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默氣喘吁吁的轉頭往回望去。

「果然沒有追來,真是嚇死爹了。」

「剛剛那就是星獸么?」

「好像有點不對。」

光默感覺剛剛那個不像是星獸,他在腦海里迅速翻找著光黔的記憶。

「找到了,原來剛剛那個是星靈。」

星靈也算是星獸的一種,在很久很久以前是沒有星靈這一說的,那時全世界的獸類都稱為「星獸」,星獸有兩種,一種是擁有實體的獸類,還有一種就像剛剛的巨蟒一樣全身都是半透明顏色,體內還有點點星光,半透明的星獸都有很高的靈智,從出生起它們就可以口出人言,後來半透明星獸不滿人們把它們和低智、殘暴的實體星獸相提並論,它們為了和實體星獸區分開來給它們一脈取了「星靈」這一稱呼。

經過了很長的時間后,大家都接受了這個稱呼,從此煜天就多了一種名叫星靈的生物。

星靈靈智很高,能語人言,愛好和平,很少主動襲擊人類,某些星靈還喜歡親近人類,與人類相互依存。

星獸則靈智低下,只有六級以上的星獸才能口語人言,它們大都兇狠殘暴,面對人類更是毫不手下留情,只有戰鬥到你死我活或者人類選擇逃跑,人類逃跑時它們還會一直追擊直到追不到為止。

「剛剛那只是星靈所以才沒有攻擊我,只是把我趕出了黑水潭。」

「既然這樣再回去看看。」

光默真是想作死到底了,難道他都把地球的名言警句「不作死不會死」給忘記了嗎?

回黑水潭的路上,光默疾速奔走著,隨著時間流逝光默距離黑水潭只有一百米左右了,他開始輕手輕腳悄悄靠近黑水潭,

可他不知道的是剛剛跑了那麼久其實他還在巨蟒的感知範圍里,現在無論他多麼的輕手輕腳在巨蟒看來都只是掩耳盜鈴而已。

貓著身體慢慢前進的光默無意中看到巨蟒一直死死盯著他的方向看,嚇的他背後冷汗直冒,心裡想著「不會是被發現了吧!」

光默大起膽子定睛看去。

「媽呀!真被發現了。」

既然已經被發現了光默也不在躲躲藏藏,他抬頭挺胸光明正大的向著黑水潭走去,那模樣簡直就在對巨蟒說我可不怕你。

當然如果他腿可以不抖的話那就可以裝的更像了。

光默在前進了一段路程后發現巨蟒沒有一點攻擊他的意思,他頓時大大咧咧的開始前進,他的雙腿不再發抖、腳步不再虛浮,不一會兒他就來到了黑水潭邊。

看著冒出水面的身體就有五六十米長的巨蟒,光默開口道:「蛇哥你能說話對吧!」

······

巨蟒只是盯著光默完全沒要開口的意思。

「開口說說話嘛!這樣多無聊。」

巨蟒「······」

發現巨蟒真的不說話,光默嘀咕道:「難道我被騙了?其實星靈根本不會說話,還是這條蛇根本不是星靈而是星獸。」

「可如果它是星獸我應該會被它攻擊。」

完全找不到答案而且還無所事事,光默只能跟巨蟒大眼瞪小眼。

無事可做的光默想回光黔家,可又不知道回去的路,光黔也和光默一樣不小心從懸崖上掉了下來,所以光黔的記憶里也沒有從這裡回家的路線。

光默能用光黔的身體獲得重生,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而且更加奇迹的是光黔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身體居然沒受什麼傷,好康的事都被光默佔了,他對沒有回家路線的事也不能起什麼抱怨。

