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四歲的小女孩仰頭問江凝,「仙女姐姐,這裡就是我們的新家嗎?」

江凝笑著摸了摸她的頭,輕聲回道,「是啊!你們喜歡嗎?」

那小女孩馬上大聲地回答,「喜歡!我好喜歡!好喜歡!」

其他的孩子也爭先恐後地對江凝說,「仙女姐姐,我也喜歡這裡!」

「仙女姐姐,我也喜歡!」

「還有我,我也喜歡!我也喜歡!」

看著孩子們那高興的笑臉,江凝也笑道,「你們喜歡就好,那接下來,就由老師給你們安排床位,好不好?」

孩子們齊聲歡呼,「好!」

江凝又給孩子們介紹了三個專門照顧孩子的女護工兼老師,都是二十齣頭、從幼師畢業的女孩子。

一個叫陳思娟。

一個叫李美華。

還有一個叫艾恬恬。

想到後世有好多幼兒園爆出虐待兒童的新聞,江凝還特地用望氣術看了一下她們的魂魄。

她們三個的魂魄,陳思娟和李美華這兩個,是普通人的灰色。

而艾恬恬,竟是很純凈的白色。

這個艾恬恬不錯啊!

江凝也對艾恬恬多留了一個心眼,給多了一份關注。

希望她能一直保持著乾淨的靈魂,以後有機會,她也可以提拔和重用她。

江凝又對孩子們說,「以後這三位老師就是幫助和照顧你們的人,小佳呢,就是你們的宿舍長,大家都要聽三位老師和小佳的話,好不好?」

「好!」

江凝又讓呂小佳協助三個老師安排孩子們的住宿。

然後,她又讓基金會的工作人員把給孩子們買的書包、新衣服、日常用品這些全拿了過來,給他們發了下去。

孩子們收到了新衣服、新書包和新玩具,一個個都高興得跳了起來。

一直在旁邊看著呂德慶和大巴司機,也放下心來。

他們也沒再多留,看到孩子們都安排好了,就向江凝提出了告辭。

呂德慶見有大巴車回去,本來還準備要在南城多留幾天的他,也不留了,說要跟車一起回去。

江凝也沒再留他,給他和大巴司一人一個一千塊的紅包,又送了兩瓶市面上的福壽長青酒給他們。

她還叮囑呂德慶,如果擔心孩子們的話,以後也可以過來看他們。

到時候,呂德慶看到的孩子們,肯定就不會再是今天的這個樣子了。

呂德慶也答應了,以後有時間,一定會來。

他們揮別了江凝和孩子們,就開著大巴車走了。

處理完了這幫孩子們的事,江凝也鬆了一大口氣。

剛剛回到家裡,江凝就接到了容毅的來電,「你說什麼?傅瀾長老中毒了?好好好,你別著急,我這就馬上趕過去!」 傅瀾長老可是當初力挺容毅坐上天道宗宗主之位的人。

而且,她和容毅還有親戚關係。

她是容毅他媽傅瑜的爺爺的妹妹。

從世俗的輩份上來講,傅瑜要喊傅瀾一聲「姑奶奶」。

而容毅,則要喊傅瀾一聲「太姑奶奶」。

傅瀾今年已經85歲。

她是傅家唯一一個有靈根可以修行的人。

當年,她被天道宗一個長老看中,收入門下。

後來,她的師傅死了,她結下的道侶也死了。

她自己一個人潛心修鍊,修為境界提升了上去,也一步一步坐上天道宗的長老之位。

那她這一次又是怎麼中毒的呢?

