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尊姓大名?」

「金田二!」

「二啊……你找了那麼久,有什麼線索嗎?」

「這個,這個……」偵查官員為難地撓了撓腦袋,吞吞吐吐說道,「根據我的推理,對方是人……」

「廢話,你這個……這個……」聽完偵查官員的推理,查爾斯暴跳如雷。如果他知道「二貨」這個罵人的詞語,一定會說出口的,「飯桶!」

富豪只能使用那麼優雅的名詞來罵這個二貨偵查官員。

查爾斯看了一下手中精巧的信紙,這是一份宣戰。提前通知富豪自己將要來竊取這枚價值連城的藍寶石戒指,右下角有個秀麗筆跡簽署的名字——萊米歐.甘羅,而失竊寶物的位置,放著一朵潔白的玫瑰花。

「那個女人,她是怎麼偷到那枚戒指的?」查爾斯苦笑一下,居高臨下地看著自己的超級豪宅。

因為事先得到通知,富豪使用了大量的金錢,雇傭了大量的高手保護這個寶物。高手中不乏**師,大劍師之類的人才,甚至有很多具有多年保護寶物的豐富經驗。然而面對這種天羅地網,對方能在不知不覺中。沒傷一人情況下偷走藍寶石戒指,簡直是奇迹般的行為。

「哼……奇迹嗎?」少女已經離開了城,在不停玩弄著她手中的藍寶石戒指。

如同百合般清靈美麗的容姿,也有青春少女才有的陽光氣息,這名女孩子。無論在哪裡,都屬於讓人眼睛一亮的美少女。

萊米歐也不知道是多少次出手偷東西了,但每次都玩了一段時間,便厭倦了那些價值連城的寶物。將它們原封不動地送回給失主。

「真是無聊呢,到底有什麼寶物能讓我心動不止呢?」少女看著那枚藍寶石戒指。看來她已經感到厭膩了。

少女就帶著這樣的心情繼續胡鬧,她的天賦很高。年紀輕輕便有了自己的神跡,在暗器的使用也有非常高的造詣。至於來無影去無蹤的行動能力,更是被推崇為狡兔般的敏捷。

直到那一天,她遇見了自己宿命中最心動的東西,不應該說是人,那時候的聖女,菲普利。

那時候和自己相同年齡的菲普利,大約十六歲左右。是一名純潔,美麗,無暇的少女,喜歡穿白色的衣服,有著任何寶物都無法比擬的光彩。萊米歐一見面便深深被她迷住了,隨後那種心情如同發酵一般不斷地騷擾著她,最後,少女作出了決定,為了能經常經常見到這名銘刻在她心中的聖女,她決定,加入大聖王國。

少女憑藉著實力,很快便成為了當時名動的聖錘之一。並實現了她長久以來的夙願,能不時地與菲普利見面。

雖然少女那美麗的外表讓她成為當時許多人追求的對象,但是那些人都被她婉言拒絕了,因為她心裡一直都惦記著那個無上的寶物,完完全全佔據了她內心的無上寶物,聖女菲普利。

然而事情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樣順利,菲普利雖然對自己有不錯的印象,也只是對於同齡人而且陣營相同產生的好感,並非如自己那樣有著強烈的說不出的感情。

為了能更接近這名與自己年齡相仿的魅力少女,萊米歐幾乎捨命般沒有怨言地出色完成了大聖王國每次請求的任務,這讓她在大聖王國的聲譽越來越高,她與菲普利的關係越來越密切。

