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師叔!」唐冕躬身說道。

「不必拘禮,有什麼事情就說吧!」李攀揮手,他並不喜歡這般拘於禮數!

「師叔,師父有些要緊事要告知,事關重大,不知..」唐冕的意思再明顯不過,可李攀卻是並不在乎地答道:「就這裡說吧,沒有人來偷聽!」

見李攀這般強硬的態度,唐冕只能躬身說道:「唐玉手中有一法寶,此寶物亦正亦邪,是個不折不扣的高級神級別法寶。雖然並不知道法寶所為何物,但是老師卻是希望李師叔能夠留心唐玉,如此法寶既然是主動尋主,那麼唐玉定然不是泛泛之輩!」

唐冕的話,李攀是越聽越來勁,看來自己還收了個好徒弟啊!竟然有高級神級別法寶主動尋他?「回去告訴師兄,這事我知道了。」李攀淡淡道。

聽李攀這麼說,唐冕也只能悻悻地離開:「那唐冕就先回去了,改日再來看望師叔。」

沒有在乎他的話,李攀眉目之中有著一絲狂野,如他這不到四十的年齡,雖說是這一代長老之中最小的,卻也並不像二十歲小夥子那般輕狂,很少能有什麼事情能夠使得他流露出如此激情,而現在,或許唐玉真的激起他心中的火焰,能夠教導出一個優秀的弟子,怕是每一個師父的都會想要做到吧?這種想法在李攀心中竟是久久不能釋懷!

這一天,唐玉便是在床上度過…

「唐玉,我進來了!」碧游在門口說著,還不待唐玉回答,便是直接撞門進來,唐玉仔細一看,碧游手中竟是端著飯菜。「師娘說你傷的不輕,就特許我把飯菜給你拿到房間里來。」碧游嬉笑著,將飯菜放在桌子上又走過來扶唐玉。

「唐玉,好些了吧?」姚瑤小腦袋從門外探出,見到碧游正在扶唐玉,便是竄進了屋子。

見姚瑤也來看自己,唐玉便是有些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也不知為何,今日早上起床后便是覺得全身仙氣散盡,在那冰窖之中沒堅持多久就被凍僵了….」

唐玉一邊解釋著,一邊又若有所思地看著二人:「你們有被冰凍的感覺了么?」因為他清楚地記得白天柳絮對他說過的話,只有親身體會過被冰凍的感覺,才能夠施展出更強的仙術!

話一問出,兩人卻都是搖了搖頭,她們並不知道唐玉問這話的意思。

「今日被凍僵之時,感覺到那種意境,師娘說這是很重要的!」能夠將這些告訴她倆,至少也算是對她們有所幫助吧,唐玉略有吃力地坐到桌子旁拿起碗筷開始吃飯。

碧游與姚瑤兩人聽唐玉這麼一說,心中自然有了些想法,想來想去,自己抵禦住了那般寒冷,反倒是錯過了親身體驗的機會?

雖然疑惑重重,卻見唐玉狼吞虎咽地吃著飯,兩人也不好問什麼。看著他那餓狼的樣子,碧游不住訕笑起來,第一天正式修鍊,就被凍僵了,這還真是個有趣的回憶呢!

【求推薦,求收藏】 ?第323章心法

看著唐玉把飯吃完,竟是連米粒都粘在嘴邊了,碧游輕輕幫他摘了下來,這般舉動卻是被姚瑤看在眼裡,記在心中。

「剛才你說修鍊之事,其實我心裡也有些疑問,正巧被你說中了,不然每日在那冰窖之中,時間越是長也就越不在乎那極寒了,哪裡能夠深有感觸?」碧遊說著,不由地看了看姚瑤,後者竟是不置可否。

聽碧游此話,唐玉狠狠地點了點頭。

「這有助於修鍊,所以..你們也盡量被凍僵一下試試吧!」見唐玉故作鄭重地說著,兩個小姑娘卻是咯咯地笑了起來。

她們這一笑不要緊,唐玉卻是掛不住臉上那絲羞愧了。

「不過..」碧游停止了那般笑容,卻是轉頭對姚瑤說道:「我有些事情想跟唐玉說…」

看碧游這般表情,姚瑤卻是心生好奇,可見那唐玉和碧游瞅著自己的眼神,卻也只得悻悻地離開了。

兩人目視著姚瑤關上房門,碧游才低聲說道:「唐玉,你體內仙氣又是無故散盡?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你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碧游可是記得當初在北天域的時候唐玉體內的仙氣耗盡,所以這事決不能不了了之。

「碧游,我的確不知道怎麼回事,可身體也沒有什麼異常,我想有空閑了我問一問師父吧,或許他能知道。」雖然唐玉口中這麼說,可是他隱隱有些害怕將此事跟別人提起,或多或少也是因為那映月珠,自從唐玉第一次拿起它,就有一種患得患失的感覺,若真是映月珠作祟而被收去的話,自己連個法寶都沒有了,況且那映月珠給著唐玉一種極為強大的感覺。

