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千幽?」

「是的。」

程啟雙更驚訝了,他之前也聽過雲千幽的名字。

要知道,雲千幽的名字可是非常響亮呢!

不過半年時間,她的名字就如同颶風一樣席捲了整個深州城。

最年輕的高級術士,清源居的東家,手上還有各種店鋪資源……最重要的是,她的年紀太小了!

這樣的小姑娘,怎麼能不讓人震驚呢?

而且,程啟雙對雲千幽的印象非常深刻,因為那順風鏢局就是雲千幽的產業。

當初開鵬程鏢局的時候,他還以為可以將生意搶過來呢。沒想到,雲千幽竟然有一手!

所以,他對雲千幽的手段印象非常深刻。

「那房車……也是雲千幽弄出來的?」 之前程啟雙就聽說,方士工會的房車是雲千幽提供的法子。

而現在,房車可是風靡了整個深州城。

就連他也想買一輛房車,但因為遲了一步,到現在都還沒買到手呢。

以他的身份,都無法買到房車,從這裡就可以說明,這房車是如何的受歡迎!

而房車是雲千幽這樣的小姑娘提供的法子,這不得不讓人大吃一驚。

程啟雙也不得不對雲千幽表示佩服。

若是他們家有這樣的人才,哪裡用擔心今後的發展呢?

一個家族發展的基石便是人才。

他們家的高手不少,但他們家的經商人才可不多。

有武力當然很重要,也要賺錢啊!得有足夠的資源,才能繼續提升。

不過,他們家沒有這種人才,所以,他對雲千幽這種點石成金的人才很是眼熱。

「是的,那是小姐的作品。」古唯語帶驕傲說道。

「原來雲小姐那麼厲害啊!」田紀嘉在一旁驚嘆,「這樣優秀的小姑娘,要是誰娶到的話,那可真是有福氣啊!不知道誰那麼有福氣啊!」

她說這話的時候,還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兒子,意有所指。

「我們小姐已經有未婚夫了。」

古唯看到這母子倆的互動,低垂著眼眸說道。

「哎呀!已經有未婚夫了啊!」田紀嘉驚嘆,「怎麼那麼早就訂婚了?」

「這樣出色的女子,當然早早就被人慧眼識珠,定了下來。」古唯八風不動,心裡卻是很厭煩。

若不是他們是他的親人,他說出來的話會更狠。

他也不明白,為什麼田紀嘉和程傑川沒有半點自知之明,更沒有半點識趣。

雲千幽都已經有未婚夫了,他們眼中的光芒還是沒有消失。

這讓他心裡很是反感。

他不知道,自己回歸程家,到底是福是禍。

「好了,咱們不討論這個話題了。」程啟雙看氣氛不對,當機立斷,轉移話題。

「小唯,既然你回來了,那我給你介紹一下其他兄弟?」

「嗯,好。」古唯沒有多大反應。

其實,若不是程傑川經常到雲家去,還經常去騷擾雲千幽,他不會那麼快就回程家。

坐了這半刻鐘,這裡沒有半點讓他感到溫暖的地方。

但他回來之前,雲千幽還說了一些話。

「雖然你不喜歡程家,但程家怎麼說也是你的家,裡頭有東西是屬於你的。當然,如果他們對你好的話,你把東西送他們也沒事。但如果他們對你不好的話,咱們的東西可不能拱手讓人!」

這話成功說服了古唯。

當然,他的心思也不是想要程家的東西——雲千幽給他的東西多了去了,程家的東西他並不放心上。

他只是覺得,田紀嘉和程傑川那麼認真地催促他回來,應該是很期待他的歸來才是。

只是他不明白,為什麼他們的反應會是這樣!

看著母子倆站在一起的畫面,他總覺得自己是個局外人!

當然,三十多年的時間和感情的缺失,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要補回來並不容易。

幾人又說了一些話之後,程啟雙終於弄清楚了古唯這些年在外頭的經歷,表情也有點愧疚。

「我讓人給你安排一個大院子……」

「老爺,妾身已經準備好了,他的院子就在秋霜院旁邊的清竹園。」

清竹園?

這倒是挺好的。

程啟雙點頭,「那就由夫人做主了。」

安置好古唯之後,田紀嘉又說了幾句話,這才帶著程傑川回自己的院子去。

「娘!」

一進門,程傑川的臉色立刻拉了下來。

他已經憋了一天了,快要忍不住了。

「怎麼了?」田紀嘉慈愛地看著他,「發生什麼事情了?」

「娘!大哥他吃裡扒外!」程傑川告狀道。

若是古唯在這裡的話,一定會笑死。

他還沒吃過程家的一口飯,哪裡來的吃裡扒外?

