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弟,你真的殺了此人?」

看到邢戰真的出手殺了郝風,不要說王坤,就算是靈兒都有點驚訝,因為兩人都一直認為,邢戰只是嚇唬嚇唬郝風罷了,可結果卻出乎兩人的意料,不過邢戰卻是笑笑,說道:「二哥,靈兒,此人卑鄙無恥,就算我們現在放過此人,相信此人也不會善罷甘休,到時候被他壞了大事,我們豈不是得不償失?」

「三弟,話雖如此,但殺了此人,鐵拳宗一定不會善罷甘休,就算我們能夠順利抵達戰神宮,取得戰神令牌,讓宗門成功晉級成為皇級宗門,但你有想過沒有,到時候鐵拳宗要是對付宗門,以宗門的實力,如何抵擋鐵拳宗?」

對於二哥心中的擔心,邢戰又何嘗不知道,畢竟鐵拳宗乃是貨真價實的皇級宗門,在一百零八個皇級宗門之中,實力雖然只是中等,但也不是剛剛晉級成為黃級宗門的紫霞宗能夠對抗了的,此事稍有鬆懈,後果不堪設想。

「二哥,這件事聽我的,要是我不殺此人,我們根本走不到戰神宮,宗門也無法晉級成為皇級宗門,但我們殺了此人,就有機會抵達戰神宮,讓宗門成功晉級,至於日後的事情,我們再說。」

邢戰心裡已經決定,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他都要順利抵達戰神宮,取得戰神令牌,至於殺了郝風會不會日後會不會帶來麻煩,這個他已經顧不上。

而邢戰殺了郝風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此人太過yin險,能夠暗算朋友的人,本身就已經說明一切問題。

「我贊同邢戰的做法,此人死有餘辜,活該。」

靈兒和邢戰都已經如此說了,王坤也沒有多說什麼,無奈的點點頭,說道:「此事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多說無益,要是不出意外,郝風出來阻截我們,鐵拳宗應該知道,所以我們必須儘快離開鐵拳宗。」

「好。」

三人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畢竟此事要是被鐵拳宗知道,後果不堪設想,三人也沒有絲毫的逗留,立刻起身射了出去。

邢戰三人還是小看了鐵拳宗,因為三人的猜測,鐵拳宗知道此事,最次也需要一到兩天時間,但郝風死了前後不到一個時辰,鐵拳宗就已經找到郝風的屍體。

看著面前的屍體,鐵拳宗第一高手,也就是鐵拳宗宗主郝一鳴的臉色簡直難看到了極點,因為眾所周知,他就這麼一個寶貝兒子,並且還是讓他感到很驕傲的兒子,本來準備讓郝風接替他的位子,成為鐵拳宗的宗主,可是現在呢?

「宗主。」

擺擺手,郝一鳴說道:「此事先不要說出去,我倒要看看,紫霞宗是否能夠晉級成功,哼,我希望紫霞宗晉級成功,這樣我就可以親手報仇。」

郝一鳴根本不擔心紫霞宗晉級成為黃級宗門,因為在他看來,紫霞宗就算晉級成功,也只是剛剛晉級成功而已,本身實力根本無法與鐵拳宗相抗衡。

郝風和鐵拳宗的事情暫時算是過去了,但等待紫霞宗的卻是更加兇猛的野獸,而邢戰三人已經顧不得這些,三人以最快的速度趕路,兩個時辰后,終於離開了鐵拳宗的勢力範圍,直到此刻,三人才算是真正的鬆了一口氣。

「好了,我們還是先休息一會吧,」有了郝風的事情后,趙靈兒明顯變得乖了很多,雖然和王坤的關係還沒有挑明,但兩人對於此事,已經心知肚明。

「好,我們先休息一下,」三人找了一處很是僻靜的地方,短暫的休息,而這個時候,王坤說道:「鐵拳宗過後,就是五行宗,根據宗主所說,五行宗在皇級宗門之中,實力偏下等,不如鐵拳宗,而年青一代之中,以五行靈童為最,似乎都達到了戰王境界。」

五行靈通,共有五人,根據師父所說,五行宗的五人都是戰王級別的高手,並且五人一旦聯手布陣,也就是五行大陣,很是恐怖,哪怕是戰宗,一旦被五行宗困住,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三人心裡很清楚的知道,就算五行宗的實力不如鐵拳宗,但卻要比鐵拳宗難纏很多,尤其是這個五行陣,稍有鬆懈,後果不堪設想。