見唐玉目光躊躇,碧游面色略顯不悅:「唐玉,你可一定要問問,這件事可大可小,對你修鍊也有著不少影響的!一定要問,聽見了沒?」

「聽見了,你快回去睡吧!」唐玉催促著碧游,卻是有些心口不一。

被唐玉這麼一催,碧游也只得起身回房,而唐玉也是在後面推著她,甚是怕她再回頭叮囑。

「早些睡吧,我可是有古玉鏡看著你,如若不乖,小心我懲罰!」碧游握起小拳頭在面前轉了轉,好似威脅一般。

唐玉連聲應允這才把碧游送回房間。

回頭看著那桌上的空碗,唐玉暗自感嘆,這就是修鍊之路,漫長而又充滿挑戰,充滿驚喜,沒想到自己竟然能夠在失敗中獲得進步。

******************

夜風拂過,竟是夾雜了絲縷的憂傷。

每當寂寞之時,誰又會想起誰?

每當哭泣之時,誰又會為誰擦乾淚?

子夜未央,卻是在月色的縈繞下顯得倉促。

******************

唐玉醒來,竟是發現自己已經錯過了晨練的時間,他緩緩來到冰窖前正準備進入卻是被李攀撞了個正著!

「為何才起來?」李攀的聲音中不乏慍怒之意。

被這麼一問,唐玉便是有些慌了。「弟子不知為何,睡過了頭….」

「哼!」李攀看著唐玉,冷冷地哼聲便是驚得他不敢抬頭:「跟我來,日後再做懲罰!今日你便開始修鍊沁雪堂秘法,雪之舞!」話落,李攀轉身離去,而那唐玉怯怯地跟在後面,兩人不多時便來到了廳堂之後一處水池旁。

李攀翻手,一本書便是出現在手中,遂是遞給唐玉:「此乃雪之舞的心法,如今你且仔細看我手中法決變幻!」

說著,唐玉見他手指捏動,雙手做蓮花狀結印,接著又攤掌合併口中念念有詞。陡然之間,水池之水凝結成冰,在陽光的照耀之下竟是那般晶瑩。施法結束之後,李攀又輕輕揮了揮手,細小的暴…動聲傳出,那碩大的冰坨竟然瞬間化為先前之樣!

唐玉張著嘴,一時之間有些驚愕地說不出話,李攀這般動作竟是如此能力,不知自己何時能夠修鍊成他這般?

「看清楚了?」李攀轉頭欲離開,卻是雙手背立於唐玉,側目問道。

唐玉依舊回味著剛才的一幕,狠狠地點了點頭。

「既然看清楚了還不去修鍊心法,在這裡站著做什麼!」李攀語氣之中明顯的厲喝流露。而唐玉見狀也就拜別了李攀匆匆跑回自己房中。

看著手中薄薄的書卷上面赫然三個大字「雪之舞」!唐玉心中甚是激動,如今自己便是真正開始修鍊了,像李攀所施展的仙術,何時能夠從自己的手中施展而出呢?

翻開書,唐玉仔細看起來。

雪之舞心法,配合相傳手指法決方能施展!修鍊大成,足可以免去結印之繁!

此秘法分為九重,乃是天虛宮分堂秘笈,故稱為雪之舞玄天九重!

此等心法修鍊分三階段,每三重為一階段,習得雪之舞玄天九重之人便可憑藉神級別之力冰凍海域,威力之大,令人不寒而慄!

第一階段:

引水之力,控水之靈。體愈極寒,水愈凝凍。

氣定神閑,心無旁騖。舌抵於齶,踝盤交疊。

一息三分,一喘三閉。心念極寒,神取其極。

默念法決,憑我之力,借我之神,遇水凝之!

第二階段:

引氣之力,控氣之靈。體愈極寒,氣愈凝凍。

氣定神閑,心無旁騖。舌抵齒際,踝盤交疊。

一息六分,一喘六閉。心念極寒,神取其極。

默念法決,憑我之氣,借我之意,遇氣凝之!

第三階段:

引物之力,控物之靈。體愈極寒,氣愈凝凍。

氣定神閑,心無旁騖。舌蜷於根,踝盤交疊。

一息九分,一喘九閉。心念極寒,神取其極。

默念法決,憑我之體,借星辰力,凝萬事物。

唐玉越看越忍不住心中那絲激動,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心法,難免激動萬分,但當他再往後翻頁的時候卻是看到這最後一頁中竟是有了兩個字「廉貞」!

廉貞?唐玉心中思索著,名字很熟悉,卻是並不知道哪裡聽過….

