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華夏集團。

然後就是馮威廉背後的聖者奧古。

最後就是江家。

這四個勢力江離要拉攏一批,打壓一批。和四大勢力同時交惡那不現實,但要在其中左右逢源那明顯不可能。

江家是不共戴天的敵人,無法和解。

「江離,三十六華城的議員全部來了,朱元傷,陳罡都要見你,見不見他們?」這個時候,雪靈走進來。

「讓他們去大客廳,我立刻就來。」江離起身整理下衣服,雖然他現在可以幻化出來許多衣服,不過這樣畢竟不妥。

他換了一身休閑服,看樣子就是一個城市少年,輕鬆,寫意,不正式,親和而平易近人,讓人一眼看上去,他就是那種中產家庭出生的,既不大富大貴,也不過於寒磣。

就這樣,他漫步走進了議事大廳。

大廳中三十六華城的議員早就坐了一圈,為首的正是朱元傷,臉上明顯有些抑鬱,心事重重。

看見江離進來,他嗖的一下站起,好像受驚的兔子,又小心翼翼,臉上擠出來笑容:「江離,恭喜你,成功完成人體核爆實驗,成為和坐忘境界強者平起平坐的人,我們三十六華城議員是來恭喜你的。」

他站起來,所有的議員也都不敢坐,紛紛站起來,臉上就帶著阿諛的笑容,其實他們才是三十六華城土皇帝,就算面對胎息強者也不用這麼卑躬屈膝,但江離卻不同,實力太強了。

就算是一般的坐忘,也不敢去進行人體核爆實驗。他們多多少少會有一些損傷,而江離現在是毫髮無損,笑容可掬,哪裡有半點受傷的樣子。

這在很多人心目中,就是比一般坐忘境界還要厲害的人。

這些人說到底也是「土豪」一流,如何見過這種大場面?

「坐坐坐,不用客氣,大家都是朋友,用得著這樣么?」江離依舊很隨和:「陳罡先生,黛兒姑娘呢?」

「哦,黛兒已經考上了星空大學,現在學習呢。不過我昨天讓她趕回來了,江離先生如果要見她的話,可能幾個小時后就會到。」陳罡一身冷汗,不敢抬頭看江離。

「那就好。黛兒姑娘是一直支持我的人。等她回來之後,我要為她伐毛洗髓。」江離隨意的說著:「我最近領悟出來一套伐毛洗髓的玄功,倒有些作用。」

「感謝感謝….」陳罡一幅受寵若驚的模樣。

「諸位,我這次回來,想不到三十六華城居然發生這樣大的變化,歌利亞元帥倒行逆施,欲毀我華夏血脈之根基,居然在墟華城黑市修建了黑十字,插入我們咽喉,其心可誅。諸位怎麼看?」

江離開口就是指責歌利亞元帥的不是,倒讓眾人面面相覷。

其實江離早就看出來,這些人心中窩火,其實還連帶恨上了自己。因為當初是自己引狼入室,把歌利亞元帥帶來的。

但這個時候,誰都不敢接江離的話。

歌利亞元帥威名赫赫,誰敢阻止?就算在這裡議論也不敢。

也只有通過了人體核爆實驗的江離才這樣大膽的說話,但在場的人很迷惑,江離不是信仰了聖者思薩,和歌利亞元帥應該穿一條褲子,為什麼又弄得水火不容?難道聖者思薩不出來調停?

「諸位,我知道你們不敢說歌利亞元帥的不是,我引狼入室是有過錯。但當時的情況你們都很清楚,聖者思薩看見我頗有些實力,為了防止我們華夏血脈中的人出個高手,就強迫我信仰他,我沒有辦法,虛以委蛇,卻利用計策褻瀆了他,困住了他,現在我已經脫身,他也無法興風作浪,歌利亞元帥失去了聖者思薩的支持,就如失去了老虎的狐狸,無法狐假虎威。」江離一個字一個字的說出來,每一個字都讓人膽顫心驚。

朱元傷等人瞪大了眼睛,巴巴望著他,似乎他的口裡有可怕的東西在不停的吐出來。

什麼叫做聖者思薩被困,無法興風作浪?這可是聖者?這樣大逆不道說聖者的壞話,難道不怕死?

要知道,人類的法律對坐忘境界的高手,大總統都有約束力,但對於聖者卻沒有一點效果,聖者只按照聖者協議來辦事,因為沒有東西可以約束他們,他們來去自由,生殺予奪。

江離在公開的場合這麼說聖者,聖者就有可能知道,突然意念降臨,把其擊殺也不是什麼稀奇事。

江離這樣肆無忌憚的說聖者思薩,那是什麼意思?很明顯,是這位聖者出了大問題!

