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國盛和金家也有合作,而章國盛的居心就更加險惡了——還要將她送給金家當爐/鼎!

金家那麼噁心,和金家有合作的都絕對不是什麼好人。

那些人平日里看著道貌岸然的,可私下誰知道藏有多少污垢。

雲千幽對深州城工會也有很深厚的感情。她的房車和自行車可是給這裡帶來了許多的利益。

但現在有人告訴她,這裡頭竟然有那麼多噁心的人,她怎麼可能開心?

想著自己拿出來的利益養了那麼多毒蟲,她就覺得渾身不舒服。

拿著那麼多的利益,那些人會做什麼呢?

要是做好事也就算了,可要是跟朱鑫雄那樣,那就不可原諒!

於是,她便讓人去查和金家有聯繫的那幾個人。

在收到消息的時候,雲千幽的臉都黑了。

無一例外,這些人和朱鑫雄都是一個樣的!

其中有一人的手段和朱鑫雄是一樣的!

還有兩個人,竟然和毛家聯合起來,想要對風雲武器店動手!

收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雲千幽都被震驚了。

毛家什麼時候又冒出來了?

毛家這些日子以來都特別的安靜,也不做什麼手腳,好像一直都那麼純良無害。

因為他們沒有動作,雲千幽也就沒怎麼注意那邊,畢竟她這裡已經有非常多的事情要忙了。

只是她沒想到,他們竟然在私下籌劃著要對風雲武器店下手!

若是被他們得手的話,風雲武器店就完了!

在弄清楚他們的想法之後,雲千幽出了一身冷汗。

他們的計劃其實非常周密,裡應外合,足夠將風雲武器店的人給殺了大半!

這個裡應外合,不是指風雲武器店裡頭有誰和他們勾結。

雲千幽對自己的夥計的品行都是抓得很緊的。

到目前為止,不是真正得到信任的人,無法接近每家店的中心。

風雲武器店的情況也一樣。

每次進貨和出貨,都需要經過嚴密的檢測,絕對不濫竽充數。

在他們嚴密的檢測下,無論是材料的購買,還是出去的成品,都是絕對的精品。

而且,倉庫也是有人嚴密看管的。

那麼,怎麼動手呢?

毛廣平想了好久,終於想到了辦法——既然外面攻不進去,那就從裡面破開!

於是,他便聯合那兩個方士動手。

說實話,那兩個方士之前和雲千幽是沒有什麼恩怨的,但是,能夠和金家勾搭在一起的人,都不是能夠擋得住糖衣炮彈的人。

所以,在毛廣平的重金誘惑下,他們便答應一起動手。

要對風雲武器店動手,其實也不是很難的事情。

因為房車合作的關係,所以風雲武器店需要送不少半成品到工會來。

方士們在煉製和拼接的過程中,總會遇到一些問題,會弄壞一些材料。

而這些材料大部分都是可以回收的。

於是,這些壞了的材料便被回收到武器店裡頭。

而他們就從這裡入手。

因為是壞了的材料,大家也不會在意太多,也不會如何檢查。

所以,這些材料便成了一個大漏洞!

這兩個方士不時會將一些材料替換下來。

而用來替換的那些材料都是一些非常危險且易燃易爆的。

因為就兩個人,他們也不敢做的太過明目張胆,只能慢慢積累。

而因為這些都是廢品,一時間也不會重新派上用場,只能在倉庫里一點點積灰。

這些材料被一點點堆積在倉庫里,到時候若是引爆的話,整個倉庫都會被毀了的!

到那個時候,風雲武器店也就完了!

風雲武器店完了,那麼方士工會的合作對象,不就可以換人了嗎?

若不是這次雲千幽從金延辰的口中得知這些事情,毛廣平如此狠毒險惡的招數,可是會帶來非常慘重的後果!

風雲武器店的所有人都將武器店看守得很好,可他們也無法完全阻隔其他人的陰謀詭計。

還好,在事情沒來得及實現的時候,雲千幽及時發現了!

若不然,到時候後悔莫及!

知道了他們這個計劃之後,雲千幽的臉色特別難看。

雖然要對付毛家,但毛家並不是她的人生最重要的目標。

加上這些日子以來,其他人的動作頻頻,而毛家卻是一直都那麼安靜,存在感被掩蓋過去了。

而且,雲千幽也以為,他們的防備已經足夠了。

可沒想到,毛家竟然如此狠毒!

