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

大腦里,死寂漠然,炎滅仿似消逝了一般。

良久,炎滅低沉的嗓音,在大腦里迴響,「我不知道。」

……

(ps:更新晚了,抱歉!) 「不,你一定知道!你是火焰君王,你怎麼能不知道!你一定知道對不對?你一定知道,你一定知道……」

李易似癲似狂,喃喃自語著。

「我真的不知道。」炎滅沉重道,「她的身體很奇怪,我活了那麼久,從沒遇見過如此奇怪的身體……」

「我不是問你什麼身體,我只問你,能不能救她?!」李易嘶吼咆哮著,臉龐猙獰的可怕。

炎滅默然。

「哈哈……」李易仰頭,又哭又笑,臉上布滿淚水。

趕過來的唐糖,看著這一幕,知趣的沒有上前打擾。只是紅著眼睛,在心理不斷禱告著。吳德,健壯婦女,以及其他幾個村民,站在一起。默默垂淚。

可以說,青龍村每個村民都很喜歡童真。少女的勤快,少女的笑容,少女的甜美,得到了全村老少的喜愛。可就是這麼一個惹人憐愛的青春少女,竟突然得了絕症。

從災難爆發的那天晚上開始,身子就一直不斷衰老。及至現在,已然和行將就木的老人無差別。都說老天不公,這句話,似乎就是為李易一家準備的。

不,應該是針對李易一個人!

一出生,親生母親死了。五歲,親生父親死了。現在,養母被喪屍咬了,不知所蹤。從小一起長大的妹妹,又得了絕症。

所有的不幸,似乎一下子都纏上了李易。二十剛出頭的他,把人一生最悲慘的事,都經歷了一遍。父母早逝,親人離去。人世間,最痛苦的莫過於此。

小時候,村子里的小孩子叫李易「災星」。大人們,還會為李易說話。打自家的孩子。可現在,曾經的童言,正一點點應驗。

難道說,李易,真的是災星里的天煞孤星?命中注定,要剋死所有的親人?

他們不知道,儘管臉上不肯承認,但在心底里,卻不知不覺間,多了絲懷疑。連帶著,看向李易的眼睛里,也有了異樣目光,閃爍不定。

「咦?」

沉默中的炎滅,忽地驚疑了一聲。

「你有辦法了?」沉浸在心痛中的李易,身子猛地一震,停止哭喊,欣喜道。

炎滅沉吟片刻,「雖然我不知道怎麼救她,但我可以讓她的身體,不再衰老下去,就是……」

「沒有什麼可是,只要不讓真真就此死去,什麼辦法都行。」李易快速介面道。

「她之所以變成這個樣子,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她體內的生命之力,流逝速度過快。而讓生命之力停止流逝的方法,以你目前的能力,只能做到一種!那就是將她冰封!」炎滅沉聲道。

「冰封?」

「對,將她放進那個『冰穴』的底部,就可以保證她體內的生命之力,不再流逝。」頓了頓,炎滅嘆息道,「當然,如果有流星淚,那效果將更好。」

李易一滯。流星淚,他自然知道。星尺救劉詩瑤用的,就是流星淚。只不過,流星淚是屬於那種可遇而不可求的寶物。星尺身上,只有一顆。李易後來試探下,星尺說漏了嘴。才知道那顆流星淚,是星尺父親留給他的遺物。

炎滅生前也收藏了一些流星淚,但此刻靈魂狀態的他,除了記憶,什麼都沒有。估計以前收藏的寶貝,現在都讓其他魔拿去用了。

深吸了口氣,李易讓自己冷靜下來,「你說放進『冰穴』底部就可以了?」

李易又不是真的得了失心瘋,冷靜下來后,立即反應過來。炎滅話里所指的「冰穴」,想必就是指冰冷的陰龍眼。

「不錯。我剛才看過了,這個『冰穴』是天然形成的。裡面既有極寒的冰之能量,也有極陰的天地能量。這兩股能量交融,在『冰穴』的底部,形成了一張寒冰玉床。你將女娃娃放在冰床上,她的身體就會被冰封,生命之力也將伴隨之停止流逝。」炎滅分析道,「日後,等你的境界,進化到更高級的生命體,掌握更強的力量后,再來想辦法救她,也不遲。」

