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族廚長帶下去,他剛恢復需要多『休息』。有些事情等成人禮以後,是應該了結一下了。」霄汪意有所指的說道,戰武一直不將第五獸是什麼告訴別人,不正是怕有人搶了他的地位,利益心態重了,是時候讓他清醒一下了。

「會觸怒神明的啊,會……」戰武雖然和莽天一樣是六階獵人,但常年呆在聚居地的他怎麼可能和一直在外和野獸搏鬥的莽天對手,略微掙扎一下,就被莽天拖走了,他的那兩個徒弟倒是有自知,默默地跟在莽天地後面。

「現在怎麼辦,小武那個傢伙,雖然我不喜歡,但他說的話應該不用會有假。」雲族老將視線收回,面對這霄汪說道。

「我相信黎兒。」霄汪如此說道,雲族老可不會認為這麼簡單,轉頭問還還沒來得及走的鐵達說道:「喂,我見到你經常和霄黎說話,他是怎麼和你講的。」

鐵達正在猶豫自己要不要走,走前要還不要和族長說一句,雲族老的問話,讓他觸不及防,緊張的說道「我…我在之前和少族長說過,他說特殊的情況特殊處理。」

這回答出乎雲族老的意料之外,轉頭將目光投向廣場中央。

到現在,成人禮的儀式已經進的行的差不多了,長鼻獸的在火上也被烤了很久了身上的毛皮早就被燒成黑色,板結在一塊,隨著繼續的加人,開始龜裂,露出冒著熱氣的脂肪和嫩肉,廣場上彌肉香。

同時一些年長一些的族人發現,這次的五獸歸和他們以前的見過的不太一樣。

「為什麼還在烤,應該差不多了吧。」

「老蛤,上次的五獸歸,有烤這麼久嗎?」

「你們有沒有覺得的那隻長比象在變大。」

在族人們說話的一點點時間中,巨石之間的長鼻獸就是在變大,從十米左右的長鼻獸,就像吹了起的氣球一樣不斷的漲大,直徑已經超過了十米還沒有停止,。當長鼻獸的左右定到巨石上的時候,族人們開始後退,擔心這個『氣球』隨時都可能要爆炸。 在所有人都因為懼怕長鼻獸爆炸退到50米外擠作一團的時候,陸凡一個人站在廣場的中央,眼睛中迸發出明亮的光芒,無比期待的看著不斷漲大的長鼻獸,手中海神叉的動作也慢慢的停下來。

隨著陸凡手上的海神叉變回三米長版本,手持著她,站立在篝火前,他的背影彷彿有某種魔力,讓驚慌的族人紛紛安靜下來,同時將目光聚焦在長鼻獸的身上,甚至有些人因為好奇心,忍不住抬起腳,想要靠近。

然而當他們沒有走兩步遠,長鼻獸原來四肢與身體的連接處,開始噴出大量的蒸汽,將篝火吹向兩邊。

此時的篝火就如同鳥巢,將漲的滾圓像一顆巨大的蛋的長鼻獸團團圍住,給人一種強烈的視覺衝擊,族人們都沒有見過這樣的場景,睜大了眼睛,目瞪口呆。

但事情又怎麼會就這樣而已,雖然篝火被『巨蛋』中的蒸汽吹成了『鳥巢』,但它依然在篝火的包圍之中,隨著火焰繼續加熱,長鼻獸又起了變化。

這次並不是變大,相反很明顯的縮小了一圈。

「蛋在動!」

不知道誰的一聲驚呼,變成『巨蛋』的長鼻獸開始慢慢的轉動,越來越開,神奇的是在長鼻獸的被骨刺貫穿的地方像是被封死一樣沒有一絲的蒸汽噴徹骨來,反而骨刺上出現很的小孔,向外噴氣。

