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您繼續,真是不好意思。」彭翔又對馬進點點頭。

馬進笑了笑,等彭翔離開后,疑惑地說:「他……是軍人吧?他剛才說的領導是……」

「不該問的別問!」王雲杉沒好氣地說道,張鵬飛的關心更讓她惱火。

馬進的臉紅了,這輩子還沒受到過這樣的屈辱。

……………………………………………………………………………………

張鵬飛看到彭翔進來,問道:「王主任的情緒還好吧?」

彭翔搖搖頭,說:「不好,看樣子生氣了!」

張鵬飛說:「哪個部門的幹部,人家談戀愛的時候說這些,太氣人了!」

「省政府那邊的處長,喝多了。」彭翔解釋道。

張鵬飛想了想,發出去一條簡訊:晚上我們聊聊吧。

很快對方就回了一條消息:我也有事和你聊。

馬進看著王雲杉發簡訊時的神彩發揚,隱隱覺得這與剛才進來的那位軍人有關,心裡又起了小九九。/p

(600000) ?1068低三下四

夜色下,一身長裙的王雲杉,拎著小包包走進了餐廳。當她看到張鵬飛正穩穩地坐在那裡喝茶時,不免心中有氣,快步走過去,不高興地說:「你還嫌我不夠丟人是不是,還敢光明正大請我吃飯!」

張鵬飛笑道:「我們為什麼要偷偷摸摸的?我只不過私下裡和你見個面,這都不行?」

王雲杉氣呼呼地坐下,說:「你又不是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期,今天中午……你沒聽到?」

「那又如何?」張鵬飛替王雲杉倒了杯茶:「王大主任,你是怕被別人看見,還是怕影響你談戀愛啊?」

「你……胡說八道!」王雲杉的氣更大了,恨不得把手中的茶水揚在張鵬飛臉上,如果他不是省委書記的話。

張鵬飛放下茶杯,知道王雲杉真的生氣了,趕緊說:「偷偷摸摸的反而不好,不如光明正大的出來吃頓飯。我們何必躲著?」

王雲杉沒好氣地說:「你真是不嫌事多!」

「哎,我問你,今天那個上校……怎麼樣?」張鵬飛笑眯眯地問道招陰。

「什麼怎麼樣?」王雲杉黑著臉,一絲笑容也沒有。

張鵬飛說:「感覺怎麼樣啊,那人看起來不錯,還是位上校,很有發展前途啊!」

「哼!」王雲杉惡狠狠地瞪了張鵬飛一眼,「按你這意思……我應該喜歡他?」

「你不喜歡他嗎?」

王雲杉扭開頭,怒道:「鬼才喜歡他,一點感覺也沒有,煩死了!」

張鵬飛說:「你這樣不好吧,他哪裡煩人了?」

「喂,你……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八卦了!」王雲杉氣惱地盯著張鵬飛:「我的私事不要你管!」

「今天中午他們說的話,上校都聽到了?」張鵬飛關心道。

「嗯,」王雲杉低下頭,「這樣也好,一試就露餡了,他根本就不是那麼純粹的喜歡我,要不是我爸……」

張鵬飛點點頭,說:「其實你也不能如此敏感,如果是我和女朋友見面,突然聽到別人這麼說……心裡也會不舒服的……」

「這點我理解,可是他應該相信我!再說我現在還不是他的女朋友!」王雲杉悲哀地說:「我看他那樣子,明明就是相信那些人所說的話了!」

「哎,真是不巧,那幫王八蛋什麼時候出來不好,偏偏在你約會的時候……」

「好了,這件事不提了!反正我對他也沒什麼感覺,這樣一來……省得我解釋了!」王雲杉喝了口茶,說:「我今天找您是想說……」

張鵬飛突然指了指她的身後,說:「完了,誤會又要加深了……」

「什麼?」王雲杉一臉疑問,扭頭一瞧,吃驚得站了起來。

上校馬進一臉怒氣地從身後走過來,那對目光彷彿要吃了王雲杉。王雲杉在短暫的驚訝之後更加的憤怒,可見她被馬進跟蹤了!

「你不是說今天晚上有工作嗎?這就是工作?」馬進冷冷地盯著張鵬飛,中午碰到他時,就感覺不太對,原來還真不太對勁兒!

「你怎麼來了?」王雲杉沒好氣地問道。

馬進看了眼張鵬飛,又看向王雲杉質問道:「你今天晚上不陪我,就是因為要陪這個男人?」

王雲杉解釋道:「馬團長,我想你誤會了,我們有工作要談!」

「談工作?大晚上的……跑這樣的地方談工作?他是你什麼領導?你們什麼關係?」

「他是……」王雲杉不想表露張鵬飛的身份,既然馬進沒認出來,索性就讓他不知道算了。

張鵬飛主動站起來,很友好地伸出手來,說:「馬團長,你好,我和雲杉談些工作,沒關係,一起坐吧。」

「你是……」馬進必竟不是不懂禮貌,只好生硬地握住了張鵬飛的手。

「我是雙林省委書記……張鵬飛。」

「什麼……你就是……」馬進一聽他就是張鵬飛,更驗證了心中的猜測,不由得怒上心頭。想到今在中午包廂外那個男人的話,馬進對張鵬飛沒有任何好感。在馬進的心中,無論張鵬飛與王雲杉是不是存在那種關係,這大晚上的跑來約會,足以證明了什麼。