李易無聲的點了點頭。為今之計,也只有這個辦法了。斷絕和炎滅的聯繫,李易低頭俯視懷裡的妹妹,柔聲道,「真真,你先睡一會,等你睡醒了,就什麼都好了。到那時,我們再一起去找媽,好嗎?」

童真蒼老的臉龐上,流露出甜蜜。微不可見的點了點頭,她安詳的閉上了眼睛。在那滿是皺紋的臉上,一抹幸福,悄然閃現。

見狀,李易抱著她站起來,轉身看向後面的吳德幾人。妖異的血色瞳孔,頓時讓吳德幾人,嚇了大跳。身子下意識向後退出去幾步,一臉驚恐的注視著李易。臉龐上,僅是駭然。

幾人的表現,收入眼底。李易微微皺眉,卻沒有說什麼。運轉進化元力聚集在眼睛周圍,使血色瞳孔退去,恢復黑色。這才看向唐糖,溫柔道,「在這裡等我。」

「嗯。」唐糖乖巧的點了點頭。

交代完畢,李易抱著妹妹,在吳德幾人驚駭的目光下,猛然縱身跳進了,那口冰冷刺骨的陰龍眼裡。

「噗通!」

巨響中,一簇水花高高飛濺而起,李易兩人的身影,快速消失在了冰涼的水中。

看著這一幕的吳德幾人,頓時傻眼了。

要知道,卧龍洞的兩口龍眼,無論哪一口,都是深不見底。幾千年來,無數代青龍村的村民,想要探測兩口龍眼的深度,都沒有做到。只因兩口龍眼的水,喝得,進不得。

冰冷刺骨的陰龍眼,人只要一進去,就會被那寒冷徹骨的泉水,在半分鐘內,生生凍死。而火熱滾燙的陽龍眼,人只要一進去,半分鐘內就會被烤熟。

幾千年來,也只有明朝時期,那位活了二百多歲的老人,分別在兩口龍眼裡洗過澡。但即便是那位老人,也不知道這兩口龍眼的裡面,到底有什麼,又有多深。

現在,李易居然抱著妹妹童真,一起(色色小說跳進了陰龍眼!

這算什麼?找死?

吳德幾人面面相覷,停留在原地,踟躕不已。反倒是唐糖,喜滋滋的走到陽龍眼旁邊,一屁股坐在泉水邊緣的一塊石頭上。然後脫掉鞋子,把兩隻白嫩的小腳,伸進水中,踢著水花,哈哈大笑。

卻沒注意到,站在原地的吳德幾人,看著她玩水的一幕,徹底傻眼,大腦里只有一個念頭。

那兩隻小腳,沒被煮熟? 陰龍眼的泉水,冰冷徹骨。李易兩人剛進入水中,便立即感受到了身體周圍的刺骨寒意。一縷縷冰寒之力,猶如蛟蛇出洞般,疾速刺入皮膚,往身體內鑽進去。

幾乎是瞬間,李易兩人的體表就被寒氣覆蓋住。懾人的寒氣,直衝心臟和大腦。也就在這時,李易的身體微微一顫,大腦里的生命神碑,驀然湧出一股澎湃的能量。包裹住李易兩人的身子,在身體表面浮現一層淡淡的金光。那滲人心脾的寒氣,立時被止住。

生命神碑具備自動護主的能力,雖然沒有明確表示,認李易為主,但李易有危險時,它都是第一時間挺身而出,擋在李易面前。上一次地底之旅如此,這一次探測陰龍眼也一樣。

有了生命神碑的防禦金芒護身,李易再也毫無顧忌,抱著妹妹,不斷往下深入。讓李易吃驚的是,陰龍泉眼的甬道並不是筆直向下,而是彎彎曲曲,似羊腸小道那般,拐著彎深入地底。

隨著時間的推移,深度的增加。陰龍泉眼的甬道,越來越大。但奇怪的是,走了那麼久,別說魚蝦,連根水草也沒見著。幽深冰冷的甬道里,映入眼帘的只有那一塊塊,光滑如鏡的黑色岩石。在這漆黑的水下,散發出妖異的白光。

