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對此表示無數個省略號,無語凝噎的同時,頗有點回到過去的錯覺。

抬手一人拍了一下,秦羽走向湖心島東側米婭的院落,院門沒有關,花草作物都大理的井井有條,芬芳氣息撲鼻而來,讓人心曠神怡。8) 穿過五彩繽紛的芬芳畫廊,繞過小橋流水,秦羽終於在湖畔看到了米婭,她正盤踞在一方青石上,面朝湖水寧然而立。

當初真正米婭覺醒幫他修補心田空間的一幕幕從眼前閃過,秦羽輕輕嘆了口氣,緩步走到青石畔,道:「我為兌現諾言而來。」

諾言,他還清楚記得當初答應米婭的事,如今一切已經走上正軌,終於是兌現諾言的時候了。

米婭沉默了許久,才用悵然的語氣說:「我還以為你忘記了。」

「不會的,我從不食言。只不過……」秦羽轉頭看向米婭,「你真的不想改主意嗎?現在的情況你很清楚,回去或許並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我要回去!這對我來說不是一個選擇!」米婭篤定地說,轉過頭凝視秦羽的雙眼。

輪到秦羽沉默,如今鴻蒙神域什麼情況誰都不清楚,回去說白了就是賭命。

「好吧,我尊重你的選擇。」秦羽終於點點頭表示同意,畢竟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米婭也不例外。

「其實我走也好,我走後,你和她們熟悉的那個米婭就會回來。」米婭說著,目光從娜娜、萌香和翠星臉上掠過,最後落在遠處暗中觀察的金鈴兒身上。

「駱仙的那艘流光梭已經被我勉強修好了,分魂我可以幫你,這方面我比較有研究。」秦羽不再多勸。

「謝謝,我們這就開始吧。」米婭頷首,久違面露笑容。

「你們先出去等我吧。」秦羽視線向上對頭頂的三個小傢伙說。

萌香似乎不太想走,攥著秦羽的頭髮不放,結果被娜娜和翠星生拉硬拽拖了出去。

小院重新安靜下來,秦羽和米婭相視頷首,正式開始進行分魂。

院門外,娜娜忍不住有些擔憂地說:「你們說,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吧?」

「呸呸呸,不許我鴨嘴,我們一個都不能少!」翠星直接伸手去捂娜娜的嘴。

「此言有理,本月食材利潤讓你五分。」金鈴兒推了推眼鏡。

「好小氣的酥,讓人家一成不行嗎?你辣么有錢!」翠星嘟著嘴,眼睛卻在發光,簡直就是兩個發光的小金幣。

「三分!!!」金鈴兒揚起下巴拖長語氣。

「好好好,五分就五分嘛,這日子真是沒法過了,嗚嗚嗚……」翠星抓住金鈴兒的胳膊嗚嗚哭訴,然而誰都知道她是裝的,所以金鈴兒絲毫沒有心軟的意思。

萌香左看看右看看,突然重重點頭嗯了一聲。

「你嗯啥?」娜娜、翠星和金鈴兒異口同聲。

萌香歪著頭想了想,半晌才搖搖頭說:「不知道。」

噗通,三位守護靈同時跌倒。

等待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太陽落山的時候,秦羽和米婭並肩而出,眉宇間都有疲憊之色。

「成功了嗎?」金鈴兒居然是第一個衝過來的,仰著頭眼巴巴望著秦羽。

秦羽和米婭相視頷首,指了指裡面小聲說:「她在裡面,記得輕一點。」

話未說完,幾位小傢伙就已經跑得沒影了,當她們高喊著米婭的名字跑到小院深處,才終於明白秦羽為什麼讓他們輕一點。

原來米婭正掛在葡萄架子上睡覺呢,小表情有點呆,尾巴還時不時晃幾下。

這就是她們熟悉的那個米婭!

