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合上冊子,李默滿意的點了點頭:「到底是外門長老,這三冊武訣在四等武訣中確屬不錯。」

摸著下巴,他又琢磨起三試堂之賽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武道考核,要想殺進前三,修為至少要再提升一級才有可能。

同樣的,丹道也要提升到玄級二品,才能夠穩穩拿下丹道第一。

最懸的,便是鑄器術,現在連下品玄器都無法煉成,如何和入門數年的同門爭鋒。

要想精進鑄器術,便需要大量的煉材。

依靠代煉靈丹來購買煉材,尤其是少見的煉材,就顯得有些不划算了。

因此,進山獵獸已經成為必行之事。

是夜,李默進了煉魂牌,抵達了藍毒角蛙精銳的空間。

李默一出現,在溪谷中央的藍毒角蛙便立刻鎖定在了他身上,嘴巴鼓起,噴出一大蓬毒液。

「火壁!」

李默沉喝一聲,將昊天勁運至大成境界,火焰成壁,阻擋下了毒液。

「蓬——」

藍毒角蛙又一張口,第二蓬毒液接踵而來。

「甲盾功!」

李默暗喝一聲,心法高速運行,真氣匯聚,構造成一重防禦。

毒液噴射在真氣層上,一瞬便將其腐蝕,但這時間亦足夠讓李默朝後一退,避過毒液的攻擊。

然後,高速朝著藍毒角蛙逼近。

「火壁!」

「甲盾功!」

李默不斷施展防禦武訣,阻擋毒液侵襲,抓住機會,一撲近藍毒角蛙,便是一記裂魂拳砸了上去。第一時間更新

藍毒角蛙被震暈之時,李默接踵一記千重絕殺斬去,頓將這蠻獸震殺。

藍毒角蛙逐漸化為內丹,然後重生,第二波的戰鬥接踵而來。

正如武訣記載,甲盾功可以兼容其他防禦武訣,因此和昊天勁的功法絲毫不起衝突,這也正是李默最看重的地方。

如此苦煉數日,李默硬是將昊天勁和千重絕殺都修鍊至了顛峰境界,裂魂拳也隨之大成,甲盾功能夠祭起二重防禦,接近小成境界。

這日從煉魂牌出來,已是大上午。

剛把門打開,便見到蘇雁站在門外,正準備敲門。

小丫頭一襲青裙,明眸粉唇,髮髻上插著一枚蝴蝶玉簪,俏麗中透著幾分可愛勁。

肥肥的麝香兔蹲在她腳邊,不時聳聳小鼻子,象只小狗般老實。

蘇雁還沒說話,李默便一笑道:「恭喜雁兒達到鋼魄境。」

蘇雁小嘴一撅,泄氣道:「就知道瞞不過默大哥,人家苦心修鍊這兩個月,就是想看看你一臉驚訝的樣子呢,哪知道一眼就被識破了。」

小丫頭這表情,真是可愛之極,讓李默忍不住有種捏捏她小臉蛋的衝動。

他呵呵一笑,說道:「內門長老弟子的待遇果是不一樣,想入門時我比你高出兩級,這才兩個月就被你趕上了。第一時間更新」

「嘻,人家可是很辛苦的修鍊呢。」

得少年稱讚,蘇雁一臉暖暖笑意。

爾後,又問道,「對了,默大哥你這是要出門嗎?」

李默點點頭道:「對,我準備進山獵獸,收集些煉材修鍊鑄器術,你若晚來一會兒,只怕要幾天後才能見到我了。」

蘇雁頓時興緻大起,一拍小手道:「太好了,我跟默大哥一起去可好?我突破境界,師傅也說放我幾天假呢。」

見小丫頭如此開心,李默又豈會拒絕,微微一笑道:「那就一起走吧。」

蘇雁的歡喜的點點頭,一邊跟著李默走,一邊喚了聲小兔子,麝香兔便蹦蹦跳跳的跟了上去。

來到任務區,李默選了一大堆任務之後,便趕往了北面的黑石山脈。

李默前腳一走,在外監視著的趙家子弟立刻通知了趙虎等人,輾轉來到了趙孟準的住處。

「好,這小子終於按捺不住,要去獵獸了!他領的什麼任務?」趙孟准大喜道。

「領了一大堆,包括獵殺火蒙鳥、蒼角馬……」趙家子弟回道。

「這小子以為獸場逞了威風,就能夠橫掃黑石山脈,還真是胃口夠大的。」趙孟准冷笑道,「他領取的最後一個任務是什麼?」

「青炎虎頭領。」趙家子弟回道。

「青炎虎頭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趙孟准大笑一聲道,「不過對咱們來說,卻是再好不過的事情。第一時間更新這傢伙和青炎虎頭領打一場,必定重傷在身,要對付他就更簡單了。」

