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海宗宗主魚山月忍耐不住嗤笑起來,不屑道:「大話誰都會說,百部之地?真是天大的笑話!」

各巨頭也再次皺眉,看向葉凡的眼神愈發不滿。

顯然,他們都覺得葉凡在說大話,而且是天方夜譚般的大話,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不求你打進獸族南州,但要將失去的疆域收回來,守住西南,這就足夠了。」

最後,姬心擰眉,帶著怒氣道。

「沒錯,守住西南,穩定後方,這才是最重要的。」

「損失也不要那麼大,否則整個人族都會人心大亂。」

……

梵海宗宗主魚山月卻是眉頭忽地一挑,說道:「葉凡,十年前你說有自己的戰術,我等放心將防線交給你,現在你又說這種更可笑,更不知所謂的大話……你是不是在配合獸族啊?」

此言一出,各大巨頭眼神一凜,紛紛看向葉凡。

這種猜測太可怕了,不需要多大可能,只要有個萬一,人族也會迎來滅頂之災。

一直古井無波,顯得十分隨意的葉凡,此刻目中也透出絲絲寒光,寒聲道:「既然你梵海宗不放心,你大可派大軍來接管西南防線,我紫凰宗直接撤回境內,不參與紛爭,如何?」

「你……」

魚山月臉色一變,咬牙切齒。

各大巨頭也是神色再變,沒想到葉凡如此乾脆,竟然借勢想要撂挑子,直接抽身離開,這樣一來的話,八大勢力肯定會壓力暴增,各個方向相繼被破都說不定。

「魚宗主,你坐下!」

姬心直接是瞪了過去,其他巨頭也神色不善。

魚山月面色漲紅,很想發作,但看各大巨頭的模樣,分明已經對自己十分不滿,自然也不敢再說些什麼,忿忿的坐下了。

各大巨頭也是感覺無比棘手,心中懊惱無比,覺得當初就不該讓紫凰宗防守西南,當時還以為葉凡出了什麼差錯,可以藉此針對紫凰宗做些什麼。

可誰想,這些年形勢很不好,大戰十分激烈,導致他們一直騰不出手,現在更是大部分兵力都被牽扯住,想對付紫凰宗,不僅要承受外患,還要承受內憂。

以至於,當初的算計都成了一紙空談,如今反而是被紫凰宗給拿捏住了,葉凡料定他們不敢妄動他。

深吸一口氣,姬心說道:「葉凡,我等相信你,但你也不要讓我等失望,這十七州組成的防線,是我等最後的底線,一旦告破,紫凰宗與你,都等著制裁吧,這絕非空話!」

「放心吧,獸族打不過來……它們兵力已經明顯不足了,因為有更大的動作,最多一年,我就會發起反攻。」

葉凡依舊信心十足。

「你……」

姬心面露慍色,感覺葉凡在耍自己。

歷來人族都沒有多少次能打進獸族地盤的,紫玄皇朝建朝以來也只有一次,便是開朝後第一次千年大戰的時候,但也只佔據了不到十部之地,就被強行扼住勢頭。

其他巨頭臉色也十分不好看,不明白為什麼才十年沒見,這葉凡吹牛皮的功力漲的那麼快。

只有問心宗宗主江亦塵,始終眼神熠熠,此刻忽然問道:「葉凡,你真的有把握?」

「當然,否則的話,那麼多將士豈不是白死了,除非有人搗鬼,給我紫凰宗下絆子,否則必然可奪取百部以上的疆域。」

說到最後,葉凡輕輕地瞥了一眼魚山月。

「你什麼意思?」

魚山月頓時就瞪起了眼睛,但也心頭一跳,感覺是一個機會。

「什麼意思你魚宗主心知肚明,葉某隻勸你一句,不要自尋滅亡。」

葉凡渾然不懼,目露寒光地掃了他一眼。

「好了。」

姬心平復了心情,神情威嚴道:「葉凡你記住,這是你最後的機會,防線再破,我等不會再饒過紫凰宗與你。」

鄭重其事的模樣,讓人絲毫不懷疑這話中的真實性。

葉凡默然無言,神色平靜,沒有回應,各巨頭見此也不多說,直接離開了,他們坐鎮前線戰場,也是忙的腳打後腦勺,沒那麼多時間浪費。