誰能夠對抗聖者?毫無疑問,那就是同樣的聖者,江離背後有驚天動地的大人物。

「你們不要不動聲色,發言吧。」江離微笑著:「聖者思薩也不是那麼可怕,三十六華城也會恢復原來的狀態。」

「這個…….」朱元傷遲疑:「歌利亞元帥所作的一些事情,毀壞了我們華夏血脈風水,橫徵暴斂,我們沒有辦法,這個時候江家的人前來說事,我們就投靠了江家,答應就在不久之後的總統選舉,推選江家的人為大總統,三十六華城的選票也拉到了。最近一段時間,歌利亞元帥做出這種事情,使得三十六華城所有的民眾都恨之入骨,有的甚至開始抗議,因為你是引導歌利亞元帥進入三十六華城的人,所以民眾連你都恨上了,加上這一段時間江家有做了一些小恩小惠的事情,起碼有五十億的民眾都會投票給江家總統候選人江海洋了。而王家因為和你有關係,在赤帝集團中也有股份,也被連帶恨上,三十六華城五十億的人口選票基本上不會有王家什麼事了。」

「這個結局也是在我的預料中。」江離臉色微微一變:「歌利亞元帥倒行逆施,惹起三十六華城所有民眾怒火,江家當然會乘虛而入。這件事情我會解決,你們要投靠江家我也無所謂,當然也不會因此而遷怒你們,我把歌利亞元帥引來種下的因,就自己要解決這個苦果。」

「那我們就放心了。」這些人都如蒙大赦,「接下來,歌利亞元帥會過來談判,希望這次事情可以和平結局。」

「那是自然,你們可以離開了。」江離揮揮手,見這些人主要是問個明白,看一看江家是什麼思路。

果然,江家出手,收買人心。

朱元傷等人一一走了,江離看著他們的背影,知道這群人始終靠不住,都是牆頭草,所以也不打算招攬他們了,就讓他們自生自滅。

這次赤帝集團會清理大量的人,接下來就要招一些自己真正的核心人才。他下定決心,公司的人才必須要自己的人,不能借別人的勢,哪怕是王家的人都不行,但真正的管理型人才很難得,需要培養。

不過江離倒有辦法,他煉成了大夢印,不可思議,一夢一輪迴,直接培養新人,讓他在夢中經歷一生,成為大商人,醒過來之後,他就會擁有商業管理經驗。

這才是夢的最高奧義之一。

當下,江離在思考。

他思考一晚上,不停參悟大夢印之奧義,直到第二天,天色大亮,突然就看到遠處海面上出現一艘戰艦,這戰艦是白色,宛如一條白色的鯊魚,猙獰,霸氣,帶著征服星河的威勢駛向赤帝集團的島嶼。

這是歌利亞元帥的私人戰艦。

白色大鯊魚類型的戰艦最終停留在赤帝集團上空,隨後許多小飛船從其中出來,團團包裹了赤帝集團的所有島嶼,然後一條能量通道貫穿了天空,降落到赤帝集團最高位置。

然後,歌利亞元帥帶著一群將軍出現在了通道之中,緩緩走下來,氣勢極其強橫。 歌利亞元帥這種氣勢,這種排場,一下來很明顯就是前來興師問罪的。

江離睜開眼睛,就看到能量通道,也就是微微一笑,發出雄壯聲音回蕩在海面上,「歌利亞元帥降臨,我赤帝集團真是蓬蓽生輝,歡迎歡迎,不過這樣大張旗鼓前來,我沒有辦法歡迎啊。」

「哼!」

歌利亞元帥身穿軍服,肩寬胸闊,意念如刀,雙目看穿九幽,冷哼一聲,就已經龍行虎步走入大廳中,而帶來的許多戰士把海面上,島嶼周圍全部封鎖。

「沒有我的命令,誰都不準進來,知道了么?」

「知道了!」

他滿意的一點頭,大廳門自動關上,顯現出來整個赤帝集團還是在他的掌控之中。

大廳中就大馬金刀的坐著江離。

「聖者思薩怎麼了?」

歌利亞元帥第一句話不是興師問罪,而是問到了關鍵點上,可見他並不是一個拖泥帶水的人。

「想要暗算我的人,都活不長,我江離是什麼人?誰敢讓我信仰他?」江離似笑非笑,他從歌利亞元帥的身上感受到強大氣息,這氣息釋放出來,整個島嶼,連方圓數十里的海域都會全部撕裂,炸成一個大黑洞,不過他絲毫不害怕。因為他可以承受得下來,核爆也不過如此,歌利亞元帥又能夠如何?

