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那可是金字塔最上層的存在啊!整個神殿遍布世界各地的組織,都要聽十大長老的號令!

「哦?想的倒是很美嘛!只不過,好像沒有機會實現了!飛雷神劍!」正當軒轅拓繼續品著美酒看著賬本,而陳護法正在做著美夢的時候,一道突兀的聲音忽的傳來。

緊接著,一柄森寒的三尺青鋒嗖的一聲破窗而入,如同跗骨之蛆般的直接向著陳護法的胸口而去!

「什麼人!膽敢行刺少主,找死!」看到那飛劍,陳護法立刻面上一驚,雙腳一蹬地,嗖的一聲向著窗戶飛了出去。

以他對於自己修為的極度自信,根本無視了那柄長劍,直接向著窗外的蘇羽攻去!

然而就是這種無視,卻讓他瞬間喪命!因為他只不過是個二品抱丹的真元後期,連一品抱丹的真元後期都打不過,何況是極品抱丹的天元後期大圓滿!

所以那一記飛雷神劍,直接穿心而過,攪動著他心臟的碎片,再次向著軒轅拓攻去!

「哼!修真界的人如今這麼放肆了!膽敢行刺本少主!找死!」看著那柄飛劍,向著自己飛來,軒轅拓砰地一聲捏碎手中的酒杯,雙手一拍躺椅,在躺椅碎裂中嗖的一聲沖了出去!

屋內空間太小,根本不適合戰鬥,所以生性謹慎的軒轅拓嗖的一聲便從另一個窗戶衝出了別墅,迂迴之後全身元力狂涌,向著蘇羽直接衝殺而去!

「找死?沒錯,我的確是來找死的,不過卻是來找你,讓你死!」冷哼一聲,蘇羽神識一掃,那柄飛雷神劍直接倒轉飛回,同時雙手迅速掐訣,大喝一聲。

「百劍殘光!」

一聲大吼之下,只見蘇羽周身頓時瀰漫起了漫天劍雨,如同劍陣一般向著軒轅拓猛刺而去! 逍遙侯 「哼!螻蟻之輩,就憑一個御劍術也想與皓月爭輝!烈陽拳,給我破!」面對那漫天劍雨的百劍殘光,軒轅拓絲毫不懼,全身元力猛地一震,急速湧入雙拳之中,大腳一踏,猶如蛟龍一般向著蘇羽猛地攻來。

看那架勢,竟是要靠雙拳直接轟碎蘇羽的劍陣!

「不錯嘛,不愧是神殿的五少主,有兩把刷子啊!不過,你覺得我的百劍殘光,你能破得了么?!」冷哼一聲,看著軒轅拓那實力不差的拳勢,蘇羽冷笑道。

「百劍殘光,哼!唬人而已!給我破!」冷哼一聲,軒轅拓嗖的一下便沖向了蘇羽的劍光,一拳之下,竟是真的破掉了幾十柄天地靈元之力凝聚的劍身!

可是,蘇羽壓根兒就沒想著所有的靈氣之劍全都不破,只要有刺中他的,那就是成功!

身具神識,又是極品抱丹中的極品,達到天元大圓滿的蘇羽對於靈元之氣與天地靈氣的控制,豈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那些靈元之力凝聚的劍身根本就像是蘇羽的手臂延伸一樣,操控自如!

只見那漫天劍光被轟散了一部分,軒轅拓衝過劍光向著蘇羽猛攻而來的時候,那尚有數百的劍身如有靈性一般,迅速凌空調轉,緊追著軒轅拓的後背,從各個方向猛刺而去!

「該死!給我破!」一看那劍光再次追擊自己而來,軒轅拓立刻一個抽身,一拳向身後轟了過去!

就在此時,只見蘇羽冷冷一笑,雙手再次迅速掐訣,那原本被轟碎的劍身瞬間再次凝聚,急速飛翔間竟是與先前的劍身迅速組成劍陣,如同球形一般將軒轅拓整個包圍了起來,瞬間刺入!

「該死!該死!這是什麼鬼招式!怎麼和二哥的不一樣!給我破,給我破!」眼看那徹底將他保衛的劍陣襲來,軒轅拓平生第一次感覺到了濃烈的生死危機,雙腳猛地蹬地,爆發出了平生最強的修為,向上空跳起,攻向頭頂相對薄弱的劍陣!

