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戰雖然年紀挺大,但看上去卻只是一個青年,腦袋上連一根白頭髮都沒有。

他身邊的林玄天也是一樣。

原本兩家老爺子雖然修為高深,但看上去,也是四十來歲的年齡。可是在這裡,也不知道得到了什麼奇遇,竟然返老還童,回到了三十來歲的模樣。

「不行!太古魔王太歲雖然離開,但是那裡依舊有許多它控制的傀儡,我們這樣貿然過去,恐怕有些不妥。」

林玄天搖了搖頭,「看情況而定吧,實在不行,我們就發動黑源圖,進入黑源城地宮的核心!」

「不過話可要說清楚,我家小卜可絕對不會嫁給林笑的!」

突然間,沈戰警惕的看著林玄天。

林玄天微微的一怔,隨後他的臉上流露出了訕訕的笑容:「咳……放心,放心,我不會把小卜往火坑裡推的……」

「這還差不多!」

沈戰哼哧哼哧的坐了下去,閉上眼睛,感應著外界的情況。

不過此刻,這兩家老爺子的身上的氣息,赫然達到了混元鏡。 黑源城的廢墟當中,那頭太古魔王太歲已經從地面沖了上來。

此刻,這傢伙的修為,竟然也達到了天宮境。

太古魔王太歲出生的時候,就是生死之境,它的成長速度極其迅速。

短短半年不到的時間,成長到天宮之境,也並沒有什麼稀奇。

更為重要的是,天宮境的太古魔王太歲,擁有的能力,已經不是凡人所能想象的。

就算是混元鏡武者稍不留神,也將被其控制。

甚至是一些已經死亡的屍體,太古魔王太歲的思維,也會入住其中,讓其恢復生前的實力。

此刻,太古魔王太歲的身邊,密密麻麻,黑壓壓的一片武者。

這些武者,幾乎都是死在這裡的屍體,被太古魔王太歲廢物利用。

甚至林笑還看到了不少的乾屍,這些乾屍的穿著打扮,顯然不是現在九玄世界的生靈,應該是這黑源城原住民的屍體。

「林笑,蠱界之中,你險些將我殺死……這一次,咱們新仇舊恨一起算。」

自己的兩個混元鏡傀儡被林笑擊殺,太古魔王太歲也不得不嚴陣以待。

不過它的注意力,更多的是集中在沈小卜的身上。

若是能將沈小卜控制,那麼也就意味著,這頭太古魔王太歲擁有了一個空間天賦血脈的化身,那麼這頭太古魔王太歲,就能夠繼承黑源澤中的一切了。

黑源城的第一任城主,便是一個擁有空間屬性的天賦血脈者。

第一任城主還在的時候,黑源城威震諸天,甚至威脅到了神界的神帝。

後來第一任城主隕落,黑源城落到凡界,在這九玄世界中生根發芽威震一方……直到遠古時候,被九玄世界的聖皇滅掉。

黑源城覆滅的主要原因,就是後來的城主,無法繼承黑源城的一切。歸根結底,就是黑源城中的一切,唯有空間天賦血脈者才可以繼承。

太古魔王太歲是一種古怪的生命體,被它同化的生靈,雖然化作傀儡,但也相當於它身體的一部分……獲得其他生靈的一切。

此刻,這頭太古魔王太歲的思維波動不斷的朝著四面八方侵襲而去,將整個黑源城的殘骸籠罩。

行走在這裡的生靈,除非修為高過太古魔王太歲,否則剎那間就會被太古魔王太歲同化,一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而修為高於太古魔王太歲的生靈,也需要不斷的凝神抵擋,才能夠徹底的扛過太過魔王太歲的思維侵襲。

太古魔王太歲與封神樹妖被列為地獄中最為恐怖的兩大生靈,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林笑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沈小卜。

就見到沈小卜身體之外的那層藍色光影,已經化作了一層晶壁一樣的東西,將沈小卜護在其中。

此刻的沈小卜,就好像已經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一樣,這個世界的一切,都與她無關。

