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撤出了,因為他的目的已經達到,騏皇子退兵,已經讓人族有喘息之機。他讓我代他感謝領主……」白洛奇應道。

「我剛剛聽說,你的這位朋友應該是個異界人!對嗎?」威霸接著問道。

「沒錯,他確實是異界人。」白洛奇知道關於龍玄事情,皇族那邊肯定已經查出不少,所以,也沒有隱瞞。

「那你們到底是怎麼認識的?」威霸接著問道。

「他曾經救過我的命,算是我的救命恩人。」白洛奇編了個借口,「我在遇到師父之前,曾經流浪到過人族邊境,遭到人族欺壓,險些喪命,多虧他幸好路過,救了我一命,並且送了我一些寶貝,還有修鍊靈力的法門,也多虧了他,我也才有今天!」白洛奇繼續說道。

「原來如此,那他真正的實力有多強?」威霸似乎對龍玄很感興趣。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白洛奇搖搖頭。

「這樣啊,看來你的這位朋友讓皇族頗為頭疼啊!但這一次他還真算幫了我們大忙,不然的話,讓騏皇子侵佔人族的計劃成功,那安月公主只怕是沒有機會了。」威霸雖然身為皇族中人,但還是以自己的利益出發,而這次他選擇安月公主,也是為了鬼天領地的百年大計,畢竟,若是讓騏皇子當了族王,那麼到最後,九大領地很有可能也會被收回,到頭來,像他們這些領主就什麼也撈不著了!

白洛奇其實也早就看出威霸的這種心思,所以,才會大膽的提出這次的計劃,而結果也正如他所料。

但這次有機會進入鬼神魔域,倒是讓他倍感意外,總感覺事情並非那麼簡單!

很快的,白洛奇的預感也就靈驗了。

就在一日之後,正在水潭邊上修鍊的白洛奇,突然見到天空一道金芒降下,瞬間將他吞入其中,隨即消失。

片刻之後,白洛奇便身在紅霓聖女的桃源神境,不過,並不見紅霓聖女的蹤影。

「不知道神明大人召我來何事情?!」白洛奇知道紅霓聖女也許並不在桃源神境。

「我剛剛收到消息,說修羅族王讓你們前往鬼神魔域歷練?」只聽紅霓聖女的嬌音憑空響起。

「是的。這莫非是神明大人暗中的安排?」白洛奇拱手問道。

「不是!」紅霓聖女語出驚人。

「不是?難道真的只是族王為了選擇族王繼任者的決定?」白洛奇目光輕蹙。

「我擔心的就是這一點,如果只是族王的決定,那並沒有什麼問題,但如果不是,那麼族王背後一定有人在操縱!」紅霓聖女懷疑道。

「這人指的應該是……」白洛奇不用想就知道此人非「人」。

「這次你應該也會前往鬼神魔域吧!」紅霓聖女接著問道。

白洛奇正色點頭。

「那好,我現在要交給你一個任務,這或許關係到神魔界的安危,你無論如何也要完成。」紅霓聖女語氣凝重。

「神明大人請說……」

「你應該知道鬼神魔域絕非普通之地,曾經乃是修羅族先祖封印鬼魔之地,而鬼王神宗的元神也被封印在鬼神魔域的封魔殿,修路族先祖只知道鬼王神宗只是鬼魔之主,但實際上,他乃是神魔界曾經赫赫有名的大魔主,後來在與我神族的對抗之中身負重傷,便率領魔徒逃入修羅大陸,使得修羅大陸生靈塗地,而神魔界因為無法插手,所以,只得在大陸尋找強大的種族代為討伐,之後,神魔界就選中了修羅族的先祖,並且,傳起大量強大秘術,這便是修羅族在後來崛起的原因。這修羅族先祖也不負眾望,終於將鬼王神宗的元神封印,使得大陸恢復平靜……」紅霓聖女說出了一段修羅大陸不為人知的遠古歷史。 「小張相公……」

這所謂的相公說的可是張楚的父親大周參知政事張彥正,至於所以的小張相公,只不過是從他的父親那裡論下來。

與虛幻這種憑藉自己的實力,在科場之中以制科狀元的身份獲得大官人的身份是完全兩個概念!

