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風,此地不易就留,我們速速離開這裡再說。」

葉晨風這一說,林可竹立即想到昨夜詭異的一幕,心中的不安更濃了,立即拉著葉晨風向死亡墳場外面逃去。

能舉手投足殺死閻雨,宋祁的人,殺他們絕不困難。

「等等,那人來了。」

就在二人離開之際,葉晨風突然抓住了林可竹柔滑的小手,如臨大敵的看著前方,在濃郁的陰氣中,一名身穿黑色長袍,帶著魔鬼面具,身材偉岸的男子緩緩地走了過來。

「沒想到,真的沒想到,以你三級幻獸師境界,竟然可以兩次發現我靈魂窺視,看來你身上,應該有我感興趣的秘密。」鬼面男子聲音嘶啞的說道,兩道讓人不寒而慄的眼神在鬼面中迸射出來。

「我們自問沒有得罪閣下,如果閣下肯放我們離開,我願意將身上的乾坤袋給你。」感覺到鬼面男子的實力比屍王還要可怕,林可竹害怕了。

「哈哈哈,我千辛萬苦將你們引來,你覺得我會放你們活著離開?」鬼面男子大笑一聲道:「等一會把你們都殺了,你們身上所有的一切都將是我的。」

「難道死亡墳場這個任務是你懸賞的。」聽到鬼面男子狂妄的話,葉晨風眉頭一掀,臉色凝重的說道。

「小子,我發現你真的很聰明,我都有些捨不得殺你了。」鬼面男子散發著強大的氣勢,鎖定了葉晨風二人,嘶啞著嗓子說道。

感受到鬼面男子釋放的氣勢威壓,葉晨風二人呼吸變得困難,雙腿不斷地往下沉。

「六級地獸將,此人應該是六級地獸將高手。」

通過鬼面男子散發的氣勢,林可竹猜到了他的實力,整顆心跌落到了低谷。

以她和葉晨風的實力,遭遇六級地獸將高手,絕無生還的可能,一縷冷汗順著她的額頭流淌了下來。

此時此刻,她真的害怕了。

「晨風,一會我們分頭逃跑,如果誰有幸逃出他的追殺,立即返回天火武府,將這裡的事稟告府主,請他為我們報仇。」焦慮不安的林可竹傳音叮囑道。

「此人實力太強,我們沒有機會,為今之計我們只有齊心合力,也許還有一線生機。」葉晨風深吸一口氣,默默地提升肉體力量,準備做最後一搏。

「我們沖!」

葉晨風沒有坐以待斃,隨著一道刺耳的劍鳴聲響起,充斥著半步劍勢的赤霄劍一往無前的刺向了鬼面男子。

「幽靈鬼爪!」

遭到半步劍勢攻擊,鬼面男子沒有閃避,無盡的陰氣彙集在他右手中,瞬息之間,一隻幽綠色,十分鋒利的鬼爪飛出,一把抓住了刺來的赤霄劍。

「咔嚓!」一聲。

下品靈器等級的赤霄劍承受不住幽靈鬼爪的攻擊力,劍身表面崩裂開了一道道裂痕。

堅硬無比的赤霄劍被鬼面男子施展魂技抓裂了。

「火影刀山!」

葉晨風施展半步劍勢攻擊的瞬間,緊咬牙關的林可竹躍到了半空中,無盡的火氣湧進了火晶戰刀中,劈出了火光肆意的刀山,轟擊向了鬼面男子。

眼看鬼面男子就要被火影刀山吞噬,一隻散發著紫光的鬼蝠浮現出他的身體,呼嘯著將火影刀山撞碎了。

「紫色魂光,你是天獸仙高手。」

目睹鬼蝠身體表面散發的紫光,林可竹絕望了,她做夢也沒有想到,在死亡墳場,會遇見傳說中的人物。

「為什麼噬神腦分析,此人只有六級地獸將境界,而他的靈魂獸卻達到天獸仙等級,難道他受傷了,一直躲在死亡墳場中療傷。」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的葉晨風在心中猜測道。

