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霎那間,隋戈所化的大雕猛地衝天而起,直入雲霄之中,竟然比飛劍還要快上許多,也比隋戈駕馭鴻蒙石的時候快多了。

頃刻間,隋戈已經到了九天之上,化身為大雕之後,隋戈被氣流托著輕鬆地滑翔著,他可以清楚地感覺到氣流從羽毛和身軀流過的那種感覺,感受到真正的飛翔的。

這種飛翔和御劍飛行是截然不同的。

隋戈現在終於感覺到,御劍飛行,根本不是飛翔,而只是飛行。

一字之差,境界感受截然不同。

飛行,只是一種趕路的手段而已;飛翔,卻是一種享受,一種境界。

人可以駕駛飛機在天空中飛,製造輪船在水裡面跑,但是卻永遠無法體會到鳥兒和魚兒的心境。天空,依然是屬於鳥類的;大海,也永遠是屬於魚類的。

不過,此時隋戈化身為大雕之後,卻終於體會到了何為境界,也體會到了鳥類對於天空和風的感悟,這種感悟,作為人類修士,是永遠都無法體會到的。

而隋戈此時所化的大雕,可是妖獸,翅膀伸開之後,足足有四米多長,全力飛行的時候,猶如風馳電掣一般,速度極其驚人,因為隋戈分明感覺到,他的這一雙翅膀,似乎對氣流、風向特別敏感,飛翔的時候,可以消耗最少的元氣,達到最快的速度。

不過,隋戈的速度好像仍然沒有達到鷹長空當日的速度。

究竟是哪裡還有問題呢?

隋戈心裏面想了想,很快就有了答案:

風雷翅!

鷹長空雖然是妖獸,但也算是了不起的妖怪了,因為它居然將它的一對肉翅煉成了一對極其厲害的法寶,這件法寶就是風雷翅,雖然這風雷翅目前只是上品寶器,連絕品寶器都算不上,但是因為蘊藏了風雷之力,所以對於提升速度,是非常有用的。

只是,之前隋戈是人的身體,要融入這一對翅膀,似乎並不協調。

而此時,隋戈化身為大雕,則可以輕鬆地融合這一對風雷翅,而且這樣才能夠將風雷翅的速度優勢完全發揮出來。

心念一動,隋戈就將這風雷翅從鴻蒙石中釋放了出來。

鷹長空留在風雷翅中的神念早已經被隋戈用天雷給轟滅了,不過,這一對風雷翅畢竟是鷹長空用自己的翅膀煉製而成的,所以這風雷翅仍然對大雕的身軀有一種親切感,隋戈可以感受到,它很容易就嵌入了翅膀之中,並且完全融入到了他的翅膀裡面。

嗖!

當這一對風雷翅融入翅膀之後,隋戈立即感覺到速度陡然增加,這一對翅膀似乎不僅可以最大程度地利用風力,而且還能操控風力、雷電!

歡喜農門:王爺,種地啦 隋戈的心情無比暢快,全力飛行,頃刻間,也不知道越過了多少山水。

忽地,下方正在發生的事情,引起了隋戈的注意:

下方的一個山谷當中,一小隊天竺兵正在高處的據點,狙殺山谷下方的牛羊,一個華夏藏族牧人正在將山谷中的牛羊向山谷外面趕,只是山谷外面此時風雨很大,牧人本意打算到這裡來避風雨的,卻沒想到天竺國的阿三士兵已經在這裡新設了暗碉據點,並且肆意狙殺尚在國境線內的牛羊。

雖然隋戈身處高空之中,但是以他目力,自然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甚至,對於那些阿三士兵的獰笑聲,隋戈都聽得一清二楚。

看到這一幕,隋戈心裏面真是百般滋味:

臧天曾經說過的話,猶在隋戈的耳邊想起。如今華夏的確富裕了,經濟上去了,生活似乎也變好了,但是「龍魂」卻開始潰散了,失去了建國之初那種上下一心、眾志成城的精神,也失去了龍的傳人應有的風骨、傲骨,使得周圍這些虎狼之國又開始對華夏神州虎視眈眈了,甚至不斷進行挑釁。這些挑釁不僅僅是來自棒子、倭鬼,也來自天竺國的阿三們。只是,很多華夏國人並未用心留意罷了。亦或者,並未真正去留意過。

