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這小子太囂張了!」器法水也有些不滿的哼道。

器法金點點頭道:「也不知道鍾薇表妹為什麼對他這麼重,居然吩咐我們讓他隨意研習煉器之法。」

「這傢伙背景也很強。我們和父親一說他,父親居然讓我們不要招惹他,要禮遇他。」器法水搖頭道,「也不知道他是什麼背景,值得父親如此。紅塵域中,什麼時候有這樣的存在的勢力了?」

「算了!以後懶得去管他,只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讓表妹接近他,這傢伙太無恥了,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表妹接近他,很容易出事。」器法金說道。

「……」

兩人說話間,也吩咐器宗的弟子不要去招惹他。這些被打翻在地的器宗弟子有些不甘,有些人儘管口中答應了下來,但眼中卻帶著強烈的報復之心。在器宗的地盤上,被一個外人耀武揚威,他們還有什麼臉面。

葉楚自然不知道他們打著什麼主意,他走到廂房中。在其中呆了沒有多久的世間,就聽到門外有著敲門之聲。

葉楚疑惑,心想教訓了那些人一番,他們怎麼還敢打擾自己。

打開房門,葉楚卻見到鍾薇俏生生的站在他前面。鍾薇此刻穿著的是一身休閑的長裙,長裙上面的領口有些寬鬆,葉楚低頭甚至能到胸口白皙的豐肌,而讓葉楚鼻頭要冒血的是,她那雙白皙柔軟的峰丘居然什麼都沒有戴。

鍾薇頭髮**的,顯然是剛剛沐浴出來。

著面前嬌艷嫵媚,盡顯誘惑的鐘薇俏生生的站在那,葉楚也愣在那裡。

「怎麼?這樣不美嗎?」鍾薇對著葉楚展顏一笑,風情萬種。

這番姿態,讓葉楚心中猛然的跳動起來,孤男寡女,很快就要黑夜了,鍾薇如此風情的站在門外,她是要做什麼?–

… 第八百三十三章

望著面前嬌艷的予取予奪的鮮花般的鐘薇,葉楚身體中的血液忍不住有些激蕩。風情的鐘薇晚上敲響他的房門,又是淋浴後站在他的面前,這太讓他想入非非了。

「進來坐坐嗎?」葉楚儘力讓自己的語氣保持平和,展顏對著鍾薇笑道。

鍾薇似笑非笑的了葉楚一眼,隨即了葉楚身後的房間道:「你覺得我需要進去嗎?」

著鍾薇絲毫不抗拒的樣子,葉楚心跳加速,但依舊努力的保持平靜:「深夜涼風,頭髮又是**的,我借毛巾給你。」

「好啊!」鍾薇點頭,這讓葉楚心更為激動,著面前的這個女人,倒是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艷遇送門。

葉楚側開身體,給鍾薇讓出一條道路。

「幹嘛?」鍾薇著葉楚,「你不是要給我毛巾嘛?」

「啊……你不是要自己進去拿嗎?」葉楚著鍾薇,獃滯在原地。

「我可不敢進去,誰知道你有什麼壞心思!」鍾薇眨眼著葉楚,神情狡黠,可愛嬌柔。

「……」葉楚深吸了一口氣,望著面前風情萬種般的鐘薇。心想你不進房間,那穿這麼性感撩人做什麼,特意來玩自己的嗎?

