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不是婦人之仁,我殺人有自己的原則。」秦朗道。

「懶得理你小子,等你哪天捧得頭破血的時候,不知道你還能堅持原則不。」老毒物笑著掛了電話,顯然這個老傢伙最近的曰子過得很哈皮。

掛了電話之後,秦朗就開始為自己的狀況擔心了。

精神鬥法,秦朗跟丹巴星曜等人斗過,不過幸好已經將其斬殺了,至於王雄州和彭越山,他們也死了,而且他們並非是佛宗弟子。仔細思考了一番,秦朗忽地想到了自己留下的一個破綻:

就是被徐政國視為座上貴賓的宗教協會的扎那禪師。

這傢伙的精神力修為雖然不高,但卻必然是佛宗弟子,否則也不可能堂而皇之地在宗教協會裡面任職。

「真是害怕什麼就遇到什麼。」沒想到剛跟老毒物通話,秦朗就發現了麻煩。

現在,秦朗只能希望這個扎那禪師精神力修為太差,還沒發現秦朗的異常。

不過,秦朗現在必須去找到這個扎那禪師,確定一下自己是否露出了破綻。

秦朗現在剛在精神力修行方面有所體會,他可不想這個時候就被佛宗的人盯上,然後被扼殺在搖籃中了。

忽然間,秦朗為何明白老毒物剛才為何在手機中發笑了,因為這老傢伙大概知道一旦秦朗露出破綻,被佛宗的人盯上的話,恐怕秦朗就只有一個選擇了:

歸隱山林!

「難道當年陰無華也是被佛宗的人逼得歸隱了?」秦朗心頭疑惑重重,雖然陰無華的精神力修為達到了江湖頂峰,但是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陰無華面對是整個佛宗,佛宗高手如雲這是必然的事情,所以陰無華選擇隱居也就很正常了。

「媽的,老子可不想隱居山裡,跟老毒物一樣當個老處男!」秦朗心頭哼了一聲,決定找到扎那禪師,將這個破綻解決了。

秦朗所謂的「解決」,只是解決問題。這個扎那禪師雖然不討喜,但秦朗不可能因為他在子面前擺譜就殺了他。那樣的話,秦朗同學可真的成了魔頭了。

叫了一個計程車,秦朗直接找到了自治州的宗教協會。

計程車停在了一個非常氣派的辦公樓面前,一下車的時候秦朗還以為自己走錯了地方,不過幸好他看到了這座氣派的大樓面前有一道金光閃閃的大理石牌子,上面寫著「藏羌自治州宗教協會」幾個鍍金的大字。

「這地方,簡直比政斧大樓都還氣派。」想不到經濟落後的自治州,這種宗教組織機構居然比任何大城市都要氣派。

不過仔細一想,秦朗也不覺得意外,似乎越是經濟落後的地方,宗教反而越是興盛。比如藏區,經歷實力比較落後,但是宗教卻是華夏最盛的地方,布達拉宮更是世界聞名的朝聖之地。

讓秦朗沒想到的是,自治州這為數不多見的氣派建築物,竟然是宗教協會的。

如此看來,在藏羌自治州的佛宗教徒數量還真是不少。

可能是因為宗教協會在自治州的地位比較高,以至於連守門的保安都特傲氣,不過秦朗亮出了軍官證之後,這保安立馬就給秦朗放行了,可見槍杆子的威力不容忽視。

進入宗教協會大樓的大堂,秦朗向大廳裡面的一個女工作人員說明了來意。

「什麼?你要見扎那禪師?」女工作人員將秦朗從頭上下打量了一番,「軍官同志,你應該知道扎那禪師是我們宗教協會的副會長吧,他的曰程可都是滿滿的,你如果要見他的話,恐怕先預約才行。」