然而即使如此,菲普利也僅僅將萊米歐當成最好的朋友,甚至是姐妹,可是這些都不是萊米歐所追求的,她想要更近一步的關係。

但是現實是非常殘酷的,女孩子與女孩子之愛,在任何時代都是不允許的存在(地球現在例外——作者),哪怕萊米歐再努力,菲普利也不會將她當成戀人般看待的。

在與菲普利的交往中,少女越來越煩躁,她明白菲普利喜歡的男孩子類型,她也明白菲普利的少女心思,但這些卻都與自己無關。

就在這樣煎熬中,少女的心開始沉淪,甚至有些扭曲了。

「竟然不能讓她愛上自己,就讓她永遠也無法忘記自己。」少女不知道從哪裡聽到了這樣的話,她似乎被什麼敲擊到了心口,腦子裡開始了瘋狂的想法。

在一次護送雪羽的任務中,少女成功了,她成功將那隻小動物誘騙出來,然後利用自己的神跡將其送到了黑暗之塔的內部。

當做完這一切后,少女身負重傷,所剩時日不多,她也知道,她這次行動已經毀了自己所愛的少女一生。而那名少女也將會一生記住自己。

但即使如此,她依然沒有滿足感。看著自己喜歡的女孩子艱難地為了生存而掙扎,萊米歐內心深處有說不出的痛苦。

然而,她卻沒辦法再幫菲普利了,因為她害怕見到菲普利,她知道那名女子將一輩子深深地恨著自己。而且她現在身負重傷,所剩時日不多,也根本沒有力量再去幫助菲普利。

在無奈之下,少女找到了光明勢力中唯一一名黑法師——緋雪。

將靈魂封印在**中,這樣即使**死亡,依然能夠在世間存活。@****

這個做法是極其痛苦的,看著**不停地腐爛干朽,對於各種**的無法滿足,永遠的饑渴,永遠的寂寞。

這一切,萊米歐都忍受下來了,並且她主動向大聖王國請罪,併發誓永遠效忠大聖王國,不會反抗任何命令來要求大聖王國停止對菲普利的通緝。

大聖王國最後答應了少女的請求。

……

因為菲普利的掙扎,黑衣人的斗篷落下來。神盜少女已經沒有了往日青春靚麗的外表,藏在斗篷下的,是一張干腐的死人才擁有的臉。

聲帶因為歲月已經失去了功能,萊米歐才無法說話,只能用筆墨與人交流的。 那九名禽~獸作為楚守的手下,果然不負期待,憑藉著他們的大嗓門加擴音魔法,居然將那些亂成一團的魔法學院同學召集了不少,數數也有將近千人。看娛樂窘圖就上/

並非這九隻禽~獸有如此大的號召力,而是那些已經被打得人心惶惶,草木皆兵的年輕魔法學生聽到有人發出召集口號,他們在六神無主的情況下,只能選擇尋找聲音的來源集合。

現在因為整個地方都被黑暗籠罩著,大家無處可去,發現光明與呼喊,便如同找到了救命稻草,不管後果怎麼樣,只能過去看看。

但讓他們感到高興的是,這並非敵人的陰謀,召集自己的,也是本校同學,而且集中的人數已經不少,大家都稍微安心下來。

不少人見到失散的夥伴,都會相互問候一下,訴說剛才的危險。

那札特學院的學生們在一小片地方得到了暫時的休息。

但這也僅僅是暫時的,正在這時候,黑暗的天空泛起了奇異的光彩漣漪。

接著,這些漣漪中衝出了一股滾滾黑煙,像隕石般直衝沖地砸到地面。

這些冒著黑煙的隕石跌到地面后,將地面砸出了一個巨大的坑洞。

當那些濃厚的黑煙散去,這些坑洞下邊走出了一名名黑法師。

那古拉吉神並不是白痴,他不想連續犯兩次同樣的錯誤。上一次他出現在這個世界的時候,因為太過於倡促。沒有準備好,在未吃到足夠的血肉靈魂之前被九命終極法師偷襲,在黑暗之塔里足足呆了三千多年。

這次如果再被那些低級的人類偷襲,自己可不想再被囚禁幾千年。是時候去外界玩玩了。

所以這次那古拉吉吸取了教訓,不惜耗費大量的魔力,從外界傳送來大量的自己的忠實奴僕。

這些黑法師並非任何人都可以來到這裡,而是必須到一定程度的實力,他們不但要充當未完全恢復實力的那古拉吉的保護者,還可以分享這次的殺人盛宴。

一次性殺十幾萬人,而且還是魔法大國卡比特公國的首都熱那哈,說不定有許多素質不錯的魔法師。那將是黑魔法最好的魔法素材,這麼大的誘惑,怎麼不讓那些黑暗奴僕欣喜若狂?