葉楚從房中取出毛巾,丟給鍾薇說道:「那個,晚上涼風習習,既然你沒事了,那我就先去睡了。」

葉楚心受到了極大的創傷,準備回房。

「等等!」鍾薇接過葉楚丟給她的毛巾,對著葉楚喊道,「來找你自然有事!」

「有事明天說!」葉楚對著鍾薇說道。

「你跟我來!」鍾薇也不說太多,直接拉住葉楚,拖著葉楚快步的向前,裙擺飄飄,飛揚美麗。

葉楚不知道鍾薇要帶他去哪裡,可被這樣一雙柔軟的手抓著,葉楚也只能順著她快步的奔跑。

鍾薇帶著葉楚到了一處星光璀璨的地方,到達那一處,這一處的星光如同銀幕一樣鋪瀉,整個山頂都著上了銀裝一樣。

「你帶我來這裡做什麼?」葉楚好奇的問著鍾薇道。

「這裡是器宗的一處寶地,凝聚天地的日月星辰之力。在這裡修行對你大有作用。」鍾薇對著葉楚說道,「希望這裡能為你增加一些實力。」

葉楚步入其中,確實感覺到其中濃郁的日月星辰之力。力量融入到他的身體中,葉楚感覺到自身氣海中的實力在瘋狂提升。

不過,日月精華儘管能增加他的實力,但想要增加太多卻也不太可能。畢竟日月精華不能瘋狂提升葉楚的意。

日月精華比不上煞氣,煞能刺激葉楚意和身體,讓境界也隨之提升。而日月精華,只能為葉楚增加能量而已。

當然,這能讓葉楚的修行加快。可要是境界有限的話,實力增加的也有限。

「多謝了,這裡日月精華雖然濃厚,但對我來說增加的也有限。」葉楚對著鍾薇笑了笑說道。

鍾薇對著葉楚展顏一笑,突然說道:「那可未必!」

鍾薇說話之間,身影躍動起來,曼妙的舞姿在日月星辰的光輝之下開始舞動,柔韌的腰肢扭動出一種種妖嬈的舞姿,每一次舞動,都惹人沉醉。

銀白色的光輝落在她的身上,宛如月神降落人間一般,性感的嬌軀在天地舞動,舞動之間,各種意境流動,讓葉楚感覺自己立身在天地之中,欣賞著人間最曼妙的舞姿。

舞動之間,葉楚的心神隨之舞動,意境流動之間,緩緩的提升起來。隨著葉楚的意境提升,漫天的銀色光華籠罩葉楚的身體,不斷的融入到葉楚體內,葉楚的氣息在不斷的提升起來。

鍾薇在日月星辰的光華中舞動,舞動之間,如同仙子降落塵間,每一次舞動,都有著醉人心弦的美,那纖細的腰肢中,有著驚人的柔韌。

在這個安靜的夜晚,一人翩翩起舞,一人靜默而立,就在這銀色天地中,組成了一副寂寥的畫面,那般美麗安靜。

就是這樣,銀色的光華不斷的融入到葉楚和鍾薇的身體中。

鍾薇的舞姿是美絕人寰,她的舞姿能讓世人的意境遊走在天地萬物之間,能提升世人的意境和感悟。

而就是這樣,在日月精華和她的舞姿下,葉楚的實力在提升。這種提升葉楚很快的,雖然比不上煞氣,可比起葉楚自己的修行要快上一倍多。

葉楚靜靜的站在那,感覺到自身的境界在不斷的提升。鍾薇一舞接著一舞,她顯然是想要幫助葉楚突破到上品皇者的層次。

葉楚沒有想到,鍾薇會如此做。一路上,自己請求了她多少次,這個女人都拒絕了,只為他跳過一次。

可沒有想到,今夜她會主動跳給自己。

鍾薇舞動,這對於她來說也不輕鬆。這種舞動,是極其耗費心力的。可是,鍾薇卻一直在舞動,如同踏動凌波的仙子,那般的美妙。

葉楚沉浸在日月精華和她的舞姿下,日月精華鋪天蓋地的融入到葉楚的身體中,葉楚整個人就變的如同一顆月亮一樣,周身有著銀白之色,光芒照耀在整個山頂,把山頂映的更加銀白。

鍾薇的舞讓葉楚的心神得到一次次的洗禮,境界在緩緩的提升,和日月精華交融,葉楚實力從六重皇者,慢慢的達到了六重皇者的頂峰。並開始向著七重衝擊……

鍾薇著被銀光籠罩的葉楚,把額頭的點點汗水抹掉,繼續舞動,虛空之上,有著她飄然的舞姿,絕世無雙!

葉楚依舊站在那裡,著這個美麗到極致的女子。在她舞動的時候,世上沒有一個女子能和其相比,她就如同天地的主角。所有的一切,都要隨著她的舞姿而動。

葉楚實力終於開始突破七重了,他知道這是鍾薇在助其突破。

「七重!到八!」

葉楚喃喃自語間,漫天的銀光都落在葉楚身上,葉楚周身化作一個巨大的漩渦,無窮的日月精華都融入到葉楚的體內,葉楚的氣勢在這一刻開始暴漲了起來,境界一蹴而就,直接步入了七重皇者的地步,全身一股橫絕的氣勢掃出來,驚世不凡。–