秦朗皺了皺眉頭,心想這個扎那禪師倒是會講排場。不過,秦朗自然有自己的辦法。於是,他向這女工作人員道:「小姐,我好像認識你……」

「你認識我?」這個女子下意識地抬起頭看了秦朗一眼,但就是這一眼的功夫,這個女子的眼神忽地變得迷離起來,她有些茫然地說,「噢,對啊,我認識你,你是扎那禪師的朋友……你要見扎那禪師嗎,他在七樓二號的禪房。」

「多謝。」秦朗微微一笑,轉身向電梯口走了過去。

當秦朗進入電梯之後,這女子才回過神來,自言自語道:「我剛才跟誰說話了?」

電梯到了七樓,秦朗來到了二號房間門前。

這裡明明是高樓辦公室,但是這個房間門口去放著兩尊守門的石頭佛像,顯得有些不太協調。

砰!砰!

秦朗敲響了房間門,隨後便聽見裡面響起了一個不耐煩的聲音,「誰?我不是說過了嗎,今天本禪師不見客!」

「不速之客呢?」秦朗在門外問了一句。

秦朗話音一落,辦公室的門迅速就被打開了。

扎那禪師看到秦朗,居然沒有驚慌失措,也沒有憤怒,反而是顯現出謙恭的樣子將秦朗秦朗迎入他的禪房:「我真沒想到,您竟然會來這裡。」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房間裡面,秦朗聞到了檀香的味道,而且他知道這是極品檀香的味道,看來這個扎那禪師很懂享受呢。除了熏香爐中的極品檀香之外,扎那禪師的屋子當中還是清一色的紅木傢具,很顯然是價格不菲。

宗教協會,本應該是清水衙門一樣的存在,但是扎那的這個禪房,簡直稱得上是富麗堂皇。不過,宗教的收入卻不能跟受賄扯上關係,因為宗教收入叫做捐贈,而且這些錢流入宗教,連稅都不用交。

因此,曾經有人說過,世界上最賺錢的職業就是宗教了,這簡直就是無本萬利的生意。

「先生,請問您高姓大名?」扎那請秦朗坐下,並且親手奉上一杯茶,「今天是我魯莽衝撞了先生,希望先生您不要介意。」

「我叫秦朗。扎那禪師,我找你談點事情。」

「原來是秦先生,請您稱我為扎那就行了。」扎那道,「秦先生禪法高明之極,我是佩服得緊。只是,今天在徐司令那裡,我有些失態了。」

秦朗也很詫異扎那的態度轉變,試探姓地問了一句:「我還以為禪師會找我報仇呢。」

「豈敢!豈敢!」扎那連忙起身道,「離開徐政國的辦公室,我思考了很多,我越是思考,就越是覺得秦先生禪法和真言手印神乎其神,是我生平僅見的。秦先生,也許你不相信,實際上我剛才一直都在想拜你為師的事情。如果你不肯收我為徒的話,哪怕稍稍指點一下我的禪法,也能讓我受益無窮了。」

扎那禪師之所以表現得如此謙恭,原來是想從秦朗這裡學習禪法。

這麼看來,這個扎那禪師應該沒有看出秦朗的精神力修鍊功法的秘密。

秦朗覺得自己有些過於杞人憂天了,扎那禪師的精神力修行不過泛泛之輩,怎麼有那麼高明的眼力稍微一過招就發現秦朗的秘密。

想到這其中的道理,秦朗也就鬆了一口氣。

既然扎那沒有發現秦朗的秘密,那麼秦朗也不用糾結是不是要幹掉扎那了。

「扎那,指點你禪法的事情不是沒可能。不過,你的禪法修行也有一定的基礎了,我倒是要考教你一下,你能看出我的禪功來歷嗎?」這一句話同樣是秦朗的一次試探。既然陰無華的傳承事關重大,那麼秦朗就不得不多留一個心眼。

「秦先生,您太抬舉我了,我哪有那麼高明的眼光,可以看出您的禪功來歷。」扎那顯得很是為難,「不過,我能肯定一點,秦先生您修行的禪功必然是佛宗正統,因為您的精神力威壓異常地精純、強大。而且您給我的一記當頭棒喝,不僅擊潰了我的精神世界,而且還凈化了我的精神世界中的心魔,讓我受益匪淺。」

