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對於霸主宗這種大勢力來將,羊角市,其實和一個山野之地差不多。

畢竟一個金家,實力最強不過先天,而曠遠航本身就是化勁初期,若不是因為關明的原因,這種小家族接待他,還不得卑躬屈膝,哪裡像現在,竟然弄得跟自己平起平坐似的,而且自己還必須表現得客氣一些。

曠遠航讚賞的看了這手下一眼,這種事情他的確不方便出手,有自己手下代勞,自然是最好不過。

小蠻的半邊臉頰頓時有些紅腫,同時嘴角還溢出了一絲血跡,小蠻瞪著眼睛看著剛才打自己的人,這一刻,和沙狼生活了這麼多年染上的本性瞬間展現出來。

這雙眼睛,就好像是沙狼的眼睛,彷彿要將眼前的人撕成碎片。

動手那人也是心驚了一下,只是一個少女而已,為什麼會有這麼恐怖的眼神。

「曠遠航,你這是什麼意思!」竹尖也是猛然轉身,怒瞪著曠遠航質問道,她不是那種衝動的人,若是她出手,連對方一招都敵不過。

「什麼意思?」曠遠航冷笑:「我到要問問你們是什麼意思,一個丫頭不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竟然敢污衊本少宗主,這只是給她的一點教訓而已,若不是因為關明的面子,就憑那一句話,本少宗主就殺了她!」

「你的意思是說,你什麼都沒做!」竹尖眸子眯了起來。

「廢話,難道你是在質疑本少宗主嗎?」曠遠航居高臨下的看著竹尖,神色不悅。

「竹尖姐姐,他胡說,他剛才明明就摸了我的屁股!」小蠻惡狠狠的瞪著曠遠航道。

「還敢污衊少宗主,我看你這賤丫頭是活得不耐煩了!」剛才動手那下手上前一步,就欲再次對小蠻出手,上次沒有防備,可這次,竹尖又怎麼可能讓他得手,已經先一步站在小蠻的面前,那人的手自然僵在半空。

他敢打小蠻,但卻不敢打竹尖。

畢竟一個是丫鬟,一個是金家家主的孫女。

「這就是你們霸主宗的行事作風,可笑,曠遠航,現在給你一個機會,要麼道歉滾出羊角市,要麼後果自負!」竹尖冷冷的道。

現在羊角市的情形特殊,他也不敢太將曠遠航得罪死,但她知道,如果關明知道此事,以關明對小蠻的寵溺程度,這個曠遠航必死無疑,他不想因為這一件小事擾亂了關明,所以她才會說出這番話!

「可笑,讓我給一個賤丫頭道歉,何況本少宗主未曾做過的事情,後果自負,我到要看看,能是什麼後果!」曠遠航也是被激怒了,竹尖不過暗力八重勁,他一個手指頭就能摁死,現在竟然敢威脅他。

「既然如此……」竹尖還欲說什麼的時候,可剛說了四個字,她身後的小蠻突然躍了起來,直接躍過了她的頭頂,朝著曠遠航撲去,小蠻的動作和身形就彷彿一隻撲向獵物的沙狼。

快,准,狠,而且誰都沒有注意到,此刻小蠻的眼睛竟然變得血紅無比。

小蠻的動作太快了,就算是曠遠航也未曾反應過來,小蠻已經撲在他的身上,張口就咬上他脖子上的大動脈,鮮血頓時狂噴而出,小蠻硬生生的扯下曠遠航一塊肉,小蠻還欲繼續的時候,已經反應過來的曠遠航一掌拍在小蠻身上,小蠻身子倒飛出去。

這一掌,曠遠航用了全力,就算是先天之境的武者,在這一掌下都沒有生還的機會。

可是小蠻在地上翻滾了三圈,吐出一口鮮血之後,雙手撐地,抬頭,猩紅的眸子瞪著曠遠航,齜牙咧嘴,發出一陣狼嚎!