更讓馬進生氣的是,王雲杉為了與張鵬飛在一起,才毀掉了和他的約會!馬進不禁想到中午走進包廂里的那位軍人,他就跟在張鵬飛的身邊。那個軍人離開后,王雲杉就接到了某人的簡訊,這其中是不是還有什麼關聯?如果那個簡訊就是張鵬飛發的,這是否表明張鵬飛是在他約王雲杉失敗后才約的,也就是說王雲杉拒絕他的時候,晚上並不是真的有事……

……………………………………………………………………………………

「馬團長,你有什麼事嗎?」王雲杉逼視著馬進,「我和張書記有事要談。」

「那……那我在外面等你?」馬進渴求道。

「不用了,你先回去!」王雲杉有些生氣:「我不喜歡別人跟著我,你……今天為什麼要跟著我!」

張鵬飛有些尷尬,沒想到王雲杉對別人脾氣這麼大。馬進原本就有氣,聽到王雲杉向自己發火,冷冰冰地說:「我跟著你……是想知道你大晚上的和誰在一起,我是你的男朋友,我有權利知道這些!另外,如果你提前就告訴我你要做什麼,我也不會跟著你!」

王雲杉的火更大了:「我做什麼,我來見誰這是我的自由!還虧你是個軍人,不知道什麼是**嗎?無論我們兩個是什麼關係,我的事情也不需要你來管!」

「不需要我來管?你以為我願意管你?要不是……軍區首長讓我照顧你,我有權利……」

張鵬飛無奈地嘆息一聲,他知道這位上校團長沒戲了,他根本就不了解女人,甚至一點也不了解王雲杉。原本他就對王雲杉失去了信任,現在又把她的爸爸抬出來當擋箭牌,王雲杉對他只能越來越討厭。

「你可以走了!」王雲杉伸手指著門口:「從今往後我不想看到你,你不配成為我王雲杉的男人!」

「哼,你……一個離了婚的女人有什麼好牛氣的!」馬進實在忍不住了,當場發飆,說完就要走,卻又拉住了王雲杉的小手,補充道:「我要你現在跟我走,你要給我一個解釋!」

「還有什麼好解釋的,滾……快給我滾!」王雲杉甩開他的手。

「那個雲杉,馬團長,有話坐下說,別人都在看著呢,要不……你們坐下聊,我先回去。」張鵬飛看不下去了,不想讓他們在這裡鬧起來。

「不要你管,這是我們自己的事!」馬進一時犯了軍人的渾勁兒,狠狠地瞪了張鵬飛一眼,口中喃喃道:「大晚上的叫女幹部出來談話,看你也不是什麼好人!」

「我……」張鵬飛張了張嘴,只有苦笑了,看來馬進不是一般的糊塗,放眼國內,他還是第一個敢如此跟張書記說話的人。

「馬進,你別胡說,我讓你快走,我們沒戲了!」王雲杉聽到他對張鵬飛惡語相向,更加的憤怒了。

「我再說一遍,你和我一起走!」馬進又狠狠地捏住了王雲杉的手腕,「你現在是我的女朋友,必須跟我走,我要你跟我好好說說這是怎麼一回事!」

周圍的食客都在議論紛紛,很顯然把王雲杉當成了出軌的女人。張鵬飛一看這樣可不行,又說道:「馬團長,請你不要這樣,有話好好說。」

「你是她的領導,又不是我的領導,少在這管我!」馬進怒沖沖地說道。

「放你媽的屁!」馬進就感覺腦後傳來一陣風,隨後一條強有力的手臂就從後面夾住了他的脖子,冷冷地說道:「你要不想在這丟人,就快給我滾!」

馬進感覺快要窒息了,趕緊鬆開王雲杉,雙手抱著彭翔的手臂掙扎著。彭翔控制著他的身體,在他的耳邊說:「上校同志,這裡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如果你不想上軍事法庭,就給我老實點!」

「你……你是誰,咳咳……」馬進感覺難受死了,真沒想到身後的彭翔如此厲害。

彭翔一隻手就把他控制住了,另一支手拉著他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腰間,冷聲道:「我是中警衛上校彭翔,你清楚現在在做什麼嗎?」

馬進驚出一身冷汗,他現在有點清醒了,當然明白中警衛代表著什麼。同時,他的手也摸到了彭翔腰間的手槍,身體開始打顫。同樣是軍人,可是雙方的差距還是明顯的。馬進明白,彭翔隨時都可以拔槍。

「我……我明白……」馬進終於服軟了。

彭翔把馬進鬆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裝,怒道:「就憑你這麼點小心眼還想追王主任,你小子是怎麼混到上校的!」

