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他不敢,最起碼在帝城不行,眾目睽睽之下,真要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估計有會人一根指頭擊斃他!

可他又不甘,冷聲道:「幾個小輩,胡言亂語什麼,你們若不信,可以問一問他人,魔族是否有罪。帝關眾人皆知!」

雖在駁斥,可是卻明顯不符合他希冀的直接碾壓,而且話語有些蒼白無力,這讓他心中很不滿自身。

不過,周圍還有其他人,不少都附和。表示贊同。

「魔族曾經為禍邊荒,犯下了大錯,這是大多數人都認同的事,雖然有少部分人不同意,但不影響什麼。」一頭黃金巨人點頭。

「沒錯,魔族曾經很強,絕世強大。但是錯就是錯了,魔血成為印記,波及後世。」那拉永琪家族的一位大人物開口。

像那拉家這種龐然大物,他們的代表說話分量是很重的。

「哼,最血後代而已。若是由著我等,早就該抹殺了,滅個乾淨,免得看著心煩!」來接帝天的大人物冷酷的說道。

別人還好。但是此人一說話,頓時讓王明眸子中神芒流轉。因為在過去,帝天一直針對魔族,是受他背後的人竭盡所能支持的。

他身後的人絕對是關鍵,有一批勢力聯盟欲除掉魔血一脈。下三十三天更是有一州專門用來囚禁魔血後裔。

想到這些,王明心中有憤!華夏族被這裡的土著成為魔族,讓王明有些忍不住了。

「怎麼,年輕人你還對我有殺意嗎,若非是在帝城。我直接便將你擊斃了。」帝天身後的人冷冷的說道,他是一個老古董,修行歲月久遠的嚇人,如今實力恐怖無邊,是城中的超級大高手。