此時如果有人站帶巨石上看的話,會發現,骨刺中噴出的高強度蒸汽,將骨刺連帶著長鼻獸一起托起來,成懸空的狀態,這是長鼻獸能瘋狂轉動的原因。

隨著長鼻獸越轉越快,大量的蒸汽噴涌而出,裹挾這火焰衝天而起,百色的蒸汽中,帶著火紅的烈焰,行成一個四十米高的火焰氣旋,將以廣場為中心的方五百米氣流帶動,形成股狂暴的旋風

廣場上原本用於照明的火把全部被這股旋風給熄滅。無數的族人不得不壓低身體,讓自己在大風中好受一些。

此時霄汪已經被廣場中的現象驚的完全石化了。連最年長的雲族老,此時也變這一個痴獃的老人,這隻會在嘴裡一直念叨著『神跡』~

的確,將一道料理做到種程度,只能有神跡來形容,無所的族人開始在狂風中緩慢的跪在來,膜拜廣場中的火焰氣旋,而原來站在篝火前陸凡安危,沒有任何人擔心,在他們心中,陸凡已經被神化,就算此時他羽化飛升,也沒有族人會驚訝,只會獻上自己虔誠的信仰。

當火焰氣旋中心一切達到頂峰,蒸汽中的水分子被風卷散變成了單個存在,隨風高速移動,火焰有給了它絕佳發的環境,不斷的有能量進入其中,一切在肉眼看不見世界發成了。水分子之間發生了強烈的碰撞,變成了新的物質,氧氣和氫氣,還有臭氧,一種帶有海味道的氣體。

剛開始的時候,氣旋中氫氣含量不高,沒有和氧氣立刻反應,倒是飄散出來的臭氧讓族人們先聞道了,在一股神秘的力量作用在,他們的瞳孔中出現一片湛藍。

一生天荒原野這樣乾乾燥的地方,族人們一輩子都沒有見過海洋,只有在傳說中當神將海神叉交給他們的先祖的時候,他們都一同看將了一片看不到盡頭的水,那潭水叫做海,『海』這個詞也第一次出現在他們口口相傳中。

但此時他們都聞到了海的味道,看到了無垠的汪洋。

用幾種和海無關的食材,光是氣味就讓人感覺到了海,看到了海。這其中海神叉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少不了陸凡的奇思妙想。

早在他去禁地之前,陸凡就知道了前四獸的製作,方法就算是第二獸和第三獸的族廚的有意隱瞞,在雲族老這裡他們的這一點小心思也無所遁形。

當時雲族老暗示陸凡要堤防他們的小動作的時候了,陸凡只問了雲族老一個問題——五獸歸是誰發明的,當知道是一個人發明時候,陸凡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復原一個古老的料理固然有意思,但又什麼敵得過自己創造一到料理來的有意思,而且那道料理在陸的眼中看起來是那麼的無趣。

只是將五種野獸按照大小套在一起,進行調味,加到可以吃的程度,這種料理的儀式性遠大於對美味本身的追求。

在陸凡離開雲族老的住處的時候,他就開始思索如何,用自己的方式將這道料理『復活』,用他的方式。

直到他在山洞中用海神叉去觸及奶油味的鐘乳石液體的時候,看見海神叉閃著金光的叉尖的時候,腦海有一絲靈感閃過,讓他差一點就錯過了。而真正敲定方法是看到那根串長鼻獸的骨刺。

在一萬年以前煉金粗糙,鐵器被成了兩個極端,隕鐵所做的神兵利器,和從鐵礦石中提煉出來帶有很錯雜質一,在高階獵人眼裡和餅乾差不多的脆鐵器,所有很多高階獵人多用獸古也不會用人造的鐵器。

而串長鼻獸的這個骨刺,就是一種如飛碟一樣的碟魚的骨刺。碟魚是很多高階獵人的終身目標,身體可以長到幾公里那麼大,為了方便在空中飛行,不只是長有巨大的魚鰭,全身的骨頭百分之九十都是中空的,陸凡正是利用了這一點。