面無表情的張楚看了一眼蓁蓁,冷冷的哼了一聲,對著虛幻一抱拳,淡淡的說道,「這個賭是張某輸了,這一局,張某記住了,咱們明日拜祭文廟和瓊林宴上再見,告辭!」

一大群的人簇擁著張楚一路上顯赫無比的走去。

望著那遠去的身影,看到自己這種幾乎沒有多少人來賀喜蜂擁的情況,虛幻淡淡一笑,她可是明白這一切的根源,說白了,制科考試不過是世家大族們的玩的遊戲,類似於很久以前的察舉制和九品中正制。自己在他們看來不過是一個窮書生,當然還是一個還俗的淫僧,卻在他們所馳騁的場合中一舉奪冠,這種事換做是誰,誰都不會心服!

對於張楚,虛幻倒是沒有太多的興趣,反倒是對那個沒有來看榜的榜眼興趣很足。

閩福之地,沈越,會是沈家的人嗎?

三十年前,閩福之地曾經出過一個書生,狀元之名,宰相之才,縱橫大周二十年,未嘗有所聲墜!

六十年前,閩福之地曾經出過一個書生,文武雙全,簡在帝心,輔佐真宗登基,歷任兩朝,簡在帝心。

一百多年前,閩福之地曾經出過一個書生,破家為國,在太宗皇帝北征之時,輔佐後勤,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兩百年前,大周太祖皇帝滅國無數,南下長江,馳騁不敗,止步於閩福,那時候,有個沈家率領閩福歸服大周,使得大周對於長江以南順利完成統一!

沈家,沈家!

虛幻倒是不怕這沈家,因為在後世的時候,沈家可是一直都支持南渡的南周政權,使得大魏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完成統一,再加上虛幻在其中的反作用,最終大魏由盛轉衰,使得南周政權得以倖存,這裡面固然是有大魏本身的作用,也有南周君臣子民對於大魏的反抗之心,可如果說少了沈家經營的閩福之地為後勤基地的話,大魏滅掉南周一統天下,也為未可知!

只是虛幻恰巧知道一些事情,這個沈家不簡單!

當然是不簡單,一個歷經了二三百年的世家大族,而且還是盤踞在一路數州府之地的大族,如何都不可能太簡單。所謂君子之福,五世而斬!更何況是數百年?

不過即便是這沈越真的是閩福沈家出身,也不是現在的虛幻所能改變的事情。

淡淡的一笑,虛幻帶著蓁蓁和虛空和尚打道回府。

「師兄啊,不是當了狀元公之後,披紅掛綠,跨馬遊街之類的么?」虛空和尚有些不解的問道。

蓁蓁咯咯的一笑,很是有幾分調皮的說道,「那是明天,不是今天,今天只是張榜,下午大官人會去禮部接受服飾,以及該有的禮儀培訓,明日才會像你說的那樣,先去見官家,而後跨馬遊行去文廟拜先聖,而後回皇城,官家設瓊林宴進行招待。」

虛空和尚點了點,輕聲的說道,「真複雜,難道儒家都是這樣?」

虛幻淡淡的一笑,緩緩的說道,「佛靠金裝,才有香火,儒家如何能彰顯自己的存在,那自然有無數的書生去宣揚,這可比佛門養在深山之中強多了,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名往!師弟你還是太在意了,放下心思,自然也就沒什麼了?」