自從上一次跟天竺國的孔雀王侍有了衝突,並且順手滅了幾個人之後,隋戈專門用龍騰的信息中心查詢過天竺國的情況。這些年來,天竺國的阿三在邊境線上新增了許多據點,並且增設了很多軍事工事,兵力也在逐漸增加,顯然是賊心不死,更加可恨的是,這些阿三士兵們不斷在邊境線附近滋事,挑釁的行為越來越多了。

看來,自從五十年前被狠狠教訓過之後,這些阿三們的膽子又大了起來。

不過,膽子大起來的又何止是阿三,如今棒子、倭國,甚至連越南、菲佣這些鳥國,都開始放肆起來,驅趕華夏漁民,奪取海上油氣田,

華夏神州,龍威還剩幾何?

隋戈的心頭,湧起了一種莫名的悲涼,作為神州子民,龍的傳人,隋戈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且不知道何時何日,華夏巨龍能夠真正屹立在東方,讓世界為之驚嘆?

何時何日,神州子民真正可以老有所養,病有所醫,豐衣足食、安居樂業,華裔子孫,在他國之土上,也不會被人稱之為「東亞病夫」、「黃皮猴子」、「豬玀」,不會被他國人像豬狗一樣屠戮。

何時何日,才能恢復當年「犯我華夏,雖遠必誅」的天威!

殺!

隋戈的心頭,湧起了強烈的殺戮之心,身軀準備向著下方的風雨衝去。

而這時候,下方的形勢忽地發生了變化!

【第五更!讀者們真給力,請繼續砸票,小米會盡量跟進!】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風雨之中,有兩個人影正在山谷的岩壁上快速移動著,敏捷得如同壁虎一樣,風雨不僅阻擋不了這兩人的身形,反而成了最好的掩飾。

這兩人,都穿著華夏軍人的野戰服,不過從其身手來看,只怕不是普通的軍人。兩個人的速度很快,很快就摸到了阿三軍人的據點旁邊,然後用消音槍幹掉了藏在暗碉裡面的幾個阿三士兵。隨後,一個人進入了暗碉,用一種藥劑將這一小隊阿三士兵的屍體全部給處理掉了,那藥劑就像是隋戈曾經用過的化屍粉一樣,毀屍滅跡效果不錯,這兩人做得乾淨利落,看來已經不是第一次做這種「清理垃圾」的事情了。

很快,那人退出了暗碉,正要打算離開,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四個人影,迅速地圍了過來,將兩位華夏士兵包圍了起來。並且,其中一個阿三,竟然是御劍而來,以一個瑜伽禪坐的方式端坐在一柄古樸的飛劍上,顯得極其裝逼。

看樣子,這四個阿三,必然都是天竺國孔雀王侍的成員了。

因為這些人,腰上都纏著一根腰帶,那腰帶上有一隻華麗的孔雀圖案。隋戈從龍騰的資料中得知,那孔雀代表著古代天竺國最鼎盛時候的孔雀王朝,也稱之為摩揭陀國王朝,當時作為王朝最強的王者阿育王,曾經建立了一支極其強大的侍衛部隊,其稱之為「孔雀王侍」,這就是如今天竺國孔雀王侍的來歷。

這四個阿三,顯然不是突然出現的,先前那一小隊阿三士兵,興許只是孔雀王侍的布置下的一個魚餌,專門用來「釣龍」的,而那兩位穿野戰服的龍騰成員,顯然是吃下了對方的「魚餌」,陷入了一個必殺的陷阱之中。

兩個龍騰成員不過是先天中期的修為,而對方三個先天期加一個築基期,連逃命的資格都沒有!

正因為如此,那飛劍上坐著的阿三才如此裝逼,他趾高氣揚地向兩位龍騰戰士說道:「支那小兵,我知道你是什麼龍騰的成員,跪下投降吧,我可以饒你不死!」

「放屁!」

其中一個龍騰戰士高聲罵道,「媽的!臭阿三,趕緊動手吧,爺爺就是死,也不會向誰求饒的!」

說完,這名龍騰戰士騰空一躍,竟然不顧下方的懸崖絕壁,向著那飛劍上的阿三以掌化刀,釋放出先天真氣,向著阿三的頭頂全力斬殺而去。

不成功便成仁!

龍騰的士兵,果然都是真漢子,明知道不敵,但是不懼、不退、更不求饒,直接以最強大的攻擊方式斬向對方,縱然不敵,也要以死殉國!