也幸虧李易是藝高人膽大,面對此景,沒有露出半點懼色。若是換了其他人,還不嚇死。彎彎曲曲的甬道,冰冷黑暗,最深處,誰也不知道會有什麼東西存在。

對於其他人來說,是驚懼並存,但對李易來說,卻是毫無所忌。炎滅的靈魂何其強大,在探測陰龍眼的時候,就把整個龍眼的甬道,乃至底部都「看」了個遍。

沒有任何生命存在,這就是炎滅對陰龍眼做出的回答。當然,還有陽龍眼,也沒有任何生命。

在炎滅看來,陰陽龍眼,就是兩個「元素巢穴」。冰元素、火元素。這樣的巢穴,在三界內並不少見。往往都是被大勢力所佔據。元素巢穴,最吸引神魔的地方,就是在修鍊有關元素方面的戰技時,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在其他地方,需要十年八年,才能突破境界。但若是在元素巢穴附近,十月八月,就能搞定。除此外,元素巢穴還會凝聚產生「元素珠」。佩戴「元素珠」在身上,既能提升修為,還能促成境界。

種種好處,讓「元素巢穴」成了各大勢力的搶手貨。往往每一個「元素巢穴」誕生時,都會引來各方神魔窺視,然後爆發一場血戰。最終勝利者,就是「元素巢穴」的擁有者。

卧龍洞里的兩個「元素巢穴」,一直被青龍村的村民所佔據。幾千年來,外界的人,竟然都不知道。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迹。

「到了。」炎滅沉穩的聲音,倏地在大腦里響起。

李易腳下一頓,舉目望去,視野內出現了一個空曠的地底洞。幽深、冰涼、陰冷。就像一座墳墓。而在墳墓的最中央。一塊巨大的冰晶剔透石床,好似棺材那般,靜靜的躺在地面上。

待得這裡,冰寒之氣,更加濃郁。幾乎遍布整個地底洞的每一寸空間,每一個角落。絲絲亮銀色的氣流,隱隱約約間,在洞中流傳移動。

按理說,在這樣的幽深的地底洞中,應該是漆黑一片才對。可這個地底洞,卻很特別。不僅沒有黑暗,反而通體明亮,猶似有一盞明燈,吊在洞頂。映照的整個地底洞,亮如白晝。

四面洞壁上的石塊,和甬道里的黑色石頭一樣,此刻在突出來的光亮下,呈現出讓人心悸的美。竟是通體幽綠翡翠色,構造完美,色澤圓潤純凈,晶瑩剔透。簡直就像水晶石,層層疊加在一起,鑲在了四面的洞壁上。

而在這恍如水晶宮殿的地底洞里,位於中央位置的那塊巨大石床,最為耀眼。它就像高高在上的王后,尊貴,威嚴。綻放出普照天下,蓋壓群芳的光芒。咄咄逼人,炫耀無比。

那麼一瞬間,李易甚至有些看痴了。

(色色小說「這是冰寒之氣和陰氣,匯聚凝鍊而成的寒冰玉床。乃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寶貝。」炎滅緩緩道來,「坐在上面,修鍊冰屬性或陰屬性的功法戰技,能起到十倍、百倍甚至千倍的加速功效。」

李易微不可見的點了點頭,隨後,抱著妹妹,走向寒冰玉床。輕輕放下妹妹,兩人的身體剛一分開。寒冰玉床陡地竄起一股寒氣,閃電般覆蓋在了童真的身上。轉瞬之間,寒氣凝聚成冰,將童真封在裡面。

神奇的是,寒氣和陰氣,刺激童真體內那點僅剩的生命之力,使其旺盛。然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年輕。乾枯的蒼白頭髮變黑色,滿是皺紋的臉頰上,肌膚重新恢復活力。

剎那間,使得一個行將就木的老嫗,變回青春靚麗的少女。這等奇效,簡直聞所未聞。剎那芳華,不過如此。

「嘖嘖……這塊寒冰玉床的年份,怕是超過十萬年,已然具備靈性,有自己的生命力。」大腦里,炎滅感慨道,「女娃娃算是因禍得福了。即使躺在這裡不動,寒冰玉床的靈氣,也會自動進入她的體內。改善她的體質,疏導她的經脈,激發她的潛能。等她醒來,身體里蘊藏的寒冰之力濃郁程度,至少和你小子現在一樣!」