「大官人倒是看得透,那您為什麼還要去參加考試?」蓁蓁笑著白了一眼虛幻。

虛幻搖了搖頭,望著那巍峨的萬壽宮,淡淡的說不到,「不一樣,吾不求名利,卻不能不去求名利,吾非要攀爬,卻不得不爬,高處不勝寒,卻不由不得不寒。」

說完,緩步走去。

「大官人,你走錯了,那是去萬壽宮的路!」

「沒錯,我正是要去萬壽宮!」

蓁蓁的臉色一變,停下腳步,站在那裡望著虛幻絲毫沒有停止的步伐,咬著嘴唇,想了一下,終究還是高聲問道,「大官人可是要去看沈家小娘子?」

虛幻停下,轉頭看著蓁蓁,微微一笑,別有深意的說道,「我為什麼就不是去見元妙先生?」

「蓁蓁姑娘動心了?」虛空和尚望著蓁蓁輕聲的問道。

蓁蓁一仰起頭,似乎有些驕傲的說道,「怎麼可能,我蓁蓁是誰,講過的青年才俊不計其數,怎麼會看上一個淫僧,哼哼,他算什麼,不就是個狀元嘛,大前年我剛出道的時候,常科大比的狀元我都沒看眼裡,更何況一個制科的狀元!」

虛空和尚只是望著蓁蓁,輕聲的說道,「你知道的,這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的?不都是狀元,一個才幾十人考試的狀元和成千上萬人中考出來的狀元,當然不一樣,要真說不一樣,那也是他不如人家?」

「再說了,誰知道這裡面有沒有什麼貓膩呢,哼!」蓁蓁那牙尖嘴利的,似乎想要把虛空和尚給說服,那傲嬌的語氣就像是一個公主在評價一個窮酸秀才一般。

「阿彌陀佛,蓁蓁姑娘,貧僧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虛空和尚雙手合什,很是認真的沉聲說道。

「都這麼說了,有什麼不當講的!」蓁蓁撇了撇嘴,望著那虛幻消失的身影,這才轉過頭看向虛空和尚。

虛空和尚微微一笑,「你還是走吧……」

「什麼?」

蓁蓁有些不解的看向虛空和尚,雖然對於這個時常默言前行的和尚她了解的不多,可是也知道,虛空和尚絕對是虛幻的心腹。而且看似不像一個簡單人物。

但對於虛空和尚忽然這般說話,蓁蓁還是覺得有些不能接受。

什麼意思?

什麼叫「你還是走吧……」

虛空和尚雙眼清澈的看著蓁蓁,眼中沒有半分波動和情.欲,有的只是平靜,「蓁蓁姑娘,師兄其實只是想幫你一把出那個火坑而已,人想要自救,而後才有人救之,如果不是蓁蓁姑娘想要脫離青.樓,我家師兄是絕對不會接受你的。」

「現在既然你已經出來了,其實沒有必要跟著我家師兄的,這樣對你的聲譽不好!」

「你什麼意思?」蓁蓁的臉色大變,冷冷的問道。 「原來鬼王神宗還有這樣的來歷!「白洛奇不由有些詫異,看來這神魔界的水還真不是一般的渾。

「所以,我擔心是有人想要解開鬼王神宗的封印,放出鬼王神宗的元神,那到時候,修羅大陸必將再度生靈塗炭,一旦修羅大陸覆滅,那已經搖搖欲墜的神魔界也將徹底崩塌!」紅霓聖女說話的語氣極其沉重,似乎已經預知神魔界和修羅大陸即將有大事發生,或許聖天帝的預言真的要成真了,如果真是如此的話,或許白洛奇就是唯一能夠拯救神魔界和修羅大陸的希望!