因為覺醒后的米婭是從來不掛在架子上的,只有曾經的米婭才喜歡這樣。

翠星好興奮,剛要大聲喊,卻被金鈴兒一把捂住嘴。娜娜為了以防萬一,也將萌香的嘴巴捂住,小傢伙伸手踢腿可勁掙扎。

「噓,就讓她睡會吧,我們可以等。」金鈴兒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翠星聞言趕緊閉嘴,萌香也不再掙扎,娜娜擦了擦眼角吸了吸鼻子:「我們去給她準備禮物吧?」

幾位守護靈同時眼睛發亮,猛一點頭轉身貓著腰輕手輕腳跑出院子。

這一刻,她們反而不急了,正如之前翠星所言,一個都不能少,一個都不會少!

秦羽和覺醒的米婭踏出湖心島,米婭轉頭望著精巧熟悉的院落,久久沒有說話,彷彿要將這裡的一切全部記住,牢牢記住。

秦羽也不打擾,靜靜地等待著。

片刻之後,米婭深吸口氣長長吐出,收回目光微笑著說:「我會記得這裡!」

「理當如此,她們也會記得你的!」秦羽頷首打開通往外界的通道。

米婭再也沒有回頭看,徑直飛了出去。外界赫然是無盡虛空,下方是宛若紫色夢幻的第一世界。

「這是流光梭,裡面有我的一個分魂,他會陪你一起回去。」秦羽取出流光梭,這艘流光梭就是當時交換人質之前掉下來的那艘,其損壞程度高達百分之七十九。

不過萬幸的是,ai核心還有一半完好,秦羽想方設法啟動了這半個ai核心,慢慢進行整體修復,直到三個月前才終於完工。

「那麼遠的距離,分魂所見你能感知到嗎?」米婭直到,秦羽留下一個分魂,其實真正的目的是為了保護他,即便遇到神級強者,吃他一記靈魂之錐也絕對會立刻逃之夭夭。

「也許吧,誰知道呢?」秦羽笑笑也不說破。

「那我走了。」米婭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依依惜別?她和秦羽的關係還不到這種程度。

「嗯,一路順風。」秦羽揮揮手。

米婭不再多言,鑽入流光梭完成啟動,徐徐加速朝著遙遠的黑暗虛空飛去,其實她可以更快些,可她不想這樣。

有什麼關係呢?不差這點時間,就將記憶留得更久一些吧。

秦羽望著遠去的流光梭,直到再也看不到,才收回目光輕輕嘆了口氣。

至此,米婭終於踏上了屬於她自己的道路,也許再也不會回來,而他所能做的,只有祝福。

沒有返回湖心島,也沒有返回子午食院,秦羽溝通分神徐徐淡化在虛空中。他必須繼續他的旅程,繼續尋找新的適宜生存的世界,開拓美食神域。

這將是一個漫長而艱巨的任務,可他必須堅持下去,為了自己,也為了所有相信著他的人!

因為,他是食神!

(全文完)

完本感言:

敲下全文完三個字的時候,忽然感覺悵然若失,眼圈竟是莫名紅了。這種感覺就好像父母看著自己的孩子長大,目送他的背影越走越遠。

是的,這本書就是我的孩子,我對他傾注了太多心血,雖然他沒有取得什麼值得稱讚的成就,甚至可以說平凡到近乎渺小,但他依舊是我的孩子,我對他的愛永遠不會改變。

在此,感謝所有支持我的讀者,一路有你們的陪伴,真好!

新書的話暫時還在醞釀,我需要調整一下心情。請大家相信,我一定會汲取教訓彌補缺點,讓下一本書變得更好!

最後,再次感謝大家的支持和陪伴,我們明年再見!

(歡迎加入超級美食帝國藥王堂官方群,群號在簡介里,新書消息會在群里公布。) 高台之上一群人正注視著,無法相信那個蕭焱在三年之後再次創造奇迹了?不僅僅是境界的提升,難道他的靈技也一般如此嗎?

要知道靈技可是要找家族的靈技導師才行!

