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間,身後的鐵柱,驟然變得炙熱,將背部血肉灼燒腐爛,微黑的順著鐵柱流淌下去。

與此同時,一股陰冷氣息,直接闖入體內,將他調動的力量盡數驅散。

莫語悶哼一聲,臉色變得蒼白。

究竟發生了什麼,為何他會被捆縛在鐵柱上……

腦海不由的,浮現出那乾屍殘破面龐上的詭異笑容,莫語背後寒毛此刻根根乍起。

突然間,他身體一僵,緩緩探手,抓住一條黑紅色的觸手。

用力一扯,背後傳來刺痛……果然,這東西是從他身體中,生長出來的。

捆縛在鐵柱上,有著猩紅的眼眸,背後生長著觸手……這一切,與他所見的乾屍,完全一樣。

我已經成為,這樣一個怪物了嗎?

莫語眼眸一寒,抓住觸手的手猛地用力,咆哮道:「不管你是什麼東西,從我體內滾出去!」

噗——

鑽心的劇痛,讓他額頭瞬間布滿細密汗珠,面龐蒼白到,沒有半點血色。甩手將觸手及末端撕下的血肉遠遠拋開,微黑的鮮血肆意流淌,不斷滴落到地面發出「啪」「啪」的輕響。

不過很快,隨著一陣酥麻的感覺,撕裂的傷口快速癒合,竟有一根新的觸手生長出來。

就在這時,莫語低吼一聲,身體因為痛苦而痙攣,眼中猩紅血光,此刻驀地暴漲!

一道邪惡的意識,充斥著嗜血殘暴,在他體內出現,包裹住莫語的靈魂,生長出無數尖刺扎入其中,欲要與他的靈魂強行融合!