一次十幾萬人哪,他們都不是傀儡王。不可能做到這點,但只要是強於傀儡王的那古拉吉神帶領,這是絕對可以完成的事情。幾十萬人哪,那麼多的生命與血肉,哪怕吃一點殘羹。對他們來說也是極有誘惑的財寶。

當然,他們首要任務是保護好那古拉吉神。

但令那古拉吉神吃驚的是,他這才時候發現熱那哈城內居然才有區區一萬多人而已。這麼大這麼繁榮的城市,居然只有一萬多人。這怎麼可能!?

利用黑暗結界,那古拉吉神可以輕易感受到這裡的生物。他清清楚楚地只感受到一萬多個人類的生命而已。不,不對。似乎不止這些,但極其微弱,若隱若現——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古拉吉開始感覺到不太對勁,似乎光明勢力這方面也留了一手。

「那就比比看,看你們是否還能像上次一樣將我封印起來!」那古拉吉覺得很有意思,他想不到人類居然會有如此智慧。

但是,他認為,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智慧是沒有用處的。

華爾其實一早已經知道熱那哈是無法抵擋異形和黑暗勢力聯合進攻的。因此他在之前已經做了準備,調查了城裡邊居民的人口,確定沒有人被異形污染之後,再慢慢將人口一點一點移出這座城市。

他能做到的只有這些,因為不能引起敵方勢力的注意,移出人口的速度非常慢,到現在還有一萬多居民還留在城裡。

華爾的目的很簡單,他從上一次異形和黑暗勢力聯合進行的恐怖活動就知道這兩股勢力是各自心懷鬼胎的,而且他們的目的都是黑暗之塔。所以他們嘗試到一次成功的喜悅之後,一定會決定進攻黑暗之塔。

既然沒有辦法去阻止事情的發生,那便將這件事情作為一種條件,然後再通過慢慢地控制,讓它變成自己想要的發展。

是的,事情正在按照他想象中那樣發展。

至於魔法學院里的那些學生,他們有自己的避難所,在危機時刻可以傳出城外,只要那些學生頭腦不發熱,基本上都可以逃出升天。

當然,即使他們頭腦發熱不顧實力去挑戰那些敵人的話,上千名學生做祭@****品也不算得多,不能滿足那古拉吉的需要,因此也不必在意。

絕對的力量?那是什麼東西?釣到大魚的時候,即使很細的魚線,只要注意把握時機和力道,也能將其釣起——這就是智慧的力量!

另一方面,當黑暗之塔的封印解除之後,辛克瑞拉將軍突然接到卡比特國王的手諭,讓他負責讓士兵們帶領那些還殘留在城裡的居民遠離熱那哈。至於國王,他估計已經逃出了很遠的地方,這並不是他膽小,無謂的犧牲當然是越少越好了。

那些混在士兵里的異形,這時候也悄悄離開了,因為他們剛剛接到了上頭的命令,事情有變,他們必須改變這次的行動。

這些自私的生物開始打算在自己的隊友背後插上一刀了。畢竟現在有一名力量如此強大的神祗擋在兩者聯盟的中間,這就意味著這個聯盟很難持續下次,唯一的解決手段,只有翻臉。

然而更加令人無法想象到的是,這一切居然是因為有異形將華爾的信交到了拿滿手裡。雖然拿滿對人類已經知道自己方的打算有些警惕,但目前能對付那個可怕神祗的方法在人類手裡,只有按照他們的辦法來做才可能再次封印它。

或許這個行為會讓盟友非常的火大,但托克斯相信,沒有了那古拉吉神,黑暗勢力也會因為利益的原因與自己方再次遞交同盟協議的,畢竟這個世界上絕對的道義不存在,只有永恆的利益。 光明勢力的要求極其簡單,就是讓異形們配合他們的行動,將那一萬人成功掩護出城外東北郊區的一片森林處。靖安小說網

拿滿知道這個任務的艱巨性,因為對於那古拉吉神來說,這一萬名人類絕對是最好的食糧,他應該不會錯過的,說不定會親自出手。

「與神明戰鬥嗎?真是個可怕的任務呢。」拿滿苦笑一下。

現在自己也被封鎖在黑暗結界內,如果估計得沒錯,那個那古拉吉神在吃不飽的情況下,很可能不會顧及到他們的聯盟友誼,連自己方的人也會被吞食掉,唯一的辦法只有與光明勢力合作了,這也是托克斯交代好的。