……

時間過的很快,一轉眼,距離八大勢力質問,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

這一個多月里,西南防線的獸族和人族一直相安無事,並未爆發什麼戰爭,甚至獸族已經組成了嚴密堅固的防線,不再大肆進攻,而是開始防守起來。

這讓人族的將士心下大鬆了一口氣,中州那些人族巨頭們,也放心了不少。看來,獸族確實兵力不足四面擴張。

這一日,葉凡接到了暗星盟情報組送回來的沿海邊防情報。

「東南海防監控小組啟上:近日來,海獸族動作愈發頻繁,大量海獸游弋於沿海,海下更有大量海獸聚集,據二、三、四……八號觀測及經驗推斷,海獸族將在未來數月某一日登岸開戰。」

「另,紫玄大軍防禦外松內緊,梵海宗防禦外緊內松,有所懈怠,根據種種跡象,似乎有避退,放海獸族登岸的打算。」

葉凡緩緩放下手中的情報,微微閉目片刻,睜開時已經滿是寒光和殺機,將情報遞給一旁的贏頡,說道:「將情報和情報小組傳遞迴來的證據都收起來,都是日後的證據。」

「是。」

贏頡小心地收起情報。

揉了揉眉心,葉凡問道:「當日潰敗的大軍,如今收攏的如何?」

「回稟大人,根據推算,潰敗逃出來的大軍應該有五十萬左右,如今已經收攏三十多萬了,最後應該能收攏四十萬左右,其餘十萬……要麼流落到各諸侯國逃走了,要麼應該是被獸族殺掉了。」

贏頡彷彿早有準備,此刻立即回答道。

「蒼焰宗的玄艦,何時能送來我宗大軍?」

葉凡微微點頭,再次問道。

「時間很短,但也夠玄艦跑兩趟了,應該可以送來一千二百萬大軍……這差不多是紫凰宗最後的底蘊了,畢竟本宗那裡也要兵力防守。」

贏頡回答道。

「足夠了,獸族不會有空理會我們的,奪回來以及佔領的疆域,只需一點兵力鎮守就夠。」

「東海、東南海……都有海獸族活動,獸族果然費盡心機啊,雙管齊下,只要光一個東南諸州,腹背受敵不會讓我退卻,連紫凰宗本宗也算計上了。」

葉凡冷笑起來,忽然轉過頭對贏頡道:「你立即派人去東南諸國,讓他們往北遷徙,錢財土地都不要管,人要先走。」

「啊……大人,這樣必然會打草驚蛇啊。」

贏頡露出驚訝之色,不明白向來睿智,掌控全局,思緒縝密的葉凡,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決定。

沉默了一下,葉凡輕輕擺手,長嘆道:「你們去晚一些,只留下足夠的時間讓他們撤退就行,盡量晚些驚擾獸族。」

「雖然大部分將士都是我紫凰宗的,但也有不少是紫玄皇朝的將士,人已經死了,就不要讓他們的親人也受牽連了,這與我初衷不符。」

贏頡很明顯愣住了,看向葉凡的目光忽然變得複雜起來,思緒如麻,沉默了很久,才微微躬身:「遵命。」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這種簡單的事情,你們也可以送的吧?」對於替人送信跑腿這種小事,李學浩可沒有什麼興趣,尤其是一封並「不普通」的挑戰書。

「浩二,你才是最合適的人選,剛剛我們就在計劃讓誰送信,然後你就來了,真是幫了大忙了。」林原廣志一臉慶幸地說道,又將那封粉紅色的信件一把塞到了他的手裡。

李學浩完全可以也有那個能力拒絕,不過想想還是算了,畢竟小胖子林原廣志是他的表兄弟,加上事情也不算麻煩,那就幫他們一把。

「是送到哪裡的?」抓著手裡的信件,李學浩問道。

「送到茶道研究社的社團活動室,地址就在校舍5樓……」林原廣志說道。

「茶道研究社?」李學浩一聽這個名字,心中不由閃過一絲古怪,記得林原廣志介紹過他自己就是茶道社的副部長,那麼這個茶道研究社又是怎麼回事?

