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今天的確是要在演武場進行訓練,只不過,我是趁著長老不注意,然後找了個機會,偷偷溜出來的。」

林曦點了點頭,隨後從衣袖中拿出一個錦盒,遞到林牧辰的面前,一臉神秘地說道:「牧辰哥哥,這個給你。」

「是什麼?丹藥么?」

林牧辰順手接過錦盒,打開,一股未名的藥味飄出,在裡面橫躺著一顆晶瑩如珍珠般的藥丸,由內而外地散發著淡藍色的微光。

「牧辰哥哥,上次看你和林浩南交手,出手速度極其不凡,我猜測你的體魄已經恢復正常了,接下來應該可以嘗試凝聚靈力了,這枚藥丸名曰聚靈丹,能夠幫助你吸納周圍的靈力,儘早地踏入靈修之途。」

林曦雙手自然地別在身後,巧笑嫣然,樂呵呵地解釋道。

「聚靈丹,光是看這功效,就應該很珍貴吧,把它給了我,那你怎麼辦呢?拿什麼來匯聚靈力呢?」

林牧辰打心眼裡並不打算收下這枚聚靈丹,在他的靈魂繼承這具身軀的時候,就已經能夠匯聚靈力了。

介於此,只得將錦盒重新塞到了林曦的手中。

聚靈丹的珍貴程度,就算是林曦不說,林牧辰也能夠猜出個大概,只要是匯聚靈力的丹藥,一向都是很緊缺的,正是因為緊缺,所以才會變得異常的珍貴。

而且對於林家現如今的經濟狀況,林牧辰的心中也是有些了解的,這些丹藥全靠從皇城採購,是一筆不菲的支出,所以在家族弟子丹藥的使用上也變得異常苛刻。

毫不誇張地說,就連丹藥殘餘的碎屑,都能被反覆利用好幾遍,直到它完全沒有價值為止。

「我嘛,畢竟已經是破靈境五重修為的人了,暫時也沒有突破下一境界的打算,所以完全不需要聚靈丹,牧辰哥哥,你還是收下吧,別浪費了我的一番好意。」

林曦抿了抿嘴,擺出一臉無所謂的模樣,然後大大方方地將錦盒重新遞到了林牧辰的手中。

「那好吧,恭敬不如從命,小曦,這枚聚靈丹就算是我向你借的,日後有機會定當十倍奉還。」

畢竟這也是林曦的一番好意,林牧辰也不想繼續推脫下去,只得收下了聚靈丹。

「嗯,隨你。」林曦輕笑一聲,心滿意足地點了點頭,道:「牧辰哥哥,我就不打擾你了,先回去了,溜出來的時間太長,容易被長老察覺的。」

「咳咳,林曦師妹,冒著被處罰的風險逃出演武場,原來就只是為了見這個廢材啊!」

說話間,林浩南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兩人的身旁,目光微斜,瞅了瞅林牧辰手中的錦盒。

冷笑道:「林曦,難道你不知道林家丹藥稀缺嗎?居然把這麼昂貴的聚靈丹給一個沒有靈力的廢物,簡直就是太糟蹋東西了。」

「管你屁事,這枚聚靈丹是我爺爺給我的,我想贈與誰?那是我的自由,你少管閑事。」

林曦極力爭辯道,對於林浩南,她是打心眼裡不喜歡,不過是礙於林家的族規,這才沒跟他撕破臉皮。

「呦呦呦,仗著自己的爺爺是守閣長老,就開小灶啊,林曦師妹,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