另外一人,卻向著另外一個阿三全力攻了過去,他的目的似乎很簡單:臨死拉一個墊背的!

「愚蠢的支那人!」

御劍的阿三大喝一聲,霍地從飛劍上站了起來,面對向他飛躍而來的龍騰士兵領空一指,極其狂妄而裝.逼地說道,「阿那葉之劍,劍影分光,斬殺!」

霎那間,阿三的劍指上爆出數十道劍光,凌空向著龍騰士兵激射而去,顯然是要在對方靠近身體之前將其擊殺。畢竟,先天期修行者的劍氣固然可以隔空斬殺對方,但是先天真氣只能覆蓋一定範圍,正因為如此,那位龍騰士兵才要騰空躍起,飛撲去斬殺阿三,因為距離不夠,先天真氣也是枉然。不過,這阿三能夠修為達到築基期,顯然也不是蠢貨,所以不待龍騰士兵撲近,已經先一步揮出了先天劍氣,以他的修為也先天劍氣的犀利程度,要斬殺這位龍騰士兵,的確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因為境界的差異,往往就代表著巨大的實力差距。

阿三傲慢的臉上流露出不屑之色,看著那位龍騰士兵,就像是在看一隻死蒼蠅似的。

劍氣頃刻逼近那位龍騰士兵。

龍騰士兵的臉上,浮現出強烈的不甘:他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只恨不能將這阿三擊斃!

眼看這位龍騰士兵就要被劍氣絞殺成碎肉,就在這時候,一個巨大的黑影撕裂風雨,以肉眼難以企及的速度到達這位龍騰士兵面前,替他擋住了阿三釋放出的先天劍氣。

噗!噗! 千億總裁,我們不復婚 噗!噗!噗!噗!

削金斷玉的先天劍氣激射在黑影身上,似乎就像是雨點打在芭蕉葉上一樣微不足道。龍騰士兵眼中不禁駭然,因為這時候他才看清楚,替他擋住致命劍氣的黑影竟然是一頭巨大無比的金雕,雖然他經常在藏區看到金雕,但卻從未見過如此龐然大物。更讓他沒想到的是,這金雕居然可以抵禦先天劍氣。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更是讓這位龍騰士兵預料不及:那巨大的金雕,竟然伸出爪子向著那阿三抓了過去,看那動作,就像是老鷹抓小雞似的。

飛劍上的阿三自然也發現了情況不妙,不過他不知道這金雕的厲害,看著金雕向他撲來,喝道:「扁毛畜生!你去死吧——」

喀嚓!

阿三正要釋放出先天劍氣,忽地卻見那金雕的爪子上擊出一道金色閃電,狠狠地劈在了阿三的飛劍上,閃電透過飛劍傳導至阿三全身,強大的雷電之力點得他直翻白眼、手腳抽搐,哪裡還能釋放出什麼先天劍氣,直接一下子從飛劍上栽了下去,已然是凶多吉少。

那位龍騰士兵這時候也開始向下墜落而去,因為他只是先天期修為,並不能御空而行。

不過,隋戈所化的金雕伸出爪子一抓,就將那龍騰士兵抓住了,然後輕輕一拋,讓他安穩地落在了山谷頂上的岩石上。隨後,隋戈大翅一展,將另外一位龍騰士兵也救了出來,直接將另外三個孔雀王侍用翅膀給扇飛了。

下方山谷中那位牧民,看到這樣的情況,早已經匍匐在地,口中默默誦念佛經,似乎在稱頌神靈之類的。不過,在一些藏民的信仰之中,金雕這種猛禽本來就被視為一種神鳥。

隋戈解決了這四個孔雀王侍,然後向兩位龍騰士兵說道:「你們趕緊離開這裡吧。這幾個阿三死了,他們的人肯定很快就會來了。」

「你……你居然可以說話?」其中一位龍騰士兵說道,「你難道是妖怪? 昏久必婚 不過,謝謝你出手相救了。」

「雖然妖怪,但也是華夏妖怪!」隋戈正義凜然地說道,「對於這些滋擾神州的異國妖孽,當然是殺個精光!然後見他們全都吞食了!」

最後這一句話,將妖怪的特性顯露無疑了。

兩位龍騰士兵並不懷疑他們看到的是一頭「鷹妖」,再道了一聲謝,正要離開,忽地隋戈驚呼道:「不好!我帶你們走!」

鴻蒙紫氣噴出,一下子隋戈就將兩個龍騰士兵捲入了鴻蒙石的空間中。

隨後,隋戈一震翅膀,以極快的速度飛入了天空之中,頃刻之間,已經在百里開外。不過,隋戈感覺到那一股危機感卻並未消失,反而有越來越近的感覺。

怎麼可能!