「浩二,你把信親自交給茶道研究社的部長就行了。如果可以的話,再代我們說一句話吧,就說我們部長已經下了命令,如果不併入我們茶道社的話,那就是我們茶道社的敵人!所有的一切敵人都應該被消滅掉!」

聽了這句霸道無比的話,李學浩終於確定,還真的是「同行」傾軋!而且,作為送信人,他也是「助紂為虐」中的一員。

不過這時候後悔也晚了,都已經答應送信了,他也不是出爾反爾的人。但要代替說的那句話,則可以完全不用說。

……

帶著信件,李學浩按照林原廣志說的地址,找到茶道研究社的社團活動室。

社團活動室的門是緊閉著的,不過裡面有聲音傳出來,顯然跟林原廣志說的一樣,今天茶道研究社的成員在開展活動。

作為禮貌,李學浩先敲了敲門,然後再把門拉開。

活動室里的人聽到動靜,全都一起看了過來,當發現是一個陌生人時,每人臉上都帶著一絲疑惑和驚奇。

「請問,上杉部長在嗎?」李學浩瞄了一眼活動室內的人,一共有六個人,四男二女,他們每人都在忙著泡茶,一陣陣茶香不斷鑽進鼻子里。

「你好,我們部長沒在,請問有什麼事嗎?」一個離得最近的男生走了過來問道。

「沒在嗎?那麼麻煩你將這封信轉交給上杉部長。」林原廣志雖然說了要把「挑戰書」交給茶道研究社的部長,但既然人沒在,李學浩也不會那麼傻留下來等。

「信?」男生見到他遞過來的那封粉色紅的信件時,臉色猛地一變,顯然誤會了什麼,「你叫什麼名字?」

「那我告辭了。」將信送達,李學浩直接走人,而且身為一個過客,也沒必要通名報姓。

那男生見他沒禮貌地走了,眼裡閃過一絲惱怒,但也沒有追出去,而是轉身帶著那封粉紅色的信件走到他剛剛的座位上,一把將它扔在了桌子上。

「這是什麼,白鳥前輩?」幾個人都探頭看了過來,臉上帶著好奇還有那麼一絲八卦。

「只不過又是一個被部長迷住的可笑傢伙送的LoveLetter而已。」男生平凡普通的臉上帶著濃濃的不屑和譏諷。

「剛剛那個男生,好像很帥氣的樣子。」其中一個女生有些花痴地說道。

「帥氣?」男生表情顯得更加不屑了,「你不知道部長最討厭這種自以為是的傢伙嗎?如果部長剛剛在這裡的話,那個傢伙就要倒霉了!」

「那這封LoveLetter要替部長扔掉嗎?」另一個女生問道。

「先放在這裡吧,等我們活動結束后再跟垃圾一起扔掉就可以了。」男生一臉無所謂地說道。

……

送過信之後,李學浩在校門口與林原廣志匯合。

「浩二,已經送到了嗎?」林原廣志見他出來,有些迫不及待地問道。

「嗯。」李學浩淡淡地點了點頭,至於並非送到茶道研究社的部長之手,而且也沒有代他們說出那句囂張霸道的話,這種小事也根本不用提起來。

「很好,你現在回去吧,水亞美上午沒有看到你,不開心了一個早上。再麻煩你跟媽媽說一下,我可能要很晚才能回去。」林原廣志說道。

「沒問題。」

辭別了林原廣志,李學浩依然漫步而行。

走了一段路之後,遠遠地可以見到菊池裡沙住的那棟現代公寓樓,這說明,距離林原家已經非常近了。

李學浩卻停下了腳步,因為前面的路被兩方人給擋住了。

兩方人都是女生,不過一方只有一個女生,另一方卻有三個女生。

