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壹逗著小不點沒有太多的思緒。

許久之後,天已經徹底的黑了。

那小不點也玩累了,最後睡在鄭壹懷裡。

「也許不用太久吧,就是沒有那些劇情開啟的外掛,我還有向問天,我依然有一把毀天滅地的劍。會結束的,很快的。」鄭壹看著屬於向輕語的墓碑道。

許久之後鄭壹嘴角微微上翹,「人心呀,就是太脆弱了,太深邃並不好。」

這時候雲霧撥開,月光從天而降,將鄭壹籠罩,彷彿有道銀色光芒在鄭壹身邊不斷流淌涌動。

水晶球大驚:「大人?」

「放心吧,並不是我,是這小傢伙。看來這傢伙跟佛確實有緣,但是我不認為佛國是一條正確的路。至少不適合我們這些人。」鄭壹看著小不點笑道:「這就當我這算師公的前輩送給你的禮物了。法則真言封印。」

這氣息確實是屬於封印,所以水晶球第一念頭就是鄭壹要封印自己,知道不是為鄭壹自己準備的,他才鬆了口氣。

「大人是為了以後讓他脫離佛門?」水晶球問道。

鄭壹點點頭:「差不多吧,反正他佛門的路走的不會太順暢就是了,至於什麼時候能踏出來就不知道了,也許再也不肯出來都可能。」

「大人已經拐走了悟覺,現在又拐了他兒子,這對佛門來說是不是太殘忍了?」水晶球說。

「怎麼會呢。」鄭壹抬頭眺望遠方:「佛門對於入侵戰役也算有功,所以真正的有緣人即將誕生,而且是不下於悟覺的存在,甚至有可能比悟覺還有希望成為佛主的有緣人。能否化為永恆國度,就看他們這次把握不把握的住了。緣之一字,妙不可言。」

「大人,你變了,以前沒有這麼神棍的。」

鄭壹哈哈一笑,直到看到小不點醒過來不解的看著自己,鄭壹才停下笑聲。

然後鄭壹走到湖邊,對著裡面的思雨思雲道:「留下來陪輕語,你們需要什麼嗎?」

這一刻鄭壹的身影在思雨思雲眼中,變的虛無縹緲起來,然而有一種感覺直入她們心底,那就是只要自己想要的,都會在這一瞬間得到。

最後思雨思雲笑道:「請先生幫忙把湖水變好一點,最好是那種讓人無法離開的湖水。」

鄭壹:「……」

鄭壹沒想到這兩個人會說出這種要求。

不過在她們說完的一瞬間,整個湖水變的清澈無比,甚至每一滴水都摻雜著無數道的痕迹。

月光下整個湖水都鍍上了銀白色的光輝,湖邊更生長出無數特殊的樹木。

「此湖的水,無法離開荒野草原,一旦離開將會變成普通水。至於這水有什麼作用,應該是什麼作用都有吧,智者見智仁者見仁吧。至少可以美容養顏吧,還有就是很好喝….」

思雨思云:「……」

不過待著確實很舒服,有這一點就夠了。

而後鄭壹沒有遺留,帶著小不點就往外走去。

畢竟現在整個荒野草原都跟瘋了似的,小不點不見了,消失了整整一天,沒有任何痕迹,沒有任何預兆。

不管用什麼辦法都無法找到他。

連棠媛他們都被拉來了,棠媛更用血卦算了一卦,然而什麼都沒有得到。

彷彿小不點就這樣從世間消失了一般。

深夜,然而沒有一個人有睡意,向問天等人聚集在神樹下。

「完全沒有看到,所有的地方我都找了,每一寸每一尺都在我的眼中,可是就是沒看到小不點,是不是這裡還有隱藏的地方?」戰D說道。

向澤葉搖搖頭:「不可能,這裡的大陣是我的,大陣範圍內不可能還有隱藏的地方,如果有隱藏的地方,那也不在大陣中,小不點不可能出的了大陣的,我特地在他身上下了禁制。」

「師兄,怎麼辦,怎麼辦。兒子不見了,兒子不見了。」悟雅著急的都快哭了。

這時候悟覺才睜開眼安撫悟雅道:「不用擔心,孩子的生命之火還在,我看的到。」

七夜道:「只要小不點還活著,什麼都不用擔心,到時候找到了,不管有什麼意外,我都能治好。」

「我再來試試,現在的感覺很好。」向問天起身,他的天賦直覺超準的。

剛剛試了很多次都沒得到答案,這次他覺得可以得到答案。

隨著向問天修為越來越高,他的天賦也越來越驚人。

向問天只是閉上眼一瞬間就赫然睜開眼:「來了,就在這附近。」

眾人:「????」

這是什麼意思沒人能夠理解。

向問天道:「我也不懂,就是感覺而已,反正小不點就在這附近。」

一天小婭道:「我們還是很特殊的存在的,可是就是什麼都沒有看到。」

小希道:「我更特殊,可是還是什麼都感知不到。」

七夜也道:「我也不差,我甚至可以藉助一點點法則的力量,可是還是感知不到,也看不到,甚至都幫忙加持血掛了,還是算不到。」

這時候徐城弱弱道:「這世上真的有人,可以在周圍從而滿過你們所有人?」

這一刻所有人都愣住了,確實,以七夜等人的特殊性,就是一個蒼穹強者都不可能在他們眼鼻子底下玩捉迷藏。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