然而蘇羽等的就是這一刻!當軒轅拓跳起的那個瞬間,蘇羽雙手迅速掐訣,原本空中遊走的皇天劍,立刻得到了命令,以飛雷神劍之勢嗖的一聲沖向了軒轅拓!那攻擊位置,恰好是軒轅拓即將脫困的位置!

如果軒轅拓繼續跳起破招,那皇天劍便會直刺他的后心。如果他閃躲,就會被其他的靈氣之劍刺中!

此局,必殺!

「啊!該死!該死的修真界!本少主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的!等我父親出關,一定踏平昆崙山!」眼見此局無法破了,軒轅拓不甘地怒吼著,臨空燕子翻身,向著身側的方向再次飛速一拳轟出!

百劍殘光雖然是千方殘光劍的小成版,但絕對不是煙花一般中看不中用的!況且靈氣本就是天地之物,飛行速度何其之快,哪裡會留給他不斷破招的時間!

所以當那一拳轟出,剛剛轟碎前方的劍光,其他方向的劍光便直接刺中了他的身體,穿身而過!

一時間,漫天血花飛舞,軒轅拓直接成了篩子,血葫蘆!而在這個瞬間,蘇羽大腳一踏,第一次真人出手!一掌擊中軒轅拓的胸口,巨大的力道直接把軒轅拓打昏了過去!

而後,只見蘇羽神識一掃,原本成為血葫蘆的軒轅拓瞬間消失,被收入了乾坤袋之中!而他的歸屬之地,正是當年紫晶夫人被困的那一處亞空間!

做完這些之後,蘇羽身形一閃,幾乎是瞬間就將那聞訊衝來的其他護法擊殺,全部扔入了乾坤袋之中。然後身形一閃,直接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幹掉了首腦,餘下的嘍啰就好對付的多了!只是兩個消失的時間,蘇羽就將散布在粵城的大大小小的神殿的神使執事級別的嘍啰一個不留,全部斬殺殆盡!

而徹底投靠了神殿助紂為虐的所謂十虎的後人,蘇羽也同樣沒有留手,直接將其家主神不知鬼不覺地斬殺!

以蘇羽如今的修為,除非是神殿的護法長老級別,又或者是大量護法金剛圍攻,才會陷入久戰僵持。否則,就是直接的碾壓!

而神殿雖然長老有十個,護法有四十八個,但這些人不可能全部部署在華夏,更不可能全部部署在粵東,所以這一路,根本不會有任何抵抗,直接碾壓!

揚眉吐氣!真他娘的是揚眉吐氣啊!一想到當年被一個神殿的神使逼迫的墜入乞力馬扎羅山,被一個夫人追殺的滿山跑,被軒轅博封在湖底七年,蘇羽就氣不打一處來!

而今,當年被視為螻蟻一樣的自己,終於有了和神殿抗衡的一些資本!只要長老不出現,就不會有太大的危機!這種揚眉吐氣的感覺,真心的爽啊!

不過即便是如此,蘇羽還是沒有託大到覺得自己真的可以能幹掉神殿。畢竟他現在雖然能戰虛境,但礙於尚未掌控規則之力,還不敢輕言取勝。更何況虛境還分前中后三個境界,甚至還有大圓滿。這都不是目前的他能夠抵抗的了的!

至於傳說之中虛境和神境中間,還有一個模稜兩可的半步神境,就更不是他能夠對抗的了!所以,雖然能碾壓大部分嘍啰了,但該低調的時候,還是要低調啊!

雖說粵東的範圍很大,但神殿的絕大部分勢力都是集中在粵城的,消滅了粵城的神殿勢力,就等於斬斷了神殿在粵東的觸手。

而那些分散在其他各處的嘍啰的具體位置,蘇羽早就通過神識強行搜索,從那些被俘虜的神殿高手識海中查到。

所以憑藉著如今的修為催動御劍術,當第二天的太陽升起,整個粵東,徹底沒有了一個神殿的爪牙!

做完這些之後,蘇羽沒有絲毫停留,縱身一躍,直接御劍向著鄰近的贛西而去。又是兩天的時間,贛西的神殿勢力再次被蘇羽清理乾淨!