算了,反正現在已經習得了雪之舞的心法,如今修鍊之心卻是遠遠強過那點滴疑惑了!

憑著那股勁頭,唐玉也不顧身體的酸疼,直接在屋中打坐,按照書中所寫開始了第一階段的修鍊。

唐玉舌尖抵於上齶,雙腳盤起坐在床上,平靜地呼吸著,每一呼一吸都劃分為三次,心中想著當初自己被凍僵的一剎那,不斷地想著,緩緩進入一種忘我的境界,此刻唐玉全然感受不到身體的所在,好像漂浮在虛空一般,身體之中隱約有種寒氣外溢的跡象,然而那股寒氣卻是始終被什麼束縛著一般,沉澱在很深的地方!總是如此,這種修鍊之中從未有過的感覺令得唐玉變得輕鬆,甚至沒有了之前那種疲憊的感覺!

修鍊心法,當真是玄妙無比,只不過唐玉此時沉浸在修鍊之中,卻是不知道時間飛逝,如今已是黃昏將至,而碧游正在趕來他房間的途中。

「呼!」唐玉似是覺得體內那股寒氣極為聽話,竟是在自己催動之下隱隱有著從身體深處提升起來,甚至衝出體外的感覺!他睜眼看了看第一階段的口訣,有種躍躍欲試的衝動。

「憑我之力,借我之神,遇水凝之!」唐玉空中默默念著,深深記在了心中,便是起身準備出房。

「唐玉!」正當他走到門口的時候,卻是聽見碧游的聲音在門外響起,順勢推開了門,唐玉見碧游面色略有蒼白地站在門前。

「碧游,今日怎麼提前從冰窖出來了?」唐玉心不在焉的問道。

聽他此話,碧游卻是有些蹙眉,日落西山了,還說提前?「現在可是到了晚飯時間啊,你該不會一直在偷懶睡覺,連時間都忘了?」語氣之中卻是帶有了明顯的不滿。

晚飯時間?唐玉聽后便是不禁地朝天邊望去,的的確確地看到那已經落下的太陽,而此刻夕陽的餘暉也染紅了整個秀鸞峰,好一番落日美景!

抓了抓頭,唐玉的聲音竟是有些疑惑:「明明只修鍊了一會,竟然都過了這麼久….」

「修鍊?修鍊什麼了?」碧游偏頭看了看唐玉,竟是以為他睡糊塗了。

「師父今天給我雪之舞的心法,我正在修鍊,這心法卻是玄妙,我才修鍊一日便是有了些感覺,正想去水塘試試..」唐玉越說聲音越小,他也知道這修鍊一日的確成不了什麼氣候,可小孩子那般好奇使得他稍有感覺便是想一睹為快。

雪之舞心法…碧游心中想著,看來在這條路上卻是唐玉走在了自己的前面。碧游遂是笑著,那般開心的樣子的的確確是沒有摻雜絲毫妒忌,面前這男孩子能夠強於自己,她甚至比自己有所突破都還要高興!

「本來是想叫你去吃飯的,既然如此,咱們先去水塘看看吧,我可是很期待你的進步啊!」碧遊說著,便是牽起唐玉的手,那般充滿期望地看著唐玉。

「嗯!」唐玉狠狠地點了點頭,遂是拉著碧游的手朝著水塘跑去。

水塘邊上,碧游與唐玉兩人都沒有說話,前者只是靜靜地注視著唐玉。

「嘶….呼….」唐玉深呼吸了幾口,心中想著那極寒的感覺,雙手做蓮花狀,遂又合併,口中念叨著:「憑我之力,借我之神,遇水凝之!」

此刻兩人全是屏住呼吸,在這靜得出奇地時刻只是聽到「嗞」的一聲,卻見那水塘之中平靜的水面之上似是有著一絲的漣漪。只是有著薄薄一塊細小的冰片形成,當即又融化了。雖然只有那麼一瞬,但卻沒有逃過這兩個孩子的眼睛。

「唐玉…我看到了!」碧游呼吸有些急促,對於唐玉的成功,她竟是如此激動,兩人手緊緊地握在一起,唐玉此刻心中也有著一種難以遏制的興奮,這隻不過是他修鍊雪之舞的第一天,已然有了效果,萬事開頭難,如今自己有了一個好的開端,又怎會不興奮呢?

「雖然只有著丁點效果,但至少我成功了!」唐玉心中默念著,這話卻更像是在安慰自己一般!

兩人都還沉浸在歡喜之中,卻是聽見李攀冷冷地喝聲:「兩人不吃飯了么?瞎折騰什麼呢!」

被這麼一說,唐玉和碧游卻是覺得自己有些興奮過頭了,不過是那麼一丁點的進步,竟然高興成這樣….