碟魚相當於元獸中的四級元獸,一身的骨頭,比鐵還要堅韌,強過大多的獸骨,但是他在海神叉的面前,就如同石灰石所做的模型,輕鬆的的被隨意的改造。

陸凡做的不多,就是在骨刺幾個特殊的位子開了幾個空,再在長鼻獸身體中,多塞幾把燒烤中用來保持食材水分的蓄水草就,在將本來不用完全封死的口子封死,反而在長鼻獸的四肢上做了個小手術。一切就完成了,剩下的只要他在外面不斷的翻轉就可以了。

巨大的篝火,雖然不能直接燒到長鼻獸內部的幾種獸,但是長鼻獸絕對是本真真切切被火舌將全身舔了個遍,當然一直加熱的話,內部幾種獸也能被熱悶熟,但陸凡封了口,熟之前,長鼻獸會先爆炸,五獸歸可能回變成『五踢腳』。

但要是沒密封的話,等最裡面的不死獸蛋熟的話,外面的長鼻獸怕是大部分變成了焦炭,因為蒸汽都跑出氣去了,熱量傳達沒有高效的媒介,這也是第二三四獸要事先加熱的原因。

這就是陸凡要面對的問題,而他交到答卷很簡單,就是那幾個孔,和那一把多餘的蓄水草,還有一些『微不足道』的小動作。

當不斷的加熱讓長鼻獸身體中產生大量水蒸氣,而這些水蒸氣並沒有將長鼻獸撐爆,而是順著骨刺上的小孔,衝到長鼻獸的體內其他三獸的裡面,高熱度的水蒸氣比翻滾的開水還要燙,給其他四獸加熱。

隨著蓄水草在高溫中斷的產生水蒸氣,長鼻獸體內的壓強到達了極限,但是出口卻被封死,只能找薄弱的地突破,於是蒸氣首先衝破長鼻獸四肢切開於裡面只隔了一層稀薄的肌肉位子。長鼻獸開始旋轉。

蓄水草生成水蒸氣,長鼻獸邊旋轉邊放出蒸氣,它的體內形成一種高速氣流,氣流帶動骨刺內部被破懷,但陸凡早就預料了這一點,在兩端留的小孔這時候派上了用場,將多餘的蒸氣流引出來,讓利用蒸氣讓整道料理懸空,同時防止骨刺在轉鑽的時候,發生折損,讓料理中途跌落。

當氫氣積累到一定程度,一切都到了尾聲,火紅的氣旋化身一個巨大火球,一瞬間爆炸,直徑百米火球將聚居地全部照亮,虔誠在地上跪拜族人們還沒有做出反應,只有剛好從地上抬起頭的族人眼中映照出橙紅色的火焰。

但一切來的快去的也快,在族人們還沒有明白為什麼突然出現巨大火球的時候,火球就消失了。

繁華落盡,當一切歸於平靜,廣場歸於黑暗的時候,剩下的只有微紅的巨石間,架在那裡的一個散發著金黃色光芒的五獸歸。

長鼻獸身上焦黑板結的外層早就不翼而飛,只有金黃色的肉汁在上面流淌,拳頭大的一滴肉汁滴在泛紅的土地上,香醇潤等難以言語的氣味鑽入族人們的鼻子。所有人都忘了去將熄滅的火把點燃,他們的眼中只有那金色的五獸歸,如人對光明的渴望,此時金色的五獸歸就是他們所有美好的集合。

對不起大家,之前只發了800字,現在補上。 雖然被料理蓋過了所有的鋒芒,但陸凡心中只有欣喜,沒有什麼能比自己的料理受到所有人肯定,更能讓一個料理人高興的,過去的所有的付出所有都有了回報.

海神叉在氣旋將陸凡吞沒的一瞬間,將陸凡罩半透明的保護罩中,當一切繁華落盡,保護罩消失時,陸凡卻發現周圍的時間彷彿凝固了.