隋戈心頭猛驚:他已經將風雷翅的威力都催生到了極限,對方是什麼來頭,居然還追的上他?

「阿彌陀佛!」

隋戈聽到一聲佛號在身後方響起,「孽畜!苦海無邊回頭是岸,皈依我佛,方是正道!」

「我是妖族之人,你是佛門中人,誓不兩立!」隋戈大聲喝道,繼續奮力飛行,因為後面那傢伙早就堵住了他回華夏的退路,所以隋戈只能反向天竺國的方向逃逸而去。他本以為憑藉變身鷹妖的速度和風雷翅,就可以輕易擺脫後面的傢伙,可惜隋戈料錯了,後面這傢伙的修為實在太恐怖了,只怕修為已經進入了元嬰期,因此身法速度才如此恐怖,即便是隋戈化身為鷹妖,一時間也無法擺脫追趕。

不過,若是隋戈沒有「變身」的話,只怕最多兩個呼吸的時間,他就已經被追趕上了。

之前曾經聽雷河說元嬰期的老怪物何等厲害,隋戈本來還有些不以為然,但此刻看來,元嬰期的這些老怪物,果然是非同凡響,單單是這瞬移一般的身法,就足以讓人驚心肉跳了。

「阿彌陀佛!冥頑不靈!」後面那聲音繼續道,「孽障!皈依我佛,你可做我達拉謁的坐騎。從此,好處少不了你!」

「坐騎?我呸!」

隋戈一邊逃一邊高聲罵道,「臭禿驢,你算什麼東西,也想讓我鷹空成為你的坐騎!我鷹空好歹是華夏神州妖族中的強者,豈能被你天竺國的臭禿驢給騎了!」

「孽障!不知悔悟!待我收服了你再說!」後面那人怒哼一聲,聲音猶如驚雷獅子吼。

「禿驢,你抓得住我再說吧!」隋戈冷冷道,身形猛地向下一墜,向著大片山脈而去。

隋戈明顯感覺到,對方的修為境界雖高,但是在速度上,對他並沒有絕對性的優勢,否則的話,早就已經追上他了。而就算是有優勢,那優勢也並不算明顯,所以隋戈決定進入山脈之中,藉助其複雜的地形和高超的飛行技巧來擺脫對方。

那禿驢的飛行速度也許很快,但是在技巧、靈活方面,肯定不如一頭翱翔在天空已經千百年的「老」雕,因為鷹類才是天空的主宰。

嗖!

隋戈快逾閃電,沖入了一個深邃的山谷之中。

「孽障!」

後面的禿驢憤怒的呼喝了一聲,緊追不捨。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通過神念,隋戈已經看清楚了後面那禿驢的本來面目:此人是一個乾瘦如柴的老頭,渾身漆黑髮亮,身上只披了一件黃色袈裟,胸口掛著一串佛珠,光頭,鬍鬚很長,幾乎都有他整個人那麼高,赤著雙足,很像是苦行僧。不過,這老頭眼中卻閃爍著炙熱的光芒,似乎很想將隋戈收為其坐騎。

不過,此時隋戈穿梭在山谷之中,就像是魚在大海中一樣,儘管山谷之中地形十分複雜,山風也很大,但是卻不能對隋戈造成半點影響,反而他藉助風力和地形,逐漸拉開了跟後面那個叫達拉謁的禿驢的距離。只是,達拉謁的神識異常強大,隋戈仍然感到對方的精神力正緊緊地鎖住他的位置。

該死的禿驢!

