的樣子。若是遇到了六重天高手,也唯有逃走。五重天與六重天高手相差之大,難以想象。恐怖強大的意志力量爆發出來浩浩『盪』『盪』,兇悍滔天。如山如海的意志力量展現出來,威力巨大。

恐怖,強大。

這是種多麼厲害的意志力量。

在葉小凡的吩咐下,天堂與地獄立刻收拾好這具重要的屍體。其他魔獸被瘋魔紛紛封印鎮壓,放置到了仙器戰艦內部。在仙器戰艦內部可是有著囚牢。在那裡可以慢慢折磨,讓這些魔獸屈服。不過,並不是現在,他們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我們走,去赤煉城。這一次,就是魔『棒』組織的總部覆滅之日。呵呵,大帝聖子既然你想要殺我,那也就不怪我出手狠辣無情。」

葉小凡心中想著,倒是想與大帝聖子過過手,看看對方實力究竟怎麼樣。 大帝聖子,這是一個非常傳奇式的人物,實力強悍。洶湧澎湃的力量爆發出來,威壓蓋世,在年僅十四歲時期就成為仙人,九天封仙,一路上斬殺無數敵人,乃是公認為下一屆紫苑閣『門』主。這麼多年的時期過去,又是赫爾墨斯血脈的擁有者,實力驚人。傳聞此人乃是大人物傳世,非常了得,法術驚人。

手段可謂是翻雲覆雨,超越一切。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葉小凡就對於大帝聖子越是想要知道這一點。

驚人,恐怖。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又是何等的強大厲害。

葉小凡很是想到知道,就赫爾墨斯血脈的擁有者而言,這麼多年,葉小凡只是遇到了兩個那即是血菩薩與雅妖。至於葉小凡那個分身另當別論。

成長到了今天,實際上葉小凡已經可以與這些人『交』戰。

在收拾了邪月他們一行魔獸后,葉小凡他們立刻離開這裡。只是葉小凡不知道的是,就是因為他如此做,以至於引出了超級巨大的麻煩。

邪月乃是魔獸王者,他的種族自然是非同凡響,不是一般魔獸可比。現在葉小凡卻是殺死了邪月,這意思可就大去了。搞不好一場大戰即將爆發。

魔獸憤怒。

在赤煉外域第三區中,是一片更加焦黑的土地,大多數大人全部都是坑坑窪窪的地帶,看上去很平坦,實際上這裡到處都是巨坑。在中央區域中,有著更加最大的深坑,深坑內部居然是一座巨大的宮殿。與人類宮殿不同的是,這座宮殿看上去有些像一頭猙獰雄壯的魔獸,氣勢不凡。

如果再細看的話,會發現這頭魔獸正是邪月的樣子,非常相似。龍頭,人身,這正是龍人魔獸的標誌。這是一種在赤煉外域中才會有的魔獸,十分強大。正如邪月那樣,他們可是王族,實力要比同階強大得多,也是厲害得多。恐怖巨大的力量展現出來轟轟烈烈,浩浩『盪』『盪』。

洶湧澎湃的力量如同火山爆發,滾滾如嘯。

霸道絕倫,無敵天下。

當邪月被葉小凡殺死的一瞬間,宮殿內陡然爆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方圓數十里內的魔獸都可以清晰聽見,嚇得立刻匍匐在地上,瑟瑟發抖。

「這是怎麼回事?是誰,是誰膽敢殺死我的子嗣。」

聲音浩大,在一件昏暗『潮』濕的房間中,一頭魔獸雙膝跪下,低沉著說:「王,出了什麼事情?」

「邪月被人給殺死了?」

這頭魔獸明顯吃了一驚,說:「怎麼可能?邪月實力幾乎達到了五重天境界。平常修士怎麼可能殺死他?那些老怪物的話又這麼敢殺死我們龍頭魔獸。」

「不管怎麼樣說,就是有人殺死了邪月,你即刻派人去調查。無論是如何,也是抓住這個人,死活不論。」王命令,房間中的憤怒彷彿可以點燃火山。

「是,王。」

於是,這頭魔獸立刻出去。

事情鬧大了,葉小凡怎麼樣也想不到自己殺死了一頭極為厲害的魔獸王者家族的成員。邪月,這可是個厲害的人物,在最近千年內崛起的龍頭魔獸,此魔獸實力強悍,極為厲害。短短時間內,就帶領著家族成員成為第三區的帝皇,第三區內所有魔獸都要臣服或是向著他低頭。