除了五獸歸還在滴著香醇誘|人的肉汁外,族人們都保持著一個動作,渴望的看著五獸歸,有不同的話,後面的人還只是遙望,而靠近陸凡的族人,身體還向前傾,準備走近.

「發生了什麼事情。」陸凡看到面怪異的場景,頓時從完成料理的興奮中脫離出來,驚疑不定的看著周圍。

青龍還是一如既往的在沉睡,正常人的幾天半個月,對他來說不過是一場午睡的時間,而且還睡不飽的那種,陸凡想主動喚醒青龍,從來沒有一次成功過。

踏踏~

在陸凡思索這是發生了什麼情況的時候,一個白色的身影,突然從族人中一躍而來,,筆直的沖向兩塊巨石中間的五獸歸,然後一頭撞看不見的牆上,跌落在地上。

「飛天你沒事吧。」陸凡趕進跑過去將三眼虎飛天扶起來,後者先一臉疑惑的伸爪試探了一下,發現自己面前有一堵看不見的牆,無論怎麼都不能過去,開始變的暴躁,不斷的怒吼,眼睛始終盯著五獸歸不放。

陸凡伸出手試探了一下,並沒有像飛天一樣,遇到什麼牆,拍拍飛天的腦袋說道:「不要急,想吃的話,我帶你過去。」

飛天很明顯想要吃五獸歸,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有一堵牆攔著它而不攔著陸凡。

陸凡將飛天往自己的元獸空間一收,走到巨石下面,再將飛天放出來。

一放出來,飛天就迫不及在巨石上一借力,縱身飛躍向五獸歸,嘴角的口水清晰可將。陸凡站下面,看著離地十米多的五獸歸,他可不想,把自己身上弄的都是肉汁,哪怕這肉汁是金色的。巨石一邊的繩子走去,那繩子不知道是什麼材料做的,在火焰氣旋中沒有一絲損傷。

「放肆,一隻小貓也敢動神明的祭品。」陸凡剛走出一步,一聲空明厲喝,讓他停住了腳步,他抬頭看的同時,飛天轟然落在地上,身上殘留的閃電噼啦作響,幾次試圖站起來都沒有成功。

見到飛天受傷,陸凡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向飛天跑過去的同時,抬頭看想看看是誰傷了他的元獸。

被五獸歸的金光所掩蓋,不知道什麼時候了,在它的上面有一個巨大金輪出現,一個身穿金底藍邊衣服的冷艷少女出現空中,她身上的衣服,很精緻,又不失一絲英氣,像禮服一樣有兩條很漂亮的尾擺,又似戰鬥服將身體的重要的部位保護的很好,在空中無風自起,陸凡從來沒見過這樣的衣服,聽也沒有聽過。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在這裡。」陸凡語氣有的冷的說道,對方出手很不留情,飛天就算是在療傷效果最佳的元獸空間,沒有幾天的休養也別想再被召喚了。

「我不是人……」對方語氣頓一下,感覺自己說錯了話,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氣質少了一絲空明多了一絲呆萌,也可能是陸凡的錯覺。

「我是這間神殿的守護神,為你的這次試煉結果而來。」

「是嗎~」陸凡斜眼看了一下,頭頂的這位女神,心中對她並是不很有好感,不過想到這關係到洛蘭和杜山還有自己逃出神殿的主,也不敢輕易的得罪,平淡的說道:「那結果呢?」

「這不還沒吃嗎?」女神小聲的嘀咕道,以為陸凡聽不見,但是身體開掛的陸凡怎麼可能聽不見,用怪異的眼神看這天上的這位,怎麼看上去像個小女生。

看了一眼還冒著熱氣,香醇無比的五獸歸,萬年肚子中沒有油水的女神大人,還沒有回答陸的問題,先一口吐沫咽到自己的肚子里,隨後意識到陸凡還在下面,心虛地飛到五獸歸的上面,讓陸凡看不見她。

