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是在瞬間,李牧腦海中上萬種各種層次等級的武訣在腦海中噴涌而出!

在李牧的控制下,那一本本武訣形態盡數化作一蓬細沙,而後重新凝形,化為一幅內力在經脈中的內力流轉圖!

直至所有的武訣都重新凝形,李牧在心中大喝一聲,道:「合!」

那一幅幅內力流轉圖在李牧腦海中一個個重疊起來,形成厚厚的一層,其上令人眼花繚亂的內力路線彷彿將人體內部所有的經脈都包含了一樣,放眼望去,這就是一張人體經脈盡數發光的經脈圖!

但是李牧知道這是錯覺,這種景象只不過是自己沒有看清楚其中的細節而已!

「雙瞳!開!」

李牧瞳孔中的眼球瞬間一分為二,在這一刻,李牧就是連腦海中精神力之海中的精神力顆粒都能夠看的一清二楚,更別說眼前這內力流轉圖了!

視線放在眼前的圖上,頓時圖上的相同之處和不同之處盡數展現而出,無所遁形!

李牧的精神體嘴角揚起,抬起手將一處多餘的不同之處虛空中一抹,頓時,那圖上李牧想要抹消掉的地方就消失一塊!

在雙瞳的瞳力幫助下,李牧清理的速度越來越快,不多時,一幅嶄新的內力流轉圖出現在了李牧腦海中!

只見這圖比之之前的眾多圖都要複雜,李牧輕笑一聲,目前的萬法煉體訣的內力運轉圖也出現在了腦海中!

「合!」

新圖與萬法煉體訣的內力運轉圖合二為一,這一次的相同與不同之處便很是明顯!

「消!消!消!」

一處處不同之處被李牧迅速抹消,一幅更加完整的新圖出現在李牧眼前!

「開始吧!」

突然,李牧在眾人與老者驚訝的目光中盤膝而坐,內力在身體外閃耀,只有從李牧臉上的痛苦之色才能看出李牧現在還在承受著強大的壓力!

「堅持不住了嗎?」

老者面上出現一絲疑惑,心道:「聽酒叟說這小子能夠一拳使森羅瀑布逆流而上,卻居然連這結丹境巔峰境界的氣勢都承受不住?」

頓時,老者有些失望,覺得李牧也不過是個天賦異稟的天才而已!

「這個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天才!」

可是他的想法剛剛升起,卻在這一刻變成了震驚!

嘭!

李牧的身體中竟然傳來了一聲爆響!

「突……突破了?」

看著和在場勉強支撐住的武者們眼睛里都是閃爍著同樣的震驚的光芒,眼睛瞪大到眼珠都變得更加突出!

「怪物!」

那手持佩劍的男子也和眾人一樣震驚,但是更多的卻是更加強烈的嫉妒,道:「為什麼!他為什麼能夠突破!師傅說我會是這萬象森羅這一代的第一人!為什麼?為什麼會有人搶了我的風頭!」

只見李牧緩緩站起身形,雖然動作還是有些生澀,但是目前的壓力已經做不到限制李牧的行動了!

「肉體力量超凡四重境!修為境界半步結丹!」

李牧心中有些激動,不禁笑了出來,心道:「這就是融合功法的好處啊!」

功法提升等級,李牧的修為也會隨之提升,因為功法的效用更加大,對身體的增幅作用也更加強大!

李牧對著高台上的看著彎腰抱拳,道:「多謝前輩成全!」

看著臉上雖然震驚,但是下意識的受了李牧一拜,嘴唇也是咧開,乾笑了兩聲,心道:「老夫也不是故意的啊……」

此時場中只有幾個武者完好無損的站在原地,其他人早已躺在地上,被黑影逐漸帶離此地!

「呵呵呵……」

老者看著場中的李牧等人,摸著鬍子笑了兩聲,道:「好了……」

呼……

那強大的氣勢在頃刻之間如同潮水般退走,眾人頓時一陣腳步虛浮,險些栽倒在地!

「老夫一共釋放三次壓力,承受過第一波壓力的人,通過!成為普通弟子!」

「承受過第二波壓力的人,良好,可以被宗門重點培養!」

「承受過第三波壓力的人,優秀!也就是你們七個人,會得到宗門的特殊培養!」

老者目光一掃李牧七人,安排道:「你們七個就在這第一峰峰頂住下,現在會有人帶你們去宗門給你們安排的各自的房間!」

老者招了招手,七道黑影瞬間出現在老者背後,老者道:「我是這第一峰的峰主,海無涯!現在跟著他們回去你們的房間吧!」

唰!

老者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 七道黑影,也就是身著黑袍,將自己的臉隱藏在大大的帽子下的七個黑衣人,帶著李牧等七人各自分散開,向著第一峰的建築群內移動!

李牧被其中一個比較高大的黑衣人帶著離去,來到了一處由磚石堆砌成的房屋中,屋內只有床鋪和日常所需的桌椅板凳,茶壺一類的東西!

「這是你的屋子!」

沙啞至極的聲音從黑衣人口中發出,李牧眉頭一皺,這聲音讓耳朵很不舒服!

「屋中有一密室,密室中有凝聚天地靈氣的陣法,可以加速修鍊,對你的修鍊有幫助!」

李牧皺著眉頭將黑衣人的介紹聽完,然後抱拳問道:「我們七個人的屋子都是這樣的嗎?」

李牧一定要問清楚這個問題,如果只有自己能夠擁有這個屋子的話,那日後的麻煩可不小!

估計會有許多的人嫉妒自己的待遇,從而暗中樹立許多敵人!