趙虎幾人皆是摩拳擦掌,眼中殺機騰騰。

趙關突而說道:「但是師哥,那跟李默同行的少女,該不會就是蘇家的本家小姐吧?」

這一說,趙虎幾人又是一臉遲疑。

趙孟准臉色一沉,陰冷冷的說道:「就算是本家小姐又如何?除卻那身份,就是一個小丫頭罷了。怎麼,莫非有這丫頭陪著,你們就想放過這次機會嗎?」

幾人望了一眼,趙虎一握拳頭,恨恨的說道:「當然不會,既然那小丫頭要跟去,那就讓他們做對同命鴛鴦好了!」

「對,在那荒郊野外,死兩個人根本不會查到咱們身上!」趙龐也滿臉殺機的附和道。

趙孟准一笑道:「好,這才象是我們趙家的子弟!你們就放心好了,師哥我會叫上幾個好手,任那李默有千般手段,這一次也是再劫難逃!」

與此同時,李默二人已經抵達了黑石山脈的入口地帶。

黑色的森林沿山而長,連同上空的烏雲構造成一片黑色的天地,遮天敝日。

入口一側有著一個交易市場,雖然規模比起宗門的初級交易市場要小很多,但聚集在這裡亦有千人之多。

販賣靈藥的,收購煉材的,吆喝四起,熱鬧得很。

李默未有停留,越過攤位區,直抵入口外。

森林的入口宛如巨大而幽森的洞穴,把一切光明吞噬。

宗門弟子們三三五五的湊在一塊,不少人手舉牌子高聲吆喝,尋覓著組隊獵獸的對象。

而組隊的基本要求,便是成員的修為至少是鋼魄境中期。

李默二人的出現,立刻引來不少人的注意。

相比起多是二十來歲的同門,二人不過十四五歲的樣子,非常顯眼。

尤其是蘇雁,往這裡一站,周邊的師姐們全都黯淡無光。

不遠處的幾個青年立刻圍了上來,其中一個麻子臉嘿嘿一笑,拍著胸脯說道:「小師妹是要進山獵獸?這裡面可危險得很,但有師哥我護送,一路必可保你平安。」

看著幾人一副色眯眯的樣子,蘇雁頓生厭惡,淡淡說道:「多謝師哥好意,但我有默大哥保護。」

麻子臉朝著李默一打量,便笑得前仰合后:「黑石山脈中滿是四等蠻獸,那可兇猛得很,就他這小子,一群幼獸就能把他趕得滿大山的跑。」

周邊幾人便都哈哈大笑起來,全然沒把李默放在眼裡。

聽見麻子臉嘲笑李默,蘇雁臉色一冷,輕哼了一聲,說道:「默大哥,我們走。」 ?李默點點頭,自也沒興趣在這些人身上浪費時間。

只是,這腳還沒走出去半步,麻子臉便伸手一攔,涎著臉笑道:「小師妹可真不給面子,你可知道我是誰?我許申可是拜在堂堂外門執事大人的座下,不比尋常門人呢。」

「對啊,申師兄的師傅即使是在眾執事大人中,那也是排名前幾位的實權派人物。許師兄入門三年,盡得大人真傳,一身鋼魄境中期的修為那可是可以輕鬆擊殺成年級蠻獸。」一個矮胖子在一邊附和道。