「三弟,我們該怎麼辦?」

「能怎麼辦,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已經想過,五行宗之前已經通知宗門,說是讓我們光明正大的闖過去,而他們只會派出五行靈通,只要我們能夠破開五行大戰,就可以過去。」

對於這個五行陣,邢戰多多少少還是有點欽佩的,因為五行陣和其他皇級宗門不一樣,在紫霞宗申請成功之時,五行陣已經派人前來,通知紫霞宗,說是紫霞宗派出的人,必須正大光明的闖過去,否則紫霞宗就算晉級成功,五行陣也會前來找麻煩。

五行陣的意思很簡單,就是讓他們硬闖五行大陣,一旦闖過,日後紫霞宗成功晉級成為皇級宗門,五行陣就不會找任何的麻煩。

一般情況下,不管是哪一個宗門晉級成功,都會遭到高級宗門的挑釁,百分之九十的宗門,因此隕落,正是因為如此,邢戰才決定,不管五行大戰如何難闖,他們都要試試,不為別的,就為了日後宗門晉級成功,五行陣不要前來找麻煩。

聽完邢戰的想法,王坤和靈兒都是贊同的點點頭,不過兩人的臉色卻是無比的凝重,因為五行陣的五行大戰,可是由五位戰王聯手布置,連戰宗都能夠困難,更加不要說他們三人,沒有一人的修為達到戰王,不用說什麼戰宗。

「三弟,你的意思我已經明白,我也很贊同你的觀點,只不過五行大陣,我怕我們無法闖過去,三弟,你有什麼好辦法。」

王坤暗有所指,因為火麒麟之前的實力,已經深深的震撼了他,王坤心裡很清楚的知道,要是火麒麟能夠出手,不要說一個小小的五行陣,就算是順利抵達戰神宮,也會變得極其容易起來。

不過邢戰卻是擺擺手,說道:「二哥,我知道你的意思,不過麒麟大哥不會相助我們,之前乃是因為我們有生命危險,麒麟大哥不得已才會出手,更何況,我並不想和五行陣弄得生死仇敵,所以麒麟大哥萬萬不能出手。」

對於這一點,邢戰早已想好,先不說別的,單單是五行陣如此,就是已經先擺明態度,不想和紫霞宗為敵,要是麒麟大哥出手,不僅能夠破了五行大陣,說不定還會殺了五人,到時候該如何向五行陣交代?已經得罪了鐵拳宗,要是連五行陣都得罪了,到時候宗門就算晉級成功,恐怕也很難在黃級宗門之中立足。

正是考慮到這一點,邢戰才有此決定,畢竟做什麼事情之前,畢竟要想前因後果,之前要不是郝風卑鄙無恥,光明正大的出手攔截他們,為了不得罪鐵拳宗,相信他也不會出手滅了郝風。

「三弟,我知道你說的很有道理,但五行大陣,單單靠我們三人,很難破開,我怕我們無法破開五行陣,被困在陣內,到時候時間到了,就算我們能夠抵達戰神宮,也無濟於事。」

王坤所說,邢戰也早已想到,神秘一笑,說道:「二哥,剛剛麒麟大哥已經教了我破陣的辦法,只要你們到時候按照我所說的辦,相信破陣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只要我們順利破陣,五行宗不僅沒有話可說,說不定還會和我們交好,而我們也少了一個敵人。」 聽到邢戰此話,靈兒和王坤都是臉色一喜,剛開始的時候,兩人還為了五行陣而感到苦悶,現在有了火麒麟相助,相信破開五行陣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三弟,有信心嗎?」

「不知道,不過我相信我們一定可以順利通過。」

三人稍微休息了一會,立刻起身行動前往戰神宮,而鐵拳宗的下一站,就是五行宗,作為一百零八個皇級宗門之中的皇級宗門,五行宗實力只能排在中下等,根本不可能與鐵拳宗相提並論。

三人來到五行宗,並沒有上山,因為在山前,站著六個人,嚴格說起來,六人乃是一位中年大漢,還有五個半大的孩子,大概只有十七八歲,三人來到五行峰前,根本不用猜,看著六人就已經知道六人是什麼身份。