隋戈在心頭咒罵了一聲,尋思著如何才能徹底擺脫那禿驢。

轉身拚命一戰,顯然不是最好的選擇,畢竟現在已經進入了天竺地境,客場作戰,還是跟一個元嬰期的老怪物,很顯然是不明智的。只是這麼一直逃逸的話,看樣子也無法甩開老禿驢的追蹤,尤其是很難避開他的精神力鎖定。

不過,隋戈的腦子可沒有因為變成了老鷹而智商下降,他的腦子轉得飛快,很快就有了另外的想法:飛入天竺國的大城市當中。

一則,進入大城市之後,隋戈可以驅散魔葯的藥力,變回本體,可以迷惑對方;二則,大城市人口眾多,尤其是阿三人口眾多,任何一個城市裡面,少說都有數百萬人,隋戈才不相信,那老禿驢敢將他們的人全部滅殺。

這似乎才是一個好辦法,於是隋戈從另外一個山谷中鑽了出來,再次飛上了高空,找尋天竺國的大城市,準備找機會來一個金蟬脫殼。

「孽障!看我菩提手!」

達拉謁又一聲怒吼,忽地隔著數百里的距離向著隋戈一拍來,隋戈也不知道那門什麼菩提手是什麼東西,只是感覺到背後有一個金色的巨大手掌,如同一座五指山峰一樣向他拍來,那巨大的金色手掌之中,有一個閃閃發亮的「卐」字。

隋戈雖然將速度提升到了極限,但是仍然快不過這手掌,甚至連劈開都不行,這巨大的手掌好像是長了眼睛似的,任憑隋戈如此閃避,還是緊緊地追著他,然後拍在了隋戈的身上。

轟!

金色大手掌狠狠地撞在了隋戈的身體上,他龐大的身軀晃動不已,感覺真像是被一座山峰給撞了一下似的,渾身都要散架了,不過憑藉隋戈身上的木皇罡氣護身,倒還能勉強抵禦,只是除了巨大的力量之外,那金色手掌中的「卍」字,卻蘊藏了另外一種詭異的精神力量,頃刻間侵入了隋戈的精神世界,竟然讓他產生了幻覺:

眼前的景物好像忽地消失,蒼茫天地之中,只有一個巨大的「卍」字屹立在天地之間,釋放著萬道金光,帶著無窮的神聖和威嚴,讓隋戈禁不住為之臣服、跪拜。不過,隋戈如今的精神力也異常強悍,瞬間就知道這是那阿三老禿驢的鬼把戲,趕忙收攝精神,大喝道:「我為萬木皇者,君臨天地,怎可能被你區區的佛門真言震住,佛擋殺佛!給我破!」

隋戈的精神力量凝聚成青帝木皇甲胄的虛影,頓時釋放出無比威嚴、霸絕天地的皇者之氣,遠古聖帝的甲胄,豈是一個區區的佛門真言可以比擬的,那一個卍字的光芒和威勢頓時弱了下去,與青帝木皇甲胄比起來,簡直是螢蟲和皓月的差別。

頓時,幻象破去。

但隋戈的處境仍然不樂觀,龐大的身軀開始向地面急墜,耗費了不少元氣,才完全化解掉達拉謁的一記菩提手,心頭暗道元嬰期的老怪物果然是厲害,手段也是如此之多,險些就招架不住了。

不過隋戈並不知道,達拉謁老禿驢的心裏面比他還震驚。因為在達拉謁看來,這一頭金雕雖然神駿,並且已經可以說話了,但應該沒有結成妖丹,否則的話,就可以化身為人了。所以,達拉謁打算將其收服作為坐騎,以顯得他身份尊貴。誰知道,他打出一記菩提手,居然還是讓這金雕給逃了,並且居然沒受什麼重傷,對於一個元嬰期的老怪物來說,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啊。

但是,對於達拉謁來說,這更加堅定了他要降伏隋戈當其坐騎的決心。

隋戈穩住了身形之後,再也不敢向天空高處飛了,只揀那些刁鑽的山谷、叢林中飛行,免得又一次成了那老禿驢菩提手的活靶子。同時,隋戈不斷地用精神力偵查四周,希望找到一個大城市,可以讓他從容地脫身。

隋戈的肉身境界雖然還處於結丹初期,但是他的精神力,卻遠遠超出這個境界,只怕是結丹後期的修行者,精神力也未必有他強橫,所以隋戈的精神力全身展開的時候,甚至可以延伸到方圓千里之內的範圍。

只是,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隋戈還未探測到大城市的存在,卻探測到另外一股強橫的神念。

雖然彼此都是一觸及過,但是隋戈已經知道了對方的大致位置,並且推測出對方的修為至少都是結丹期的強者。於是,隋戈心頭很快就有了一個想法:嫁禍江東!

隋戈立即向那一股神念所在的地方靠近,將達拉謁引了過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