「放開心神,與吾融為一體,你將獲得滔天的力量與無盡的壽命,成為最為強大的存在。」

「與吾融合,融合!」

莫語背後,大片觸手瘋狂的舞動,顯得無比的興奮,因痛苦而扭曲的面龐上,此刻卻詭異的,露出一抹笑容。

他口中,發出一道道,宛若野獸般的嘶吼。

一旦融合,就能免去這份痛苦,更能獲得強大的力量,但莫語仍在瘋狂的抗爭著。因為,融合之後的他,將不再是莫語,而是徹底淪落成為,與之前所見到的那頭乾屍,同樣的存在。

「滾!滾!滾!」

「滾出我的身體!」

他瘋狂咆哮,劇烈的掙扎,身上鐵鏈「嘩啦啦」作響,鐵柱變得炙熱,像是在火焰中被燒得通紅,烤化了莫語背後的血肉,露出慘白中夾雜黑點的骨頭,大量血肉湧出,將鐵柱浸透。

許久許久,漆黑的石室中,才恢復了平靜,隨著一聲重物墜地的聲音,便只剩下的大口大口的喘息。

莫語眼前一黑,再度陷入昏迷。

……

轟——

轟——

磅礴的毀滅性力量衝擊,肆無忌憚的橫掃,大地破碎像是被犁了無數遍,一片狼藉景象。

五隻第四步級乾屍,聯手瘋狂圍殺,他們雖然不能動用大神通與世界之力,但合力下已然恐怖到難以想象。

聖魔之主、修羅老祖兩人,只能藉助自身世界的強大防禦,抵擋著來自他們的可怕攻擊。

偶爾尋找機會,以大神通轟飛一兩隻乾屍,他們轉眼就會咆哮著再度衝來,根本沒有受傷的跡象。

隨著時間流逝,兩人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眼底流露驚怒。

第四步之修,法力如海似淵,卻並非沒有極限,催動世界抵擋更是損耗嚴重,再這樣下去,局勢堪憂。

「修羅老鬼,本座助你一臂之力,施展五鬼搬運之法,將這五隻乾屍強行擊退,如何?」聖魔之主低喝。

修羅老祖略一思索,重重點頭,「好!」

轟——

兩人力量,瞬間融合到一起,各自催發世界氣息。

修羅老祖拂袖一揮,虛空之中,驀地出現五道巨大鬼影,此刻嘶吼一聲飛出,各自纏繞住一頭乾屍,瞬間消失不見。

「快走!」

兩人轉身便逃。

片刻后,被五鬼搬運之法擊退的五隻乾屍咆哮著匯聚到一起,鼻子聳動了幾下,直向大墓深處竄去。

……

一間密室,聖魔之主、修羅老祖沉默以對,空氣凝重的,似乎要凍結一般。

兩人各自以無上秘法,封死了自身的氣息,卻依舊沒有信心,可以躲過五隻乾屍的追殺。

他們對氣血之力,有著極其強悍的鎖定能力。

「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修羅老祖忍不住開口,低沉的聲音,流露出惱怒與一絲驚懼。

踏入第四步之後,他還從未如今日般狼狽,幾乎難以逃出圍殺。

那五隻乾屍,實在是恐怖!

第四步……

該死!

聖魔之主神色平靜,可眼眸深處,卻涌動著一絲絲的炙熱,「修羅老鬼,你的腐龍坐騎,本座煉製的天屍傀儡,都受到了絕對壓制,不能在這大墓中動用……你便沒有設想過,何等存在即便在死亡之後,依舊有如此恐怖的威壓?」

修羅老祖眉頭一皺,「死後威壓,可封死空間,使你我不能瞬移,更徹底壓制腐龍、天屍傀儡,這……這大墓之主,修為絕對超出了啟源,小聖……不,至少是大聖境的無上強者!」

他眼珠突然瞪大,倒吸一口冷氣,「你是說……」

「哼!看來你終於想到了。」聖魔之主聲音低沉,「小世界中,啟源即是巔峰,哪怕有滔天大造化,成就小聖境便是極限,再高的話,小世界本身已無法承受。但只有一個人,可以突破極限,而不會衝擊世界本身……因為,他本身,就是小世界的一部分!」

「界……界皇!」修羅老祖尖叫,一臉驚駭,「不對!族中秘錄記載著,界皇大人完成使命,已消散在混沌間,怎麼可能還存在!」

聖魔之主冷笑,「界皇為三界共主,實力滔天,壽元無盡,怎麼可能甘心隨大道運轉而自行散去……對族中記載,本座根本半點不信!這裡,有七成以上的可能,是界皇大人的葬身之所!」

他眼眸無比炙熱,「此處有大兇險,但本座相信,同樣存在著大造化!角逐三界共主之事,或許在這墓中,就能落下帷幕!」 火,紅色的火。

炙熱、熾烈,充斥著每一個角落,整個人,像是都要燃燒起來!一股躁動在心底滋生,如同無數只螞蟻在爬動噬咬,有種……去拚命咬穿喉嚨的衝動。

大口大口的吮吸,香甜可口的液體,滑落到腹中,變成讓人整個都飄飄欲仙的極致享受。

……

唰!

莫語睜開了眼,濃郁的血色,幾乎凝聚成實質。舔了舔乾裂的嘴唇,胸膛中,那股灼燒的感覺,不由越發的濃重。

深吸一口氣,藉助強大的意志,勉強壓制住毀滅一切的暴虐,但就像是河堤內的洪水,越阻擋越是洶湧。

呼吸越來越濃重,十指無意識的,在地面上划動。

滋啦啦——

滋啦啦——

火星迸濺中,多出一條又一條的刮痕。

這種狀態很不對,整個人就像是在火里燒一樣。

莫語深吸一口氣,盤膝坐下,體內修為緩緩流動,憑藉一直以來養成的強大韌性,強迫自身緩緩進入修鍊狀態。

物我兩空,心神空靈,再無半點波瀾。

可他周身,此時卻汗如雨下,浸透了身上的長袍。

雖是在修鍊狀(態,卻依舊能夠,極其敏銳的感受到,時間的流逝。

無比的緩慢……越來越慢……

莫語的身體,在輕輕顫抖。

突然間,「轟隆」聲中,石室之門打開,來自身後鐵柱的捆縛力量,驟然消失不見。

心底的躁動,再也無法壓制,莫語猛地衝出,像是柵欄里的猛獸,殘忍而暴虐!