誰也無法料到才剛剛踏入八段靈之氣的蕭焱竟然壓制了這個層次上停留了一年之久的蕭丁!

……

「我認輸!」

原本正在進行激烈鬥爭的「蕭丁」彷彿突然打了個冷戰,大聲的喊出了我認輸三個字!

這就有些耐人尋味了,發起挑戰的是他,而且比賽才剛剛開始,還沒有分出明確的勝負,竟然直接開口認輸!這打的可是自己的臉!

看著眼前的蕭焱停止了靈氣的凝聚,「蕭丁」才抬起手擦了擦額頭之上的冷汗,突然一陣天暈地旋的感覺傳來,他竟然又回到了先前那個黑漆漆的空間之中。

「叮,第一次挑戰失敗,無懲罰。」

黑漆漆的空間內有一名少年人,濃眉大眼雙眼皮,鼻樑高高小嘴唇,是一名十分帥氣的少年郎。

他的名字叫做方正,是一名宅男,剛剛還沉浸在一本小說之中無法自拔,沒想到就穿越到了書中的高台之上,最重要的是,他不是主角,而是主角用來揚眉吐氣的墊腳石!

沒有任何準備就直接上了擂台,直到進入戰鬥才開始恢復對「自己」身體的控制,同時潮水般的記憶湧來,他才明白他所穿越的角色,正是書中「蕭丁」,是一個戲份只有幾章的反面角色!剛才如果繼續進行比賽,他可是只要一招,就會被蕭焱打個殘廢!

「叮,進入下一次挑戰,時間調整為對戰前一年。挑戰失敗減少壽命10年。」

黑暗如潮水般涌去,沒有任何解釋,方正就再一次穿越了。

方正並不知道,這只是他穿越大千世界做反派的第一次,而眼下,他就要享受第一次了。

……

「蕭焱,靈之力,三段!級別:低級!」測驗魔石碑旁一位中年男子說道。

「該死,怎麼又來到這了,就不能換個別的嗎?」方正鬱悶無比。

按照劇情發展,別看他要面對的人現在是個廢物,未來可是能夠擁有異火纏身,葯老相伴的金手指怪物!

與這麼一個傳奇般的人物交惡,那不就自討苦吃是什麼?

想到此處方正加快了腳步,走到了蕭焱的身旁,笑著開口道:「別灰心,我們都是地……」

「球人」二字還沒說出口,方正就被一個冰冷的聲音打斷了。

「警告,任何試圖與目標交好避戰的行為都會判為挑戰失敗,請珍愛生命,遠離主角。」

……

這下方正原本的笑容凝聚在臉上,蕭焱也如同沒聽到一般直接走了過去。

方正憂心忡忡的回到了蕭丁的住所,不,準確的來說他現在就是「蕭丁」,在一年之後會在成人禮上被主角蕭焱狠狠打臉的那個人!

狠狠的掐了掐自己的臉蛋子,劇烈的疼痛讓他放棄了眼前正經歷的事情是做夢這個異想天開的想法。

「我真的成為那千千萬萬個穿越的人之一了?不過這穿越的姿勢是否有些不對?自己怎麼穿越到了反派小角色的身上?是要給主角送經驗的節奏嗎?」方正在心中暗暗的想到,同時為自己的前景擔心了起來。

這時房門突然被推開,兩名貌美的婢女走了進來,露出媚笑伸手就要脫掉「蕭丁」的衣服。

按照腦海中蕭丁所殘留下的記憶,這個時間正是他翻雲覆雨的美妙時光!

「滾!」

「蕭丁」突然發出炸雷一般的聲音,將兩名貌美的婢女嚇了一跳,自己的主子今天怎麼一本正經了?就像變了一個人似得!