雖然葉晨風猜測出鬼面男子的秘密,但他們之間實力差距太大,以葉晨風二人的實力,根本沒有翻盤的可能。

「好了,遊戲結束了,你們可以去死了。」

鬼面男子殺意凜然的說道,散發著紫色魂光的鬼蝠,攜帶著讓人窒息的力量,向他們發動致命一擊。 「氣血燃燒。」

鬼蝠襲來,林可竹眼睛中透出了決然之色,不惜代價燃燒了全身的氣血,注入到火晶戰刀中,劈出了最強威力的一刀,斬向了鬼蝠,做最後一搏。

林可竹拚命的瞬間,葉晨風扔掉了布滿裂痕,損壞嚴重的赤霄劍,將那把神秘的斷劍取了出來,不顧危險的向斷劍中注入半步劍勢,催動斷劍進行攻擊。

融入了葉晨風注入的半步劍勢,斷劍躁動了起來,葉晨風清晰地感覺到,斷劍劍柄處封印的那道劍勢有破劍而出的跡象。

「嗡!」

一道刺目的白光亮起,在葉晨風全力催動半步劍勢攻擊下,斷劍中映射出一道鋒利的劍芒,帶著刺耳的破空聲,劈向了氣勢洶洶的鬼蝠。

涅槃千金 「轟轟!」兩聲巨響。

火影刀山,半步劍勢先後劈斬在了鬼蝠身體上,掀起了滔天大浪,無盡的能量席捲四周,震得周圍的空氣掀起了滾滾浪濤。

硬憾二人發動的最強攻擊,鬼蝠身上散發的紫色魂光黯淡了幾分,尤其葉晨風催動半步劍勢凝聚的劍芒,更是劈傷了鬼蝠的魂體,讓鬼面男子受到了一絲魂力反噬。

魂體受傷,激怒了鬼蝠,它猛地閃動巨大的肉翅,硬生生震斷了刀山,劍影,沖著葉晨風二人吐出了一顆顆紫色魂光,攻擊向了他們。

「快閃!」

紫色魂光襲來,葉晨風立即腳踏移形幻影,幻化出一道模糊地速度影子,驚險的閃避開紫色魂光攻擊。

而燃燒氣血,發動最強一擊的林子月卻未能閃避開,被一道紫色魂光擊中胸口,身穿的內甲立即粉碎,噴出一口鮮血,摔出了數十米遠,昏死了過去。

「沒想到你這麼頑強。」鬼面男子按捺住魂力反噬,目光森然的看著手持斷劍的葉晨風,殺意凜然的說道。

「看來閣下受傷不輕,不然就憑我們的實力,根本無法將閣下擊傷。」葉晨風目光灼灼的看著他,一邊悄悄控制蝕魂腦的力量,破解斷劍中的陣紋,一邊低沉的說道,拖延著時間。

「小子,你知道的太多了,這對你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

鬼面男子將鬼蝠融進了身體中,踏著沉重的步伐,一步步走向了葉晨風。

雖然他走的很慢,但他每走一步,身上散發的氣勢就會提升一分,強大的壓迫感讓葉晨風呼吸變得越來越困難。

「前輩,如果我能幫你引來更多的人,不知道你可否放過我。」呼吸困難的葉晨風艱難的說道,繼續拖延著時間。

「不能。」

雖然葉晨風實力不高,但鬼面男子卻從他身上感覺到危險的氣息,殺氣騰騰的說道。

「前輩……」

「你的廢話太多了,乖乖去死吧。」

鬼面男子打斷了葉晨風的話,右手虛空一拍,再次凝聚出幽靈鬼爪,帶著刺耳的破空聲,抓向了葉晨風的胸口,想要將他心臟抓碎。

「誰死還不一定。」

葉晨風暴吼一聲,雙手緊握突然響起劍鳴聲的斷劍,以劈天之勢用力斬向了幽靈鬼爪。

下一刻,斷劍中封印的劍勢映射了出來,在鬼面男子驚恐的目光注視下,擊穿了幽靈鬼爪,勢如千鈞般劈向了鬼面男子。

鬼面男子沒有想到,葉晨風可以劈出如此可怕的一劍,再加上他們之間距離太近,他根本沒有時間閃避。

「鬼蝠!」

危急時刻,他召喚出靈魂獸鬼蝠,想要抵擋驚天劍勢的攻擊。

但斷劍中封印的最後一道劍勢威力太可怕,散發著紫光的鬼蝠根本抵擋不住。

「嗤!」

一道布匹撕裂的怪異聲響起,驚天劍勢毫無懸念的劈開了鬼蝠,餘威不減的劈斬在了鬼面男子的身體上,將其大半邊身子斬掉,大量的鮮血猶如噴泉,狂噴了一地。

「斷劍中封印的那道劍勢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看著倒在血泊中,只剩下半條命的鬼面男子,劫後餘生的葉晨風長舒了一口氣,如果這道劍勢攻擊失敗,那他將在劫難逃。

更重要的是,斷劍中沒有了潛藏的危險,他日後就能放心的修復斷劍中損壞的陣紋,將其當做武器了。

「劍,劍勢,以你的實力,怎麼可能發出如此威力的劍勢,你到底是誰?」

鬼面男子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會栽倒葉晨風手上,有些絕望的說道。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誰?」