在五百年前,龍頭魔獸的王者甚至與一位人類超級修士八重天強者大戰過,結果,兩敗俱傷。至此,那一次事情后,再也沒有人膽敢傷害龍頭魔獸。

在第三區以下,幾乎沒有魔獸不認識龍頭魔獸。

可是,葉小凡初來乍到,瘋魔也是被困了數千年之久沉寂,因此他們都是不認識邪月。再加上邪月實際上在最後一招中,是被葉小凡給秒殺。也即是說,邪月連求饒,或是開口亮出身份的機會也是沒有。也正是這個原因,這邪月被葉小凡所殺死。

這一次可真是麻煩大了。

**************************************************************************************

赤煉城坐落在一座山頂上,依舊是如此經營著。在裡面稀稀疏疏的散播著一座座店鋪,或是酒樓,或是其他,大大小小加起來也僅僅只有數百建築而已。這座城市現如今可是變得有些繁榮,因為魔河獸的原因許多人來到了這裡來,雖然說魔河獸就此失蹤,不過,既然來了,很多人並未就此打算什麼也不幹就回去。畢竟,來到這裡一次他們可是『花』費了很大。

因此,本來安靜的赤煉城現如今卻是多大數萬人在這裡。

也讓得這裡漸漸繁榮了起來,能夠在赤煉城住下的人身份自然是不一般。因此,很多人在這裡採購一些東西,或是販賣一些東西。

葉小凡很遠便是望見了這座城市。

唰。

不久后,他們一行人終於是來到了『門』口。『門』衛看見他們都是一愣一怔,他們這些人自然是認識葉小凡,要知道,葉小凡可是紫『葯』仙境中的名人。這段時間又是與魔『棒』組織產生巨大的衝突,後者可是發布了讓人瘋狂的賞金,因此,葉小凡的名氣愈來愈旺。

愈來愈多的人知道這個人。

按照道理來說,魔『棒』組織與葉小凡乃是不死不休的關係,葉小凡可是殺了魔『棒』組織不少人。如此一來,葉小凡怎麼可能會回赤煉城?

可是,葉小凡確確實實來了。

回來了。

這也是為什麼『門』衛為什麼吃驚的原因。

也不看衛『門』的神情,葉小凡他們直接走進去,蠍子在一旁付錢,隨後緊跟而上。年輕『門』衛看著手上的靈石,終於是反應過來,大叫道:「趕緊去通知五月大人。」

隨即幾個衛『門』便是爭先恐後的去通報。

為什麼?因為魔『棒』組織可是說過了即便是通報消息也可以得到巨大的賞金,與此同時,一路上也是有著許多人認識出了葉小凡。這一下也就更加熱鬧了。雖然說葉小凡*深厚,這裡許多人也是了不起的人物,*同樣是極為巨大。為了得到巨大的賞金,因此許多人前往————

誰也沒有料到的是,在這個時刻會發生這種事情。

「葉小凡居然回來了,在這種時刻居然回來了,看來得有大事情發生了。魔『棒』組織可是死了幾個仙人在他手上,這種事情就是對於紫苑閣這些『門』派也是個重大的損失,更加別說是其他『門』派了。」

「是的,大戰即將爆發了。」

「不過,話說回來,葉小凡在這種時候回來難不成有著什麼殺手鐧?你看葉小凡身邊可是有著幾個人,深不可測,連境界都看不透。」

「誰知道?不過,這一次魔『棒』組織總部可是在這裡有著許許多多的人,高手如雲,厲害霸道。這一次大戰起來,吃虧的人定然是葉小凡。葉小凡不愧為膽大包天的人物,聽說大帝聖子已然決心要殺死他,在這個時刻,葉小凡還會回來。這意味著什麼?