「嗷嗚!」

這一刻,小蠻潛藏在心底的凶性完全被激發出來。

畢竟從小就被殺狼王撫養長大,關明當初將小蠻帶離星格雲沙漠,就是擔心小蠻會發生這樣的情況,那樣的話,小蠻很可能會迷失自我,變得似人非人,似妖非妖。

「竟然還沒死!」曠遠航捂著自己的脖子,鮮血不住的流淌,還好沒有咬破要害,不然剛才那一口,就能直接讓曠遠航斃命。

竹尖被小蠻的模樣嚇了一跳,連忙叫了兩聲小蠻的名字,可是小蠻竟然絲毫不理會她,只是怒瞪著曠遠航。

「竹尖,此事你們金家無論如何也要給我們霸主宗一個說法,今天,我就先殺了這個賤丫頭!」曠遠航怒嘯道,險些死在一個小丫頭手中,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小蠻已經再次彈跳而起,曠遠航也做好了攻擊。

這一掌要是落在小蠻身上,小蠻絕對沒有生還的機會。

竹尖頓時急了,還不待曠遠航出手,她已經先跳起,攔住小蠻,將小蠻的身子摁倒在地:「小蠻,你怎麼了,你快點恢復神智啊!」

這一刻,竹尖響起了曾經關明說過的話,已經驚起了一聲的冷汗。

「嗷嗚!」小蠻拚命的掙扎,她的力氣竟然比竹尖大出許多,竹尖直接被他推滾到一邊,小蠻就欲再次攻擊,竹尖又急忙喝道:「小蠻,難道你連你大叔都忘記了嗎?」

小蠻的身子頓時怔住,眼中的血色慢慢的退去,恢復了清明,嘴裡喃喃的念叨:「大叔!」

竹尖終於鬆了一口氣,急忙跑過來抱住小蠻,這一幕發生得太快,而且被竹尖阻擋,所以曠遠航也沒法下手。

「曠遠航,你剛才說想要一個說法是吧,好,今天我必然會給你一個說法,恕我不招待你們了,稍後在登門拜訪!」竹尖將小蠻抱在懷中,冷冷的看著曠遠航道,然後轉身離開了別墅。

「哼!」曠遠航冷哼了一聲,暫時抑制下了心裡的殺機。

等到兩人離開后,剛才動手那下人小心翼翼的對曠遠航道:「少宗主,金家是關明合作的對象,你說今天這事,關明會不會插手進來!」

「為了一個如此弱的合作對象,難道關明還敢和我霸主宗翻臉不成,更何況,只是為了區區一個丫頭?」曠遠航不屑的笑道。

他和關明早就已經勢不兩立,霸主宗也絕無和關明合作的可能,況且前些日子他就已經派人暗殺關明,關明早晚有一點,都得死,只要他做得神不知鬼不覺,又有誰會懷疑到他的頭上。

竹尖帶著小蠻離開別墅之後,就一路返回金家,在途中,小蠻問道:「竹尖姐姐,剛才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我一點都想不起來了!」

「小蠻,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竹尖驚訝的道。 小蠻皺著眉頭,想了很久,可她還是一點印象都沒有:「我只記得當時我想殺了曠遠航,誰讓他敢摸我的,嗚嗚,我只打算給大叔一個人摸的,然後後來我就什麼都記不起來了!」

此刻,在竹尖懷中,小蠻哭得梨花帶雨。

竹尖看得心疼無比,她知道小蠻非常依賴關明,否則,剛才那一句話也不可能讓小蠻清醒過來。

這次是他的過失,他沒想到堂堂霸主宗的少宗主竟然是這種人,剛才就差那麼一瞬,此事就已經無法挽回。

同時她心中也是暗暗吃驚,小蠻竟然影挨了曠遠航全力一掌,竟然沒事,要知道,曠遠航可是化勁初期的實力,就算是先天境界的高手,在那一掌下都會斃命。

想起關明之前對她說過的話,竹尖心中又是一驚,此事,必須儘快的通知關明。

而小蠻,在竹尖的懷中哭了一陣,已經暈了過去,竹尖身上帶著丹藥,餵給小蠻吃了一顆,小心翼翼的將小蠻放進車內,然後驅車朝著咸武山莊的方向駛去,同時撥通了關明的電話。

於此同時,咸武山莊迎來了兩位非常特殊的客人,因為這是兩個女孩,而且還是一對孿生姐妹,正是歌離宮的紅鸞綠鶯,兩人是被司徒衫派來的,第一時間自然來見自己的小師弟。

面對兩女,關明當真頭疼不已,兩人見面就叫他小師弟,而且一個勁要讓關明叫她們師姐,在蒼黎島的時候,兩女就被關明忽悠了一次,所以這次他們已經做足了準備。

關明不得不親自接待兩人,同時也開始了大忽悠。

「兩位師妹,我們先不論誰是師兄誰是師姐,首先,我要問你們一個問題!」關明看著兩女認真的道。

「你說!」

「你們現在多大了!」

「剛好二十!」

「那你們看啊,我呢已經二十一了,或許你們還不知道,我父親和師父有些淵源,所以從我出身起,就已經拜入了歌離宮,所以我入門比你們早了很多年,只不過我有些個人原因,所以才一直沒有前去歌離宮,半年前大師兄也是因為此事才出現在武者公會,所以論年齡,我比你們大一歲,算時間,我比你們入門早,你們是不是應該叫我師兄!」關明顯得很有耐心的解釋道。

袁沛柔幾女在旁邊聽得哭笑不得,關明這都哪跟哪啊,關明什麼情況,他們豈會不清楚,只不過他們的確不知道,關明是什麼時候拜入歌離宮的,但絕對沒有多少時間!