遠處,一些同門弟子聽到這話,立刻朝著許申投去羨慕的眼光。

許申一臉洋洋得意,只是蘇雁哪會把他放在眼裡,沒好氣的說道:「外門執事的弟子又如何?我說了,只和默大哥一道。第一時間更新」

許申臉色一沉,朝著李默說道:「小師弟年紀雖輕,這糊弄女娃兒倒是有一套嘛。得了,你們走吧。」

李默沒搭腔,帶著蘇雁兒走進了入口。

這前腳剛走,許申和矮胖子一行幾人便都跟了上去,一個個臉上帶著壞笑。

周邊的同門看在眼裡,便都紛紛搖頭,知道麻子臉一行跟進去,必定會使壞。

只是,人家是堂堂執事的弟子,不是普通門人能夠惹得起的。

烏黑的大道上,滿是漆黑如墨的巨石,一條條粗如巨蟒般的藤蔓錯落的生長著,遠處不時傳來野獸的吼叫聲。

跟隨李默幾番深入險境,蘇雁的膽子也大了許多,小臉上毫無怯意。

麝香兔也是一蹦一跳的跟在後面,時不時停下來抓起一把草,啃了幾口,又匆匆跟上去。

感覺到後面有人跟著,蘇雁便低聲說道:「這些人真討厭,死皮賴臉的跟上來了。」

「沒事,不必管他們。」李默淡淡說道。

沒過多久,二人抵達了一片山坳地帶。

在山坳前方,正有著一群裂臉豺狼,那嘴巴一直裂到耳朵根上,滿嘴利齒,顯得猙獰恐怖。

十幾頭幼獸在兩頭成年獸的帶領下,分散在周邊,啃食著倒地的幾頭野獸。

後面幾人走上來,一看這情景,許申便得意的說道:「小師妹,這東西叫裂臉豺狼,看起來兇猛,其實在四等蠻獸中,不過是墊底的角色。當然,師哥我出手,隨手就能把這些東西幹掉!」

「申師兄太謙虛了,哪需要你出手,就這裡一聲大吼,這些東西就得嚇得屁滾尿流。」矮胖子使勁拍著馬屁。

隨行幾人連連附和,許申更是一臉飄飄然的樣子。

蘇雁厭惡的輕哼了一聲,朝著李默說道:「默大哥,我想拿它們來試試新修鍊成的劍訣。」

「一個人?不怕嗎?」李默倒有點意外。

小丫頭的膽量可不象秦可兒,一個人和蠻獸單打獨鬥,以往倒未曾有過。

「有點怕,但是,我總不能老拖默大哥的後腿呀。更多更快章節請到。」蘇雁說道。

李默便一笑道:「好,那我在這裡給你壓陣好了。」

蘇雁點點頭,拔出玄劍來,便朝前走去。

李默摸了兩把飛刀在手,以備不測。

蘇雁的出現,立刻引起了幾頭幼獸的察覺,它們立刻撲了過來。

蘇雁深吸了口氣,鎮定的將祭出劍招,朝前一指。

「爆氣劍!」

輕吟聲中,劍氣噴冒,射出數丈之後,突然間爆開,化為十幾道劍氣朝著幾頭幼獸射去。

劍氣威力巨大,又快又猛,幾頭幼獸頓被劍氣刺中,發出刺耳的慘叫聲。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雖未致命,但腳上受傷,速度明顯慢了半拍。

一招得手,蘇雁頓時信心大振,再施爆氣劍。

這一次劍氣更快,爆炸的威力更強,沖在前面的兩頭被炸得正著,一頭扎在地上,頃刻斃命。

李默看得微微頷首,含笑道:「這小丫頭果真下了苦功夫,這麼快就能使用此等奧妙的劍訣了。」

「吼——」

兩頭成年獸不約而同的發出咆哮聲,剩下的幼獸便全都朝著蘇雁撲去。

「爆氣劍!」

蘇雁連揮長劍,頓時場中劍氣爆射,直是令人眼花繚亂,而任由幼獸速度再快,也無法逃脫劍氣的穿刺,重重傷害之下,皆是在中途便倒下了。

「小師妹劍訣不俗啊。」

後面,許申大聲吆喝道,矮胖子幾人亦高聲稱讚。

這時,兩頭成年獸狂奔而來。

「小師妹小心,這成年獸可不容易對付,還是交給師哥來的好。」

許申拔刀出鞘,朝著成年獸衝去,以一人之力獨斗兩獸,輕鬆之極。

而且,他故意賣弄自己的實力,未下重下,在兩獸之間顯得遊刃有餘。

蘇雁自沒放心思在許申身上,斬殺完幼獸,便退到李默身邊,嫣然一笑道:「默大哥,我的劍訣還不賴吧?」

「兩月修鍊能有這進展,不錯。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但若然能夠令劍身再平穩三分,劍氣的釋放當更快速。」李默隨口指點道。

蘇雁聽得啞然道:「默大哥竟一眼就看到我的缺陷?師傅也是如此說呢,但是我就是覺得難以掌握。」

李默微微一笑,心想著正好趁此機會指點一下她的武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