李易心中一動,沉聲道,「你是說,真真醒來后,就會有和我一樣的實力?」

「是現在的你!」炎滅特意加重了「現在」兩個字,「等她醒來的那天,你小子應該和我生前差不多了。」

「什麼意思?」李易一愣,一時間竟反應不過來。

炎滅一陣無語,解釋道,「之前我就說了,女娃娃的身體很奇怪,我也看不透是怎麼回事。但現在好了,這塊寒冰玉床,除了寒氣極重之外,還有著改造人體的神效。女娃娃只要在這裡睡個幾千年,她那奇怪的體質就會被寒冰玉床……」

「什麼?幾千年?!」不等炎滅把話說完,李易就忍不住,驚呼叫道,「你開玩笑吧?幾千年?真真要在這裡睡幾千年?幾千年後,地球變成什麼鳥樣,誰也不知道!她醒來后,還會記得曾經的人和事嗎?」

「這不還有你嗎?有你這個哥哥陪著她,我想,她也不會寂寞。」炎滅無良笑道,「再說了,幾千年而已,一眨眼就過去了。」

李易翻了翻白眼,「你說的倒輕巧,那是幾千年!不是幾個月,更不是幾天!你以為我能活那麼長時間?」

「怎麼,你不知道?」炎滅訝異道。

李易楞了楞,「什麼我不知道?」

「呃,真不知你小子得到的記憶里,都有些什麼。」炎滅撇了撇嘴,隨即解釋道,「就拿我們惡魔來說,一隻小惡魔如果沒有遭受任何意外,平穩的過日子,它最多能活上九千九百九十九年!而如果是大惡魔,就能活上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年!至於惡魔領主,更是能活上……」

「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年,對不對?」李易苦笑著,介面道。

「對。看來你小子領悟的挺快的嗎。」炎滅一副滿意的口吻道。

李易搖頭苦笑,他要是連這點算數都不會,當年就不會是高考狀元了。小惡魔是初級生命體,最多能活九千九百九十九年,這應該對應的是初級九元生命體。大惡魔最多能活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年,應該對應的是中級九元生命體。

也就是說,初級生命體,進化一個階段就能多活一千年。中級生命體,進化一個階段,就能多活一萬年。高級生命體,進化一個階段,則是能多活十萬年!

這般一算,零級生命體,進化一個階段,就能多活一百年。普通人類是零級零元,百年是大限。但若是在百年內,進化到零級一元,就能活到二百歲。進化到零級九元,更能活到九百九十九歲!

至於想活到一千年,那就要進化到初級生命體。不過古往今來,怕是沒人能活那麼長。武當祖師張三丰,也不過二百多年。當然,還有青龍村的那位老人,也活了二百多年。

華夏歷史上,能活上幾百年的人,並不多。他們每一個都是天資超然,驚才艷艷之輩。之所以能活那麼長,靠的是自身對天地的領悟。

不像現在,地獄之門打開,三界陰陽靈氣擁入地球。只要進化,就能活上幾百年。零級七元的司空雷,只要不是被他殺,又或者自己活膩了自殺。想活上個七百九十九年,完全沒問題。當然,關於自己能活那麼長,司空雷想必也不知道。

李易現在是中級一元生命體,如果不出意外,就能安穩的活上一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年!

「千年王八,萬年烏龜。得,我現在都已經成老壽星了。」李易摸了摸鼻子,微微搖頭,心中苦笑不已。照這麼一算,等個幾千年,也無非不可。

倏地,李易想到了什麼,面露怪異,在大腦里問著炎滅,道,「惡魔領主能活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年,那魔王呢?又能活多長?」 「難不成是九百九十九萬九……」

「魔王?嘿嘿……」炎滅賤笑一聲,故弄玄虛道,「你猜猜看?」

李易一頭黑線,沒好氣道,「我怎麼沒發現,你還有幽默的一面呢?」

「這個……」炎滅微微一滯,隨即,咳嗽一聲,道,「咳咳,你們人類不是有句話嗎?人都是會變的,我雖然是魔,但我也會……」

「行了,行了,你還是告訴我魔王能活多久吧。」李易沒好氣打斷道。

「好吧。」炎滅緩了口氣,接著道來,「一名魔王能活多久,誰也不知道,這方面沒有明確的範圍。」

「怎麼說?」李易沉吟道。

「因為每一名魔王,都有一個身化空間。在身化空間里,魔王是無敵的。只要身化空間不碎,魔王就永遠不死。」炎滅砸吧砸吧嘴巴。

「這麼厲害?」李易一臉驚駭。

「我還沒說完呢,魔王永遠不死的前提條件,是身化空間不碎!」炎滅沉聲道,「如果身化空間被人打碎,魔王也會跟著死!在生界、死界也就罷了,如果到了虛界,那裡的禁制、能量磁暴、虛空風暴,會隨時絞碎身化空間!」