只有一個人的女生,手上抱著一包什麼東西,雖然孤身一人,但卻完全無懼對面的三人。她的身材不高,只有一米六左右,穿著校服。

校服的款式是灰色的小西裝加紅色的方格子短裙,短裙下穿了長長的黑色襪子,完全遮住了雙腿的皮膚,卻又緊緊地勾勒出了修長而圓潤的腿部曲線。

因為是側對著的,所以只能看到一個側面,但姣好的肌膚和精緻的側臉,仍能讓人看出來是個青春的美少女。

而且她身上的校服也是李學浩所熟悉的,剛剛他給林原廣志送信的時候,在茶道研究社的那兩名女生身上見到的校服就是這樣的,所以可以肯定,她是大南高中的學生。

另一方的三個女生,穿的同樣是大南高中的校服,但在打扮上卻完全不同,或者說畫風迥異。

三人中為首的一個身高在一米七左右,比起對峙的那個女生要高出足足十公分,黑色的長發任意披散而下,仔細看的話,額前還有一縷棕紅色的頭髮夾雜其中,估計是特意染上去的。

臉上化了妝,從側面看,也顯得極其精緻,有不輸於那個少女的可愛長相。雙手十根手指上起碼有四根手指戴了戒指,手指指甲也是精心地塗了紅色的指甲油,如同鮮血一樣紅。

這樣的打扮對於一名在校生來說,明顯顯得出格了,尤其是對於一個女生而言,這幾乎就是在告訴大家,我是個不良少女,離我遠點! 「轟……」

紫凰宗東面沿海第一巨城港口上,無法計數的獸族密密麻麻地簇擁著,獸擠獸,形成了一片令人望一眼便通體發涼的海獸汪洋。

偌大的港口上,各種舟船艦舫等,已經被獸族轟成了碎片,岸上、海里,放眼望去,儘是獸族的身影,瘋狂擁擠著、蠕動著,密如繁星,渾像一筐滿滿的豆子,擠的容不下寸毫地方。

成片成片的各系獸族戰技與天賦戰技,不要錢般朝城牆轟過去,如同水潑一般,密不透風,五光十色,神光澎湃,絢爛而恐怖。

高大雄偉的城牆上,已然是布滿了數不清的戰技痕迹,有的地方更被轟開一個大口子,那一塊牆體都熔成了岩漿,留下一個猙獰可怖的瘡口,彷彿流膿的傷口般。

巨城上空,陣法光芒奪目,無比絢麗,七彩光芒沖霄,一個巨大的半透明罩子頑固地罩住下方巨城,抵擋獸族瘋狂的進攻。

海獸族終於是發動了攻勢,就在一個月前的夜晚,一顆一畝地大小的龐大水球,借著夜色的掩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地轟穿了陣法防禦,當晚,巨城內就迎來了一場血腥屠殺。

好在,紫凰宗的防禦十分到位,反應無比迅速,立刻派兵鎮壓,將陣地搶了回來,然後以最快的速度修補了陣法。

那一刻,在城牆上的將士都獃滯了,被震的失神。

不知什麼時候,城牆下,汪洋里,早已彙集了無窮無盡的海獸,宛如瘋狂而龐大的蟻群,在茫茫夜色下,突兀而悍然地發動了進攻。

大戰驟起,不止紫凰宗的邊防港口,東南沿海的梵海宗和皇朝大軍也沒反應過來,被打了個措手不及,被動迎接獸族的瘋狂攻勢。

沒錯,就是瘋狂。

海獸族的攻勢稱得上極其瘋狂,根本不顧底層海獸的生死,不斷催促它們進攻,哪怕元氣耗盡,也要用身軀去撞,去硬撼,撞成肉泥都不停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