他語氣很模糊,但仔細體會其中意思,歌利亞元帥心中非常寒冷,意思很簡單,聖者思薩凶多吉少。

「你的背後到底是誰?」

「一尊偉大的存在,不屬於這個次元。」江離發出一陣笑聲:「聖者思薩已經去了龍之次元,這個神秘次元至今還沒有人類所發現,我的背後就是龍之次元之中偉大存在。歌利亞元帥你修建黑十字,扼殺三十六華城這條祖龍的風水,是何居心?我倒是先要問問你。」

「你以為你說的,我都會相信?聖者思薩不久之後就會回歸,你和華六道勾結,背叛了他,褻瀆了他,他一怒之下,華六道未必保護得住你。」歌利亞元帥還是以為江離靠的是華夏集團聖者華六道的力量才擺脫了聖者思薩。

「信不信由你。」

江離不置可否:「聖者思薩永遠不會回來了,他消失在時間的長河中,我和華夏集團也沒有什麼關係,不過在將來也許有合作,對了,今天華夏集團的華楞伽元帥也會來拜訪我,到時候大家也可以一起聊聊。還有,歌利亞元帥,你不要擺出一幅這個樣子,我現在和你平起平坐。」

「平起平坐?」歌利亞元帥猛的向前踏出一步,強烈氣勢碾壓過去:「你是胎息,我是坐忘,縱然你的力量再強也是一個胎息,境界之間的差距不可逾越,坐忘是掌握次元之秘。你不過是吸收靈氣,運用神通。和我差別太大了,我來看看,你進行的人體核爆實驗是不是真的?還是作假,或者是依靠了某種法寶?」

一步。

一拳!

歌利亞元帥就是一拳。

這一拳,宛如上帝吹響末日號角,洪水淹沒大地,有滅世神威,而且連續變化,以江離為中心,四周的次元似乎打開,一些毀滅性狂暴能量涌動出來。

江離眼神一緊,這一拳的確曠古無邊,霸道絕倫,就算是他也不得不認真對待,以他現在的修為,可以抗衡坐忘,但絕對不是擊敗坐忘。

喔喔喔喔………

他的體內發出長嘯,似乎有「雄雞一唱天下白」的氣勢。

他雙手合十,陰陽合一,所有攻擊,傷害都歸於一體,吸入他的體內,他的身軀是一個無窮無盡的黑洞,吸收一切能量,甚至可以改變一切能量的屬性,可以把機械能轉化為生物能,同時把生物能轉化為機械能。

他無視任何物理法則,因為大夢一起,任何事情都顛倒迷離,在夢中,任何事情都可以發生。

他的身體,就是大帝之胎,大帝之胎就是他的身體,他的身體內部也是一個夢世界。

砰!

歌利亞元帥的這一拳無論怎麼變化,都逃脫不了他的捕捉,最後千變萬化的一拳和他的雙手碰撞在一起。

吼!

歌利亞元帥再次一聲虎吼,龐大的火焰能量衝擊波從拳上爆發而出,直接轟擊進入了江離的體內。

就如往一座城市突然傾倒下一片海洋,整個城市都要被淹沒,萬劫不復。

可惜的是,江離身軀一陣蠕動,把這股衝擊之能吸收得乾乾淨淨,與此同時他雙目唰的閃爍,體內更強的力量開始反擊。

歌利亞元帥急速後退脫離戰場。

江離也不追擊,長長吐出一口氣,氣流中有火焰。歌利亞元帥一拳非常兇猛,那拳勁帶著火次元龐大能量,一拳等於是把一顆核彈轟入他的身體內部爆炸,這強大能量肆掠,很難鎮壓下去。

不過,只要鎮壓下去,就可以轉化為自身滋補。

「硬接我這一拳。」歌利亞元帥的震驚此時也是翻天覆地,雖然在視頻中看到江離吸收核爆,但看見視頻是一回事,自己親眼看見是一回事,自己剛才這一拳蘊含的力量足可以把整個島嶼打得飛灰煙滅,甚至使得大江大河斷流,全部集中一點轟入江離身軀,居然完全被化解,這是什麼情況?

他是絕世高手,自然就看出來,一拳奈何不了江離,果然對方有和自己平起平坐的實力。

而且他在這一拳施展了強烈的精神力,想要催眠江離,但卻於事無補。因為精神一接觸到江離的身軀,就如做夢一般,顛倒迷離,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這才知道,江離的精神之強大非自己所能想象,當然因為境界的差距,江離也不可能催眠他。

江離現在可以催眠任何胎息強者,哪怕是混元息的高手,卻無法催眠坐忘,精神力再強大也不行。

境界是不可能逾越的。

「歌利亞元帥,你無緣無故對我出手,這可觸犯了人類法律哦?」江離緩過一口氣來,體內能量飽滿,感覺再次上了一個台階,大帝之胎吸收一切傷害的能力就使得他遭遇的攻擊越強大越得到能量補充。