李攀轉身朝著廚房走去,嘴角卻是不由地翹了起來,修鍊心法的第一天就有了成就,在天虛宮之中是史無前例的!甚至連自己,連那天虛真人,都是修鍊十餘天才有了反應的!這般天賦秉義當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沒想到自己竟然也能夠教的如此徒弟!

食不言寢不語,吃飯的時候沒有一個弟子敢隨意說話,就連柳絮都只是默默地吃飯,沒有向唐玉詢問什麼,直到所有人都吃完,柳絮這才開口道:「唐玉,碧游,留下幫師娘收拾一下。」

聽柳絮這麼說,兩人便是留下,直到廚房之中只有他們三人,柳絮才摸了摸唐玉的小腦袋問道:「今天修鍊雪之舞心法感覺怎麼樣?」

唐玉眼睛之中閃出異樣色彩,卻只是淡淡回答:「心法很是玄妙,我卻只能領略皮毛。」

在柳絮面前,唐玉直到自己沒有絲毫吹噓的資本,縱使是第一天便有了勉強能凍結一滴水的成就,他也依然認為那不值得跟師父師母提。

然而柳絮卻是並沒有被唐玉的話打消眼中的神彩,那般和藹的眼神好似母親一般瞧著唐玉的面色,安慰道:「這代長老之中屬你師父和天虛真人修為最高,他們兩個當年也是修鍊十餘天才摸到了些門道,你若是也能有那般成就,到了他們這個年齡進階上神也是完全可能的,要努力!」

被柳絮這麼一說,碧游臉上似是有些疑惑,為什麼唐玉不將這事情與柳絮說說呢?難道他想要給柳絮一個驚喜?

碧游會有這種想法,只是她不夠了解唐玉,不明白唐玉對於自己的要求有多高,她甚至不知道剛才唐玉在那剎那的興奮之後卻是因為那冰片太過渺小而心中有些失落。

「師娘,我知道了,唐玉一定會好好修鍊!」見他目光如此堅定,柳絮不由地慧心而笑,面前這孩子這般乖巧,卻是令她有些歡喜。

「碧游,我想唐玉也把冰窖的事情告訴過你們了吧?兩個月之後可是天虛宮分堂內的測試,你們能不能脫穎而出可就要看自己的了!」柳絮一邊說一邊不停地瞅著這兩個小徒弟,眼神中充滿了期待之情!

「測試?」兩人不約而同地發問,什麼測試啊?他們怎麼都沒有聽說過!

「看來你們還真是不知道呢,這個測試可是跟將來能否參加比武大會有著很大的關係,也能夠看出新弟子的天資如何!」柳絮拍了拍兩人的小腦袋:「你們回去休息吧,這裡我自己收拾就行,你們師父性子倔,不過還是很關心弟子的!」

被柳絮催促著,兩人想幫忙卻又無從下手,只好離開廚房。

回去的路上,他們卻是都很在意剛才柳絮所言,心中有所想,不知不覺得便是來到了房前。

「唐玉,晚上你..」碧游開口,話卻是被打斷了。

「晚上我不會熬夜修鍊的!」唐玉那天真的笑容卻是看得碧游有些失笑。

「早些休息吧,要努力!」碧游緊盯著唐玉的臉龐,心裡有著絲絲悸動。

唐玉點著頭,卻是看著天色降臨,有著一絲衝動,他伸手抓住正要離去的碧游的小手,著實令得碧游有些吃驚,遂是俏臉之上掛著絲縷嫣紅。

這突如其來的動作令得碧游有些慌張。唐玉盯著碧游的臉,而此刻後者能夠明顯地感受到兩人的距離在拉近。

「唐玉….」碧游突然測過頭去,臉頰之上那炙熱的溫度使得她有些難以自持。

「別動,臉上好像是有些灰土。」唐玉卻是沒有看出碧游的心思,食指微屈,托起碧游的下巴,另外一隻手輕輕擦拭著碧游的額頭,那般小心翼翼的樣子在碧游看來卻是異常地貼心。

碧游再沒有什麼抵觸,剛才那般舉動也使得她自己有些害羞,竟然會有那種想法。

「今天夜裡,你來找我吧,有些東西,我想要給你看。」望著碧游恬靜的臉頰,唐玉說道。

沒有絲毫停頓,碧游轉身跑回房間,卻是沒有給唐玉任何答覆,這種舉動令得唐玉有些愕然,卻依舊只能是回到自己房間,若是碧游不想來,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透過窗戶,月色依舊,但此刻他心情卻是有些起伏,很多事情,每當獨身一人的時候便會想起,很多憂傷,每當略有所成的時候,也都隨之而來!唐玉就這般靜靜地看著月亮,思緒在月色下飄散著….

相思明月載,憂傷誰人知?

唐玉這般注視著月色,卻是不知道午夜將至!而是那稀疏的叩門聲響起,這才回過神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