「你是誰,這麼老。卻又這麼霸道,你在邊荒不是罪人,立下戰功幾何?」王明冷冷問道。

許多人無言,這少年真敢說話,說對方老而霸道,這是在罵對方道心與性格都不行嗎,且敢質疑對方是否有功績。

「你們太可恨了!」張百忍也叫道,他十分的氣憤。

魔族也就是被泯滅了真正名字的華夏族,存在歲月久遠。曾極度輝煌,在邊荒有著太多的傳說。可是,王明今日剛一來,就被人針對,只因他們是華夏族,自然倍感屈辱。

帝天背後的人看著王明,寒聲道:「年輕人,若非你小有名氣。我早就出手教訓你了,你若想洗刷恥辱。可以改掉姓,在城中還可被原諒。」

他的確很霸道,連這種話都說的出口,讓人改姓氏,這自然是一種折辱以及針對。

當然,他說的王明小有名氣。自然是有原因的,大赤天邊疆一戰,一個年輕人獨戰十王,連勝十場,在帝關都引發不小的波瀾。

相信。這個年輕人如果出了什麼意外,肯定會引起不少人關注,故此帝天背後的人的確不敢亂來。

而羅家也是如此,在外界他們可以為所欲為,強勢霸道,但在帝關中都不得不收斂,因為這裡的大人物可不止一兩尊。

不過,不管怎樣說,到了現在,一直無人來接幾人,這的確是一件十分尷尬的事。

可以料想,魔族在這裡真是處境堪憂,富有爭議,而該族後代的情況在這裡非常糟糕。

一些人露出冷淡的笑,更有人直接開口,道:「看到了吧,魔血一脈,令人何其厭惡。」

羅長河更是直接嗤笑,道:「能有人來此才怪,誰願意沾惹上這一族?哦,對了,該不會是孔雲龍大長老的後人來接人吧,不過我聽說他們出征去了。」

「大勢所趨,被釘在恥辱樁上的族群,總會被歷史記住的。」帝天背後的人說道,他名為顧明道,是一個很可怕的強者,在城中有不小的名氣。

不過,也有一些人嘆息,王明十戰全勝,震動大赤天,傳到這裡,令許多人在關注,若非如此,今日處境肯定會更不妙。

這也是顧明道、羅長河等人的遺憾,不然便可以使勁的揉捏對方一番,不必太顧忌。

「走吧,我們也該離開了,這樣在這裡看著魔血一脈遭人唾棄,有點於心不忍啊。」有人故意說道,顯然是在奚落。

「呵呵,果然沒有人來,不會有人為了魔族而出頭,理應如此才對。」羅長河笑著搖頭。

也有許多人同情王明,但是都沒有開口,因為關於魔族爭議太大了,無法洗掉過去的一些舊事。

「睡個覺都不安穩,哪些瓜娃子在吵?」金色的小螞蟻從王明的肩頭上爬了起來。揉了揉眼睛。

無論是羅長河,還是帝天背後的人顧明道,一群人都對它忌憚,這可是金甲蟻的後代,有一些原因,在帝關是不容得罪它的。

遠處傳來腳步聲。一道修長的身影走來,風姿絕世,靈動超然,帶著神聖光輝,白衣飄舞,到了近前。

「有人無懼,願意跟我們走在一起。嘿嘿……」張百忍笑道,那女子太漂亮了,晃的人不好意思直視,會讓人自慚形穢。

這一刻,所有人都心頭一動。不少人都認出了此女,不敢大意。

「少年,我來接你了,歡迎來到帝城。昔日一別,一晃就是很多年啊。」少女笑嘻嘻。看向王明。

這引發許多人一驚,神色僵滯,因為這個少女來頭絕對不簡單,讓許多人都忌憚不已。她竟認識王明。

「葉傾仙!」王明看向她,不會忘記這個少女,因為給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她的美毋庸置疑,完美無瑕,可以說是上天的傑作,身段纖柔修長,肌膚若羊脂玉王。大眼靈動,有些狡黠,鍾天地之靈慧。

王明記住她,不是因為她的美,而是因為她的所作所為,昔年太古的盟約正是從她口中透露出去的。

當年。她笑嘻嘻,就滅了一個大族的威風,想不讓人震撼都不行。

至於帝關內的群雄,深知此女不簡單,因為幾位最可怕的古老人物都很寵溺她。

「傾仙小姐,這是魔血一脈的後代。」帝天背後的顧明道執念很深,此時不忘記提醒,對魔族可謂敵意甚濃。

「葉仙子。」羅長河也打了個招呼,以羅家人的性格來說。是很少放低姿態的。

「我剛才聽到不少人大放厥詞,什麼魔血,什麼為禍邊荒,更有甚者,說該族被釘在了恥辱樁上。」葉傾仙冷淡的說道,收斂了笑容。

「這是實情,本就如此。」那拉永琪身後的人說道,是一個大人物。

「恐怕不是如此。你們所有人都要道歉,而且要深刻。有些人或許該掌嘴!」葉傾仙很冰冷的說道。

王明心中都是一震,葉傾仙似乎對魔族非常同情與庇護,她知道什麼,能做什麼嗎?

「葉仙子,你身份超然,但最好還是不要陷入到這場是非中。魔族被釘在恥辱樁上是我說的,這是事實,誰能反對?」帝天背後的顧明道強勢回應道。

「魔血,恥辱?你敢再說一次嗎?」葉傾仙問道。

顧明道、羅長河、那拉家等人都心中一動,但還是說了。

轟!

就在這一刻。一股浩瀚神威在遠處騰起,一下子壓制了過來,別說是他們,就是更遠處的強大修士都在顫慄。

而此地,是被衝擊的中心,許多人都幾乎都癱軟在了地上,那種力量簡直無法想象,無以倫比。

「這是……」羅長河發抖,這不是他的本意,是身體出賣了他,要膜拜前方。

顧明道更是瑟瑟抖動,靈魂都在跟著顫慄,幾乎要跪倒了下去。

此時,所有針對魔族的人都覺得末日來臨了一般,在噗通噗通聲中,一些人最終雙膝觸地,叩首。

「是祖壇那裡,幾位無敵人物的坐關之地!」有人顫聲道,知道是誰在發怒了。

祖壇,那裡非常神秘,據聞只有數人可以接近,號稱無敵,傳言有人的年歲極嚇人,可能比孔雲龍、羅長生都要高半輩。

那是何其可怕的事,驚悚人心,他們是什麼年代的生靈?