「我……」馬進嚇得一臉慘白,偷眼看向張鵬飛,此時此刻才真正意義上明白張書記是什麼人。

王雲杉嘆息一聲,說:「你走吧,我會告訴你的首長,我們不合適,其它的……你看著辦。」

馬進不敢再說話,他聽得懂王雲杉其實是在替他說話,默默地點點頭,轉身離開了,留下了一個失落、氣餒的背影。

……………………………………………………………………………………

彭翔直到馬進離開,又退了出去,王雲杉都不知道他是從哪冒出來的。張鵬飛苦笑著看向王雲杉,說:「對不起,我沒想到……事情變成這樣子,好好的一次戀愛,就被我……」

「這不關你的事!」王雲杉喝了一口茶,「我還要感謝你,要不是你……我還趕不走這個賴皮狗!」

「賴皮狗?」張鵬飛了:「你好不容易有了一個追求者,現在心裡不失望嗎?」

王雲杉拍了拍桌子,不滿地說:「什麼叫好不容易?好像我沒有人要似的!我要是想……追我的男人多了!」

張鵬飛笑道:「嗯,很有自信!」

王雲杉白了他一眼,說:「說正事,說完我就回家。昨天胡省長找我談話,他說想讓我干秘書長一職。」

「什麼?」張鵬飛一臉驚訝:「怪不得……」

「怎麼了?」

「我有點明白了!」張鵬飛點點頭,看來胡常峰想用這種方式表明他已經認輸。

「你說我應該怎麼辦?」王雲杉閃爍著一對大眼睛,無助地問道。

張鵬飛想了想,說:「拒絕,一定要拒絕,他這是想利用你向我妥協,我不想你承受更多的壓力。」

王雲杉點點頭,說:「我知道了。」

張鵬飛接著說道:「其實我應該想到的,他一直在問我的想法,也許是感覺我想讓你上位,所以主動送我一個人情。這樣一來,最近的所有事也就結束了。同時……」張鵬飛沒有說完。

「還有什麼?」

「也許他想做什麼交易也說不定。」

「你應該猜到了什麼吧?」

「走著瞧吧。」張鵬飛若有所思地說道。

王雲杉又問道:「那你今天找我是為了什麼?」

張鵬飛說:「一是談談這件事,最近風言風雨,怕對你不利,我不想讓你亂了陣腳。另外……關心一下你的私生活,可是現在……沒什麼好關心的了,你已經把人趕跑了!」

王雲杉瞪了他一眼,說:「天不早了,那我回家了。」

「等等,」張鵬飛突然叫住她,「那個……」

「還有什麼事?」王雲杉的眼中閃過一絲期待。

「我送你吧。」張鵬飛說道。

「不用了!」王雲杉扭頭離開,好像跟誰生氣似的。

張鵬飛嘆息一聲,獃獃地坐了一會兒,也起身離開。

王雲杉走出餐廳打了一輛車,心裡十分的複雜。想想今晚的事情,她有一種想哭的衝動。馬進開著車就躲在角落裡,他想看看王雲杉到底和張鵬飛是什麼關係。可是他卻看到王雲杉自己出來了,這很意外,原以為他們今晚會過夜的。馬進決定跟上去,沒準這是他們的計策,或許是跑到另外一個地方會合。

然而,讓馬進失望的是,王雲杉直接回到了家裡,並沒有與張鵬飛相會。馬進明白了,他確實誤會了王雲杉,也許今天晚上他們兩人真的有工作要談。馬進很想跟上去向王雲杉道歉,但是他想了想就開車離開了,他明白自己已經沒有機會了。由於他的一時衝動,失去了一個好的女人,也失去了一次成為軍區首長女婿的機會。

……………………………………………………………………………………

辦公室里,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田立民正在向張鵬飛彙報針對農業改革所存在的問題,省政府即將面向全省展開調整。

張鵬飛紛紛點頭,說:「這件事,我就不過多的參與了,你同胡省長商量一下,多多聽取唐小林的意見,她對這些問題研究得很透。」

田立民疑惑地說:「我和胡省長商量?」

張鵬飛笑道:「他是省長,你不和他商量和誰商量?」

田立民笑道:「我是怕他不賣力!」

「這不還有你呢嘛!不管他賣不賣力,這個活交給你來干,你怎麼也要通知他一下吧?」張鵬飛意味深長地說道。

田立民懂得了張鵬飛的用意,說:「好吧,我知道了。」

張鵬飛又問道:「和鐵道部的合作談得怎麼樣了?」

「那邊還在勘探做預算,您也知道,修鐵路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有正明盯著,我想沒問題。」

張鵬飛點點頭:「我們手上的這些活都要抓緊,大半年已經過去嘍!」

田立民微笑道:「過了這個月,以後的工作會容易多了。那個對朝談判……老秦沒問題吧?」

張鵬飛笑道:「放心吧,老秦干這件事最合適不過了!」

「那就好。」田立民站起來,又問道:「林秘書長……怎麼處理?」

「一切按照法律,組織原則來辦!」張鵬飛神秘地笑道。

「那誰來接他的班?」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