之後原形畢露,兩眼放光露出一副饞想,想色狼見到了美女,賭徒摸到了骰子,看著五獸歸,雙手熟練的幻化出刀叉,再陸凡將自己的話重複了第二遍,才停頓了一下,裝作很嚴肅的回道:「正在評分。」之後故態復萌

陸凡狐疑的看著女神躲在上面不知道在幹什麼,眼睛不由的瞄向了巨石旁邊的繩子,輕手輕腳的向繩子走去。

已經沉醉在長鼻獸富有膠原蛋白肉塊中的女神並沒發現陸凡的小動作。久違食物滑過喉嚨的感覺,讓她渾身興奮,膠原蛋白特有的彈膩,讓她沉淪。

陸凡所做的五獸歸完全顛覆了她對美味上的認知,火焰和高壓蒸汽裡外交加的火候,讓塊有一難一言語美妙,與現在五獸歸相比,以前她所吃過的五獸歸如同路邊野狗在垃圾桶中翻出來的隔夜飯。

將長鼻獸的這一層剝開以後,下面是耕牛脊背。在耕牛被放到長鼻獸體內只前,已經被各種香料處理好了,繞鼻的鮮香中,帶著牛肉特有的肉香,一刀下去,你還能感覺牛背上就肌肉強有力的韌勁。

難道沒熟?女神手持著幻化的刀叉,冷艷眉毛不由的皺了皺。

「你要在這裡先切一刀。」在女神醉心於吃這個偉大的事業時候,陸凡已經從石頭一邊用繩子爬上來的,以他現在的這個體質,只要一個縱身,用繩子一借力,十幾米不過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

一上來,陸凡就見到一個自稱為神的少女,盯著耕牛背發獃。呆萌也要有個程度,連耕牛怎麼吃都不知道怎麼當神。

耕牛和一般的水牛不一樣,在他的背上沒有那個高高凸起的脊椎骨,取代的是一長條眾多筋腱組成的組織,也般食用,用來做成皮繩,有特殊愛好的人,在烹飪前也會將兩頭先切斷,陸凡沒想到女神會正好要吃這裡。

回想自己以前吃過的五獸歸,每次都跳過耕牛的這一個部分,原來還有這個原因,某女神臉不由的紅了一分,但還是裝作淡然的說道:「我知道,我只是在思考給你幾分合適。」 指出要切哪裡后,陸凡收回伸長出去的海神叉,在不只女神看還海神叉奇異的眼神中,站在巨石上,等待女神的審評.

在按照陸凡所說的將耕牛的筋腱兩邊切斷以後,已經熟透了的耕牛背部不可思議開始蠕動,等女神在此下刀的時候,再也沒有那種束縛感,很容易就切下一大塊牛肉來.

耕牛肉以後是紫羊肉,與嚼勁十足牛肉相比,紫羊肉更加的細膩,口感上有一種沙綿的感覺,而味道是更是鮮美無比,自古一頭魚羊為鮮,在魚之後便是羊,輪肉的鮮美,走獸中沒有其他肉能出其右。

而紫羊的肉還沒有羊肉特有的膻味,在香味上更上一層樓,加上牛肉汁的滲透,更別有一翻風味。

兩種肉味道的交融,口感的碰撞,身為神殿使者的女神欲罷不能,一眨眼吃了大半的耕牛肉和紫羊肉,當她回過神來的時候,金光背後的臉頰不好意思的微紅,陸凡正好奇的打量的著他。

陸凡只是在幻境中有沒事情干,無聊的觀察這果核所謂的女神,並不是所有人都能這麼近距離的觀察女神的。而神殿女神卻以為是自己的吃像太難看了,心中暗下決定,下一個道獸就算在好吃一定要保持自己的身為神的威儀。