「神明大人是想讓我保護封印嗎?」白洛奇聽到這裡,便明白自己的任務是什麼了。

「沒錯,你的任務就是前往鬼神魔域保護封印。」紅霓聖女點點頭。

「難道神明大人不能直接出手嗎?」白洛奇不解的問道。

「當年鬼王神宗在被封印的時候,釋放元神之力,在鬼神魔域布下一道魔障,這魔障對普通的種族不會有任何傷害,但對神族卻會產生致命的傷害,所以,鬼神魔域只有普通的種族或是魔族之人才能夠進入,所以,我是無法直接插手的。」紅霓聖女解釋道。

「我明白,但以我現在的力量,最多只能對付修羅境界低中階的強者,若是在高階之上的話,恐怕就不易對付了,這次鬼神魔域之行,皇族必然會派出修羅高階的絕世強者……」白洛奇有所顧慮道。

「放心,我不會讓你孤軍奮戰的,你是不是曾經得到過一顆魔卵?」紅霓聖女突然問道。

「好像是……神明大人是怎麼知道的?」白洛奇馬上想起當年他曾經在一個叫魔心窟的地方,發現過一顆魔卵,那魔卵能夠吸收****的靈力,自從他將魔卵放入空靈界培養至今,一直都從未有過任何動靜。

「從見到你的第一面起,我就從你身上感應到那顆魔卵的氣息,你的那顆魔卵其實是曾經神魔界叱吒風雲的一隻強大魔獸,但這隻魔獸太過兇狠殘暴,最後,被我神族的上神重傷,最後化作魔卵,因為這顆魔卵無法摧毀,但若是留在神魔界,遲早會重新孵化而出,再次危害人間,所以,就將這顆魔卵送入修羅大陸。」紅霓聖女說道。

「這魔卵如此厲害,那送入修羅大陸不也會讓生靈塗炭的嗎?」白洛奇聽完,不由疑惑問道。

「因為神魔界的靈力旺盛,魔卵留在神魔界,不出百年就會再度孵化,但如果在修羅大陸,至少要千年……」紅霓聖女解釋道。

「原來如此。」白洛奇點點頭。

「我算了一下,這魔卵也差不多該到孵化的時間了,你若是能夠能與魔卵立下靈契,便能駕馭此獸,此獸所孵化出來的幼獸就相當於修羅境界的強者,若是再能吸收幾日神魔界的靈力,我想至少相當於修羅高階境界的強者。」紅霓聖女接著說道。

「聽起來似乎不錯!」白洛奇沒想到自己無意之中發現的魔卵,竟能給他帶來如此好處。

「不過,一旦與魔卵立下靈契,也就意味著你必須承受魔卵身上的魔戾之氣,這並非常人所能承受的,有可能走火入魔,你必須要有心理準備……」紅霓聖女還是事先說明道。

「我知道了。」白洛奇淡定應道,因為這種事情他已經經歷了很多次,所以,早已習以為常。

「把魔卵取出來吧!」紅霓聖女示意道。

白洛奇馬上進入空靈界,將赤色魔卵取出,放置在眼前的空地之上。

「我現在傳授你神族的靈契之術……」隨後,一道虹光不知從那飛射而出,瞬間飛入白洛奇的眉心。

眨眼間,白洛奇的腦海里就浮現出靈契之術的口訣。

「開始吧!」

白洛奇立刻施展靈契之術,頃刻間,他全身靈力充盈而出,瞬間沖入眼前的魔卵之上,同時,收到靈力衝擊的魔卵也隨之釋放出暴戾的魔煞之氣反衝回來,與白洛奇的靈力形成抗衡之勢。