中年大漢是五行宗宗主童木半神,而其他五人,也就是五個半大的孩子,正是阻截他們的五行靈童,要是一般情況下,看到五個半大的孩子,相信一定不會認為,五人居然是貨真價實的戰王高手,不過事先已經知道的三人,卻沒有絲毫的大意,因為他們很清楚的知道,不管是個體戰鬥力,還是團戰,他們都不可能是五人的敵手。

「你們就是紫霞宗這次派出前往戰神宮的使者?」

「正是,童木前輩,我是王坤,這兩位是靈兒和邢戰。」

對於面前的中年大漢,邢戰三人還是畢恭畢敬,不管怎麼說,中年大漢始終都是五行宗的宗主,地位甚至要高過趙莽,更何況,他們這次想要順利通過五行宗,就不能招惹這位宗主。

「恩,之前我已經和你們宗主說過,按照我們一百零八個皇級宗門的約定,我五行宗一定要出手阻截你們,而我們的要求很簡單,只要你們三人之中,不管是誰可以順利破開五行宗,那麼就算你們順利通過,如何?」

聽到童木的話,三人似乎都有些驚訝,因為按照之前所說,他們三人必須全部進入五行宗,並且順利破陣才能夠離開,但現在卻只要其中一人,這樣算起來,似乎比之前的簡單一點,三人根本不需要商量,邢戰獨自站了出來,因為三人之中,邢戰是最有信心破陣的人。

「童木前輩,請。」

深深的看了一眼,童木似乎很是讚賞,說道:「很不錯,要是你能夠順利抵達戰神宮,等到紫霞宗晉級成為黃級宗門的時候,我希望你能來我五行宗做客,到時候我有事找你。」

「沒問題。」

邢戰剛剛說完,一直未曾說話的五行靈童,快速而上,將邢戰團團圍住,至於童木和王坤兩人,則是退後百步,一左一右看著面前的雙方。

五行陣啟動,五行靈童,五個人化為五道身影快速旋轉起來,從外面看,五行靈童的速度很快,轉眼間已經旋轉成一道道虛幻的風影,甚至已經看不清裡面邢戰的身影,隨著時間的推移,邢戰的身影已經徹底消失不見。

正準備接招的邢戰,猛然間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原來五行陣乃是以五行為中心,布置而出的虛幻大陣,也就是,真正出手的不是五行靈童,而是他們的幻影,一個靈童可以幻化很多幻影,這樣以來,不大不小的圈子之中,到處都是五行靈童的幻影。

五行靈童的幻影雖然沒有戰王的實力,但卻都是巔峰戰主,並且勝在數量之上。

一道幻影接著一道幻影,道道幻影不斷,從四面八方不斷攻擊邢戰,剛開始的時候,邢戰還遊刃有餘,但隨著大戰的不斷白熱化,漸漸地,邢戰感覺自己的力氣已經慢慢消退,按照這種情況下去的話,不要說破陣離開,相信他會被五行靈童的幻影活活累死。

手中出現砸天錘,一錘接著一錘狠狠的砸著四面八方的無數幻影。

最讓人感到無奈的是,不管你砸死多少幻影,始終碰不上五行靈童的真身,這樣以來,五行靈童根本不會死,五行陣也不可能被破。

之前火麒麟已經告訴邢戰破陣的辦法,那就是直接殺了五行靈童,但邢戰最終還是沒有採納,之前也只是安慰靈兒和二哥罷了。

殺了五行靈童,相當於徹底和五行宗撕破臉皮,到時候就算能夠順利離開五行宗的勢力範圍,但紫霞宗晉級成功,成為皇級宗門后,又該如何?已經徹底得罪了一個鐵拳宗,要是再得罪一個五行宗,紫霞宗乾脆不要晉級了,因為就算晉級成功,也會被兩大宗門聯手所滅。

這種不考慮後果的事情,邢戰當然不會去做,手中的砸天錘,一錘接著一錘狠狠的不斷砸著,而不管砸天錘的威力如何強悍,但在這種情況下,砸天錘有種沒有用武之地的份。

「小子,試試你的丹田。」

丹田?聽到火麒麟的提醒,邢戰知道,除了這個辦法之外,似乎暫時想不出更好的辦法破陣,丹田,在別人那裡,也許就是丹田,最多貯存天地靈氣罷了,但是邢戰知道,丹田在自己這裡,卻是吞噬煉獄,利用吞噬決和丹田凝練成的一個逆天存在,當初在紫霞宗,剛剛凝練成功的吞噬煉獄,甚至吞噬了半神強者蟻皇,可想而知,吞噬煉獄到底有多麼逆天。