「大人是你嗎?能不玩了嗎?我們很擔心的。」七夜大聲吼道。

這一刻所有人都緊張的看著四周,萬一不是鄭壹那就難辦了。所以他們很希望是鄭壹。

「人小鬼大,嗓子倒是挺響亮的。」虛無縹緲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

但是所有人都聽出來了,這是鄭壹的聲音。

「對了,跟你們說件事,這裡被我用法則真言籠罩,沒有我的允許,這裡是不可能被入侵的,一切都得按規矩來。就是某些跟我同等的人來了都沒用,除非他比我強很多。如果是這種人來了,你們也不用反抗了,祈禱就好,或者等死也行。哈哈。」

眾人:「……….」 神樹邊上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至少小不點是沒事了,周圍也沒什麼危機。

「師父,下次抱走孩子能不能跟我說下?害我都擔心了一整天了。」悟雅埋怨道。

鄭壹依然是虛無縹緲的聲音:「我看這小傢伙沒人看,順便幫你看下孩子,這種好事你不感恩涕零就算了,還怪起我來了。」

悟雅扭頭,在荒野草原這小傢伙怎麼可能會出事,頂多會吃點不乾不淨的東西。

這時候悟雅身前突然亮起一個光點,然後咻的一聲,小不點就出現在光點的位置。

接著落到悟雅身上。

「時候已經不早了,各位回去休息吧,我送你們一程。」隨著鄭壹聲音響起,大多數人的身影都在消失。

而後只剩下,向問天七夜,這些屬於知道真相的人。

「誒?為….為什麼我還在這裡?」徐城緊張的看著四周:「那什麼,沒我事我就自己回去了。」

噠噠噠…..

沒多久徐城就跑沒影了。

鄭壹的身影第一次出現在所有人邊上,他看著徐城不由的笑道:「算了,等下再找你。」

「哈哈,大人,真的是你,你終於肯醒過來了。」七夜飛在鄭壹身邊顯的很興奮。

鄭壹沒說話,而是轉身看向向問天,鄭重道:「還願意成為我的劍,替我斬除一切阻礙么?」

向問天道:「我應該只有十幾年的時間,你知道現在已經沒人能夠壓制我了,而且以前被吸收的部分都回來了。」

鄭壹笑道:「那就是願意咯?」

向問天:「意之所指,不死不休。」

「那麼是時候去解決他們了,」鄭壹看著一天小婭道:「你們呢?這一年有什麼新的進展?」

一天自豪道:「我們用自己的身體進行了實驗,並獲取的本體的基因鏈,從而進行稀釋複製,所以你看。」

這一瞬間小婭跟一天的身後出現了無數的他們自己,這些人全部都是克隆體。

小婭解釋道:「他們不強也不弱,而且有著自我意識,可以成為真正的戰士。我們能夠提供的就是無盡的人海戰術。」

這些人每一個都在規則之上,但最強的也只有具現化形。

鄭壹點點頭:「雖然你們因此失去本身戰力,但是這些克隆體確實更有用。到時候你們留在這裡指揮就行,我會用法則力量幫你們完整的修補基因,雖然需要的時間很長,不過總是會修復的。」