此事說來,還真是冤孽。

傅瀾年輕的時候,非常漂亮,修為在一眾女修當中,也算是頂尖的,在修真界,她很受男修的歡迎,無數人想和她結成相伴一生的道侶。

傅瀾卻一直沒有心動。

後來,一個名叫季同舟的同門師兄,苦苦追求她,慢慢地用他的溫柔和耐心打動了傅瀾的心,讓傅瀾點頭答應了做他的道侶。

兩人結侶十年,也算是恩愛有加。

但季同舟的命卻不太好,他在晉級金丹境的時候,因為有心結未解,從而在渡劫時產生心魔,被天雷給轟了個灰飛煙滅。

季同舟死後,傅瀾就一個人過,心無旁騖,專心修鍊。

後來,她收了一個女徒弟,名叫林錦素。

林錦素平時的表現非常好,修鍊很刻苦努力,還將傅瀾這個師傅服侍得很好,很得傅瀾的歡心。

傅瀾有什麼好東西,也都留給了這個唯一的女徒弟。

而大家對林錦素也是交口稱讚。

他們都說,傅瀾能收到林錦素這樣的弟子,算是後繼有人。

傅瀾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她喜愛至極的林錦素,竟然會是季同舟和另外一個世俗界的所謂青梅竹馬的女人私生下的女兒。

林錦素的親生母親,名叫林藜。

林藜覺得,都是因為傅瀾的插足,季同舟才會離開她,才會在不得已之下娶了傅瀾,導致他們一家三口迫不得已要分開的。

而季同舟當年渡劫會失敗,正是因為他在晉級金丹期渡劫之前,知道了林藜有了他的骨肉,他既感覺對不起傅瀾,又感覺對不起林藜,心結不解,心魔便起,他才會被天劫給趁機滅了。

林藜本來就恨傅瀾搶了她的男人,在知道季同舟渡劫身亡之後,就更恨傅瀾入骨。

天可憐見,傅瀾可從來都不知道季同舟還和林藜有這些破事。

要不然,以傅瀾的美貌和驕傲,她又怎麼可能會允許自己找一個這麼爛的男人做相伴一生、至死不渝的道侶。

林藜把女兒林錦素生下來之後,她從小就開始給林錦素灌輸你爸爸是被傅瀾殺死的,你要幫你爸爸報仇雪恨什麼的。

林錦素的心裡,自然埋下了對傅瀾的深刻仇恨。

母女倆經過周詳的策劃,設了一個流氓欺負孤女的套,終於讓傅瀾將林錦素收入門下,並帶進了天道宗,並將一身所學,傾囊相授。

傅瀾怎麼都沒想到,她救的會是一條隨時想要她命的毒蛇! 這一次,傅瀾得到了江凝饋贈的靈丹,正在晉級的時候,卻被一直守在她身邊、說要為她護法的林錦素給偷偷地下了毒。

對愛徒毫無防備的傅瀾,不僅晉級功虧一簣,就連人也中了毒,倒地昏迷不醒。

慶幸的是,在林錦素想要再給傅瀾補一掌,讓她徹底死透的時候,恰好被一個前來找林錦素玩的內門女弟子班紫然給發現了。

班紫然一見林錦素要殺傅瀾,就嚇得大聲驚呼,「林錦素,你要幹什麼?來人啊,快來人啊!」

林錦素慌張之下,揚掌便想要殺了班紫然滅口。

哪知這個班紫然的修為雖然不高,但卻很得她的師傅——-煉器堂長老雷青的寵愛,她的手裡,正好有師傅送的傳送符。

在林錦素想要殺她的時候,班紫然趕緊拿出傳送符一捏,回到了他們的煉器峰,並馬上找了煉器堂長老雷青過來,想要抓住林錦素。

林錦素在班紫然利用傳送符離開的時候,她就不敢再多留一刻。

反正傅瀾中了她下的劇毒,幾乎無人能解,在林錦素看來,傅瀾也是死定了的。

她想要補傅瀾一掌,只不過是想傅瀾死快一點,不讓她有生還的機會。

可她沒有想到,班紫然會來找她,還讓她一直偽裝的白蓮花真面目給暴露了。

林錦素不想死,沒有辦法之下,她只能趕緊下山,想找個地方躲起來,先避一避。

可天道宗是什麼門派?

這是修真界第一的門派!

你想逃?

你又能逃到哪裡去?

