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當李弘杉準備再次尋找時,突然間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這個聲音是從他們身後方傳過來的,旋即幾人連忙回過頭。

「嗯?」

全能大佬又被拆馬甲了 當李弘杉見到一個年紀約二十歲的年輕小夥子出現在他們的面前時,他的眉頭微微一皺。

如此年輕的一個人,怎麼可能擁有當著自己面擊殺石方的能力呢?

可當李弘杉利用靈陣尋找了一番后,發現天羅尋靈陣指引的方向就是這個年輕小夥子所站著的地方。

從天羅尋靈陣的指引看,那一縷精神波動就是面前這個年輕人的。

可對方的樣子實在是太年輕了,年輕的讓他們都懷疑是不是自己找錯人了。

「這靈陣挺不錯的,竟然能追到這裡來!」

就當李弘杉疑惑的時候,陸楓看著他身上的靈陣輕笑了一聲。

「咻!」

下一秒,一道破風聲響起,緊接著一股精神力凝聚成飛針直接對著李弘杉而去。

「什麼!」

感覺到這股強大的精神力朝自己襲來時,李弘杉的臉色一變,要知道現在自己還控制著這個靈陣,根本就沒有一絲的反抗之力。

「嗯哼!」

而就在這千鈞一髮時,一人快速的衝到了李弘杉的面前,然後替他擋下了這一飛針。

可是擋是擋下來了,可這人的臉色卻變得異常難看。

沒辦法,這人和陸楓一樣是大符宗師級別,但是陸楓可是戰鬥靈符師,那精神力可比對方強悍不少呢。

尤其對方還是在倉促之下接下的,所以這一接直接讓他的精神力受到了重創。

「呵呵,竟然還有主動找死的!」

陸楓看到自己的霹靂飛針被他人給擋下時,他輕笑了一聲,旋即他意念一動,數根飛針一同飛出。

這一次,不知李弘杉有份,其他幾人也都有份,而如果有人要替他人擋下的話,那自己就得承受兩針的傷害。

霹靂飛針的威力可不小,雖說陸楓沒有使出全力,但是就一針就足以橫掃同階無人能及。

所以誰要是硬抗兩針的話,那這傷害可就大了,而精神一旦受傷本來就很難恢復的。

也就是這樣,當飛針朝李弘杉幾人飛去時,除了李弘杉以外,其他人的臉上都露出了猶豫之色。

擋還是不擋。

如果擋的話,那精神肯定會受到重創的,可如果不擋的話,一旦李弘杉受到攻擊,那天羅尋靈陣可就崩潰了。

這天羅尋靈陣可是聚集了上百道靈印而成的,一旦崩潰爆炸的話,李弘杉絕對會受重傷,甚至還有死亡的可能。

「快…快給我擋下啊!」李弘杉眼睜睜的看著霹靂飛針朝他而去,他的眼中同樣露出了驚恐之色。

以他的修為,如果沒有天羅尋靈陣在身的話,這飛針應該奈何不了他的。

可是現在他的情況不得受到一點干擾,否則絕對後患無窮。

「我……」

聽到李弘杉的大叫聲,其他幾人依舊沒有動作,而下一秒每個人都用自身的精神力給自己做了一個防禦罩。

「你們……」

李弘杉見到身邊的幾人都只顧自己時,他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哼!」

沒辦法,如今霹靂飛針就在眼前,如果不抓緊一點的話,自己死亡的可能性極大。

也就是這樣,在權衡了一下利弊后,李弘杉直接解除了天羅尋靈陣。

「噗嗤!」

也在同一時間,霹靂飛針刺進了李弘杉的腦海中。

「嗯哼!」

受到霹靂飛針的攻擊,李弘杉的臉色頓時變得蒼白如紙,不過好在他反應及時,成功解除了天羅尋靈陣,否則這時候恐怕就九死一生了。

而其他幾人雖然給自己做了精神防禦,但是陸楓的霹靂飛針乃是一等一的魂技,再加上他是戰鬥靈符師,精神力非常強悍,因此幾個大符宗師還是受到了精神創傷。

只是比起之前那個大符宗師,他們的傷勢要輕不少。

「呵呵!」

二婚不昏,繼承者的女人 陸楓看到自己幾針霹靂飛針出去,就連符王強者也受傷時,他忍不住笑了起來。

原本他以為面對符王強者肯定是一場惡戰,畢竟大符宗師和符王強者差距甚大,就算他是戰鬥靈符師,那情況也不容樂觀。

想要真正獲勝的話,恐怕只能讓魔炎大地虎出手才行了。

但是現在,因為其他幾個大符宗師的膽小,導致擁有符王境界的李弘杉也受傷了,而這樣一來,那單單陸楓一個人也絲毫不懼怕他們了。

