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你們。」韓易笑著說道。

「解決了?」王思奕充滿好奇的問道。

「當然了。」韓易笑著說道。

「這都是什麼人啊?」王思奕還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呢!

「這個以後再告訴你,今天就不說了,咱們直接趕路。」韓易當即說道。

「哦,好吧。」王思奕有些不滿的說道。

頓時,大軍開拔,一行數百人,繼續前進,或許這只是一個插曲,可是天機閣那邊卻造成了轟動。

天機閣之中供奉的長明燈突然熄滅了,這也就意味著天成尊者已經隕落了。

這也不僅僅是在天機閣之中,天堂之中的長明燈也熄滅了一盞,天庭之中熄滅了兩盞。

此時,天庭三方的機構都不禁聚集到了一起,他們都在相互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此事,天庭和天堂的高層都不清楚發生了什麼,因為這些神王只是負責天機閣高手的安全,並不需要每次都跟他們彙報。

可是,這一次卻直接熄滅了。

這也就意味著這些神王已經隕落了。

此時,天機閣的高層也出現了,天庭的三大機構都到場,這說明問題很嚴重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出動這麼多高手我們卻什麼都不知道?」天庭高層冷冷的說道。

「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天堂副堂主冷冷的問道。

「這個…….」天機閣長老有些為難的看著這兩大機構的高層,不知道該作何解釋。

畢竟這件事情是因為他們而起,是他們執意要去尋找韓易,要從他的身上奪走天魔令旗,可是現在,一切好像都不在他們的掌控之中。

這些人就在天庭的大門之前,非常惱火的相互看著,不過矛頭都對準了天機閣的這位高層人士。

此時,天機閣高層正在委婉的向這些人解釋這件事情,這些人聽了之後非常惱火,不過,按照正常來說,當時就算是跟他們解釋這件事情,提前告訴他們,他們也一定會同意,可是現在呢,一切都變得不尋常了,現在是天機閣該承擔責任的時刻,其他人自然不會去擔責。

這些人吵吵鬧鬧,莫問天其實早就注意到了這一點,但是這個層次根本不是他能夠掌控的,所以現在他也不敢過去插話,可是他卻聽到了一些端倪,那便是這些人派出了四大神王伏擊韓易,可是失敗了,竟然全軍覆沒。

莫問天也沒想到韓易身邊竟然還有如此強大的守護者,莫問天現在認定韓易身邊有守護者,那麼他前往界外戰場的優勢也就更加明顯了,因為他能夠轟殺四大神王,這也就足以說明韓易的戰鬥力了。

莫問天在內心竊喜,他才不在乎失去了幾名神王呢!

因為莫問天現在還不能完全調動神王,畢竟他只是一名半王,雖然也可以調動神王,但必須是在天庭的允許之下,就像是這樣天成尊者主動私下裡去行事,那也是不允許的,因為莫問天現在還沒有達到這個級別。

既然事不關己,那就高高掛起了。

這些人正在爭吵的時刻,突然十七長老的虛影現身了。

頓時,這些人也不再吵鬧了,十七長老的身份在天庭之中很特殊,算是一個大管家,因為水王等人根本不會理會這些俗世,只能交給十七長老來處理這些事情。

十七長老的虛影出現,這些人自然很害怕。

「你們在這裡大呼小叫,像什麼樣子!」十七長老冷冷的說道。

這些人自問沒有跟十七長老叫板的實力,所以只能是低頭不語。

「既然如此,就都回去吧!」十七長老不怒自威。

「可是,十七長老???」天堂和天庭本身的高層卻不願意就這麼算了,畢竟這是一次很好打壓天機閣的機會。

「好了,天成的這件事情我很清楚,你們就不要再理會了。」十七長老沉聲說道。

其實,他的內心也很惱火,畢竟當時天成尊者曾經跟他打過招呼,其實這些人自己想想也應該清楚,如果天機閣不跟十七長老打招呼直接調動四大神王,那麼他們也肯定會吃不了兜著走吧!

所以,十七長老既然這麼說,那麼事情肯定也就很明顯了,當初也是十七長老同意他們去的,所以主要責任也在於十七長老了。

莫問天一直在一旁聽著,突然聽到十七長老這句話,他的心一沉,為什麼十七長老要對付韓易呢?

當初結交韓易可是自己的主意,難道十七長老並不願意接受自己的計劃嗎?或者說十七長老壓根就不打算接受這個計劃,想要直接將韓易擒殺?

莫問天現在也猜不透十七長老到底是什麼意思了,他可要小心一些了以後,不然萬一忤逆了十七長老的意圖,那麼自己在天庭恐怕是無立足之地了。

畢竟當初他與韓易之間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當初也是經過了十七長老的允許的,現在自己又與韓易打得火熱,那麼將來肯定會造成一些誤解。 莫問天現在的地位,其實大部分都是十七長老給的,如果沒有十七長老,莫問天萬萬不可能達到現在的地位。

………………

幾家歡喜幾家愁。

天庭這邊鬧得翻了天,而韓易這邊確實非常高興,尤其是韓易,一下子擊殺了四大神王,心裡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啊!