葉晨風看著奄奄一息的鬼面男子,對他的身份同樣感到了好奇。

「沒想到我縱橫一生,竟然栽到了你這個小輩手上。」鬼面男子唏噓的說道:「看來真是天要亡我。」

說完,自知必死無疑的鬼面男子就想自爆而亡。

突然,一道鋒利的劍芒在斷劍中驚射出來,一劍斬掉了他僅剩的左臂,疼的他痛苦哀嚎,打斷了他自殺的念頭。

下一刻,葉晨風腳下移形幻影出現在他身後,一掌擊中了他的腦袋,將他震暈了過去。

「噬魂訣,吞噬!」

葉晨風手掌心湧出了無窮的吞噬力量,透過鬼面男子的腦袋,湧進了他靈魂深處,瘋狂的吞噬他的靈魂獸血蝠。

頓時,濃郁的魂力流進了他全身各條經脈中,提升他自身實力的同時,淬鍊起五臟六腑。

「好濃郁的魂力,此人到底是什麼境界高手,再重傷的情況下,血蝠蘊含的魂力依然這麼強大。」

感覺到全身的魂力節節攀升,五臟六腑快速的蛻變,葉晨風對鬼面男子巔峰時期的實力感到了心悸。

「魂力溢滿了,突破。」

大約一炷香的時間,吞噬了大量魂力的葉晨風感覺自身魂力溢滿了,水到渠成的突破到了四級幻獸師境界。

境界突破,葉晨風繼續吞噬鬼面男子腦海中的魂力,提升實力,修鍊六脈神罡。

又過了大約一炷香的時間,葉晨風將鬼面男子的靈魂獸血蝠完全吞噬了。

這時,他自身的魂力再次溢滿,輕而易舉的突破到五級幻獸師境界。

而他五臟六腑吸收了血蝠六成魂力,淬鍊渡完成了六成,單純的肉體力量達到了驚人的三萬斤之力。

再加上魂力的增幅,他最強的肉體力量達到了六萬餘斤,一拳下去,足以將六級幻獸師打爆。

葉晨風默默鞏固了一下境界,搜颳了鬼面男子的遺物,將其毀屍滅跡后,來到了身受重傷,陷入深度昏迷,衣服被鮮血濕透的林可竹身旁,查看她傷勢情況。 「好重的傷。」

「全身經脈受損嚴重,胸骨骨頭斷了六根,其中一根骨頭扎破了她心臟動脈……」

葉晨風依靠傳承醫術,為林可竹檢查身體傷勢,發現她傷勢非常嚴重。

要不是她身穿的內甲化解了鬼蝠大部分攻擊,她體內氣血之力足夠旺盛,她早就香消玉殞了。

「不行,必須要儘快醫治林師姐的傷,否則她恐怕有生命之危。」

但這時,天色漸漸陰暗下來,死亡墳場變得危機四伏,一道道刺耳的鬼泣聲不斷傳進他的耳中。

一旦大量的幽魂從地底鑽出來,林可竹將更危險,葉晨風根本沒時間醫治她。

「不知那鬼面男子遺物中有療傷丹藥嗎?」

沉思之後,葉晨風將鬼面男子的遺物,兩