不敢有絲毫的大意,鬼知道五行大陣還有什麼威力,邢戰立刻運轉體內的吞噬煉獄,開始吞噬四周源源不斷而來的幻影,果不其然,不管是哪一個靈童所幻化出的幻影,一旦被吞噬,就會瞬間消失在五行陣之中。

沒有繼續浪費力氣,邢戰收回砸天錘,只是借住體內的吞噬煉獄,不斷的吞噬著四周的幻影,一個接著一個,有多少吞噬多少,而幻影和真身不一樣,不管吞噬多少,一旦被吞噬煉獄吞噬入丹田,就會化為虛無,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邢戰不管吞噬多少幻影,對於他本身來說,都沒有絲毫的壞處。

五行陣之外的童木,看到五行陣的情況,也是大吃一驚,因為對於五行靈童所布置下的五行陣,他最清楚不過,不要說對方只是一個小小的戰主,就算是戰宗,一旦被困住,想要破陣離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先不說對方的實力如何,單單是能夠堅持這麼長時間,已經說明此人的非同凡響之處,難怪紫霞宗會派此人前往戰神宮,看來此人一點都不簡單。

「王坤,你說邢戰能破陣嗎?」

「當然能,我告訴你,我們三兄弟之中,其實最有本事的就是三弟,你不要看大哥天賦和潛力都很強,但在三弟面前,還是有點不夠看。」

要是換做以前,王坤說出此話,靈兒一定會嗤之以鼻,不過現在的靈兒卻不會如此,因為她親眼見證了邢戰的天賦和潛力,的確要比大哥強上很多,因為大哥被譽為紫霞宗最有天賦的弟子,不到二十五歲,就已經成功晉級戰主,可邢戰呢?今年似乎才十九歲,十九歲的戰主,這代表著什麼?

而對於王坤,靈兒知道,王坤的天賦和潛力其實也不錯,只是在大哥和邢戰面前,比的有點不如人罷了,畢竟王坤今年才二十四,二十四歲的戰主,幾乎已經和大哥站在了同一個高度。

「靈兒,你看到童木的臉色沒有?」

「怎麼了?」

「要是三弟無法通過五行陣,相信童木臉上的表情很溫和,但你仔細看,童木現在臉上的表情,顯得格外的凝重,這隻能說明一點,現在的五行陣情況並不是很好,要是不出意外,三弟很快就會破開五行陣出來。」

「你這麼有信心?」

「你不相信三弟,我相信他,當初在戰墓之內,要不是三弟,不要說得到傳承,就算是否能夠活著離開戰墓,都是一個問題。」

傳承?剛剛說出口,王坤就已經感覺自己說漏了嘴,因為當初宗主趙莽一而再再而三的強調,紫霞宗得到赤絕半神的傳承的事情,不能告訴任何人,畢竟這是為了趙峰所想,哪怕是趙靈兒都不容許,只是王坤現在畢竟激動,一不留神說漏了嘴。

「王坤,什麼傳承?你們不是說,在戰墓之內,沒有得到傳承嗎?快告訴我,當初你們在戰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是不是有人得到了傳承?你和邢戰被派了出來前往戰神宮,只有大哥和雨欣沒有被派出來,難道是他們其中的一人,得到了戰墓內的傳承?」

靈兒不是傻子,當然能夠聽出王坤剛剛話中的意思,畢竟戰墓的事情,幾乎已經傳的盡人皆知,一位半神強者的傳承,對於王級宗門來說,那可是超級存在,九大宗門聯手前來逼問,宗門都說沒有,原本以為,宗門四人都沒有得到傳承,可是剛剛從王坤的漏嘴看來,宗門一定是得到了傳承,而四人之中,最有可能得到傳承的兩人,正是大哥和雨欣,到底是誰呢?