林浩南不甘示弱,這聚靈丹,對於他來說也是極其稀缺的存在,自然不想看著這樣的好東西落入到其他人的手中。

「七弟,你說你天生絕脈,無法凝聚一絲靈力,就別浪費這好東西,古話說得好,好鋼就應該用在刀刃上,所以,還是拿來孝敬哥哥吧。」

說罷,林浩南伸手就要去奪林牧辰手中的錦盒,完全忘記上次被胖揍一頓的場景了,反正這就是一種下意識的舉動,從小到大都是這麼乾的,早就習以為常。

見狀,林曦用盡全力,猛地一把推開了林浩南的手,俏臉上滿是怒色,吼道:「林浩南,我告訴你,你別太過分了,小心我去長老會那裡告你一狀。」

「林曦,那我也實話告訴你,不要以為你姓林,就是林家的人了,你去吧,去林家長老會告狀吧,我倒要看看,他們是向著你個外人,還是向著我這位林家的二少爺。」

林浩南冷哼一聲,目光斜瞥,極為不屑地掃了林曦一眼,言語之中儘是冷嘲熱諷。

林曦是武技閣守閣長老收養的小孫女,從小寄養在林家,跟著姓林,但是卻沒有林家的血脈,自然也不屬於家族的人。

這些年,眾人若不是礙於守閣長老的面子,林曦的處境將會變得異常艱難。

即便如此,排擠的事情,也是會偶爾發生的。

「小曦,跟這種癩皮狗動怒,不值得!」

林牧辰抓住林曦的手,把她攬入懷中,此時能夠極為清晰地感觸到她因為憤怒而顫抖的身軀。

「嗯?」

原本處在盛怒之中的林曦,被這麼突如其來的擁抱嚇了一跳,愣了幾秒鐘,反應過來后,才微微點了點頭。

怒意也跟著被拋到了九霄雲外,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抹淺笑,洋溢在秀美的俏臉上。

林牧辰揚起手中的錦盒,在林浩南的眼前晃悠了幾下,緩緩說道:「丹藥就在我手中,能不能拿到,看你的本事了。」

「行,你有種,今天我要是不懟死你,我就不是個男人。」

言畢,林浩南雙掌攤開,仰天爆喝一聲,緊接著,渾厚的靈力充斥在周圍的虛空中。

「等一下……」

「怎麼?你怕了,現在知道害怕還來得及,跪下,給我磕三個響頭,然後恭恭敬敬地把聚靈丹給我,今天的事,我就不追究了。」

聽到林牧辰說等一下,林浩南自信滿滿地以為林牧辰是在畏懼,屈服在他咄咄逼人的靈力之下。 「屈服?那是不可能的事。」

林牧辰搖了搖頭,略顯無奈地伸手摸幾下鼻尖,擺出一臉戲謔的表情。

「族規第八條,禁止家族弟子族內私鬥,違者,一律驅逐出林家。」

林牧辰略微停頓了一下,接著,繼續說道:「我現在還沒有離開林家的打算,所以私鬥這種事,最好還是不要發生的好。」

「呵呵,怕了就直說啊,拿族規當冠冕堂皇的借口,你丟不丟人吶,廢物果然是廢物,只會逞口舌之勇,真要動起手來,怕是要嚇得尿褲子咯。」

林牧辰的一再退縮,更加印證了他的猜想,這傢伙,還是和以前一樣懦弱不堪,至於前天那次大爆發,估計是吃錯了什麼葯,才使得他勇氣和力量同時倍增。

「不過,我知道林家有一個很不錯的地方,特別適合解決今日的恩怨。」

半晌之後,林牧辰方才開口說道,眉宇之間,透露著一絲令人很不爽的自信,惹得林浩南渾身發麻,心裡很不舒坦。

「有這樣的地方?我怎麼不知道,話說,整個家族都禁止私鬥了,你還能找出什麼可以決鬥的地方來?」

對此,林浩南很不屑地應了一句,林家就那麼大點地方,他閉著眼睛都能全部走一遍,還有什麼地方是他不清楚的。

「等等,難不成你是想……」

想到這裡,林浩南的雙目瞪得滾圓,深咽了一口吐沫,一字一句顫巍巍地從嘴角蹦出:「生……生死台。」

「生死台?」

聽到這三個字,林曦的臉上也是閃過一絲駭然的神色,從來都沒想過這點小恩怨居然要鬧到決一生死的地步。

林曦朝林牧辰的身邊湊了湊,一雙如雪的皓腕緊握著他的胳臂,揚起緊蹙的柳眉,輕聲道:「牧辰哥哥,你太衝動了,生死台,那可不是你該去的地方,要不,這件事就這樣算了吧,把聚靈丹給他,等下次有時間,我再幫你弄到一枚。」