「不!只有你一個人有這種待遇!」

李牧瞳孔一縮,心道自己猜對了,心下暗暗決定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能暴露這個消息,因為在這魚龍混雜的宗門中,李牧可不確定自己能夠不被人算計!

突然,一個身影從屋外閃過,李牧心中猛然一驚,急忙追出去看,奈何那人已經消失不見,頓時,李牧心道不好!

「看來這秘密根本守不住了!」

李牧知道,如果不是那人聽到了自己的秘密的話,絕對不會那麼匆忙的離去,一種不爽的鬱悶之感堵在李牧心頭!

眉頭緊皺,回身看去,只見那黑衣人早已經悄無聲息的消失不見!

「如果你敢將此時透露出去,我定然要你好看!」

憤怒的將所帶的包袱從芥子戒中取出來,恨恨的摔在床上,從中拿出一套衣服換上后,道:「算了!被人知道了又能怎樣,無論是誰找上門來,都打倒在地!」

進入密室,頓時一股濃郁的天地靈氣撲面而來,李牧感受著身體上盡數打開的毛孔,直接將心中頓時不快忘在了腦後!

密室中有一個蒲團,李牧盤腿坐在上邊,萬法煉體訣運轉,龐大的天地能量順著毛孔注入體內!

「爽!」

感受著體內內力顯著的提升,萬法煉體訣運轉的更加的來勁,不多時,內力量便已經增加了三分之一!

「李牧!」

「雙兒!」

就在李牧想著儘快突破時,突然,雙兒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雙兒,怎麼了?」

李牧吸納著天地靈氣,一邊和雙兒對話。

「李牧,你現在不能突破!」

雙兒的身影顯現出來,臉上有些凝重!

「怎麼了?雙兒!為什麼我不能突破?」

李牧有些茫然。

「李牧!」

雙兒認真,嚴肅的開口,卻並不是解答李牧的問題,而是反問李牧,道:「你知道古武者為何那麼強大嗎?」

「因為他們與天地大道更為親近?還是因為他們有強大體魄?又或者是超人一等或大半的資質?」

雙兒列舉出許多原因,但是最後卻是一口否定道:「錯!都不是!」

「那是因為什麼?」

除了雙兒說的那些原因,李牧真的想不到還有什麼原因能夠解釋古武者為何那麼強大!

「你想想上古第一練體武訣——蠻荒神體的特性!」

李牧閉目思考,沉默不語!

「特性……特性……」

驟然間,李牧突然想到了什麼,開口道:「蠻荒神體的特性是質的變化!那也就是說,內力也會有質的變化!」

「沒錯!」

雙兒讚許的看了李牧一眼,消失在了李牧的腦海,她相信,李牧接下來會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的!

「質的變化!」

李牧嘀咕一聲,臉上的笑容十分燦爛!

蠻荒神體的特性在於遠超其他武訣的質量!

如果說其他武訣的境界最高為一的話,那麼蠻荒神體的境界卻是其他武訣境界的一到九倍!

九倍強於同等境界的武者的境界,可怕程度可見一斑!

這還只是在肉體素質上的外家武訣,但是現在,李牧卻知道了內力也是有如上述所說的特性的!

「如何將內力的質量變得不同呢?」

這個問題很簡單,說白了,也是一個「融」字!

「將目前內力的將壓縮到極致,然後再次吸收天地靈氣,轉化成內力之後,再次壓縮內力,如此反覆,等到內力飽和,內力自然是尋常武者的九倍境界!」

「如此一來,我便能真正踏上古武者的修鍊之路!」

「哈哈哈……」

李牧哈哈大笑,不要多想,再次盤膝而坐,體內所有的內力在李牧的引導下,盡數壓縮到一起,凝聚成水滴一般的液態,居然絲毫不廢功夫的便成功壓縮!

「竟然如此輕鬆?」

迅速吸納著周天凝聚過來的天地靈氣,李牧這次在吸收的過程中,同時也在壓縮著,一滴一滴的液體內力在丹田中凝聚而成,在李牧一個時辰等於八個時辰的時間結界作用下,液體內力竟然裝滿了丹田!

「哈哈哈……」

看著丹田中的金黃色液體,一個大膽的想法出現在李牧心中!

「再壓縮會是什麼樣?」

說做就做,李牧控制著液體內力再次壓縮,只見內力修鍊凝聚,如同將一個棉花糖竭力的揉搓,壓縮成一個圓形的小球一般,液體內力也在極速額縮小著,在液體內力的最中心,隱隱有著一點晶體成型!

嘭!

李牧緊咬著的牙關徹底鬆開,液體內力怦然炸開,再次盛裝進丹田內,恢復如初,只不過最後卻有一顆金黃色的珠子掉入了液體內力中!

「莫非……這就是內丹的雛形?」

李牧震驚的看著那金黃色顆粒,猜測道。

「沒錯!」

這時,雙兒再次出現,道:「你現在已經踏上了古武者的修鍊之路!所以你的結丹境也有所不同!」

「什麼不同?」

李牧問道。

雙兒抿嘴一笑,道:「只有當你凝聚出九顆內丹之時,而且九丹合一,方可破入結丹境!」

李牧頭顱如遭重擊,其中的難處不需雙兒明說,李牧都能夠感覺得到!

「那突破后的實力?」

想到那種可能,李牧的心又活泛了起來!

雙兒朱唇輕啟,道:

「自然是同等境界的九倍!」

李牧狀若瘋狂,雙手叉腰,放聲大笑!

咣咣咣!!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