一行數百人繼續前進,不過隨著路程的慢慢拉長,很多勢力都已經開始分散了。

現在到了長生門的人要離開了。

「你跟我回長生門好不好?」王思奕有些為難的看著韓易。

「不行,我回通州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處理。」韓易搖著頭。

他知道,如果自己這樣返回去,恐怕也得數十天的時間,就算到時候天庭的飛行船前來接自己,那麼自己去界外戰場也得三個月之後了。

可是,如果自己繞路去長生門,說不定得耽誤多少時間了,畢竟自己一旦去了長生門,肯定要將長生道給搞清楚的。

「啊?你不跟我回去啊!?」王思奕有些失落。

「好了,以後我會去看你的。」韓易笑著說道。

「你是故意騙我的對不對! 豪門閃婚,總裁太腹黑 你馬上就要去界外戰場了,你有什麼時間來看我?」王思奕嘟著嘴說道。

「好啦,反正咱們以後還有的是機會見面,難道你就這麼不信任我?」韓易笑著說道。

重生之嫡女皇后 「哼,我才不是不信任你呢!我是擔心你總是招花惹草。」王思奕故意裝出不在意的神情。

「啊?這個你就放心吧,我不會那樣去做了。」韓易笑了笑。

不過,這個說的倒是真的,因為蟲王警告過韓易,不允許他繼續擁有女人,按照蟲王的性格,如果不是忍耐到了極限,她絕對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所以現在韓易也有了自知之明,當然不敢去忤逆蟲王的命令。

「我才不信呢!就讓芊漪跟著你吧!讓她幫我看著你!」王思奕突然說道。

「好啊!我很願意幫思奕姐姐看著你。」李芊漪高興的說道。

韓易一愣,突然想到,自己好像是被這兩個人給套進去了,因為看著王思奕和李芊漪兩個人的眼神,很明顯這是她們兩個早就預謀好的,分明就是李芊漪這個小姑娘想要跟著自己,找不到合適的理由,所以現在只能是用王思奕這種手段來跟著自己。

可是,韓易現在又無法拒絕,因為他不知道該如何去拒絕啊!

韓易無法拒絕這件事情,那麼李芊漪就只能跟著自己去通州了,可是去了通州之後呢?

李芊漪在通州又無事可做,自己走了之後總不能將其直接留在通州吧?那麼,他要跟著自己去界外戰場嗎?這個小丫頭到底要做什麼?如果不是當初她喊出了一個名字,韓易現在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帶著她。

可是,李芊漪現在已經讓王思奕徹底信任了自己,所以王思奕無時無刻不在幫助李芊漪接近自己,搞得自己也突然誤以為,人家才是一夥兒的,自己這個父親反而成了外人。

韓易最終也只能點頭了,王思奕直接跟著長生門的人回去了,自己則是繼續帶領著大部分繼續前進。

現在到了一座城池之中,這裡有傳送陣,是那種比較穩妥的傳送陣,不過也只能傳遞到通州的邊界地方,因為通州之內的傳送陣幾乎都被毀掉了,當初的一場戰亂直接將通州的發展倒退了好多年,甚至連遠古時期留下的傳送陣都被毀掉了,因為生怕當時天庭或者其他勢力可以直接到達通州,也是為了避免通州遭受更多的傷害。

到了現在,大家都該分開了,峰子楊也只能跟在李芊漪的身邊,他甚至不知道李芊漪要跟著韓易。

「什麼?」峰子楊難以置信的看著李芊漪。

峰子楊得到了這個消息自后覺得不可思議,這個韓易到底有什麼魔力,竟然讓李芊漪主動跟隨他。

「少閣主,你沒聽錯,我要跟著韓先生一起去通州,你直接回去復命就好了,我相信舜王大人會理解我的做法的。」李芊漪笑著說道。

「這個…我不能私自做主啊!畢竟我需要保證你的安全啊!」峰子楊無奈的說道。

「這個沒關係,如果你實在是不放心,你就讓蘇睡跟著我吧?」王思奕突然說道。

蘇睡一愣,他也一直跟在李芊漪的身邊,或者說對於李芊漪的安全,他也有一定的責任。

「這…..」峰子楊此時徹底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他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變數,反正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期。

「好了,反正我已經決定了,你回去吧!」李芊漪堅定的說道。

峰子楊現在也沒有任何辦法,畢竟他的責任是保證李芊漪的安全,當初超然閣主公冶長也沒有告訴他這個李芊漪到底是什麼身份,可是從公冶長的態度來看,這個李芊漪的身份很特殊。