在這一刻,那裡騰起三股血氣,化成三尊巨大的身影,頂天立地,氣勢磅礴如淵海,深深的震撼了所有人。

那種力量太強了,任何一尊身影都足以覆滅所有高手。

居然驚動了這等人物!

王明心頭一跳,而後震撼莫名,因為他看著那由血氣凝聚成的巨大身影有點不安,跟邊荒族人有相似的特質啊!

「憑你們也敢妄議魔血?」葉傾仙冷笑,而後又道:「真正的無敵人物發怒了,你們是否要認罪?」

哧!

就在這時,那三尊由血氣組成的磅礴軀體,各自飛出一道神虹,化作金光大道,鋪展到王明等人的腳下,來接引他們。

「噗通!」

許多人被嚇毛了,癱軟在地上。

「請前輩息怒,我等知道錯了!」羅長河冷汗直流,面色煞白,第一個低頭認罪,他真的被嚇住了。

接著,顧明道滿臉震驚之色,不敢相信這一切,最後道:「我不該說魔族被釘在恥辱樁上,是我的罪過。」

啪!

他不得不自己掌嘴,表示認錯。

那拉家、羅家等其他人也都面色發白,在這裡行大禮參拜,而後認罪。

張百忍、金色的小螞蟻都有點發懵,現場的可都是來頭很大的人物,結果硬是被逼著低頭,甚至自掌嘴巴,實在驚人。

遠處的祖壇承載著亘古歲月、大道印記,血氣滔滔,太旺盛了,凝成的三道身影頂天立地,矗立人間。

而此時,在金光大道鋪展過來后,他們的身體又威猛了幾分,血氣帶上了淡金色,威壓整片大乾坤!

遠遠望去,一人虯須,手持白骨大棒,身著獸皮,光著上半身,粗獷而狂野,宛如正從遠古部落走來!

另一人,沐浴著火光,手持金色骨塊,背負如同真凰翎羽般的神翅,眸子若閃電,帶著汪洋般的神火,睥睨天地間。

還有一人身影有些模糊,不能全部顯現。

這三尊身影,都顯得有些原始,恐怖無邊,他們是由染著淡金光澤的血氣組成的,並非真身,但是栩栩如生,神道力量恐怖無邊!

這就是一直在祖壇閉死關的幾人嗎,他們號稱無敵,年歲大的嚇人,比羅長生、孔雲龍都要高上半輩。

當魔族三兄弟各自抬腳,徹底踏上金光大道時,整片天地間都為之一震,如同仙域崩塌,波及人間!

這種波動太劇烈了,讓每一個人都膽寒,羅長河、顧明道等人面色雪白,再也承受不住,被一股威壓撞擊,全部跌倒在地。

而這裡很多人都更是不堪,癱軟在那裡,忍不住膜拜!

這是幾位無上祖神,他們彷彿發怒了,矗立蒼穹下,俯視著眾人,盯著詆毀魔族的那些生靈,讓人恐懼。

可謂峰迴路轉,形勢陡然變換。

「釘在恥辱樁上,你們真的敢說話,很過分!」葉傾仙開口,盯著顧明道、羅長河、那拉家等人,神色冷淡。

「前輩,請寬恕。我等不該胡言亂語!」那些人低頭,他們非常緊張,有些人在不停的顫抖,實在沒有想到會是這樣,心中震撼莫名。

祖壇那裡的人,身份何其超然,高高在上,號稱無敵者,很少露面,除卻孔雲龍、羅長生這等人物外。沒有多少人見到過他們。

可是,今日三尊無敵法相出現,血遮日月,俯視在場的人,怎不讓人惶恐?