說明了什麼?

恐怖,驚人。

一場大戰即將爆發。

所有人都在湊熱鬧,葉小凡他們卻是徑直找了家酒店住下。靜室中,蠍子說:「主人,在酒店外可是有著不少人,看來今天要爆發一場超級大戰。」

「額,待會兒,一旦大戰爆發的話,你趕緊進入仙器戰艦內部。這種級別的大戰,普通仙人最好不要參加。至於刀術老人倒是可以,你手上有著仙器,再加上我賜予你的諸神黃昏意志,還有你本身的刀術,完全可以勝過同階。倒是可以與三重天仙人一戰,戰鬥洶湧。」葉小凡緩聲說。

「是,主人。」

「是。」刀術老人說,躍躍『欲』試。這段時間,葉小凡又是賞賜下許多寶物,讓得刀術老人愈來愈『精』進,實力巨大。一般三重天仙人已難以是他對手。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葉小凡又是說:「若到強大的敵人直接回歸仙器戰艦。」

刀術老人以後可能到達四重天仙人境界,就是五重天境界也是有些可能。若是戰死的話,也未免有些可惜。因此,葉小凡要保護好他。仙器戰艦此刻就在葉小凡體內,在戰的幫助下,這些人身上都是有著仙器戰艦的烙印。一念之間,唰的一聲可以化為一道驚虹返回仙器戰艦內部。到了仙器戰艦內部也就安全了。

「對了,瘋魔前輩,這裡你感覺到了什麼危險的傢伙?」葉小凡問。

瘋魔笑道:「沒問題,最強大的一個傢伙與我一樣,乃是半步七重天強者,此人多半是這裡的鎮守大將。不過,得到三十三天意志之真龍意志的話,實力大增。即便是沒有一半我未領悟修鍊,他也絕非是我的對手。」

「好,今天我們就覆滅魔『棒』組織,大鬧赤煉城,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厲害。追殺了我們這麼久,也該付出點代價了。」葉小凡長笑一聲。

是的,該復仇了。

魔『棒』組織的總部是一棟頗為巨大的宮殿,此時此刻,這些高層們正在修鍊的修鍊,『交』談的『交』談,忽然間聞訊葉小凡回到了赤煉城,也是驟然一驚。

五月也是被閉關中驚醒過來。

一瞬間,有許多人立刻想要出手將葉小凡給拿下,可是,這魔『棒』組織畢竟是魔『棒』組織,大帝聖子的『精』銳強者營,絕對不是一般人可比,這些高層怎麼可能全部都是莽夫?五月當即下令開高級會議,灰衣老人也是參加了。這些時間過去,在大量珍貴『葯』材的幫助下,灰衣老人終於是恢復了全部的修為。

上一次,在葉小凡同歸於盡的攻擊下,灰衣老人受到了不輕傷害。

末日降臨的傷害又不是一般傷勢。

在會議上,五月沉聲道:「葉小凡不是傻子,也不是一般人,怎麼可能自投羅網。現在與我們魔『棒』組織的關係已經到了水深火熱的地步,唯有死戰到底才行。可是,葉小凡卻是沒有。這說明了葉小凡絕對是有著依仗。」

「對,『門』主,你說得對,我覺得這很可能會是報復。畢竟葉小凡的『性』格一向就是個以牙還牙的角『色』,實力強橫。如此恐怖的人物何等強悍。」

立刻有人點頭贊同。

隨後又有人說:「不過,我不明白的是,葉小凡手上究竟是有著什麼樣的底牌?為什麼會膽敢走進這裡,聽說他身邊才來了幾個人而已,難道成就是想要與我們一戰?」

「故『弄』玄虛,即便是他們再怎麼樣強大,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地方。要知道,這裡可是我們的地盤,我們若是不出手的話,豈不是違反大帝聖子的命令,還有,我們的顏面何在。」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