可是當她看見白皙嫩滑,帶著一絲絲露水一樣油光的雲雞肉的時候,時候她拿著餐具的兩隻手不斷的顫抖,想要剋制住撲過去的慾望,但最終還是沒有成功。

陸凡心中很驚奇這女神吃了那麼多頭肉都到哪裡去了,雖然五獸歸中加了一些去油膩你的食材調料,但這一口氣,吃出一個直徑將近三米的的坑這也太厲害了,以至於當女神吃到最後陸凡要跳起來才能看在『肉坑』中大開朵頤的女神。

當看見一個人,吃東西特別香的時候,你慢慢的也會開始覺得特別餓。陸凡到女神吃誇張,自己都覺得的有點餓了,拿起海神叉轉準備偷一塊肉。

為什麼是偷?之前飛天想吃五獸歸的時候,一下子被電倒地不起的場面,他現在還記得,他並不認為自己的抗電性比二階元獸要高。

眼看海神叉已經叉在長鼻獸的身上,正要切下來一塊肉的時候,一陣金光從肉坑中,閃出來,伴隨這金光的出現,還有一陣明亮的鳳鳴。

「我~那個女神吃個料理好要變身不成。」陸凡手一抖,趕緊將海神叉收回來,他看見女神從肉坑中出來了,臉上不在是高冷的表情,看著肉坑中間臉上寫滿了驚訝,看著周圍已經被時間停滯的族人們,眼神中似乎明白了什麼。

五獸歸所謂五獸,最後一個獸之所以用一個蛋而不用成型的野獸,原因有很多,而最主要的就是一中寓意,五獸歸用在天荒一族的成人禮上,而那些剛成年的少年是部落的新鮮的血液和希望,而一個個蛋正象徵這個。

新生希望,在加上蒸汽將四中獸的精華帶到的第五種獸蛋中,料理在過程中神奇的景象讓族人們將自己的信仰加持在上面,在原本就有無數可能的獸蛋中發生了神奇的變化,離蛋最近的雲雞之魂,直接被攝入不死獸蛋之中,孕育出一同為不死生物——朱雀的一絲精魂。

可惜只有一絲,在第五獸蛋加持一種特殊的神彩外,味道上並沒有什麼變化,不過這對於神明的寓意卻完全不同了。能吃到這樣的料理的話,她們力量會像元獸一樣漲上一節。

然,這是幻境,並沒有這樣神奇的效果。

「哎,也算是一種安慰吧。」自從離開了主人以後,海姬就沒有吃到過這樣的料理,在享受不死獸蛋的鮮甜和彈滑同時,她流下了感動的淚水。

那一絲金光和鳳鳴是完全出乎陸凡意料之外的,當他輕輕跳起來的時候看見,一隻金火色的鳳凰虛影在不死獸蛋徘徊的時候,他自己也嚇了一跳。等再一次跳起來的時候,看見的就是女神不一邊流眼淚一邊吃他的料理,心中不知為何多了一絲憐憫。

「可惜啊,這裡是幻境,不然哪輪的到那個小丫頭。」被那一聲鳳鳴吵醒的青龍,在陸凡腦海中喃喃的說道,對神明適用的料理對他們也同樣適用。

若是在和他齊名的朱雀神獸附近,做出帶有鳳鳴的料理,那傢伙發起瘋來,連青龍不搶不過他,藍姬這樣的小神更不用提了。

「小青,你終於醒了,你能不能告訴我一種方法能在你睡著的時候叫醒你。」陸凡對青龍睡覺時間是清醒時間好幾倍的習性很不習慣,趁青龍現在醒過來趕緊問道。

「在外面做一道和五獸歸一個水準的料理。」青龍隨口就拋給了一個對陸凡來說幾乎是不可能的方法。

「那還是算了。」五獸歸相當於三級料理,而且在三級料理中還是算的上頂級的,陸凡現在可沒有能力,就是它引來的食降都不是陸凡能應付的。

「遇到困難,不要老指望我,你雖然有點特別,但以後成長的路還長著。」青龍老氣橫秋的說道,陸凡正要點頭,青龍的下一句話讓他差點從巨石上掉下去。

「所以我要多睡覺,給足夠的成長空間。」青龍懶洋洋的說道。

原來青龍睡覺還是為了他好不成,陸凡苦笑不得,第一次聽說,睡覺是為了別人好的。

沒多久吃完不死獸蛋的海姬從五獸歸裡面飛出來,胸口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她自己的淚水沾濕了,但臉上已經恢復了剛出場的時候那樣冷艷。