… 第八百三十五章

鍾薇以她絕妙的舞姿幫助葉楚突破到七重皇者。這之後,再次回復了她的本色,再也沒有跳過一舞。

但見識過鍾薇數次曼妙舞姿的葉楚,卻已經很滿足了。當然,對於鍾薇那個晚上的舉動,葉楚也不理解。

這些天呆在器宗,葉楚研究著器宗的煉器之法。儘管那些高深的葉楚不能去查,但葉楚對那些也不感興趣,他找低中端的研究,不斷的印證自己得到的煉器之法,不少東西補充,讓其對煉器之法更為了解。

就這樣在器宗呆了一周,偶爾也和鍾薇呆在一起。這女人也沒有以前那麼厭惡自己,葉楚時常逗的她面紅耳赤,她也不對葉楚發怒。

就這樣過了一周,在葉楚準備考慮離開的時候,器宗宗主卻找到了他。

「你就是葉楚,無心峰他的弟子?」器宗宗主著葉楚,打量了葉楚一番道,「你有一位師兄叫金娃娃的,不知道可否來紅塵域中?」

「你認識金娃娃?」葉楚好奇的著器宗宗主,這是一個中年人,但葉楚知道他很強,強的他無法感知到他一絲一毫的氣息。

「當年的財神後裔,誰不認識!」器宗宗主笑道,「只是沒有想到,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把金娃娃救下來。」

葉楚知道器宗宗主說的是老瘋子,但葉楚更震驚的是金娃娃真的有財神後裔的身份。這傢伙天天自詡財神,原來並不是無風起浪。

「他並沒有來到情域!」葉楚回答道,「前輩要是找他有事的話,可以告知晚輩,我可以代為轉達。」

器宗宗主搖頭道:「那倒是不用。器宗欠他金家一個人情,希望還掉這個人情。他要是在紅塵域的話,倒是可以了我們一段心事。」

葉楚不知道金家能讓器宗欠下什麼人情,但見器宗宗主如此念念不忘,肯定是一個極其大的人情。

葉楚心中在考慮,要不要讓金娃娃狠狠的敲器宗一把。

「你們摧毀不落山,傳言是有血屠至尊出手。不只是是何時?」器宗宗主著葉楚說道,「無心峰什麼時候會和血屠至尊聯手了。而且,血屠至尊為人性情古怪,也從來不會和人出手,他就算真能復活,和你們無心峰也只會是對頭,怎麼可能和你們聯手。」

「閣下了解的信息有錯。」葉楚對著器宗宗主說道,「雖然摧毀不落山確實有血屠至尊之力,但不過是他的後裔,血屠至尊並沒有出手。」

「血屠至尊後裔?」器宗宗主倒是恍然,「就算不落山懸賞的那個女人?倒是沒有想到,血屠至尊居然能留下血脈,並且和你們交好。」

葉楚笑了笑,著血屠至尊說道:「前輩對於情域的事情來是了如指掌了。」

「情域之中,別的事或許不了解。但關於聖地的事,我卻都都關注著。情域是一個特殊的存在。他儘管是一個貧瘠之地,但卻留下過無數傳奇。也不知道為何,那裡有著幾座禁地,每一代至尊都會前往那裡一走。來,情域有大秘密。真正了解歷史的人,都不會小情域。」器宗宗主對著葉楚說道。

「前輩過獎了!」葉楚笑著說道,「情域或許有秘密,但誰又能知道?」

器宗宗主點頭大笑道:「對!當年唯一可能知曉秘密的情聖,卻自絕天地。可惜了!」

葉楚不知道這些,他笑了笑也不接話。

「他怎麼樣了?」器宗宗主著葉楚說道,「你是他的徒弟,知道他的來歷嗎?」

「前輩不知道?」葉楚心想,你都關注情域這麼多事了,豈會不知道老瘋子來歷?

器宗宗主搖頭道:「別人-大的來歷,以器宗的實力總能找出一些端倪。而他卻無法找到一絲一毫,他彷彿就是在天地突然出現一般。而且,突然就實力絕艷。就如同一個神話一樣,九天十地都在猜測他的來歷,可誰都猜測不到。」

「你有這麼出名?九天十地都認識老頭子?」葉楚驚異不已。

器宗宗主笑道:「當你知道他的戰績的時候就知道了。」

「戰績?」葉楚心中疑惑,心想難道當初老瘋子還做過什麼驚天動地的事嗎?