時間就在光默與巨蟒大眼瞪小眼中飛速流逝,時間已經快臨近晚上七點,這時巨蟒居然奇迹般的開口說話。

「小子,你怎麼還在這裡,趕緊離開。」

聽到巨蟒真的說話了,光默頓時精神了起來。

「蛇哥,你終於說話了啊!」

「為什麼要我趕緊離開這裡?」

「叫你離開就離開,哪來那麼多廢話,再不離開我吃了你。」

巨蟒不知為何突然發怒,它朝著光默張開巨口發出了威脅。

「你不會吃我的,你如果想吃我早就吃了,還會等到現在。」

光默望著巨蟒,眼睛里閃爍著哥早已看穿一切的光芒。

巨蟒一口朝光默咬了下去,就在要咬中的時候巨蟒停了下來。

果然,巨蟒只是威脅威脅光默而已,不是真的要吃了光默。

「嘿嘿······你果然不會吃我。」

看著光默滿臉賤笑一副果然被我看穿的表情,巨蟒差點沒忍住真的咬了下去。

光默也不知道巨蟒為什麼不能吃他,看著巨蟒無可奈何只能繼續跟自己大眼瞪小眼的樣子,他差點無良的笑出了聲。

「蛇哥,別生氣,我們交個朋友嘛。」

光默憋著笑對著巨蟒說道。

巨蟒又不再搭理光默,它把頭扭向了後面,眼睛盯著黑水潭中間那個散發著點點白光的地方。

看著黑水潭中間它的眼裡頓時充滿了溫和、溺愛還有一絲莫名的擔憂。 時間悄無聲息到了晚上七點整,這時黑水潭上的白色霧氣已經消散的無影無蹤,黑水潭變成漆黑一片,只有潭水中間白光點點,就在光默眨了眨眼睛的功夫黑水潭裡的點點白光頓時成片成片的亮起。

不一會兒黑水潭內就密布著點點白光,美麗的宛如星空般如夢似幻,讓潭邊的光默都不由的沉迷其中。

「好漂亮,這是怎麼回事。」

「這潭名為「星潭」,到了夜間就會變的宛如星空般美麗。」

巨蟒的聲音很是時候的傳了過來。

「原來這叫星潭,那星潭中間的白光是什麼?」

「等等你就知道了。」

巨蟒居然奇迹般的回答了光默的問題,這讓光默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光默趁熱打鐵道:「那你是什麼。」

「我是黑星靈蛇,星潭的守護獸。」

「一個水潭有什麼好守護的。」

「我守護的不是星潭而是星潭內的東西。」

嫁入豪門:老婆,乖乖的! 「什麼東西。」

「時間到了。」

黑星靈蛇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就在光默摸不著頭腦的時候星潭又產生了變化。

星潭內的點點白光全部向著天空射出了乳白色的光線,就在光線射出十米的時候卻被一層懸浮於空的半透明黑色圓形能量層給阻擋了下來,當乳白色光線消失后,天空的半透明黑色能量層就有點點白光附著其上,又是宛如一片美麗的星空景象出現,兩片星空景象互相呼應。

當這些都完成之後,星潭的中間位置有一顆橢圓形之物漂浮了起來,橢圓形之物形似鴨蛋,外表半透明黑色,其內有白光點點,簡直就是一顆星空之蛋。

剛剛存在於星潭中間的點點白光就是從這顆蛋裡面散發出來的。

當星空之蛋漂浮到了星潭與能量層之間的最中心時它停止了繼續上浮。

停止上浮的星空之蛋散發出了更加強烈的黑光與白光,當光芒強度達到臨界點時隨著一聲「咔······」響起,星空之蛋上面出現了裂痕。

「咔、咔、咔······」

碎裂聲越來越多,星空之蛋上的裂痕猶如蜘蛛網般密密麻麻。

「啪······」

最後一聲不一樣的響聲響起,星空之蛋終於完全破裂,而在那個位置除了破裂的蛋殼外還有一個渾身半透明白色的小女孩。

小女孩小巧玲瓏,長得猶如陶瓷娃娃般可愛,身高不到三十厘米,全身都是半透明的白色,其內卻沒有了點點星光,而是多了好像是氣體的東西,一縷縷飄散在她的體內。

從星潭的第一次變化開始光默就處在了獃滯狀態中,直到看見這個小女孩他才回過神來震驚的叫道。

「這是什麼,長的還挺可愛的。」

「星女,星空的寵兒,整個煜天只有一位,擁有掌控光系星塵和暗系星塵的力量。」

「星塵?不是星源嗎?」

黑星靈蛇被光默的無知閃到了七寸,它帶著一臉的鄙視轉頭看向光默。

「星源是存儲星塵的,攻擊的時候都是利用星塵,而且星靈是沒有星源的。」

光默頓時犯起了尷尬癌,差點就跳進星潭一了百了。

他尷尬的撓著頭說道:「我才剛剛初中畢業還沒覺醒星源所以不是很了解。」

光默說的這些當然是光黔記憶中的,光黔剛剛畢業於靈星中學,學生只有到了高中才能覺醒星源然後開始修鍊,所以光黔對星子、星靈、星獸的了解都只有書中的知識,所以很是片面,對於更深層次的東西他還無法接觸。