「一入生死台,生死由天定。」

這十個字從林牧辰的口中緩緩道出,一字一句變得極為鏗鏘有力,不斷地抨擊著林浩南的心扉,讓他的心中產生的一絲退縮的想法。

「生死台,自創立到現如今,這都多少年沒人動用過了,我們兄弟就只是為了一顆聚靈丹而已,不至於鬧到這種境地。」

雖然平日里林浩南時常都是一副咄咄逼人的凌人氣勢,但那只是為了讓林牧辰難堪而已,真要公然取了他的性命。

這點,無論如何,林浩南從來沒有這麼想過。

「怎麼?你這是怕了?」林牧辰嘴角噙著一絲冷漠,冷冰冰的語調回蕩開來。

「怕?我會怕你,笑話,天大的笑話,七弟,我這是……這是故意放你一條生路,你不領情,想找死,那做哥哥的,就勉為其難送你一程吧。」

一看到林牧辰這副趾高氣揚的態勢,林浩南渾身氣不打一處來。

一個廢子而已,拽什麼拽!

「那走吧。」林牧辰並沒有理會他,踏步而出,走在前面帶路。

穿過中堂幾座零落的閣樓,再過一座九曲橋,方才到達林家演武場所處的地方,而這生死台就位於演武場的中心地帶。

林曦和林浩南,原本就是演武場的熟客,而且演武場的眾人都心知肚明,這兩人不合,平日里只要一見面,就勢必會擺出一副劍拔弩張的架勢。

可是現如今卻看到他們兩人並排走在一起,都忍不住好奇,紛紛跑過來圍觀。

眾弟子的注意力全都在林曦和林浩南的身上,完全把走在最前面的林牧辰給忽略了,畢竟對於演武場的林家弟子而言,這是一張陌生的面孔,不認識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直到三人停在生死台的邊緣,眾弟子這才回過神來,驚呼聲不斷地從人群中傳出,敢情這林曦是要和林浩南在生死台決一死戰。

「據我所知,浩南師兄的修為已經達到了破靈境六重,而林曦師姐的修為只有破靈境五重,雖然是處在五重的巔峰,但是畢竟差了一個境界,這決鬥,懸啊!」

決鬥還尚未開始,眾人忍不住為林曦捏了一把汗。

這林浩南平日里霸道無比,可是他是有實力撐腰的,破靈境六重的修為,在林家弟子中,僅次於六少爺林風行。

有些管事的弟子,慌忙之中,還不忘跑出去向演武場的長老稟告一聲,畢竟這生死台的開放,非同小可。

林家生死台是一座全封閉的比武場地,正門只有兩個入口,只需將手按在門上,就默認為自動簽下生死契約,隨後即可傳送到生死台中。

但是,入口是有兩道門,允許兩人同時進入,但是這出口卻只有一道門,而且只會開啟一次。

「準備好了嗎?我先進去了,你可不要認慫啊!」

話音落地,林浩南將手掌按在門上的凹出,一道耀眼的白光閃過,他整個身軀全部湮滅在光芒。

光芒散去,人影消逝不見。

「牧辰哥哥……」

林曦欲言又止,她知道林牧辰的脾氣,她也知道,無論此時此刻她說什麼,眼前的少年都不會聽進去的,愣了愣神,方才開口說道:「牧辰哥哥,我在外面等你,你何時出來,我何時離去。」

「放心,不會讓你等太久的。」林牧辰笑道,隨後,按下掌印,進入到生死台。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不是林曦師姐跟浩南師兄對決嗎?那少年又是誰?沒聽說還有這樣一號人啊。」

眾弟子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你望著我,我看著你,都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在林家的修為排行榜中,林風行以破靈境九重的修為列榜首,林浩南其次,林曦排名第三。

難不成家族中還有其他隱藏的強者,強悍到能夠與浩南師兄匹敵的地步?