「來你也不知道他的來歷了。」器宗宗主嘆息了一聲道,「真的難以想象,他到底是怎麼出現的。」

葉楚不明白對方的話,器宗卻自言自語繼續道:「他收了金娃娃為弟子,也不知道是金娃娃的造化還是悲劇。」

「說實話,你在無心峰中,不下於聖地傳人的身份。可同樣的因為這個身份,你的仇人也極多。他的仇人就不說了,就淡淡金家的仇人就數不甚數。」

器宗宗主的話讓葉楚笑了笑,他在老瘋子門下,就不會因為如此就擔心。無心峰有這麼多敵人,可還是活的好好的,就代表著無心峰不怕他們。

「好了,不和你說這些話了。來到這裡,是希望你帶一句話給他。」器宗宗主突然說道。

「什麼話?」葉楚問道。

「繁世要到了,天機榜也要出世了。 怦然心動:BOSS寵愛成婚 他不想金娃娃死的話,就最好幫金娃娃遮擋天機。」器宗宗主對著葉楚說道。

「天機榜,這是什麼?」葉楚好奇的問道。

「你告訴他,他自然就知道如何做了。」器宗宗主說道,剛準備離開,卻見遠處走來一個曼妙的身影,著這個嬌柔百媚的人,器宗了葉楚一眼。

他也得出來,葉楚和鍾薇之間感情比起外人想象的要親密。要是是別的女人堆葉楚熱情的話,器宗宗主不會覺得什麼。也不會多想!

可鍾薇性格他很清楚,別說為男人跳舞了,就算和對方說說話都難得。可就是這樣一個人,卻為葉楚突破跳了數個時辰的舞,她險些都要暈眩了。

那一個晚上,他正好到鍾薇為也而出一個人翩翩起舞。

「葉楚,有句忠告你不知道聽不聽!」器宗宗主突然問道。

「前輩請講!」

「離鍾薇遠一點,越遠越好。為了你的生命著想!」–

… 第八百三十六章

「你儘管是他的弟子!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來歷!可是不管是什麼來歷,有些人你們是絕對招惹不起的,他們遠遠要比起不落山強的多。更新最快最穩定,)」器宗宗主著葉楚,提醒著葉楚說道。

「你說的是鍾薇的『未婚夫』?」葉楚著器宗宗主笑道。

「你明白就好!」器宗宗主說道,「前幾日的事情我都在眼裡。但這樣的事情不能再發生了。要不然,傳到他的耳中。不管你還是鍾薇,都不會太好。」

「他就這麼讓你們顧忌,你身為一處聖地的掌舵人。也害怕他?」葉楚好奇的問道。

器宗宗主搖搖頭道:「他是天府的天子,你說呢?」

「天子?」葉楚瞳目驟然凝縮,「好囂張霸道的人,敢自稱天子,當世間強者都是擺設嗎?」

「他配的起這個名字。」器宗宗主對著葉楚說道,「唯有你見識到他,就會明白他到底多麼妖孽。人傑都甘心做他的手下,他真的可以成為天府的下一任主人。」

說到這,器宗宗主頓了頓,繼續著葉楚說道:「所以,你應該遠離鍾薇,對她有敬畏之心。」

「抱歉!」葉楚突然笑了起來,「打攪一下,他比起至尊來如何?」

器宗宗主一愣,但隨即說道:「至尊九天十地唯我獨尊。他儘管絕世非凡,有成就至尊之勢,但也只是有這種可能,並不能保證他一定能成就至尊。自然遠遠比不上至尊的。」

「既然他比不上至尊,那我真不明白為什麼要因為他而對鍾薇有敬畏之心。」葉楚笑著說道,「這世上我敬畏的人不少,但不會因為他的潛力和妖孽敬畏。」

葉楚從來到這個世界后,見識的強者太多了。至尊和絕強者都見識過,特別是身體中就有一道要人命的至尊意。葉楚對於強者的敬畏已經大大降低了。

器宗宗主說的這個人或許真的很強,真的妖孽。但那又如何?自己不覺得這樣就要畏懼的誠惶誠恐。更不會因為而改變自己。

葉楚一路走到現在,都是憑藉著自己的信念。連自己的法,葉楚在他這種一往無前,無懼至尊阻攔的情況下成就的。

器宗宗主沒有想到葉楚會如此回答,皺了皺眉頭也沒有繼續說什麼。初生牛犢不怕虎,到時候見識過他的強悍后,就會知道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

「你救下鍾薇,我器宗自然應諾你一個條件。更新最快最穩定,)器宗的煉器之法,除去那些高級的,你可以隨意。但是你要學習高級的,就需要你用這個條件來換了。」器宗宗主對著葉楚說道,「另外,天機榜的事情,你不要忘記了。」

「晚輩銘記在心!」葉楚答道。

……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