; 已經說漏了嘴,王坤知道,要是自己不說實話,相信靈兒一定不會放過自己。

「靈兒,既然你非要知道,那我就告訴你,當初我們進入戰墓,本來是三弟得到了半神傳承,可最終三弟卻將傳承讓給了大哥。」

「王坤,你的意思就是說,我大哥得到了半神傳承?」

看到王坤點頭,靈兒也是震驚無比,畢竟她很清楚的知道,得到一位半神傳承代表著什麼,而邢戰將半神傳承讓給自己的大哥,難怪爹如何厚愛此人,並且承諾此人,要是紫霞宗成為皇級宗門,他就可以成為宗門的護宗長老。

「靈兒,你要知道,三弟對宗門有大恩。」

「這個我知道。」

兩人說話的同時,邢戰正在破陣,借住體內的吞噬煉獄,不斷吞噬四周的幻影,剛開始的時候,五行靈童還不以為什麼,畢竟對方只是戰主,而他們卻是戰王,兩者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存在,但隨著時間的慢慢推移,五行靈童漸漸發現,此事越來越不對勁。

同樣不敢再有絲毫的大意,五行靈童立刻加強五行陣,而五人所使出的幻影,足足提升了一倍之多,也就是說,剛剛五人所使出的幻影,要是一百個的話,那麼現在就是整整兩百個,要是其他人,說不定早就敗下陣來,但邢戰卻不是普通人。

吞噬煉獄,就好像一個巨大的漩渦,不斷吞噬著四周的幻影,不管多少幻影進入體內丹田,也就是吞噬煉獄,全部消失不見,這樣的話,不管邢戰吞噬多少幻影,對自身都沒有絲毫的影響。

吞噬,吞噬,還是吞噬,不斷的吞噬。

不得不承認,邢戰所凝聚出的吞噬煉獄的確很強悍,根本無視四周幻影的攻擊,可以說是來多少吞噬多少,慢慢的,五行靈童也有了鬆懈,畢竟沒有一個人可以長時間的處於巔峰狀態。

正是因為如此,邢戰瞅準時機,不斷吞噬四周幻影的同時,整個身體也跟著竄了出去,手中的砸天錘,狠狠的砸在五行靈童的縫隙之中,咔嚓,一聲巨響,五行靈童所布置的大陣瞬間被破,不僅如此,五行靈童,五個人全部倒退三步,一個個臉色難以置信的看著面前少年。

要不是親身經歷,不要說他們五人,相信不管是誰,都不會相信此事,五大戰王所布置的五行站,居然被一個戰主破了,此事要是傳出去,五行靈童顏面何存?童木顏面何存?五行宗顏面何存?

看到少年真的破了五行陣,童木震驚的同時,似乎並有任何的憤怒,反而笑著說道:「邢戰,不得不承認,你真的很不錯,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破開的五行陣,你始終是成功了,我會遵守承諾,讓你們順利離開,並且紫霞宗晉級成為皇級宗門的時候,五行宗只會祝賀。」

紫霞宗晉級成為皇級宗門的時候,五行宗只會祝賀?這是什麼意思?邢戰不是傻子,當然知道童木此話的意思,聽到此話,三人心中都是一喜,因為童木的意思其實很簡單,就是紫霞宗日後一旦晉級成為皇級宗門,五行宗只會祝賀,而不會前去搗亂。

「多謝前輩。」

點點頭,童木笑著說道:「好了,時間不早了,你們還是上路吧,不過邢戰,我要提醒你們一句,你們下一個目標,將會是排在一百零八個皇級宗門第三位的鬼王宗,之前鬼王宗已經放出話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會阻攔你們,並且殺了你們,所以你們最好能夠小心點。」

鬼王宗?

三人謝了童木,轉身離去,只不過三人的臉色都有些難看,原因很簡單,那就是正如童木所說,五行陣過後,將會是另外一個皇級宗門,也就是鬼王宗,一個實力比鐵拳宗都要強悍很多的皇級宗門。

戰神大陸,共有一百零八個皇級宗門,鬼王宗排在第三位,可想而知,鬼王宗的實力到底有多麼恐怖。

要是鬼王宗是一般的皇級宗門也就算了,但立刻紫霞宗之前,宗主趙莽對他們三人可以說是千叮嚀萬囑咐,要小心鬼王宗,因為當年趙莽遊離大陸,無意之中和鬼王宗宗主鬼王賀天結怨,並且一戰,最終僥倖勝了一招,雖然事後鬼王賀天沒有再說什麼,但趙莽知道,鬼王賀天一直耿耿於懷。

現在聽到童木的提醒,三人都知道,鬼王宗一定不會輕易讓他過去。

「三弟,鬼王宗一定會全力阻截我們,而我們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請火麒麟幫忙。」