「看來結果出來了,我沒的睡了~這麼小子你看上她了。」青龍不能繼續睡覺,語氣並不怎麼高興,但是見到陸凡盯著海姬的的胸口看,語氣頓時充滿了戲謔。

不知道女神的衣服是什麼材料做的,雖然不會沾肉汁,但卻不能免疫她自己的淚水,散發白光的衣服被一對渾圓撐的鼓鼓的,在被淚水一濕潤,裡面的嫣紅隱約可見,讓陸凡移不開眼睛,腦袋一片空白。

幸好是一片空白,沒有被青龍窺視到他內心深處的衝動,陸凡不敢想太多了,連忙就將話題轉移道:「那個沒什麼,你不是說有兩三關嘛,你先去睡好了,我一個人能應付。」

「我也想啊,剛閉上眼睛就被你的料理吵醒了,還吃不著~恭喜你了,因為你出色的表現,現在已經直接通關了,我要是現在去睡覺,誰幫你偷神器。」青龍先是一頓埋怨陸凡,最後才告訴他原因。

「試煉者,根據你的表現,現在跟著前往最後一關吧。」女神臉上表情全無,冷冷的說道。然後陸凡周圍的一切都消失了,面前只有一條筆直不知道通向何方的道路,四周一片慘白。

周圍的慘白讓陸凡心中有一種莫名的壓抑,幸好女神並沒有消失,落到地上,帶著他往前走。陸凡將視線集中在她的身上,壓抑感頓時就消失了。

望著海姬窈窕的背影,因為走路律動的臀部,在陸凡中像是在跳舞一般,心中泛起陣陣漣漪。 女神很美,盈盈一握的腰身,飛瀑流泉的藍色長發,還有剛才偷偷看到渾圓飽滿的酥|胸。陸凡心跳不由的加速,和他第一次抱著洛蘭的感覺一樣,在心猿意馬中,他想起了剛入學的那個早上做的夢,男主角還是他,但是女主角卻換成了,這個才見過一次面的女神。

他忽然就一激靈,這算不算是對女神的褻瀆,青龍能在幻境中讀懂他的心思,他身前的這個女神會不會也能讀懂。

仔細看了一下女神看見她沒有要轉身樣子。陸凡心中暗自慶幸,幸好他及時的清醒過來,並沒有被女神發現。卻不知在他暗自慶幸的同時,女神的縴手已經握成了拳頭。

「咦,這情況有點意思,小子你等會先配合這個小神,我看看她想幹什麼。」在陸凡跟著海姬走了一段時間后,進入一片虛無空間的時候,青龍驚奇道。

不知道青龍什麼意思的陸凡,正要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突然一片昏暗的虛空,猛的一亮,再一暗,他來到了一個星光璀璨的沙灘上。

一個巨大月亮從海平面緩緩的升起,朦朧的月光邊緣圍繞這一圈粉紅色的光暈,漆黑的夜空被繁星點綴,深藍色的海水後浪推前浪撲到海灘上,發出嘩啦啦的聲音。

吱嘎吱嘎……陸凡走在沙灘上,漫無目地尋找著什麼。青龍叫他配合女神,但女神現在突然不見,留下莫名其妙的他,不知道應該幹什麼。

「小青,你不是說憑我的表現,能夠直接通關嗎?現在什麼情況,荒島求生?」陸凡在海邊走了一大圈,眼看就要從海邊這邊懸崖走到另一邊懸崖了,無奈的坐在沙灘的一塊等人高的礁石下說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