一天激動道:「這不礙事,重要的是我們完成了這偉大壯舉,把這個拿去當畢業論文,我們肯定可以成功畢業的。」

鄭壹:「…….」

沒理這兩個學渣,鄭壹對小不道:「你就留在這裡,讓戰B跟戰D配合你監控世界。」

「大人,你要怎麼對付那個頻道?」七夜問道。

水晶球也很好奇:「大人的方案是什麼?面對一個大界真的沒問題嗎?」

鄭壹神秘一笑,自通道:「我的方案很簡單,就一個字,打,打的他們哭爹喊娘,打的他們改邪歸正,打的他們終生為奴。」

水晶球震驚了,七夜震驚了,一天小婭震驚了,向問天也湊熱鬧跟著震驚了。

七夜顫動道:「大…大人,你不會是開玩笑的吧?」

水晶球也道:「大人,要不,你再回去睡一覺,冷靜冷靜?」

小希小不不太懂,但是怎麼看也知道鄭壹貌似在亂來。

「….」鄭壹道:「我看起來在開玩笑?而且我哪裡不冷靜了?」

「大人,一天對一個大界,」七夜嚴肅道:「只要人沒瘋,誰會正面對抗?要是可以的話錢八大人就這麼做了。」

鄭壹搖搖頭:「錢八之所以沒這麼做,不是他不想這麼做,而是他跟我有本質的差別,他進不去。」

「那大人也不能這麼干啊,」水晶球急道:「我知道輕語的死對大人打擊很大,可是也不能這樣去送死啊。」

「….,我說咱能不給我添堵么?別動不動就跟我提輕語死不死好么。」鄭壹嘆息道:「我一沒瘋二也不衝動,這個方案實際上是最可行的。」

七夜跟水晶球剛要說什麼,鄭壹就阻止道:「你們先聽我說完,吞噬大界,我們暫時就這麼稱呼它。因為吞噬的緣故他們失去了道天,這一點你們應該知道吧?」

在水晶球他們點頭后,鄭壹接著道:「一個大界失去了道天,理論上會誕生新的道天,但是貌似他們的本質體系發生了變故,道天遲遲不曾誕生,可能跟吞噬大界至今未統一也有關。仙族人的限制,承載著道天一部分的希望,他們堅持到了現在,所以也給了我們無限的可能。只要仙族人還在,我們在吞噬大界中就有不敗的基地。」

水晶球道:「可是就算是這樣,我們也不可能打得過他們,大人就是再強也強不過無數的同級。」

鄭壹搖搖頭:「我們並不一定需要強過所有人,你要知道,一個世界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這就是為什麼道天沒辦法直接管理諸天的原因,因為諸天承受不住他的壓力。而正常的諸天世界,也就能承受十幾位意志同時降臨,特殊點的也就多幾倍,所以我們的勝算很大。」

「可是他們要是不要世界了呢?到最後我們依然要面對整個大界的攻擊,還是失敗。」七夜問。

「你們的知識到底怎麼學的。」鄭壹無奈道:「道天雖然死了,但是新道天在上任前道天法則還是在不斷運行的,雖然會出現缺陷,但是重要部分肯定沒問題。所以你們說在道天法則下,我們這些人亂崩壞世界會怎樣?」

水晶球詫異道:「承受管理局的懲罰,道天法則滅世雷罰?」

鄭壹點頭:「嗯,那麼這麼看是不是感覺我們的優勢很大?比想象的大很多?有沒有感覺這一切其實很簡單?」

「大人,你真的是認真的?」水晶球擔憂道:「我怎麼總感覺你算漏了什麼。」

鄭壹攤手:「所以說我這不是讓你們參謀參謀么,你們看看還差什麼,我們再想辦法補上。」 一天道:「我感覺差了好多,怎麼說呢,就感覺全部都是漏洞。根本足以成為一個方案,說是大概方向還差不多。」

鄭壹:「……,那行吧,你給我弄個完整的方案過來。」

一天:「…….,我全聽你的。」

玩他呢,一天對抗一個大界,讓他弄個方案,這不是過家家會死的很有節奏的。

一天跟小婭身為學渣,沒有這樣能力,至於魄力….只能說這跟魄力無關,他們不蠢沒有送死的想法。

所以還是聽鄭壹的吧,反正失敗得死,等下去也得死。

那還不如轟轟烈烈的去送死。

鄭壹又問:「那麼還有誰要補充的?」

在做的沒有幾個是個能手,小不是比較擅長,但是鄭壹面對的超過了他的認知,所以插不上具體的話。

所以最後鄭壹的方案通過一致認可。

然後他們成立了「打不死你算我輸聯盟」。

這聯盟名字一出,小不就嘀咕道:「那還不如叫背水一戰聯盟。」

一天不屑道:「切,要名字當然要霸氣一點,比如最終決戰者聯盟。」

「那其實復仇者聯盟更適合,」向問天道:「反正鄭壹都是為我妹報仇。」

「為什麼非得加聯盟?直接叫末日戰役不就好了。」七夜說。

「你們這都是喊給自己聽的,要我說應該弄個口號,比如解放諸天生靈,然後再給你們組織取個名字,例如曙光。那麼連起來就是,曙光降臨,解放諸天生靈,迎接曙光的到來,成就自由光明的未來。這樣我們就等同於處在道德至高點。怎樣?」戰D帥氣道。

其實一個個還是很佩服戰D的,雖然邏輯庫出了點問題,但是智商還沒什麼大問題的。

不過這個道德至高點,就不適合他們了。

七夜搖頭:「我們的行動跟諸天生靈支不支持沒有半點關係,而且萬一打下來可能將毀滅無數的文明圈,雖然不知道大界里的生態文明是怎樣的,但是只要我們打過去,他們就不可能無損。」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