甚至他可以在體內凝聚出能量塊,同時也凝聚出靈氣靈石。

「我試試你的修為。」歌利亞元帥壓下了自己心中濃烈的殺意:「你的力量的確神奇,卻也就僅此而已,坐忘境界高手還有種種能力,你是沒有的。」

「我也有種種能力,坐忘境界高手也不見得有。」江離是實話實說:「歌利亞元帥,你今天前來還有什麼話說?如果沒有的話,那就麻煩讓你的士兵,還有你安插在赤帝集團所有的人都撤走。」

「如果我說不呢?」

歌利亞元帥威勢如舊。

「那我只有逐一清查,因為你的人中有不少外星生物,如果我查出來之後,只怕你會很不好過,而且沒有聖者思薩護住你,聖者奧古的人把你撕成碎片,你的產業只怕也很多啊,很多人都垂涎三尺。你垂涎我的赤帝集團,別人也垂涎你的財富,食物鏈是一環扣一環的。」江離根本不怕歌利亞元帥不撤退。

更何況等會兒華楞伽來了,肯定也要壓制他。

「歌利亞元帥,不用忌憚他,我們江家為你撐腰。」

一個聲音從外面傳遞過來。

這個聲音很清晰,是個女子。居然在兩大對持的時候闖進來,可見她的實力不在歌利亞元帥和江離之下。

大廳中又多了一個女子,此女亭亭玉立,一身紗衣,有古典的風采,但眉毛高挑,帶著煞氣,又好像現代的女強人,手握企業大權,縱橫商界,呼風喚雨。但更仔細一看,卻又似乎古代劍俠女子。又似一尊女菩薩……..

不同的氣質在此女的身上流轉著,似乎她有各種各樣的身份。

這個女子江離再熟悉不過。

因為她是江心月。

此時的江心月精神飽滿,神氣完足,修為比起在修真世界中的時候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一看就修成了「混元息」。

江心月修鍊「長生至尊經」本來很難修鍊成功,但和江離雙修雖然遭到**,卻因禍得福,得到大帝印的能量從而練成了這門只有江納蘭才能夠練成的曠古絕學。

後來她雖然遭遇江離抓捕,吸收了不少能量,但因為這點突破而逃走,依靠江家強大積蓄快速恢復了實力,而且還得到了突破,終於突破到了「混元息」。這樣一來,長生至尊經有一種天然循環,生生不息的味道,也參悟了長生之秘。

「江心月,是你。」

江離也大吃一驚,沒有想到在地球可以看到她。

「不錯,是我。我就是不散的冤魂,你在哪裡,我就跟到哪裡,因為我要殺了你。」江心月的語氣平淡,但其中仇深似海誰都聽得出來。

歌利亞元帥悄悄向旁邊走一步,讓江心月主導正面戰場,他看得出來江心月對江離的仇恨太深了。

「我們可沒有什麼仇恨。」江離平靜下來,攤開雙手:「如果不是我,你能夠修成長生至尊經?到達現在這一地步?況且,在修真世界你奈何不了我,現在更奈何不了我。你應該感謝我,而不是殺了我。」 江心月出現,使得現在情況更加撲朔迷離。她本身就是一位大高手,修鍊長生至尊經練成九大聖胎之後,晉陞混元息也就和坐忘境界的高手不相上下。

江離現在都恐怕沒有把握把此女再度鎮壓。

而且,她這樣前來,背後代表的是整個江家,還有那聖者江納蘭。此行前來地球,未必沒有聖者納蘭的授意。

「感謝你?我把你千刀萬剮都不足以消除心頭之恨意。」江心月雖然冷靜,實際上隨時都會出手擊殺,江離也嚴陣以待,倒是歌利亞元帥現在一幅看戲的模樣,似乎事情和他無關。

「我懶得和你說。」江離攤開雙手,一副無奈的樣子:「你認為怎麼樣就怎麼樣,認為可以殺我,那就來殺吧,你和歌利亞元帥一起來,我都不在乎。」

人多人少對於江離來說其實還真沒有什麼,只要不是攻擊超過他的吸收傷害上限,他都可以一一接納,化為自己的能力,甚至相互轉化,打出水火風雷的攻擊。

也就是說,別人打他一拳,他吸收那一拳的衝擊能量,經過身體稍微一轉化,就可以釋放出來電能,火焰,風刃等等各種攻擊。

發電機吸收流水衝擊的能量發電,這早在國家時代就是一項很普通的科技,江離的大帝之胎就如一個萬能的能量吸收轉化器,隨意之間相互轉化,毫無阻滯,可謂隨心所欲。

所以,他現在的武學簡直就是什麼「乾坤大挪移」,不比「乾坤大挪移」還要精妙得多。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