「那人,我好像認得。」有人支支吾吾地說道:「好像是……好像是七少爺林牧辰。」

「噗,那個廢子,這下完了,他這是要給浩南師兄當炮灰的節奏啊,怕是死的連渣都不剩嘍。」

聽到這裡,眾人紛紛搖了搖頭,已經做好為林牧辰收屍的準備,不是他們對這位林家七少爺沒有一點信心,只是因為兩者的實力差距太大,根本就沒有贏的希望。

「你們給我閉嘴,烏鴉嘴,再說,我把你們都轟出去。」

一旁的林曦本來就有些心煩意亂,再聽到眾人的議論,心中更是惴惴不安,暗暗地為牧辰哥哥捏了一把汗。 「轟隆」一聲巨響,生死台的大門緩緩打開。

因為年久無人使用的緣故,此門一開,頓時震得滿地煙塵橫飛。

「果然不出所料,林牧辰鐵定不是浩南師兄的對手,畢竟這兩人的差距實在是太過明顯了,只是沒有想到的是,在浩南師兄的手裡,那七少爺居然連幾秒鐘都沒撐過。」

人群又開始議論起來,最終的勝敗,他們早都已經知曉了,而且對林浩南信心滿滿。

之所以還等在這裡,只是因為想知道林浩南幹掉七少爺究竟會用掉多長時間?

不過這最終的結局也沒讓他們失望,跟眾人之前的預期差不了多少,這前腳剛進去,後腳立馬就決出了勝負。

「牧辰哥哥,你可千萬別出事啊。」

林曦緊攥著裙角,心狠狠地揪了一下,淚珠忍不住地在眼眶中打轉,蹙著柳葉眉,低聲自責道:「剛才要是攔住他,是不是就沒有現在這樣的擔憂了。」

正當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生死台中赫然走出來一白衣少年,在他的手中還拖著另一人。

那人,渾身上下血肉模糊,衣衫不整,軀體上到處都是灼燒過殘餘的傷口,身後的地板上還留下一條清晰可見的血路。

「牧辰哥哥,你沒事!!」

林曦一眼就認出那少年的身份,眸子中也是閃過一抹欣喜若狂的神色,揚起皓腕,將額頭上的汗珠拭去,長舒了一口濁氣,心中懸著的石頭終於落地了。

「這……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

原本喧鬧的眾人,看到眼前發生的這一幕,都有些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似乎面前的場景不是真實發生的,而是他們的幻覺。

眾弟子趕忙揉了揉眼睛,在確定所看到的這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事實之後,他們的瞳孔中湧現出一抹驚駭的神色,默默地把頭埋了下去。

此時此刻,眾人噤如寒蟬,沒有人敢開口說話,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多喘一下。

剛才,還在一旁大言不慚,現如今卻被給了一個響亮的巴掌。

林浩南,林家戰力排名第二,破靈境六重的修為,被一個天生絕脈的廢材在不到十秒鐘的時間內打到半死,這樣的結果完全不是震撼二字可以用來形容的。

「看在同是林家子嗣的份上,今日我可以饒你不死,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我暫且廢你修為,以示警戒。」

林牧辰的聲音在演武場內響起,嗓門並不算大,但是在這樣安靜的環境中卻顯得格外的嘹亮,穿透力十足,回蕩在眾弟子的心頭,讓他們紛紛膽顫不已。

話音落地,林牧辰的目光重新凝聚到林浩南的身上,輕描淡寫地剮了他一眼,而後冷冷地說道:「我依稀記得,剛才你似乎說過,若是今日不打死我,從此就不再是男人,做人要講究誠信,現如今,我沒死,那你的承諾是不是要兌現了呢!」

「你……你這話究竟是什麼意思?要是殺了我,你覺得家族的護法長老會放過你嗎?」

林浩南的嘴角噙著一絲黑血,臉色變得極為難看,輕咳了幾聲,朝著身前噴出一地的污血。

即便如此落魄的處境,他仍然不相信以林牧辰自幼懦弱的性格,敢對他痛下殺手。

對此,林牧辰並不理會,掌心沖著虛空一攤,靈力源源不斷地在掌中匯聚開來,手臂輕揚,在半空之中凝聚成一道凌冽的氣刃。

沒有任何徵兆,便沖著林浩南的下體橫掠而過。

霎時間,血絲濺落一地,伴隨著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

萬千子孫後代,毀於一旦。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