「當然,危機往往伴隨著機遇。如果得到虛界里的小世界殘骸,或者洪荒碎片。並將之煉化。那麼身化空間,就會晉陞到內體世界!」炎滅呼吸加重,「內體世界,那可是魔帝才會有的能力!當年蚩尤也是闖入虛界,得到了一塊洪荒碎片,將之煉化,才突破到魔帝!要不然,他現在也不過是一個……」

說到這裡,炎滅忽地戛然而止。

聽的正入迷的李易,見他停下來,不由好奇道,「是一個什麼?」

「你那麼關心他幹什麼?」炎滅突然惱羞成怒的低罵一聲,「你小子要是早些修鍊到魔王,也可以不用等上幾千年。」

李易本想調笑幾句,聽到後半句,頓時一怔,緊張道,「什麼意思?修鍊到魔王,難道就能救真真?」

「對,你要是修鍊到魔王,自然會凝鍊出身化空間。到時,就可以把寒冰玉床收進你的身化空間。只要你願意,身化空間里的時間流逝,幾千年,可以加速到幾秒內完成。」炎滅沒好氣道。

「身化空間還有這麼個神奇的能力?」李易雙眸迸射光芒,欣喜道。

「這還只是最基礎的呢,等你凝鍊出身化空間時,就知道它的能力,究竟有多強大。不過依我估計,你小子想修鍊到魔王,至少也要幾千年。所以,你還是老老實實,慢慢修鍊吧。」炎滅毫不留情打擊李易的同時,眉飛色舞的講訴著,自己的過往成績,「想當年,我也是花了二萬三千年,才修鍊到魔王境界,你小子雖然有生命神碑,但沒個幾千年,魔王的門檻也攀不到。」

「那可不一定哦。」李易笑了笑。並沒有因為炎滅的打擊,而就此沮喪。

低頭俯視寒冰玉床上,睡美人一般的妹妹。李易眼中露出柔情,隨即俯下身,在她的額頭上輕(色色小說輕一吻。伸手撫摸著她的冰涼臉蛋,柔聲道,「真真,等著我,我很快就會回來接你。等著我。」

說罷,再次一吻。旋后,站起來,轉身就要往回走。也就在這時,眼角餘光忽然瞥見寒冰玉床的床頭位置處,放著一個水藍色的玻璃球。那玻璃球,通體藍色,純凈的就像一汪清泉。一抹幽光在球體表面閃過,玻璃球綻放出了讓人怦然心動的炫麗之美。

「這是?」李易身子下意識停住,眼睛直盯著那玻璃球看。

「是元素珠!」大腦里,炎滅忽然激動的叫起來,「沒想到,這塊寒冰玉床,居然凝聚出了元素珠!你小子的機遇,還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元素珠?」李易略微疑惑道。

「所謂元素珠,那是只有元素巢穴里才會誕生的寶物,一顆元素珠的價值,並不比流星淚差。而且元素珠,比流星淚具有的能力,還要強大。」炎滅深吸了口氣,緩緩解釋道,「天地間,有九大元素。相對應的,就有九種不同的元素珠。每一種元素珠,都有其特殊的能力。比如說水元素珠,在轉化為冰元素珠之前,所具備的能力。和轉化為冰元素珠后,所具備的能力,各不相同。」

李易聽罷,點了點頭。這點並不難理解。水能凝結冰,冰能融化成水。兩者可以說是同為一體。所以水元素,也可以說是冰元素。

這就好比人,有溫柔的一面,也有暴怒的一面。這種兩面性的事物,誰也做不了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它們的本質是一樣。

沉吟片刻,李易眼睛一亮,笑道,「既然這元素珠如此神奇,我是不是可以……」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