而這個時候,蘇羽的身影也向著那個宿命轉折的地方而去。

閩南,山清水秀,古來茶香多出此處,是一個很有文化韻味的地方。也是曾經蘇正南真正的第一處落腳的地方,是蘇羽出生和命運轉折的地方。

只不過這些事情,季嵐知道,季瑤知道,季賢知道,惟獨蘇羽不知道。所以到了閩南之後,蘇羽並沒有太特別的感受,只是覺得此處山清水秀,靈氣十分充裕,十分適合修鍊。

但當飛過一處偏僻的山谷時,蘇羽忽的覺得有些異樣,也是為了不被人發現,所以便向著那山谷而去。

「為什麼……這個山谷……我總感覺有些熟悉呢?可是閩南我從來都沒有來過啊……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

「這山崖……為什麼會讓我有種心痛的感覺……很痛很痛的感覺……」站在一處山崖上,蘇羽若有所思地喃喃道。

「也許……是父親當年就是墜崖而死,每當看到山崖就想起父親的緣故吧……哎,小溪村,我有十年沒有回去了……十年沒有到父親的埋骨之處上香了……」不知不覺眼角淚痕劃過,擦去淚水,蘇羽喃喃地說道。

雖說十年前蘇羽便和姑奶奶一道,將父親和爺爺的遺骸遷到了溪河的大山腳下那個結界院落里,而後來隨著事態的變化,為了更加穩妥,蘇羽又將遺骸遷入了乾坤袋中的大地,為父親和爺爺重新修建了墳地。

但小溪村始終是父親和爺爺去世的地方,那處山崖永遠是蘇羽心中的痛。人的墳地無論如何遷移,但第一次埋葬的地方,就是靈魂歸去的地方,因為身體血肉全部都是在那個地方化作了泥土,滋養了萬物,這是無法改變的。

所以對蘇羽來說,小溪村,永遠是自己的家,永遠都是爺爺和父親靈魂歸去的地方,他們的血肉化作了那裡的土壤……

只是,蘇正南或許是如此,但蘇羽絕對不知道的是,此時此刻他所站立的這個山崖,才是他父親真正墜落,殞命的地方!

雖然蘇羽並不知道這些事情,但冥冥之中,命運又將他帶到了這裡,帶到了這個曾經他出生和經歷巨變的地方。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宿命,但卻也真的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定定看了眼那處山谷,蘇羽嘆了口氣,身形一閃,消失在了原地。

兩天之後,閩南茶香傳來了一道令人震驚的消息,盤踞在這裡的倭寇,還有黑道勢力全部被警察部大清洗!並且這個消息還上了全國的報紙,作為打黑典型進行報道。

後續更是有報道指出,最近再全國展開的打黑專項行動,全部都是由警察部直接監督負責,而其主要負責人冷若曦,更是獲得了全國一等功!

這樣的事情,自然是蘇羽喜聞樂見的。打黑的確是打了,不過都是在蘇羽清理掉了神殿爪牙之後,順道把和神殿勾結的當地黑道的線索給了陳錚,而後又由陳錚給了冷若曦。

如此一來,整個事件被很好的掩蓋住了。黑道人士全部被抓之後,沒有人知道神殿那些人的存在,就像從來都沒有存在過一樣!反正控制輿論對陳錚來說就跟嗑瓜子一樣簡單。

接下來的一個月里,但凡是神殿在華夏的爪牙,全部被蘇羽和一眾兄弟拔的乾乾淨淨,一個不留!

就算神殿後續又派來了一個長老,但也無濟於事,因為蘇羽和小海加菲等人,根本就未曾透露過半點行蹤,也從沒有留下任何活口,就像是憑空出現又憑空消失,根本沒有任何線索可以追查。大量的護法金剛被清理掉,就算是神殿的底蘊,也不得不咬碎的牙往肚子里咽!