但對著母子倆來說,他們就是這麼想的。

「怎麼了?你跟娘具體說說。」

「他跟我說,讓我不要再找雲千幽!」

說到這裡,程傑川心裡的火氣更甚了。

他一向自視甚高,其他的姑娘他半點不放眼裡。

很難得,他看上了雲千幽。

如此珍貴的機會,雲千幽不懂得珍惜,而這該死的大哥還跑來跟他說那些話!

這讓他心裡的火越燒越大。

田紀嘉的表情有點難看。

「你大哥是這麼說的?」

「對!他說得可難聽了!」程傑川氣憤不平。

田紀嘉的臉色也拉了下來,「他是不是瘋了,他知道誰才是他的家人嗎?誰才是真正對他好的嗎?」

「大哥在外頭被人帶壞了!」程傑川皺鼻子,「他應該站在我們這一邊的!「

看著憤怒的兒子,田紀嘉很心疼,「你大哥才剛回來,所以還分不清好壞呢。沒事,再過幾天他就知道了。」

「希望如此吧。」程傑川哼了一聲,然後對田紀嘉撒嬌,「娘,我要怎麼樣才能拿下雲千幽啊?」

「你很喜歡她?」

「是啊!」程傑川點頭,「除了她之外,哪裡有其他女子配得上我?」

「她年紀還那麼小……」

「小一點也沒事,我喜歡!」

田紀嘉的臉色更難看了,有點支吾。

她也沒想到,兒子竟然真的對雲千幽那麼上心!

但是,她更明白,雲千幽不是好惹的。

之前只不過和雲千幽打了一次交道,可雲千幽給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一個小姑娘,能夠打下這樣的產業,絕對不好惹!

可是,兒子看著真的很在意,那可怎麼辦?

「娘,你幫幫我啊!只要我將她追到手了,他們雲家的東西不就是咱們的了嗎?」

這話成功觸動了田紀嘉心中的那根線。

「好,讓娘想想。」

「要是大哥懂事的話,他就能幫我了!」程傑川很是懊惱。

他覺得,像古唯這種腦子僵硬的人,是不會幫他的。

想到這裡,他就覺得各種鬱悶。

「沒事,娘幫你解決。」

見不得兒子失望懊惱的表情,田紀嘉趕緊安慰。

「真的嗎?謝謝娘!」

程傑川立刻振奮精神了。

「你放心,娘一定讓你得償所願。」

田紀嘉這麼說著,眼中閃爍著讓人心驚的光芒。 古唯回了程家之後,程家很快就擺出了認親的架勢,還邀請城中各大家族的人來參加宴會。

這次的認親宴,還邀請了雲千幽。

接到請柬的時候,雲千幽倒沒覺得意外。

不過,對於程家那麼大的陣仗,她倒是覺得挺意外的。

看來,程家對古唯的認祖歸宗還是很滿意的……吧?

不管如何,程家已經將這個姿態擺出來了。

她和古唯的關係那麼好,自然是要去赴約的。

在宴席當天,雲千幽便帶著娉娉婷婷和一些禮物過去了。

這些禮物的分量可不輕。

這裡頭有一塊很特別的礦石,是煉器的好材料。而且還有一株玄級靈植。

這兩份禮物加起來,規格很高了。

三人乘坐著房車到了程家門口。

程家已經來了許多客人了。

在看到畫著一朵雲的房車過來的時候,眾人的表情有點奇怪。

這可真稀奇,雲千幽竟然也來參加宴會啊!

消息靈通的人都知道,雲千幽和程家的關係可不是非常和諧。而能夠站在這裡的,消息可都不閉塞。

所以說,大家都知道他們雙方的關係。

不說遠的,順風鏢局和鵬程鏢局現在可不是非常和平啊。

雖然沒有打起來,但兩家的競爭可是白熱化呢!

不過,總的來說,還是順風鏢局穩居上風。

而且,經過一段時間的競爭之後,大家心裡形成了一個想法。

——順風鏢局才是真正的老大!

他們也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來,鵬程鏢局的很多規則都是跟著順風鏢局制定出來的。

在沒有知識產權的這裡,這樣的做法無可厚非,只不過會讓人覺得膈應而已。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