「哼,你騙誰呢?我們已經從師父那裡和師兄那裡問清楚了,你就是入門比我們晚,所以你要叫我們師姐!」紅鸞撇了撇嘴,根本不信關明的鬼話。

「就是,快叫師姐!」綠鶯也道。

兩人眼神興奮的看著關明,一副期盼不已的模樣。

關明心中慘嚎,難道自己這個小師弟的名頭就這麼坐實了。

「那個,我覺得我們還是得重新整理一下!」關明厚著臉皮繼續道,打死都不肯叫兩人師姐。

這次兩女直接眼睛一瞪大,異口同聲的道:「趕緊叫師姐!」

關明已經苦笑了,所以他現在換了一條思路,乾脆找個方法開溜好了,反正自己就是不願意當小師弟。

恰巧這時,關明的手機響了起來,對現在的關明來講,簡直就是天外之音啊,關明很假的歉意說了一聲,然後接通了電話,裡面便傳出竹尖焦急的聲音:「關明,不好了,小蠻狼化了!」

「怎麼回事?」關明的眉頭頓時就擰了起來。

離開星格雲沙漠的時候,關明判斷過,只要引導得當的話,小蠻這輩子都不會狼化,而且心理也會漸漸的跟正常人無異,之前一切都好好的,為什麼突然間就狼化了!

竹尖就一五一十的將曠遠航的所作所為說了出來,關明身上的氣勢也變得越來越冷,同時不受控制的瀰漫出來殺意,旁邊的幾女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然後一臉奇怪的看著關明。

「好,好得很吶,他想要說話,我馬上就給他一個說法!」關明冷冷的道,拳頭緊握,手機頓時就變成了一塊廢鐵。

他已經知道竹尖正帶著小蠻趕來咸武山莊,大概還需要十五分鐘的時間,而小蠻暫時也沒有危險,只不過處於昏迷的狀態。

「關大哥,你去哪?」見關明一句話不說的往外走,袁沛柔急忙問道。

「殺人!」關明淡淡的吐出兩個字,但這兩字,卻是讓人冷入骨髓。

眾人都不明白,為什麼接了一個電話,關明就變成了這般模樣,幾女於是急忙跟了上去,就連紅鸞綠鶯此時也不敢再說讓關明叫她們師姐的事情,因為兩女都感覺到了氣氛的不對。

咸武山莊外,關明沒有急著離開,而是等著竹尖帶著小蠻過來。

十分鐘后,一輛白色的跑車以極快的速度衝進咸武山莊,就在關明前方停了下來,關明一個箭步上去,拉開車門,小蠻安詳的靠在副駕駛座上,眼角還殘留著淚水。

關明將小蠻抱出來,檢查了一下小蠻的傷勢,也是驚奇了一下。

小蠻竟然一點傷都沒有,之所以會暈過去,應該是狼化過去,身體變得有些虛弱的原因,再加上小蠻覺得委屈。

「竹尖,小蠻沒事,睡一覺就好了,你帶她去休息吧!」關明將小蠻遞給從車上下來的竹尖。

「恩,你小心!」竹尖答道,她知道無法阻止關明,只不過曠遠航畢竟是霸主宗的少宗主,肯定有高手陪同,所以她有些放心不下。

「放心吧,我沒事,王墨,老九!」關明喝道。

「在!」兩人急忙走了出來!

「跟我去殺人!」關明再次道,老九就去開車去了,畢竟這跑車只能坐兩個人。

最後,林峰和劉濤也一同前往,幾女本來也是想一起的,紅鸞綠鶯也想出一份力,不過卻被關明攔下了,所以前去的也就五人而已。

按照竹尖給的地址,二十分鐘后,關明就來到了這處別墅,此時,曠遠航正優哉游哉的坐在客廳品茶,區區一個金家而已,他根本就沒放在眼裡。

如果他花些時間去調查小蠻,或許他就不會像此時這般淡定了!