無論哪方面來講,自己都沒有選擇,不是嗎?拿滿自嘲地心中喃喃,用火把照耀一下,自己的同類已經基本上集中完畢,就剩下如何部署了。

當然,按照他們一貫的做法,讓同盟那邊去當槍送死,自己最後坐收漁利是最理想的方式,可是對方是神明,而熱那哈城裡的士兵估計三千都不到,這種做法只會兩者皆輸,唯一可行的,只有與其聯手。

「出發,與那些人類士兵匯合,保護那些平民到達目的地!」看著自己方無數的火把,估計也有一千多人,也不知道這個任務能否順利完成。拿滿要求並不多,就是能將平民儘早送到目的地就可以。

想不到會成為那些食物的保鏢,真是莫大的諷刺啊……拿滿心中不禁感慨。在他眼裡。人類只是食物的存在,他們才是食物鏈的頂層王者。

但是,今天的王者不是他們,而是……神明。

「幫我將結界內所有生命都集中起來。雖然無法滿足我的胃口,但暫時將就一下。」那古拉吉神對召集來的黑暗奴僕命令道,「但是必須留下活口,那些都是我的食物!」

這些生命不足以讓自己擺脫虛弱的狀態,那古拉吉神決定不再與自己的奴僕分享,但他也不是那麼吝嗇的人,隨手將自己多年來收集在黑暗之塔內的寶物送給了這些黑法師。

這些價值無法估量的寶物讓黑法師們一陣雀躍,他們小心地挑選了適合自己的東西之後。便轉身離開執行信仰神的命令。

這些黑法師們對那古拉吉神的忠誠是絕無疑問的。

熱那哈城剩下的一萬名平民們沒想到會突發這種事情,他們開始發現鄰居們似乎隔三差五地去遠足,便覺得有些奇怪,但由於華爾的掩護工作做得很到位。所以大家也沒有放在心上,直到今天事發,他們才將這些事情連在一起。

但他們此時已經被那古拉吉神的神意給嚇地六神無主,連逃跑都覺得腳軟。

幸好這時候有士兵敲開了他們的們,對其宣稱要帶他們去安全的地方避難。

已經驚恐不已的平民立刻相信士兵的話。馬上收拾好行李,跟著士兵出去。當那些平民走出屋子的時候,已經發現有大量的和自己一樣正背負著行李,走在士兵後邊的平民。

這些人的數量可不少。已經拍成了一跳長龍。

要管理數萬名平民,三千個士兵的確有些見肘了。幸好中途有一千多名義勇兵加進來幫忙,辛克瑞拉才稍微舒緩了壓力。

辛克瑞拉已經知道那一千名的真實身份。不由得好奇地不時用目光觀察那些生物。

雖然光線有些微弱,但辛克瑞拉的眼力非常好,影響不大,可是即使如此,他也看不出那些異形怪物與人類的不同之處,不由得心中一陣感慨:難怪這些生物能潛伏在人類之中,如果不進行進一步的辨認,根本無法分得出來!

此時將軍的,不對,隊伍中的人類,他們心裡想的事情與異形想的一模一樣——要儘快到達指定的安全地點,最好別遇上敵人!

平民可以說運氣相當不錯,至少有士兵和異形保護著,要死也不至於孤苦伶仃,但那札特學院的學生們就沒那麼好運了。

他們由於黑暗勢力的退去,稍微得以休息,正在郊外整頓呢,有些同學燒起了篝火,熱些開水來享用早餐。

當然,也有不少人加入了照顧傷員的隊伍,傑奎琳一伙人這段時間救治了不少傷員,都沒有得好好休息,再加上昨天下午至今早一夜多的戰鬥,她們已經疲憊不堪,當有人接手之後,她們便退了出來,想要休息一下。

也許是太過於疲勞,傑奎琳、簡、科琳和傑西弗四人居然在不知不覺中睡了過去。現在雖然那古拉吉神已經衝破了封印,神意讓大家心頭都非常不安。但由於四周漆黑,疲倦了一天的少女們還是這樣不小心就睡著了。