沈小卜頭頂的那顆藍色水晶,依舊散發著奪目的光芒。

轟隆隆——

正在這個時候,太古魔王太歲已經發起了攻擊。

因為曾經被林笑險些斬殺,所以它對林笑依舊存在著莫大的陰影,並不敢以本體攻擊林笑。

但是它麾下的那些傀儡,卻是鋪天蓋地,好似一群蟑螂一樣,朝著林笑沖了過來。

林笑身上的所有真元都縮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龐大無比的魂力。

魂力無影無形,在他的身邊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漩渦。

那些衝過來的傀儡,幾乎在靠近林笑的一剎那間,身軀就好似下餃子一樣落到了地下,摔的粉身碎骨。

「萬化神訣,千百萬化……我的魂力已經達到天宮之境,萬化神訣到了這個境界……最大的就是就是延綿不絕,無窮無盡。」

林笑忍不住哈哈大笑。

嗡——

驀然間,他的魂力朝著四面八方擴散開去,好似一道道巨大的海浪一般。

魂力衝過之地,便形成一個真空的空白。

寄生在傀儡中的思維,全部都被這些魂力衝擊成了渣滓,再也無法容納太古魔王太歲的魂力。

「怎麼會這樣!」

見到短短的幾個呼吸的時間,太古魔王太歲的傀儡就被林笑如砍瓜切菜一樣斬殺了成千上萬,太古魔王太歲也覺得有些恐怖。

甚至那些傀儡,連林笑的衣角都沒有碰到,更不要說是對他造成什麼威脅了。

「太古魔王太歲?地獄最恐怖的生靈之一?」

林笑的嘴角流露出一抹不屑來:「你應該擁有傳承記憶把……太古時代的地獄中,曾經擁有一頭神帝境界的太古魔王太歲……」

「神帝之境的太古魔王太歲!」

太古魔王太歲身軀之上,那密密麻麻的眼珠子里,流露出了一抹回憶。

他當然知道那頭太古魔王太歲。

那是所有太古魔王太歲中,第一頭,也是唯一一頭達到神帝境界的太古魔王太歲了。

當年這頭太古魔王太歲統御地獄諸天,乃是地獄中唯一的霸主。

只是後來,那頭太古魔王太歲實在太過霸道,惹了眾怒,引起地獄和神界中神帝的圍攻。

但是那頭太古魔王太歲實在太強了,在那樣的情況下,竟然控制了數位神帝,幾乎將神界和地獄唯一一次的神帝聯盟擊潰。

可就在最關鍵時刻,一個神秘的人物出現了,反手之間便將太古魔王太歲斬殺。

而後,地獄中的神帝便開始留意地獄中的這種生靈,幾乎將太古魔王太歲一族滅族。

直到太古末期,不僅僅是神界遭到了大劫,就連地獄也沒能倖免。

太過魔王太歲一族,也才漸漸的恢復了元氣。

「難道你要說,你的祖先參與圍攻了我的那位神帝祖先?」

太古魔王太歲並沒有發出聲音,但是它的思維波動,無處不在,任何能都能明白太古魔王太歲的意思。

「不。」

林笑微微的搖了搖頭:「我是說……那頭太古魔王太歲,我殺的。」

「嗯?」

太古魔王太歲微微的一怔。

「你若是高我幾個境界,我還忌憚你幾分,但是同一個境界……你就給我死吧!」

林笑沒有給太古魔王太歲思考的時間。

這個時候,他甚至都沒有使用任何武技,萬化神訣徹底的爆發出來。

在虛空中,林笑似乎形成了第二化身。

一個一個看似虛無縹緲,但實則真實存在的身軀,不斷的朝著太古魔王太歲轟擊而去。

「好強的魂力!!」

太古魔王太歲那些眼珠子里,終於流露出了恐懼。

太古魔王太歲最強大的地方,就是那恐怖的思維之力。

但是現在,林笑的魂力化身,卻能夠輕而易舉的將太古魔王太歲的思維撕成碎片,並且再也無法重生。

太古魔王太歲凝聚起全身的思維之力,狠狠的朝著林笑衝擊而去。

但是面對萬化神訣的魂力,太古魔王太歲就覺得自己的思維之力,好似雞蛋撞在大山上一樣,連個浪花都沒濺起來。

反倒自己的魂力,被轟的七零八落。

「哼哼哼……小子,別以為這樣,你就能拿我怎樣!」

太古魔王太歲的尾端,一個小小的分支,帶著一點點思維之力,無聲無息的脫離本體,遁入地下。

而他的本體,則是狠狠的朝著林笑撲了過去。

那龐大的身軀,遮天蔽日。

這一刻,太古魔王太歲的思維之力,甚至演化出了武道,幻境,天地大勢等等異像,似乎要同林笑玉石俱焚。

「原來是這樣!上次你就是通過這樣的手段離開蠱界的!」

林笑的眉毛微微的一挑。

傾城女帝 若是他現在沒有發動萬化神訣,是絕對不會發現太古魔王太歲離開的那一小段軀體的。

但是現在,萬化神訣之下,方圓百里之內的一切,都在他的一念之間。

「嘿嘿嘿,被你發現了又能如何。」

太古魔王太歲大笑。

隨後,它的身軀之上,一段又一段的分支,不斷的脫離本體,鑽入地下。

同時,那些還未死絕的傀儡,也朝著四面八方散去。

這些都相當於太古魔王太歲的化身,甚至它的主思維,以及自己最重要的晶核,也許就寄托在某一個,甚至某些傀儡之上。

若是它們逃走,那麼太古魔王太歲,就有重生的可能。

那麼對於九玄世界,乃至炎魂域而言,就是一個無上的災難。

「萬化神訣……化化化化化!」

驀然間,林笑抬起頭來,他的雙瞳猛地爆發出一道金紅色,一道銀白色的光華。

他的元神從識海中跳了出來,一分為二。

一個寒氣森森,一個熱浪滾滾。

浩瀚無際的魂力,從日月元神之上朝著四面八方擴散開去。

轟隆隆……

這一刻,林笑的魂力,好似車輪一樣,在虛空當中滾滾而過。

無論天上,地下,所有的時空,虛空當中,全部都被他的魂力所覆蓋。

太古魔王太歲逃走的那些化身,以及從身上分離出去的分支,在一個呼吸之內,便被這些魂力衝殺的乾乾淨淨,一個不剩!

太古魔王太歲真的怕了。

這個時候,它才想起,之前林笑說過的那番話。

那頭神帝之境的太古魔王太歲,就是被他所殺!

此刻的太古魔王太歲,就這樣獃獃的立在虛空當中,不知所措。

……

「咦,古怪。」

地宮當中,林玄天和沈戰兩位老爺子正在糾結著要不要去衝擊太古魔王太歲把持的那個地方。

但是這一刻,他們只覺得自己的心神一松……之前這裡一直被太古魔王太歲的思維監控,但是這一刻,那龐大的讓人窒息的思維,猶如海潮一般退去。

「它竟然放棄了?」

沈戰眨巴了一下眼睛:「莫非是外面來的那人……連太古魔王太歲,都要全力以赴?」

「除了這樣,也沒別的解釋了……要不要,咱們上去看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