根本不用王坤提醒,邢戰又何嘗不知道,在這種情況下,除了火麒麟能夠抵擋住鬼王宗,單靠他們三人,想要闖過鬼王宗,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就在邢戰準備聯繫火麒麟的時候,臉色驟變,急切的說道:「二哥,靈兒,你們先替我護法,記住,不管我身上發生什麼事情,你們都不要管我。」

王坤和靈兒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兩人也沒有多問什麼,三人沒有繼續趕路,而是以最快的速度,找了一個極其僻靜的地方隱藏起來,邢戰席地而坐,雙眼緊閉,立刻運轉起體內的吞噬煉獄,開始鎮壓蟻皇,四周的吞噬之力,源源不斷的湧入吞噬煉獄之中。

原來蟻皇忽然開始衝擊吞噬煉獄,對於蟻皇,邢戰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畢竟蟻皇乃是貨真價實的半神高手,一旦被蟻皇衝擊開,那麼後果不堪設想。

「小子,這樣下去始終不是辦法,要是你緊急關頭,蟻皇也衝擊丹田,那你的麻煩就大了。」

「麒麟大哥,我該怎麼辦?」

對於火麒麟所說,邢戰又何嘗不知道,但他又能如何?雖然他的吞噬煉獄很強悍,但始終只能封印蟻皇,卻無法抹殺蟻皇,這也是他感到最為頭疼的地方,要是可以的話,他早就出手滅殺蟻皇了,也不用時時刻刻都為蟻皇cāo心,畢竟誰也不知道,蟻皇就會開始衝擊吞噬煉獄,搞得他隨時都有可能遇到危險。

「小子,看來現在只有一個辦法,你我聯手,一起消滅蟻皇,而按照你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吞噬蟻皇的力量,剛剛我算了一下,你我二八分,我吞噬蟻皇八成的力量,你吞噬蟻皇兩成的力量,剛剛好。」

「好,沒問題。」

對於火麒麟所說,邢戰根本沒有絲毫的懷疑,因為在他心裡,早已經將火麒麟當做是朋友,退一萬步講,就算是吃點虧又能如何。

火麒麟的辦法很簡單,就是藉助吞噬煉獄,強行吞噬蟻皇的力量。

要是平常時刻,火麒麟和邢戰就算聯手,也不是蟻皇的敵手,但現在的情況卻不一樣,蟻皇本身實力下降很多,現在又被封印在吞噬煉獄之中,可以說是十成的實力,最多能夠發揮出三成,否則火麒麟也不會如此有信心了。

咔嚓。

一聲巨響,借住火麒麟的力量,邢戰成功的將蟻皇定格在丹田之內,而這個時候,火麒麟瞅准機會,立刻開始吞噬。

蟻皇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火麒麟吞噬自己的力量,火麒麟的速度非常之快,前後不到三分鐘,已經足足吞噬了八成的力量,留下兩成的力量給邢戰。

兩成力量。

邢戰不是傻子,當然知道一頭半神靈獸的兩成力量代表著什麼,根本沒有絲毫的遲疑,邢戰反手就開始吞噬,正如他之前所猜測的一般,蟻皇的兩成力量也非同小可,想要徹底吞噬轉化為自己的實力,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火麒麟和邢戰分工合作,分別吞噬著蟻皇的實力,一個吞噬蟻皇的八成力量,一個吞噬蟻皇的兩成力量,而消滅蟻皇,前後還不到三分鐘的時間。

其實這次能夠成功擊殺蟻皇,最大的功臣還是吞噬煉獄,而不是火麒麟,也不是邢戰,因為不管是火麒麟還是邢戰,都不是蟻皇的敵手,可想而知,吞噬煉獄到底有多麼的強大。

火麒麟和邢戰全心全意,盡心儘力的吞噬著各自的力量,火麒麟始終都是戰聖級別的靈獸,吞噬起來比較容易點,前後不到三個時辰,已經成功吞噬,並且境界足足提升了一個等級,達到了半神境界,也讓火麒麟開心了一把。

「小子,看你慢慢騰騰,我就幫你一把,」無形之中,火麒麟也已經將邢戰當成了朋友,否則這一刻,火麒麟不會出手,對於這一點,兩人心裡都很清楚,卻都沒有說出來,似乎已經達成了默契。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