「好吧芊漪小姐,我會回去稟告閣主。」峰子楊緩緩地說道。

此時,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不過他卻主動去找了韓易。

「韓易先生。」峰子楊看著韓易。

「少閣主? 姑娘她戲多嘴甜 你有什麼吩咐嗎?」韓易笑了笑,不過想想也知道他是為了李芊漪的事情來的。

「我是為了芊漪小姐的事情來的,她要跟著你一起返回通州,我已經無法阻止她了。」峰子楊無奈的說道。

「少閣主是想讓我勸說她跟你一起返回諸城嗎?」韓易笑著說道。

「當然,如果有這個可能,我很希望如此,不過我覺得此事或許很渺茫,所以還是希望韓易先生能夠幫忙照顧芊漪小姐的安全。」峰子楊無奈的說道。

「這個自然,如果芊漪小姐去了我通州,自然就是我通州的客人,我哪有不待客之道?」韓易笑了笑。

其實,這兩天韓易也想清楚了,這個李芊漪的身份還有些特殊,而且還掌控著自己需要的秘密,所以韓易也希望想辦法搞清楚。

「那麼好,就多多拜託韓易先生了。」峰子楊嘆息道。 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凱旋

其實,峰子楊是非常不願意李芊漪去通州的,畢竟在他眼中,諸城的一些事情還是不要與通州聯繫到一起,因為天庭畢竟是反覆無常的,而且當初超然閣主等人聯名承認永生殿的身份,一直到現在他都非常不理解,人家龍王承認永生殿,那麼是因為龍王一直都選擇站在天庭的對立面,可是諸城呢?諸城有這個資格嗎?

諸城的立場似乎沒有龍王那麼堅定,因為諸城的實力還不夠,完全達不到資格,可是諸城為什麼卻一味的想要接近韓易,拉攏通州呢?

這根本不符合諸城的發張軌跡啊?

難道這幾個老傢伙還有其他什麼想法不成?

可是,峰子楊也知道,雖然現在自己在諸城大權在握,可是主動權還是掌控在這三個老傢伙手中,哪怕是自己晉級了神王,那麼也未必能獲得什麼,這三個老傢伙的實力非常恐怖,雖然當年也被龍王給擊敗,可是龍王是什麼人,龍王是能夠抗衡天庭的人,峰子楊對於龍王的地位,那是想都不敢想的。

韓易直接要通過傳送陣去往通州的邊界,可是他卻感受到了一種不尋常的氣息。

其實,這種氣息一直都存在,包括自己從天庭一出來的時候就感受到了,他以為這是某個門派的高手,為了保護自己的弟子,可是現在自己已經要離開了,其他的門派也都散去了。

現在連峰子楊也都離開了,只剩下通州這部分人了,可是這個氣息一直都存在。

如果說這個人對自己有敵意,可是一直到現在都不出手,那麼也就意味著他或許沒有出手的機會了。

可是,如果說這個人對自己是一種守護,可是當初四大神王困住自己的時候,這個人也沒有出手啊?

韓易搞不懂這個人是做什麼的。

可是,這個人的氣息卻一直都存在著,根本就沒有離開的意思。

「如果你再不出現,我就要走了?」韓易無奈的看著虛空之中的一處地方說道。

李芊漪此時也若有所思的看著韓易所看向的地方,不過她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

「你真的不出來嗎?」韓易無奈的說道。

展公子與蘇睡都做好了戰鬥準備,因為這也是一個很大的威脅。

「咱們走吧!」韓易無奈的說道。

因為這個人可能真的不會出現了,此時韓易也只能進入傳送陣桌子了。

頓時,韓易這些人都消失不見了,一個身影才從虛空之中慢慢的現身出來。

「竟然連我都發現了,真是不簡單。」這個人無奈的搖搖頭,接著就消失不見了。

韓易此時突然冒出頭來,他竟然從傳送陣之中走了出來,他並沒有真的離開。

不過,看著這個身影,雖然也有些熟悉的感覺,但是卻並沒有看的很清楚,可是這個人應該對自己沒有敵意,否則不會看到自己離開之後他也選擇離開。

可是,這個人乃是一個神王級別的高手,自己怎麼會認識其他的神王高手呢?而且這個神王級別的高手是從天庭一直跟隨自己到現在的,這個人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韓易想不出來,但是也沒有必要繼續追究下去了,所以現在只能是進入傳送陣之中,馬上就能返回通州了。

很快,在傳送陣之中走了三天三夜,直接來到了通州的邊界上。

通州的邊界似乎已經開始建設了。

這個包公子的速度非常快,現在整個通州的周邊都已經被獸族佔據著,獸族的數量是龐大的,這也就讓通州有了一個巨大的優勢,可以隨意的調動獸族的部落前往各個周邊地區。

不過,這一點韓易當時都沒有想到,這個包公子卻已經完成了,自己走了這一年的時間,包公子的發展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如果現在他想把持通州的政權,恐怕自己也爭奪不過他了。

韓易來到通州的邊界之後,感慨萬千,誰能想到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

韓易的速度並不快,反正已經來到通州了,自己也不需要趕路了,正好可以看一下現在通州的建設。

韓易剛剛踏入通州,很快就被盯上了,因為這是明目張胆的盯上了。

這裡也有獸族的一個部落,韓易等人到來之後根本就沒有注意,反而被一些小小的獸族給盯上了,很快就有人知道了韓易等人的存在。

「看來,咱們似乎是被當做敵人了。」韓易無奈的說道。

「原來通州的治安這麼好啊!」李芊漪彷彿很得意。

「這是我的通州,又不是你的,你有什麼好得意的?」韓易無奈的說道。

「這可說不定哦,說不定那天也有可能是我的呀!」李芊漪笑著說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