楚守也覺得非常疲憊,正在傑奎琳的懷中享受其的溫柔,眼皮也感到越來越重。正在這時,一陣轟鳴聲打擾了學生們的平靜,那些剛剛入睡的女孩頓時清醒,楚守也驚得跳了起來。

是敵襲!那些年輕的魔法師們在倉皇中使用了高級的照明魔法,看到前邊濃煙滾滾,迎面而來一股黑魔法的氣息。

那古拉吉神將黑暗結界內的信息與黑魔法師們共享,黑魔法師很快便找到了這些學生。

這個結界內,有兩處最大的生命源,一個是一萬多平民和四千名士兵,另外一個便是這裡了,將近一千多名的年輕生命。

早些時候已經被黑魔法驚嚇得膽戰心驚的學生們一時間手足無措,陷入了混亂狀態,有的甚至開始了逃跑,學生隊伍一時間混亂起來。

「糟糕,這種情況我們一定會馬上被他們打敗的!」簡看到這個景象,擔憂地說道。

然而,這時候,一道耀眼的照明彈打上了天空,將附近照得通明,緊接著,是一陣巨響。

混亂的場面因為這個稍微得到了控制。這一切的製造者是一名蘿莉體的金髮美少女。

「切,慌什麼慌!」美佳絲沒好氣地大叫起來,「三年級的,@****不是懦夫的,給我站出來,我們負責斷後,讓學弟學們們見識我們的厲害!」

三年級學生最多就是高級魔法師的水平,而對面的敵人最少是**師級別的,這樣實力的對比,三年級斷後簡直是自尋死路。

然而,這時候,很多學生站了出來,有不少人還缺胳膊斷腿的,他們是剛剛蘇醒過來的傷員。

這是在場的所有三年級學生,他們明知道這種做法有死無生,也選擇了為了保護學弟學妹付出生命的代價,沒有一個人退縮逃走。

僅僅美佳絲一人振臂一呼是不可能做到這樣的,讓他們自發站出來的,是一種崇高的自我犧牲精神,那些學生不虧是那札特學院的驕傲,也是光明勢力魔法師的驕傲!

「美佳絲學姐……」傑奎琳知道這樣的結果,有些不忍地看著前方的師兄師姐們。

「你們這群混蛋,還不走嗎?非得一起死才甘心!?」美佳絲對那些還在觀望的學弟學妹們大聲喝道,便率領三年級的學生,開始詠唱防禦魔法。

「知道了,我們走了,你們多保重……」學弟學妹們都了解前方那些人的意圖,雖然萬分不願,但無法玷污那些人的努力與犧牲,只能含淚撤退。

「混蛋,逃什麼逃!?讓老子做了那些人,後邊的人群中可是有老子的后〇宮六號啊!」楚守在傑奎琳的懷中想掙扎出去,可是無奈力氣不足,只能幹揮舞著觸手。 敵人無論數量還是實力都比那札特學院的學生強得太多了,而且現在也不知道這個黑暗結界什麼時候結束,那些三年級學生堅持下去生存希望非常渺茫。

但那些逃跑的學弟學妹沒沒有時間再去考慮師兄師姐的事情,因為黑暗的忠實者們不是傻瓜,既然已經可以輕鬆消滅斷後者,又何必浪費更多的力量呢?於是有不少黑法師繞過美佳絲他們布下的防線,繼續追趕逃跑的學生。

這樣一來,美佳絲她們的壓力大減,但即使這樣,他們也感到非常吃力。

但那些學弟學妹沒也好不到哪裡去,那些高級甚至中級法師們的加速魔法遠遠比不過那些擁有**師水平的黑法師們,眼看就要被趕上。

「二年級的學生,準備防禦,為那些後輩斷後!」簡看到形勢危急,停了下來,轉身高呼。

幾乎所有二年級的學生聽到之後,紛紛停下腳步,開始詠唱防禦魔法。

這是作為光明勢力學生應該有的美德,犧牲。

「傑奎琳,伱先走!」簡對也停下來的傑奎琳下了這樣的命令。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