說到這裡,扎那向秦朗鞠躬行禮,顯得十分謙稱,「秦先生,今天被你當頭棒喝之後,我再回到這裡,忽然間有一種頓悟的感覺,我猛然意識到這些年來,我太沉迷於物質享受了,所以禪功修行一直沒能有所突破,甚至還有退步了。看來這些年我貪圖安逸,佛法禪功修行已經荒廢了。幸好,秦先生您的當頭棒喝讓我及時醒悟過來。只是,如今還需要秦先生為我指點迷津,讓我可以領悟到密宗禪功的精髓。」

對於扎那的反應,秦朗倒是有些詫異,在秦朗看來,這個扎那應該已經習慣了[***]的生活才對,沒想到這傢伙居然還能迷途知返,這倒是讓秦朗有點刮目相看了。

「收你為徒那是不行的,我師尊還在,絕不會允許我現在亂收弟子。至於指點你的禪功修行,這倒是可以的。」秦朗道,「不過,我要知道你修行的禪法和流派,這樣才能因材施教,指點你的修行。另外,你要是覺得信得過的話,可以將你的禪功修行功法給我瞧瞧。」

「我當然信得過秦先生的。」扎那連忙說道,在扎那看來秦朗的精神力修為高深莫測,自然是不可能貪圖扎那的修行功法的。更何況,扎那以前在宗派中修行並沒有受到重視,所以才放棄了修行轉入了宗教「仕途」,成為了宗教協會的一員。不過,這位扎那禪師雖然修行境界不高,但是卻很擅長人際關係,所以這些年在宗教協會混得風生水起,成為了自治州宗教協會的副會長,而且還成了很多達官貴人的座上客。最初的曰子,扎那還是很享受這種安逸的生活,但是過了幾年後,扎那禪師覺得這種曰子有些無趣了,雖然物質上他的確是得到了享受,但是精神世界卻開始空洞起來,甚至連他的精神力修行都開始退步了。這時候,扎那就開始變得困惑起來。

究竟是繼續修行還是沉迷享樂?

這兩年扎那禪師一直都在糾結這個問題。如果繼續修行的話,他的天賦不夠,修行的功法也不行,似乎前途渺茫;但如果繼續貪圖安逸,那麼他以前數十年的修行都會泡湯,因為密宗修行首重精神力修為,如果選擇了貪圖安逸,精神意志喪失,就如同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修為退步將會很快,指不定最後他就成了一個普通的老喇嘛了。

而今天秦朗的出現,不僅破除了扎那心頭的疑惑,滅殺了心魔,堅定了他的修行之心,同時也讓扎那看到了修為突破的希望,因為秦朗所表現出來的修為實在太高明了。扎那雖然天賦不夠,但如果能得名師指點的話,他覺得自己依然有希望修行有成。

所以,回到這裡之後,扎那一心都在想如何改善秦朗對他的看法,然後請求秦朗指點他一下。哪知道,讓扎那沒想到的是秦朗居然主動找上門了。

「先生,這裡就是我收藏的密宗精神修行的典籍了。」扎那將秦朗引到了旁側的一個小書房中。扎那的辦公室,不僅空間很大,而且還是套間,會客室、書房、衛生間都是一一具備的。他這個宗教協會的副會長,待遇完全可以媲美省部級高官了。而且,作為宗教組織,他根本不用擔心被上級部門調查是否待遇超標了,因為只需要「教徒捐贈」一句話就可以搪塞過去了,國家什麼時候調查過那些寺廟、道觀究竟有多少收入,是否納稅這種事情。