當容毅回到了天道宗,知道了傅瀾的事之後,所下的第一命令就是:向整個修真界和世俗界發下通緝令,全力緝拿林錦素歸案,準備清理門戶。

另外,他還派了一幫內門的精英弟子,分成兩方行動。

一方將林藜押回天道宗,關入地牢。

另一方則出去全力緝拿外逃的林錦素。

容毅是真的心疼他家這位太姑奶奶。

他家太姑奶奶聰明,漂亮,溫柔,和藹,她是那麼好的一個女人,就這樣被一個渣男給騙了,毀了。

現在又被這兩個賤女給毒害得昏迷不醒,容毅感覺自己現在戾氣衝天,真想馬上滅了這些賤人。

幸好那個渣男老天爺已經收了他,要不然,今天他非將那渣男千刀萬剮了不可。

那兩個賤女人也是,竟然敢動他家太姑奶奶,他絕對不會放過她們!

喜歡下毒是吧?

那就讓你們也嘗一嘗這些毒的厲害!讓你們好好試一試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的滋味!

空間重生之曲亦 當江凝趕到天道宗,聽容毅說完傅瀾的事時,她也不禁為傅瀾這樣的女子感到心疼和可惜。

這麼好的女人,就這樣栽在一個愛情騙子的手裡,毀了一輩子的清名。

幸好容毅的身上一直帶著江凝給他的解毒丹,先給傅瀾餵了一粒下去。

雖然還沒有徹底解完她的毒,但她體內的毒也清了不少,只要把殘留的毒給逼出來,她就可以恢復健康。

但身體的毒可以迅速清理治癒,心靈上的這種創傷,被自己愛的男人和徒弟一前一後背叛的這種痛楚,傅瀾就算花上一輩子的時間,也不一定能治癒這個傷口。

真是冤孽啊! 江凝用金針輔助,為傅瀾逼出了體內殘餘的毒素,就向容毅和眾長老點了點頭,「好了,沒事了。」

但傅瀾卻還是不肯睜開眼睛,不想面對這些關心她的人,更不想看見他們眼底的同情和憐憫。

她現在真感覺自己沒臉見人!

也真的感覺有些累了!

甚至還想著,要是就這樣一死了之,解脫了也挺好的。

傅瀾不怪別人惡毒,她只怪自己眼瞎。

她太容易相信別人,也不懂慧眼識人,才會一次又一次地栽在這些渣男賤女的手裡,受一次又一次的心靈重傷。

發生的這些事,除了顯示出了她的愚蠢和無能之外,還能有什麼值得說的?

容毅和江凝見傅瀾這副擺明了不想見人的樣子,便朝大家揮了揮手,「既然傅長老沒事了,那各位長老都回去休息吧!」

眾人垂首領命,「是,宗主。」

他又對江凝說,「阿凝,我們也出去吧,讓太姑奶奶好好休息。」

「好!」

江凝隨著容毅,回了他的宗主大殿。

一回到卧室,江凝就抱住了容毅,輕嘆著說,「幸好我家阿毅是好的!」

容毅輕攬著她,輕輕笑著回了她一句,「幸好我家阿凝也是好的!」

江凝突然想到後世在網上看到的幾句非常經典的話。

——-只有在對的時間,遇上了對的人,才能一生幸福!而在對的時間,遇上了錯的人,就只能留下一聲嘆息!

林錦素並沒有逃出多遠,就被緝拿她的內門弟子給抓了回來。

容毅直接下令,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就讓林藜和林錦素這一對母女都嘗一嘗毒發身亡的滋味!

林藜和林錦素母女倆也終於得了報應,慘死在了天道宗陰暗的地牢里,魂飛魄散,連投胎的機會都沒有。

傅瀾在知道這一對母女的結局之後,她也只是一聲嘆息,什麼都沒說。

江凝手頭上的事情還有很多,她給傅瀾解完了毒,也沒有在天道宗多留,就和容毅說了聲,她先回了家。

容毅還有些事情要處理,還要留在天道宗,等過幾天才能回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