然而就在此時,西南邊境再次爆發動亂!而這一次,居然又上演了曾經那詭異的一幕,炮兵步兵坦克兵被無徵兆的被斬殺,導致根本無力應戰,對方的火炮打過來,直接就落在了營地當中! 嚴先生是個鋼鐵直男 「哼!螻蟻之輩,就憑一個御劍術也想與皓月爭輝!烈陽拳,給我破!」面對那漫天劍雨的百劍殘光,軒轅拓絲毫不懼,全身元力猛地一震,急速湧入雙拳之中,大腳一踏,猶如蛟龍一般向著蘇羽猛地攻來。

看那架勢,竟是要靠雙拳直接轟碎蘇羽的劍陣!

「不錯嘛,不愧是神殿的五少主,有兩把刷子啊!不過,你覺得我的百劍殘光,你能破得了么?!」冷哼一聲,看著軒轅拓那實力不差的拳勢,蘇羽冷笑道。

「百劍殘光,哼!唬人而已!給我破!」冷哼一聲,軒轅拓嗖的一下便沖向了蘇羽的劍光,一拳之下,竟是真的破掉了幾十柄天地靈元之力凝聚的劍身!

可是,蘇羽壓根兒就沒想著所有的靈氣之劍全都不破,只要有刺中他的,那就是成功!

身具神識,又是極品抱丹中的極品,達到天元大圓滿的蘇羽對於靈元之氣與天地靈氣的控制,豈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那些靈元之力凝聚的劍身根本就像是蘇羽的手臂延伸一樣,操控自如!

只見那漫天劍光被轟散了一部分,軒轅拓衝過劍光向著蘇羽猛攻而來的時候,那尚有數百的劍身如有靈性一般,迅速凌空調轉,緊追著軒轅拓的後背,從各個方向猛刺而去!

「該死!給我破!」一看那劍光再次追擊自己而來,軒轅拓立刻一個抽身,一拳向身後轟了過去!

就在此時,只見蘇羽冷冷一笑,雙手再次迅速掐訣,那原本被轟碎的劍身瞬間再次凝聚,急速飛翔間竟是與先前的劍身迅速組成劍陣,如同球形一般將軒轅拓整個包圍了起來,瞬間刺入!

「該死!該死!這是什麼鬼招式!怎麼和二哥的不一樣!給我破,給我破!」眼看那徹底將他保衛的劍陣襲來,軒轅拓平生第一次感覺到了濃烈的生死危機,雙腳猛地蹬地,爆發出了平生最強的修為,向上空跳起,攻向頭頂相對薄弱的劍陣!

然而蘇羽等的就是這一刻!當軒轅拓跳起的那個瞬間,蘇羽雙手迅速掐訣,原本空中遊走的皇天劍,立刻得到了命令,以飛雷神劍之勢嗖的一聲沖向了軒轅拓!那攻擊位置,恰好是軒轅拓即將脫困的位置!

如果軒轅拓繼續跳起破招,那皇天劍便會直刺他的后心。如果他閃躲,就會被其他的靈氣之劍刺中!

此局,必殺!

「啊!該死!該死的修真界!本少主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的!等我父親出關,一定踏平昆崙山!」眼見此局無法破了,軒轅拓不甘地怒吼著,臨空燕子翻身,向著身側的方向再次飛速一拳轟出!

百劍殘光雖然是千方殘光劍的小成版,但絕對不是煙花一般中看不中用的!況且靈氣本就是天地之物,飛行速度何其之快,哪裡會留給他不斷破招的時間!

所以當那一拳轟出,剛剛轟碎前方的劍光,其他方向的劍光便直接刺中了他的身體,穿身而過!

一時間,漫天血花飛舞,軒轅拓直接成了篩子,血葫蘆!而在這個瞬間,蘇羽大腳一踏,第一次真人出手!一掌擊中軒轅拓的胸口,巨大的力道直接把軒轅拓打昏了過去!

而後,只見蘇羽神識一掃,原本成為血葫蘆的軒轅拓瞬間消失,被收入了乾坤袋之中!而他的歸屬之地,正是當年紫晶夫人被困的那一處亞空間!

做完這些之後,蘇羽身形一閃,幾乎是瞬間就將那聞訊衝來的其他護法擊殺,全部扔入了乾坤袋之中。然後身形一閃,直接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幹掉了首腦,餘下的嘍啰就好對付的多了!只是兩個消失的時間,蘇羽就將散布在粵城的大大小小的神殿的神使執事級別的嘍啰一個不留,全部斬殺殆盡!