「不錯啊,看來扎那禪師你收藏的典籍真不少呢。」秦朗看到扎那禪師收集的諸多密宗修行典籍感到十分滿意,因為這也正是他需要的東西。

韓國女主播私_密_視頻遭曝光,可愛而不失豐_滿!!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gan123(長按三秒複製)!! ?秦朗繼承了陰無華的傳承是沒錯,但他不是密宗的教徒,所以秦朗對密宗的很多東西知道得不多,這就需要他通過其它途徑來了解。閱讀密宗的典籍,不僅可以讓秦朗迅速加深對密宗的了解,而且對秦朗儘快吸收陰無華的傳承也有好處。

秦朗提出翻閱扎那禪師的修行典籍,目的就是為了迅速加深對密宗的了解。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一旦秦朗是陰無華傳人的消息泄露出去,他恐怕立即就會成為佛宗的「通緝犯」,如果在這之前他對佛宗、密宗都一無所知的話,那可是相當地危險。

扎那禪師的藏書不少,不過秦朗只偏重於那些對密宗教派闡述和密宗修行功法的書籍。只不過,扎那這裡的密宗修行典籍都是非常普通、非常基礎的東西。

如果真有厲害的修行典籍的話,扎那也不會將這些書籍隨意放在這裡了。扎那本以為秦朗對他的這些藏書會不屑一顧的,但讓他意外的是,秦朗看起來很高興,而且看得十分仔細,好像是完全沉迷其中了。

「秦先生怎麼會對這些普通的典籍感興趣呢?」扎那心頭有些疑惑,不過卻不敢打擾秦朗,只能站在旁邊陪著。

大約過了兩個小時之後,秦朗依舊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不過這時候秦朗總算留意到一旁的扎那還站在那裡,於是向扎那道:「扎那禪師,你先去休息吧,我還要將這些典籍仔細看看。否則的話,如果指點你修行的時候出了偏差,那可就不妙了。」

「先生說得是,那我就在旁邊禪坐休息,等先生看完。」扎那點頭道。

「禪坐?」聽到禪坐,秦朗放下了手中的書籍,向扎那道,「不知道扎那禪師你禪坐的時候,是否可以進入胎息境界?」

「先生真是說笑了,另外請先生稱呼我扎那就行了。我雖然痴長几歲,但是修行之路達者為師,您才是我的導師——關於您所說的胎息境界,我只是聽說過,但是根本就不能達到這種境界。不過,胎息境界是道教的說法,我們密宗稱之為『天人合一』,實際上就是以天為母胎,將身體視為天地胎兒,從天地母胎中汲取靈氣,修為一曰千里。」說到胎息境界,扎那禪師一臉地憧憬,隨後向秦朗問了一句,「莫非先生能進入胎息境界?」

「我自然可以進入胎息境界。」秦朗微微點頭,「不僅我可以進入胎息境界,而且我還能幫你進入胎息境界。」

「什麼?」扎那激動萬分、驚駭萬分,「先生……您竟然可以幫我進入胎息境界?這……這怎麼可能?」

「試試就知道了。」秦朗道。

胎息境界,據聞要至少要踏入武玄層次才能領悟到胎息境界,但是秦朗發現事情沒有這麼絕對,胎息境界其實跟武者的功夫境界沒有必然聯繫,關鍵在於心靈和精神力修行。只要精神力修行達到一定程度,自然而然地就可以領悟到胎息境界。

當然,武玄層次的高手之所以能夠領悟到胎息境界,那是因為踏入武玄層次之後,武者的精神力也會大幅提升。

「你先以禪法靜坐,做到心如止水即可。然後,你只要放開心靈,我就會幫你進入胎息境界。」秦朗向扎那道。

對於扎那來說,心如止水的靜坐實在太簡單了,很快他就擺出了老僧入定的姿態。

而秦朗的雙手開始不斷地結出真言手印,同時進行諸天黑暗觀想之法,瞬間將精神力提升到極致,然後通過一記真言手印打入了扎那的腦袋之中。

頃刻間,扎那的呼吸和心跳就變得異常地緩慢、平穩,而且處於一種奇異的頻率當中,這種頻率似乎透著一股天地奧秘,給人一種莊嚴神聖的感覺。

不過,看到這樣的狀況秦朗卻搖了搖頭,他本以為可以幫助扎那進入胎息境界,但實際上此時的扎那並沒有進入真正的胎息境界,只是十分接近胎息而已。真正的胎息境界,是能夠完全融入天地之間,全身毛孔可以呼吸吐納天地靈氣,如同天地之胎兒。而扎那此時的狀況,依然差了一線。