「我知道,不然我也不會回答你這麼白痴的問題。」

黑星靈蛇繼續鄙視下去。

就在一人一蛇對話中漂浮在空中的星女降落在了黑星靈蛇的蛇頭上,她踩著小短腿在黑星靈蛇的頭上走來走去,不知道她在幹什麼。

看著這一景象的光默差點被萌翻,他的腦海正在無限刷屏。

「好萌、好萌、好萌······」

黑星靈蛇不知是不是怕星女從它頭上掉下去摔傷,它讓自己浮出水面的身體往下潛,最後只留了一個頭在水上。

明明它知道星女擁有浮空能力,可它還是下意識做出了這樣的舉動,畢竟對它來說星女不是親生女兒更勝親生女兒。

星女從黑星靈蛇的頭頂一直朝著蛇唇走去,走到黑星靈蛇的眼睛前她轉身好奇的望著那巨大的眼珠。

光默這時正好從萌翻中回過神,看到一臉好奇寶寶模樣的星女差點又被萌翻過去。

還好,因為有疑問沒問出來,所以光默這次挺住了。

「蛇哥,你為什麼要守護星女呀!」

「這是我們一族的使命,我們要守護每一代星女都安全出世。」

「星女只能存在一隻,只有上代星女死亡時星潭才會吸收上代星女殘餘的力量,然後殘餘的力量會變成一顆星空之蛋安放於星潭之中。」

「星空之蛋的孵化需要五年,我就在這裡陪了五年。」

說到這裡黑星靈蛇看著站在自己眼前臉上好奇不減的星女眼裡頓時父愛光芒大放。

「剛剛看到星空之蛋的時候我還以為是你的孩子,結果出來的居然是個小女孩,差點沒把我下巴驚掉。」光默誇張道。

「她也是我孩子。」黑星靈蛇瞪眼。

「好,好,好······她是你孩子。」光默也不反駁。

「咦······」

看著眼前的眼珠子突然瞪大,星女「咦」了一聲好奇心更重了,她又踩著小短腿朝黑星靈蛇的眼睛近前走去。

來到眼睛近前她抬起小短腿這裡踩踩那裡踩踩,踩了一會兒她好像覺得無聊了,又轉身向蛇唇走去。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這段時間裡黑星靈蛇和光默都沒有再說什麼,他們倆一直都看著在黑星靈蛇腦袋上撒歡的星女,感覺整個人(蛇)都被療愈了。

時間過了很久,黑星靈蛇忽然一咬牙,眼裡閃爍著不舍好像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

「小子,你願意照顧她嗎?」

黑星靈蛇直視著光默的眼睛問道。

光默被黑星靈蛇的問題弄懵了,等他回神后馬上說道:「我當然願意,可是為什麼。」

「因為星女要和人類相互依存,只有這樣才能讓她更早的成長起來。」

「我剛剛沒吃了你可不是因為我善良,而是因為星女要出世了,她需要一個人類來照顧她。」

「而你正好出現在這裡,這應該就是所謂的緣分吧!所以我要把星女託付給你。」

「如果你願意那就發個誓言。」 看著黑星靈蛇明明很不舍,可為了星女的將來它還是選擇了忍痛割愛,它的這份情義頓時讓光默肅然起敬。

光默堅定起眼神望向黑星靈蛇,嘴裡鏗鏘有力道:

「我發誓,我以後會把星女當成自己的女兒一樣好好照顧,不會讓她受到一點委屈,如果我違背了這個誓言那就天打五雷轟而死。」

「這個不行,你死了星女怎麼辦。」

「呃…那要怎麼發誓。」

快穿之撩漢之路 「還是不要發誓了。」

「你耍我是吧!」

「只是換一種方法而已。」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