廣場上,多了一隻倒扣的碗型光罩,一隊乾屍遠遠的避開在外面,此刻抬頭向場中張望著。

乾癟的面龐上,竟然流露出一抹詭異的興奮。

莫語意識已是半昏迷狀態,此刻站在廣場中,體內的力量,如同沸水般翻騰,口中一聲聲壓抑的咆哮。

突然間,廣場對面,另外一間石室打開,一道黑影急速衝出。略一停頓,目光瞬間鎖定了莫語的身影,咆哮中身體爆射而來,一揚手無數血光凝聚成利爪,凶煞氣息滔天。

莫語突然動了,甚至於意識尚未反應過來,身體便已經本能中,爆發出恐怖的廝殺本能。

他抬手,同樣有猩紅血光湧出,凝聚出一張鬼面遁甲,護在頭頂上。「轟」的一聲巨響,他身體猛地一沉,體內骨頭都在顫抖呻吟,硬生生承受了這一擊。

下一瞬,莫語另外一隻手猛地送出,血光變成了長矛,狠狠刺入面前身影的腹部,在他背後冒出一截。

黑色的血水,泉水般湧出,莫語的意識,一下子陷入狂暴。

血……無窮無盡的鮮血……

染紅了眼眸,浸透了意識,腐蝕了靈魂。

……引爆開,最為瘋狂的渴望與貪婪!

想要將所有一切,都吞噬進入體內!

整個廣場,已經被血光所充斥,阻隔了視線,只能隱約看到,一隻巨大的血繭在蠕動著。

石室之門打開,鐵鏈呼嘯飛出,捆住了血繭,將它拉回到裡面,然後緩緩關閉。

……

莫語做了一個夢,在夢中他大口吞咽著瓊漿,整個人如在雲端,飄飄然酣暢淋漓。

很美很漫長……

但夢,終歸有醒來的時候。

他搖了搖有些昏沉的腦袋,意識快速恢復清明,手掌支地時,發出「咔嚓」一聲輕響。

這種一種,類似與蛋殼的紅色脆物,一塊塊分散在周邊,還有一些落在他身上。

血腥刺鼻!

體內,奔騰著強大無比的力量,比較他最為巔峰時,強大了幾乎十倍。

舉手投足,似乎就可以,將這天地打破。

但此刻,莫語臉上卻沒有喜意,他的面龐,反而漸漸蒼白下去。

腦海中的記憶,斷斷續續,他記得自己衝出了石室,與人廝殺。

最為深刻的,是一抹血跡,幾乎佔據了,他整個腦海!

而後,就是一些殘破的畫面,無數凌亂的肢體碎肉,在空中飄飛,黏稠的黑色血漿佔滿了大地。

瘋狂舞動的觸手,用力的吮吸……

咕咚……咕咚……咕咚……

就是這個聲音!

這是喝水的聲音,但他同樣是……吃人的聲音!

莫語臉色變得無比蒼白,身體輕輕顫抖著,一雙眼睛卻格外明亮,強悍的保持著意識的清醒。

修士,本來就是一群,最為殘暴的強大生物,為了存活下去,可以無所不用其極。

吃人……或許並不算,一件太過困難的事情!

更何況,那也未必是,一個人……

來不及為自己,尋找更多的理由,莫語口中一聲咆哮,身體「噗通」栽倒在地面,弓成了一隻大蝦。血肉之下,一根根青筋高高鼓起,像是巨大的怪蟲,幾乎撐破了皮膚。

每一塊血肉,都在劇烈的顫抖、痙攣,他長大了嘴巴,卻難以發出半點聲音。

體內,邪惡的意識再度出現,更加的強大、恐怖,纏繞著莫語的靈魂,將更多的尖刺扎入其中。

「第二次了,我的耐心有限,不要再浪費時間,臣服吧,於我融合到一起,這是你至高的榮耀。」

「不要再做抵抗,只要放棄,所有的痛苦都將遠去,你可以藉助我的力量,成為至高無上的存在!」

威脅,引誘,逼迫……

邪惡的意識,向莫語的靈魂,不斷的衝擊。

他痛苦的幾乎崩潰,意識到了潰散邊緣,卻讓人難以置信的,一直堅持了下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