車輛直接沖入了別墅當中,當即就有一個霸主宗的人沖了出來:「來者何人!」

關明從車上下來,此人頓時瞳孔猛縮:「關明先生!」

「曠遠航,出來受死!」關明大喝道。

正在喝茶的曠遠航手一僵,他沒想到,關明真的來了,真的為了區區一個小丫頭來了。

「關明先生,你這是何意,我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最先出現的那人額頭冒汗,小心的詢問道。

「誤會嗎?」關明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鴛鴦匕瞬間出現在他手上,一斬,這人的手掌已經從手踝處齊齊斬斷,此人捂著手急忙後退,同時慘叫!

「剛才你是用這隻手打了小蠻是吧!」關明氣息越來越冷。

男子頭上已經密布冷汗,他沒想到,關明竟然是為了此事而來,而且一出手就斬斷了他的手,他只有化勁大圓滿的境界,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根本一點反應都來不及做出。

關明也沒有繼續出手,而是靜靜的等著。

誰也沒注意道,一道紅芒突然竄進了關明的袖口當中。

小甲,終於恢復了金丹期的實力,在這個時候歸來,憑著契約,它直接循著關明的氣息找到了這裡。

「想不到我剛到這裡,就有好戲看了!」小甲的聲音在關明意識中響起。

「你現在如何了!」

「已經全部恢復!」小甲嘿嘿笑著回道。

關明心中大喜,有小甲相助的話,對付策劃英雄冢這一切的神秘人,他又多了一分底氣,就算是這些大勢力的弟子紛紛至此,關明也有了將其完全壓制的本錢。

畢竟,此次前來的,勢力派出的隨從,境界最高的也不過是半步真武而已。

和金丹期的妖獸相比,完全不在一個級別上面。

這個空隙的功夫,曠遠航已經從別墅裡面出來,他的身邊跟著一個老者,關明神識一掃,這老者赫然便是霸主宗派出陪同曠遠航一起的那位半步真武高手。

「關明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一出手就傷我的人!」曠遠航看著關明開口問道,語氣還算是頗為客氣。

「曠遠航,你問我是什麼意思,難道你之前做了什麼,還要我提醒你,你不是想要一個說法嗎?我就是來給你一個說法,只不過,這個說法,會讓你死得很慘!」關明冷冷的道。

膽敢傷害小蠻的人,他決不饒恕。

曠遠航臉色大變,關明的殺意朝他湧來,關明是真的要取他性命,曠遠航怒聲道:「關明,難道你要為了一個金家的小丫頭,和我們霸主宗為敵不成!」

「和你們為敵,就你們霸主宗,也配?」關明不屑的道。

頓了頓,關明又繼續道:「現在給你兩個選擇,自斷雙臂自裁,或者,由我動手,但我保證你會比自裁死得痛苦一萬倍!」 關明的話沒有絲毫情面可留,曠遠航也是臉色大變,因為此刻他毫不懷疑關明的話,只是有一點讓曠遠航十分不解,於是問道。

「關明,那個丫頭是你什麼人!」

「你只需要知道,碰了她,你就已經領到生死符,可以去閻王那裡報道了。」關明冷哼道。

曠遠航身邊有半步化勁高手隨從,之前對他來講會有些麻煩,但現在小甲已經回來了,那事情註定成為定局,別說只是區區半步真武,就算是真正的真武境界高手,今日也休想從這裡離開。

「你選擇好了嗎?」關明又繼續冷冷的問道。

王墨和老九都已經進入備戰狀態,只要關明一聲令下,他們必然第一時間朝著那半步真武的高手衝去,兩人合力或許不敵,但要托上幾分鐘時間,卻是沒有絲毫難度。

而這幾分鐘的時間,已經足夠關明解決曠遠航。

曠遠航的臉色一變再變,此時他是真的有些後悔了,因為他根本沒想到小蠻對於關明來講,接近於逆鱗的程度。

龍有逆鱗,觸之必怒,關明很明顯不打算放過他。

「關明,先前是我不知,我向你道歉,也會拿出讓你滿意的報酬,咋們各退一步,如何!」曠遠航試探的問道,他現在只能服軟,此刻,他不敢和關明硬拼。

就算他身邊有位半步真武,同樣如此。

「你還沒有和我談條件的資格,不過你的選擇我知道了,那就由我親自動手吧。」關明冷哼道,身形一動,已經朝著曠遠航沖了過去,那半步真武的高手立馬攔在曠遠航的面前。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