雲千幽心裡后怕不已,要是真的出事的話,那就太晚了!

不過她現在知道了他們的陰謀,自然不會放過他們。

心念一動,雲千幽便想出了一個法子。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她最喜歡的便是這種做法。

那些人一直都想看別人倒霉,那她自然要讓他們自己倒霉!

當天晚上,雲千幽便將倉庫里那些材料都收集起來,然後偷偷到了毛家的倉庫,來了一個偷龍轉鳳。

很快,這些東西便在毛家倉庫安頓下來了。

接著,雲千幽便用精神力引爆了這些材料。

不過,她是一個非常善良的人,不想死那麼多無辜的人,便將守倉庫的人給引開了。

在他們走了之後,倉庫裡頭的材料便砰砰砰爆了起來,燃起衝天大火。

那激烈的反應當然引來了眾人的慌亂和緊張。

毛廣平也從自己的住所匆匆趕了過來,看著燃著熊熊大火的倉庫,臉色一白,眼中閃過一絲絕望。

那裡頭可有著許多的材料啊!

——那些材料都被雲千幽給轉移走了。

絕望過後是憤怒,這場大火到底是怎麼來的?!

在看到裡頭的殘渣之後,他眼中閃過一絲駭然。

——這東西到底怎麼會在這裡?! 毛廣平發現,倉庫里竟然出現了一些不應該出現的東西!

那些東西雖然被焚毀,面目全非,但他也能夠一眼認出來那是什麼!

因為,他之前曾經見識過這種東西被焚燒后產生的後果。

所以說,他對這東西也是很熟的。

可他從來沒想到,這東西竟然會出現在自己的地盤上!

看著那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東西,他睚眥欲裂。

偌大一個倉庫,都被炸毀了!

雖然還剩下一些材料,但已經無法使用了!

這一刻,他的心在滴血!

那麼多的東西被燒毀了,那可真的是要了他的命啊!

他神情癲狂,臉色又紅又白,眼神中透著駭人的瘋狂。

這絕對是雲千幽做的!

是的,這絕對是!

除了雲千幽之外,不會有其他人會用這一招。

但是,這些東西到底是怎麼進入這裡的?

想到這裡,他也為雲千幽的手段而心驚。

別說其他的,他們倉庫的防護還是很到位的。

可是,竟然沒有一個人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直到事情已經無法挽回的時候,他們才知道!

那麼多東西都毀了,回去之後,家主絕對不會輕易繞過他的!

想到會有的懲罰,他的心忍不住一顫。

能夠將毛家武器店發展到如今的地步,毛家家主絕對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

就算毛廣平平日里表現不錯,但一旦出了大紕漏,那也沒有情面可講。

越想越覺得絕望,但毛廣平對雲千幽的恨意也越來越強。

他們不死不休!

當天晚上,他便準備對雲千幽動手。

如果不將雲千幽弄死的話,他是無法交代的!

想到這裡,他的眼中便閃過一絲憤怒的光芒。

毛廣平也是一個武宗,只不過他一直都沒怎麼表現出來。

但是,沒有一點實力是無法被派來這裡當管事的。

只是他知道,雲千幽也不是好惹的。

正是因為知道雲千幽不是好欺負的,所以他才使用這種迂迴的方式來對付雲千幽。

以前的那些人,可沒有幾個人能夠在他的手下討得了好。

——看深州城裡其他的武器店的規模就知道他的手段了。

若不是雲千幽來勢洶洶,一開始就用方士工會當招牌,風雲武器店也會落得同樣的下場。

他也是想找個比較迂迴的方式來對付風雲武器店,只是沒想到,計劃還沒開始,就被雲千幽打回來了。

想到會有的結果,他整個人都更加癲狂了。

不過,他還是有一絲理智的。

雖然他們武器店被燒毀了,但是,只要將雲千幽的武器店奪過來不就行了?

當然,這件事情做起來有很大的難度。

但他的心裡卻有著一股強烈的信心。

因為他知道,金家來人了!

金家的人雖然是秘密過來的,但毛家和金家也是有合作的。

而且,金家的人現在住的那個房子,是他們毛家的產業!

想到金家的手段,毛廣平的眼中便閃過一絲嗜血的光芒。

他之前並沒有想和金家合作的想法,因為他知道,雖然金家出手不會落空,但他們索取的報酬也很讓人肉疼心疼。

因此,他之前並沒有考慮這一點。可現在,不這麼做也不行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