而徹底投靠了神殿助紂為虐的所謂十虎的後人,蘇羽也同樣沒有留手,直接將其家主神不知鬼不覺地斬殺!

以蘇羽如今的修為,除非是神殿的護法長老級別,又或者是大量護法金剛圍攻,才會陷入久戰僵持。否則,就是直接的碾壓!

而神殿雖然長老有十個,護法有四十八個,但這些人不可能全部部署在華夏,更不可能全部部署在粵東,所以這一路,根本不會有任何抵抗,直接碾壓!

揚眉吐氣!真他娘的是揚眉吐氣啊!一想到當年被一個神殿的神使逼迫的墜入乞力馬扎羅山,被一個夫人追殺的滿山跑,被軒轅博封在湖底七年,蘇羽就氣不打一處來!

而今,當年被視為螻蟻一樣的自己,終於有了和神殿抗衡的一些資本!只要長老不出現,就不會有太大的危機!這種揚眉吐氣的感覺,真心的爽啊!

不過即便是如此,蘇羽還是沒有託大到覺得自己真的可以能幹掉神殿。畢竟他現在雖然能戰虛境,但礙於尚未掌控規則之力,還不敢輕言取勝。更何況虛境還分前中后三個境界,甚至還有大圓滿。這都不是目前的他能夠抵抗的了的!

至於傳說之中虛境和神境中間,還有一個模稜兩可的半步神境,就更不是他能夠對抗的了!所以,雖然能碾壓大部分嘍啰了,但該低調的時候,還是要低調啊!

雖說粵東的範圍很大,但神殿的絕大部分勢力都是集中在粵城的,消滅了粵城的神殿勢力,就等於斬斷了神殿在粵東的觸手。

而那些分散在其他各處的嘍啰的具體位置,蘇羽早就通過神識強行搜索,從那些被俘虜的神殿高手識海中查到。

所以憑藉著如今的修為催動御劍術,當第二天的太陽升起,整個粵東,徹底沒有了一個神殿的爪牙!

做完這些之後,蘇羽沒有絲毫停留,縱身一躍,直接御劍向著鄰近的贛西而去。又是兩天的時間,贛西的神殿勢力再次被蘇羽清理乾淨!

而這個時候,蘇羽的身影也向著那個宿命轉折的地方而去。

閩南,山清水秀,古來茶香多出此處,是一個很有文化韻味的地方。也是曾經蘇正南真正的第一處落腳的地方,是蘇羽出生和命運轉折的地方。

只不過這些事情,季嵐知道,季瑤知道,季賢知道,惟獨蘇羽不知道。所以到了閩南之後,蘇羽並沒有太特別的感受,只是覺得此處山清水秀,靈氣十分充裕,十分適合修鍊。

但當飛過一處偏僻的山谷時,蘇羽忽的覺得有些異樣,也是為了不被人發現,所以便向著那山谷而去。

「為什麼……這個山谷……我總感覺有些熟悉呢?可是閩南我從來都沒有來過啊……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

「這山崖……為什麼會讓我有種心痛的感覺……很痛很痛的感覺……」站在一處山崖上,蘇羽若有所思地喃喃道。

「也許……是父親當年就是墜崖而死,每當看到山崖就想起父親的緣故吧……哎,小溪村,我有十年沒有回去了……十年沒有到父親的埋骨之處上香了……」不知不覺眼角淚痕劃過,擦去淚水,蘇羽喃喃地說道。

雖說十年前蘇羽便和姑奶奶一道,將父親和爺爺的遺骸遷到了溪河的大山腳下那個結界院落里,而後來隨著事態的變化,為了更加穩妥,蘇羽又將遺骸遷入了乾坤袋中的大地,為父親和爺爺重新修建了墳地。

但小溪村始終是父親和爺爺去世的地方,那處山崖永遠是蘇羽心中的痛。人的墳地無論如何遷移,但第一次埋葬的地方,就是靈魂歸去的地方,因為身體血肉全部都是在那個地方化作了泥土,滋養了萬物,這是無法改變的。

所以對蘇羽來說,小溪村,永遠是自己的家,永遠都是爺爺和父親靈魂歸去的地方,他們的血肉化作了那裡的土壤……

只是,蘇正南或許是如此,但蘇羽絕對不知道的是,此時此刻他所站立的這個山崖,才是他父親真正墜落,殞命的地方!