急忙退下,主子的思想可不是兩名做婢女的可以揣摩的,落荒而逃般留下了屋子中的「蕭丁」一個人。

……

並不是穿越在蕭丁身上的方正不近女色,而是他目前正面臨著生死大關,十年的壽命可不是開玩笑!能夠隨意穿越到各種角色身上,方正絲毫不懷疑那個現在還沒有任何頭緒的聲音能剝奪自己十年的壽命。

而博覽群書的他明白自己這一刻更應該鎮定,睡睡覺都能被機緣砸到升級的事情是只有主角才能經歷的,身為配角小反派的他只有通過自己對劇情的了解來改變劇情走向!哪有多餘時間玩樂?

眼下當務之急是如何在這一年之中,獲得碾壓蕭焱的實力!好在一年後即將到來的成人禮上完成挑戰!

如果失敗了,可是會損失十年壽命,與其用這一年時間貪圖享樂,還不如找機會看看能不能逆襲主角!

哪怕是身為反派,方正也明白生於憂患,死於安樂的道理!

既然你我命中注定必有一爭,那麼我只能取而代之了!

……

第二天,方正盤坐在院子中,他的面前多出了三種藥材,按照他的了解,主角蕭焱就是通過這幾種東西在一年之內突飛猛進,擺脫了廢物的名頭,一舉將「自己」也就是蕭丁踩在腳下!

「蕭焱天生就是天才,而這個蕭丁的身體資質平平!但是我現在的境地要比蕭焱好上許多!我必須抓住時機和先機方能取勝!」方正在心中暗暗的說道,他現在的身份可雖然是族中大長老的孫子,但搞到這幾種藥材也是實屬不易。

蕭丁自然沒有主角蕭焱煉藥的天賦,但是!這個世界上會煉藥的可不是只有主角一人!

過目不忘的記憶力給了方正很大的幫助,依照腦海之中的記憶,方正找到了城中最大的拍賣會。

迅速的將提前購買的黑袍披在身上,走進了拍賣會之中,這一切在不久后,身為主角的蕭焱必然會來此!但是提前知道劇情走向的方正,準備掠奪掉原本屬於蕭焱的機緣!

「蕭焱,別怪我,我也是被逼無奈,誰讓我是一個只有幾章的反派小配角,為了我十年的壽命!你的機緣,歸我了!」

想到此處,穿越在蕭丁身上的方正沒有任何心理負擔的走進了拍賣會中。 一進入會所,方正的四處張望。

果然,他尋找到了一個鑒寶殿。走進去大大方方的坐下,直接拿出了事先準備好的藥材。

而方正對面的鑒寶師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卻皺了皺眉頭開口說道:「先生莫非是在開玩笑?這幾種藥材,雖然不俗,但用得著鑒定?」

……

方正抬起頭,露出了一張鬼面,正是他提前準備好的面具,潔白的牙齒一呲,開口說道:「如果我要說,這是一種藥方呢?」

「這?」鑒寶師有些為難,煉藥師的數量太過稀少,整個拍賣會中也僅僅有一名二品煉藥師坐鎮,他並不認識藥方,一下子他有些拿不定主意。

「還不快去!你清楚一份藥方的價值嗎?叫你們的丹藥師過來!」方正特意壓低了聲音,再加上整個斗篷捂得嚴嚴實實的,倒是有模有樣。

再過上一段時間,主角蕭焱來到此地的時候,是拿著做好了的藥劑來拍賣,而方正此行的目的恰恰相反,因為他不會煉藥,他是要將藥方賣掉!順便換取藥劑!

聽了方正的話后,鑒寶師不再遲疑,不管是真是假,光憑藥方二字就不是他能夠做主的!即便這個人是來搗亂,也算不到他頭上,但外一真的是藥方,他沒有上報那後果可就不堪設想了!

不消多時,一名頭髮花白的青衣老者便走了進來。

老者仔細的打量著方正,方正抬起頭目光怡然不懼的與對方相接,同時開口說道:「二品煉藥師?卡在瓶頸許久了吧?倘若你能制出此葯,突破三品也並非難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