白洛奇沒想到魔卵的力量竟然如此強大,他已經用盡靈力,卻無法在魔卵之上立下靈契。

就在此時,一道神靈之力從天而降,瞬間灌注在白洛奇的身上,頓時,白洛奇全身的力量一下子就暴漲起來,直接壓制了魔卵的力量,很快的,他就在魔卵之上立下靈契。

很快的,魔卵的力量也隨之減弱,慢慢消退,最後,恢復平靜。

「這魔卵我先帶回神魔界孵化,在你進入鬼神魔域之後,我會設法將幼獸送到你的身邊……」紅霓聖女嬌音落下,這魔卵就騰空而起,瞬間被一道金芒所吞沒。

片刻之後,白洛奇也被送回到水潭邊。

這白洛奇前腳剛回來,後腳花月容的嬌影就出現他的眼前了。

「你怎麼來了?」白洛奇問道。

「剛好路過,順便過來看看你。」花月容嘴上這麼說,但實際上,她就是專門來看白洛奇的,不過,她知道白洛奇在修鍊,本來不想打擾的。

「是嗎?對了,這次去鬼神魔域兇險萬分,我給你裝備了幾件護身的寶貝……」白洛奇說著,就取出這幾天從寶殿內精心挑選的幾件聖寶,雖說這些聖寶多半是神魔界強大神寶的仿製品,但也在修羅大陸也足以算是彌足珍貴的。

花月容見到這些聖寶,眼眸也都不由閃爍起來,因為她一眼就能看出這些聖寶非同凡響!

「你哪來的這些寶貝!」花月容不由問道。

「算是這次去人族的收穫吧!」白洛奇找了個借口。

花月容倒也沒追問,也乾脆的收下幾件聖寶。

與此同時,因為這次前往鬼神魔域乃是十分難得的機會,加上又涉及族王繼任者之爭,因此,其他領地也都想從中受益。

雖說鬼神魔域兇險萬分,但是這次前往鬼神魔域的,可都是修羅族的精英強者以及皇族強者實力至少也都是皇級高階之上,而修羅境界的強者更是不在少數,除此之外,騏皇子、安月公主以及天郡王這次也必然會傾力而出,派出皇族之中的修羅中階甚至修羅高階的絕世強者助陣,所以,以這樣龐大的勢力陣容進入鬼神魔域,如果謹慎行事,至少能夠明哲保身! 虛空和尚望著自家師兄那消失在蜿蜒的山道樹林之中,才看著蓁蓁慎重的說道,「既然蓁蓁姑娘知道我師兄是出身佛門,那可知道佛門的佛子是如何選出來的?」

「怎麼選出來的?」

虛空搖了搖頭,沒有具體的說道怎麼選出來的,只是淡淡的說道,「一寺之佛子,乃是一個寺院的根基,更是一種傳承,是一座寺廟可以毀,經書可滅,而傳承不斷的保證,說白了他們都是行走在世俗間的活佛,是大慈大悲的菩薩,是一手滅國一口九萬千生命的不滅羅漢,你覺得,這樣的人,會被羈絆在紅塵美色之中嗎?」

「貧僧是為了你好!」

虛空淡淡的說道,雙手合什,對著蓁蓁姑娘一鞠躬,輕聲的說道,「走吧,離開他,對你才是最好的選擇……」

這種態度讓蓁蓁的心裡一震。要知道虛空和尚是誰,乃是爛陀寺出來的武僧。正如一寺之中只有一位佛子一樣,一寺之中也只有一個武僧,其餘的都不過只是護廟和尚。一個是僧,一個是和尚,雖然說意思上沒有太大的區別,可地位確實差的太遠。

僧者,佛之高僧,駕馭世間一切力之源。

和尚者,佛之信徒,全身心的侍奉於佛祖座前而已。

一個武僧能夠這般的對她說話,蓁蓁如果說不感動那是絕對不可能的,而且蓁蓁遊歷於青.樓楚館之中,什麼樣的人沒見過,但一顆赤誠之心她還是分辨的清楚。

虛空和尚的便便是如此。

他沒有什麼壞心思,也沒有什麼所圖謀,為的只是勸解自己。

一切為了自己。

甚至對於虛幻的了解,蓁蓁也明白自己是萬萬趕不上虛空和尚的。虛空和尚既然這般的勸解自己了,那就一定是真心為了自己。

只是,自己會離開嗎?

這一刻,蓁蓁忽然間有些迷茫了,當日里曾計劃虛與委蛇的跟著這虛幻兩年,然後自由的離去,大周天下十幾省,幾十路,數百州府之地,她想要去見識一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