可以說,這三個生靈如果直接出手,將他們抹殺在此,不會有人為他們出頭,就是他們族中的祖宗也只能默認。

「等一等。還有我啊。」張百忍在後面揮手,因為在這個地方就剩下他自己了,就連金色的小螞蟻都早已站在王明的肩頭上。

他雖然很胖,但是動作矯健。嗖的一聲就竄上了王明所在的那條金光大道上,跟只活兔子似的。

恢宏金光大道退走,並伴著隆隆聲,可以看到。許多大道符文出現,籠罩在幾人身上,令他們體內道骨齊鳴。(未完待續。) 「天啊。這是道則共振,法力洗禮啊,這幾人等於得到了一場不小的機緣!」有人低聲道。

可以看到,包括張百忍在內,那幾人都身體搖動,體表騰起陣陣金霞,化成光雨,圍繞著他們轉動,最後又沒入進去。

若是一般的人,得幾位無敵人加持,用法力洗禮,肯定會脫胎換骨,發生巨大變化!這幾人根骨極佳,故此不是很明顯,但也得到了不小的好處。

這就是幾位前輩無敵人物的態度嗎?

所有人都心中一凜,明顯是在護佑魔族,讓人不得不大震動。

難道說昔日的遺案,有什麼隱秘嗎?顧明道、羅長河等人臉色難看,不過唯一慶幸的是,沒有受到責罰。

魔族三兄弟就這麼被接走了,跌倒在地上的人一個個面色尷尬,非常羞愧,同時心中還是惴惴不安,三位大賢這般出手干預,實在出乎預料。

他們希望事情到此為止,千萬不要被追究過錯。

涉及到那等無上人物,任何一個責罰,都是不可承受之重,甚至讓長生家族都會為難。

「只聽聞祖壇那裡有幾位前輩坐關,很少出世,他們都是什麼來頭,從未見過啊。」

很久之後才有人開口,小聲議論,想了解那幾位活祖宗的來歷。

古老到不可考據,很難說是什麼年代的人物,只知他們法力通天,張口就能吸下一掛星河來,補充自身精氣。」

「比那拉太君、羅長生、孔雲龍前輩還要年歲大,多半是……上一紀元末就出生的生靈!」

「曾有人有幸遠遠的見到過他們的側身,據聞如廟宇中的金身般,金色皮囊包著骨頭。應該是……年歲太大了。」有人小聲嘀咕,原本是想說,快坐化了,但沒敢直言。

其他人蹙眉,剛才所見到的三尊身影,雖然說是法相。但也應該是真身的體現才對,可並不是皮包骨頭的樣子啊,都體形健壯,氣勢磅礴,不太一樣。

但是,沒有人敢去深究,誰敢去祖壇看,根本沒有那個資格!

「王刻,假的。不是真人?!」

帝城深處,神秘的祖壇前,這裡遠沒有外人想象的那麼璀璨。

可以說,走在這裡,一眼望去十分陳舊,斷壁殘垣,如果不知道這裡是祖壇,還以為是一片廢墟遺迹呢。

驚叫出聲的是張百忍。他愕然,盯著金光大道所收斂的目的地。居然是三副王刻圖,並非三尊真人。

在他看來,一定有三位無敵人物坐在蒲團上,伴著仙霧,周圍星辰轉動,眸子開闔間。三十三天中閃電不斷,可眼見所見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這是祖壇深處,沒錯,但所面對的只是一面古牆壁,其他部位被混沌氣淹沒。只有這部分可見。

在這片區域上,刻著三尊身影,就跟剛才淡金色血氣所凝聚的磅礴法相一模一樣,簡直要透壁而出!

「真身呢,怎麼只有王刻圖。前輩請出,晚輩覲見,願以最虔誠之心禮拜,同時請您指點。」張百忍磨磨嘰嘰,在這裡拱手施禮。

「你真想見他們?」葉傾仙走來,裊裊娜娜。身材好的沒話說,修長纖柔,輕盈若精靈起舞,長裙飄起,如同飛仙。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