雖然蘇羽並不知道這些事情,但冥冥之中,命運又將他帶到了這裡,帶到了這個曾經他出生和經歷巨變的地方。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宿命,但卻也真的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定定看了眼那處山谷,蘇羽嘆了口氣,身形一閃,消失在了原地。

兩天之後,閩南茶香傳來了一道令人震驚的消息,盤踞在這裡的倭寇,還有黑道勢力全部被警察部大清洗!並且這個消息還上了全國的報紙,作為打黑典型進行報道。

後續更是有報道指出,最近再全國展開的打黑專項行動,全部都是由警察部直接監督負責,而其主要負責人冷若曦,更是獲得了全國一等功!

這樣的事情,自然是蘇羽喜聞樂見的。打黑的確是打了,不過都是在蘇羽清理掉了神殿爪牙之後,順道把和神殿勾結的當地黑道的線索給了陳錚,而後又由陳錚給了冷若曦。

如此一來,整個事件被很好的掩蓋住了。黑道人士全部被抓之後,沒有人知道神殿那些人的存在,就像從來都沒有存在過一樣!反正控制輿論對陳錚來說就跟嗑瓜子一樣簡單。

接下來的一個月里,但凡是神殿在華夏的爪牙,全部被蘇羽和一眾兄弟拔的乾乾淨淨,一個不留!

就算神殿後續又派來了一個長老,但也無濟於事,因為蘇羽和小海加菲等人,根本就未曾透露過半點行蹤,也從沒有留下任何活口,就像是憑空出現又憑空消失,根本沒有任何線索可以追查。大量的護法金剛被清理掉,就算是神殿的底蘊,也不得不咬碎的牙往肚子里咽!

然而就在此時,西南邊境再次爆發動亂!而這一次,居然又上演了曾經那詭異的一幕,炮兵步兵坦克兵被無徵兆的被斬殺,導致根本無力應戰,對方的火炮打過來,直接就落在了營地當中! 「倭寇又動了……神殿的陰謀么?看來殺了那陳護法,還是沒能阻止這件事發生啊。」聽聞心安邊境再次出事,身在西北的蘇羽,喃喃地自言自語道。

身後,是終於見面的冷若曦。一直以來冷若曦都在跟進整個事件,或者說白一點是,從頭到尾,冷若曦都在做掃尾擦屁屁的工作。

起初,冷若曦並不知道,這麼肆意妄為的人就是蘇羽,但隨著那一次一次的打掃戰場接收戰果,冥冥之中,她有一種直覺,這件事情,絕對是蘇羽做的!蘇羽絕對回來了!

因為這種做事風格,這種默契的配合,自己連點力氣都不用出,只是打掃戰場,而且對方給的線索全都是她最需要的也是最冠冕堂皇的,這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必須是一個十分了解她的人,才能夠做到這樣的事情,而且應該是曾經合作過的人才有可能!

而想到這裡,冷若曦不由得想起了當年在西川,蘇羽卧底西川幫會世界的時候,每一次有大的戰鬥,她總是無奈的輪到個打掃戰場的工作,正事兒早就讓蘇羽做完了!而且做的還天衣無縫!

記得有一次,如果不是蘇羽指點,她險些就漏掉了藏在天花板和地板下的那些毒品,錯過了將惡人犯罪證據坐實的重要物證。

而這一次,同樣是這樣,自己幾乎不用去找,那些黑道的犯罪證據就在那裡擺著,而且絕對是冠冕堂皇,就像瞎子掉進寶石堆,隨便踢一腳摸一把都是寶貝!

作為一個老練的刑警,冷若曦怎麼可能看不出來這裡的問題?所以,越想,冷若曦越是確定,這件事情,絕對就是蘇羽做的!因為這個世界上,清楚她行事作風的並且和她沒有半點利益衝突的,就只有蘇羽了!

果不其然,再她察覺之後的不斷追查和偷偷一個人哭泣的時候,蘇羽終於現身了。此刻,一處天台上,七年不見的兩人,終於再次見面。看著那朝思暮想的身影,冷若曦心情激動不已。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