對於現在這個局面,李弘杉也十分清楚,但是現在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他再恨這幾個貪生怕死的人已經無濟於事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該怎麼對付面前這個人。

對於陸楓的實力,李弘杉絕對是震驚不已,小小年紀竟然擁有如此強大的精神力,這見識是他生平第一次見呢。

如果沒有起衝突的話,那他肯定想要好好結識一番的。

但是現在的話,出了這樣的事情,他現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如何自保。

現在李弘杉的精神已經受到了創傷,這精神受傷和肉體受傷不一樣,一旦受傷是不能再輕易動用精神力的,否則傷勢加劇就愈發難以治癒。

「年輕人,你究竟是什麼人?」李弘杉深吸了一口氣客氣地說道。

擁有這樣強大的實力,而且年紀又這麼年輕,那絕對不是泛泛之輩,甚至有可能是某個超級勢力的少爺外出歷練也說不定。

如果真這樣的話,那現在的李弘杉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下跪求饒。

靈帝城石家的實力的確不弱,但是和超級勢力比起來,那根本就沒什麼可比性,因為那些超級勢力中靈帝強者一抓一大把。 「不好意思,我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而你們有現在這個下場,那完全是你們自找的,跟本人可沒什麼關係!」陸楓輕輕一笑道。

而陸楓這話的確沒有說錯,這一切完全是因為李弘杉他們自找的,如果不是他們主動找上來的話,那也不會有剛剛那一出的。

然而在李弘杉他們看來,陸楓這麼說只是在刻意隱瞞他的身份而已,目的就是不想讓人知道他是何人。

不過小小年紀能夠擁有這樣的實力,那絕對不是普通人,畢竟要是沒有好功法和魂技的話,怎麼能修鍊到這個地步呢?

而普通的一個人能得到好功法和魂技呢?

因此就算陸楓不承認,李弘杉他們也已經將他當成是那些超級勢力的少爺了。

而這樣一認定后,他們自然不敢再朝陸楓動手了,再說了,就憑他們現在這個樣子,動手等於找死。

「噗通!」

沒有任何遲疑,李弘杉率先跪在了陸楓的面前。

想來他可是堂堂符王級別的強者,如今卻跪地求饒,這要是傳出去的話,他的顏面掃地。

不過現在這個情況,面子已經不值什麼了,因為連命都沒有的話,要面子又有何用呢?

「李大哥!」

其他幾個受傷的大符宗師強者見到李弘杉這個舉動時,他們頓時傻眼了。

「如果不想死的話,那就別問為什麼!」李弘杉瞥了一眼其他幾人冷聲說道。

自從那些人選擇自保而沒有救他開始,李弘杉對這幾個人已經沒有半點情分了,而他之所以出聲提醒,那完全是不想因為這些人而將自己給拖累了。

而李弘杉雖然沒說什麼,但是這幾個人對於他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而如今連他都拋開面子跪地求饒了,那他們能有什麼懷疑的地方?

「噗通! 醉三千,篡心皇后 噗通!」

下一秒,剩下的幾人也全部跪在了地上,就連那個剛開始受傷的大符宗師,此時也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跪在了地上。

「呵呵!」

陸楓看到跪成一片的靈符師,他忍不住笑了起來。

原本這或許是一場惡戰,但是就因為交友不慎的關係,結果劇情反轉陷入了被動之中。

俗話說的好,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所以朋友無需多,真心有幾個就夠了。

「既然你們都跪地求饒了,那我再出手好像有些太那個什麼了,這樣吧,看你們穿的也很體面,身上應該有不少好東西吧,不如交出一些來換取你們的性命!」陸楓伸出右手示意著說道。