個乾坤袋拿了出來,藉助噬魂腦的力量,一一破開了乾坤袋中的陣紋,釋放魂力滲透了進去。

「這麼多下品魂晶,其中還有中品魂晶。」

當葉晨風釋放魂力滲透進第一個乾坤袋時,露出了濃濃的震驚之色,他發現這個乾坤袋中裝滿了魂晶,其中下品魂晶的數量超過了三萬顆,中品魂晶也有一百二十三顆。

而中品魂晶的價值遠遠超過下品魂晶,除了在虛無縹緲的宗門之內,外界很少能見到。

葉晨風釋放的魂力進入第二個乾坤袋時,在裡面發現了不少稀奇古怪之物,不過時間有限,他無暇研究。

「嗯,這是回魂丹。」

葉晨風在乾坤袋中發現了一個封印著陣紋的玉瓶,當他破開陣紋禁制,打開瓷瓶時,發現裡面裝有九顆價值連城的回魂丹。

而回魂丹乃是採集數十味珍貴藥草煉製而成的九品丹藥,更是一等一的療傷丹藥,每顆回魂丹價值超過三千顆下品魂晶,而且還有價無市。

「林師姐有救了。」

葉晨風取出一顆回魂丹,塞到了林可竹嘴巴中,頓時,大量溫和的藥力順著她的喉嚨,流進了身體中,治癒著她身體重傷。

「林師姐,對不住了。」

回魂丹起效,但林可竹身上還有一處致命傷,那就是她胸口斷骨,如果不能及時接上,就算回魂丹也無法醫治被斷骨刺破的心臟動脈。

情況緊急,葉晨風無暇欣賞她誘人的身子,深吸一口氣,努力摒除了雜念,在乾坤袋中取出了一盒銀針,施展天玄針,扎在了她身體穴位上。

接著,葉晨風釋放魂力滲透進林可竹身體中,鎖定了她斷裂的骨頭,小心翼翼幫她接骨。

由於接骨過程太疼,硬生生將深度昏迷的林可竹疼醒了,當她睜開疲憊的雙眼,發現葉晨風正坐在自己身邊,伸出大手在自己身上按來按去時,頓時緊張了起來。

「林師姐,你不要緊張,我在幫你接骨,如果不能及時接上你胸口斷裂的骨頭,你恐怕有生命危險。」葉晨風發現林可竹醒來,連忙解釋道。

「謝謝!」

得知葉晨風在為自己接骨療傷,嬌羞的林可竹艱難的吐出兩個字,閉上了眼睛,任由葉晨風幫自己接骨。

大約半個多小時過後,葉晨風終於將林可竹斷裂的骨頭接上。

接著,他從乾坤袋中拿出一件衣服,幫她穿上,遮蓋住她的身子。

「林師姐,抱緊我,我們先離開這裡再說。」

林可竹沒有了生命危險,葉晨風立即將她攔腰抱了起來,向死亡墳場外圍奔去。

這時,天色已黑,大量的幽魂鑽出了地底,呼嘯著向葉晨風二人發動攻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