聽到這話,包括李弘杉在內,所以靈符師的臉色都不好看了起來。

不過和自己的性命比起來,身上的寶貝又有什麼用呢。

「對了,之前那個陣法什麼的不錯,可以給我看看嗎?」在眾人猶豫的時候,陸楓繼續說道。

「給!」

然而陸楓這話剛剛說出,李弘杉右手一揮,一個玉簡直接朝陸楓飛了過去。

「這麼爽快?」

接住玉簡后,陸楓的臉上閃過了些許驚訝,他沒想到要這麼簡單就將靈陣給要了過來。

不過當他一看這個靈陣時,他才明白了過來,雖說這個靈陣非常適合尋人,但是卻有一個很大的弊端。

這個靈陣不僅需要幾名靈符師一起出手,而且被靈陣附在身上的靈符師遇到危險根本就不能自保。

所以,這個天羅尋靈陣除了可以尋人外,那完全就是一個雞肋靈陣,這也難怪對方這麼爽快就將靈陣交出來了。

「這靈陣太雞肋了,而且你可是符王,想要換自己一命的話,那就拿出點有價值的東西,記住了,千萬不要忽悠我,否則我可不會手下留情的!」陸楓說著話,然後右手輕輕一攤,一根飛針就懸浮在了他的手掌心上。

「你……」

所有人都是靈符師,因此對於這根霹靂飛針自然是能夠清楚的看到,也就是這樣,每個人對於陸楓的這個做法都非常生氣。

但是生氣又有什麼用呢,自己的小命還被對方握在手心中呢,如果不交出點讓人家滿意的東西,恐怕明年的今年就是自己的忌日了。

陸楓看著一張張氣憤不已的臉,他卻絲毫不在意,旋即下一秒他的目光就落在了李弘杉的身上。

擁有符王的實力,那身上的寶貝肯定不簡單,所以陸楓自然是第一個瞄上了他了。

而看到陸楓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李弘杉的臉上露出了不舍之意。

但是不舍又怎麼樣呢,沒有了小命,就算有再好的東西也用不上了。

「給!」

深吸了一口氣,只見李弘杉右手一揮,下一秒一個小小的錦盒朝陸楓飛去。

「這是什麼?」

接住錦盒,陸楓好奇的打量了一番。

他並不著急將這個錦盒給打開來,萬一裡面有什麼陷阱怎麼辦?

「這裡面有一枚九轉神靈丹,服用它能夠增強精神力的,原本我是打算留給自己用的,現在用它來換我一條命!」李弘杉道。

「九轉神靈丹?」

陸楓嘴角微微嘀咕了一聲,這是西域,因為文化差異的關係,所以這丹藥他還真沒有聽說過。

就連牧逍也沒有聽過這樣的丹藥,畢竟這丹藥是提升精神力的,而不是靈力的。

「吧嗒!」

當陸楓將這個錦盒打開時,一股撲鼻的丹香從錦盒中散發了出來。

深吸一口氣,陸楓頓時感覺到自己的精神一震。

「好丹藥!」

單單隻是吸了一口氣丹香,自己的精神力就振奮了不少,從這點就足以證明這丹藥的確是好丹藥。

「嗯,你的這個寶貝我喜歡!」陸楓合上錦盒,然後直接就將它給收了起來。

原本陸楓就打算讓自己的精神力先渡劫,而如今又遇到了這麼一個九轉神靈丹,那簡直就是連老天爺都在幫他。

「你喜歡就好!」

李弘杉咬了咬牙道,這九轉神靈丹可是花了他好多好多年才搞定的,而且只有這麼一枚,如今眼看著這丹藥送給了他人,他能甘心嗎?

「你們幾個呢?」

收起九轉神靈丹后,陸楓將目光轉移到了其他幾人的身上。

當然,對於這幾個人,陸楓並不報什麼希望,不過誰會嫌自己的寶貝多呢,因此能多一件寶貝自然不會有壞處的。

而這幾個人見到李弘杉連如此珍貴的丹藥都送出去時,那他們自然也不敢藏拙了,紛紛將自己身上最珍貴的寶貝貢獻了出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