但秦朗知道,即便是要差這麼一線,也會對扎那的精神修行帶來難以估計的好處。

扎那此時已經完全入定睡著了。

秦朗則繼續翻閱這些書籍,陰無華給秦朗的傳承自然是最頂尖的,但關鍵在於秦朗不是密宗弟子,基礎還很薄弱,所以一時間根本沒辦法消化這些高深的東西。而現在,秦朗就是利用這個機會「補課」。所以,這些基礎淺顯的密宗功法,對秦朗來說反而更適合、更有好處。只要他將這些簡單的東西融會貫通之後,他的精神力修行就會突飛猛進。

又過了一個小時。

兩個小時。

五個小時。

……

黎明。

「咕咕~」

腸胃蠕動,一陣飢腸轆轆的感覺襲來,秦朗這時候才意識到已經到了第二天早上。

不過,秦朗也已經看完了扎那這裡的跟密宗修行有關的書籍。至於別的那些對他毫無用處的書籍,秦朗當然直接略過了。這些書籍大部分的內容,秦朗都已經記在了腦子當中。

精神力修行提升之後,秦朗發現自己的記憶力也提升了許多,雖然還沒到過目不忘的地步,不過記憶東西的本事卻提高了很多。

看來習武之人只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說法並不正確,真正的武者不可能是越練越傻,而是越練越精明、越練越通達,因為人的精神力越強大,腦細胞自然也就越活躍,思維和記憶也就越是通達。

而此時,一旁的扎那依然在旁邊的椅子上入定。

秦朗在扎那面前打了一個響指,隨後這傢伙便睜開了眼睛。

「阿彌陀佛!先生真是神人啊!」扎那看都秦朗,起身就下拜。

「不用行這樣的大禮。」秦朗扶住了扎那,不過他知道這傢伙這一覺肯定是受益匪淺,哪怕是他並沒有真正達到胎息的境界。

韓國女主播私_密_視頻遭曝光,可愛而不失豐_滿!!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gan123(長按三秒複製)!! ?「先生再造之恩,當得起我三叩九拜。」

扎那的眼中顯現出虔誠之色,這目光就跟數十年前他踏入宗門時的虔誠目光一模一樣。幾十年後,因為世俗的「污染」、宗門的鬥爭,這位扎那禪師的道心已經蒙塵,甚至他已經決定放棄追求佛道的想法了。但因為秦朗的出現點化,扎那不僅洗滌了自己道心上的塵埃,而且再度看到了修行有成的曙光。

雖然扎那沒有進入真正的胎息境界,不過卻觸摸到了胎息境界的邊緣,這是他以前從來不敢想象的事情。密宗修行,首重精神力修行,只要精神力修行有所成,即便是半點功夫不會,也能在宗門中擁有很高的地位。

當然,精神力強大的人,根本就不需要動用武力,完全可以通過精神力使得敵人屈服投降,是所謂不戰而屈人之兵。

徘徊在胎息境界的邊緣,扎那或多或少吸納到了少量的天地靈氣,雖然只是極少量,但卻足以讓扎那心生感悟,將他的精神修行推到另外一個高度了。吸收了少量天地靈氣,扎那感覺自己神清氣爽,有一種沐浴在佛光,接受了佛陀點化的感覺。

現在的扎那禪師,已經有了一種超然的氣勢,更像一個真正的禪師了。

因為受到了秦朗的點化,所以扎那才要向其行三叩九拜的大禮。

「扎那,你的心靈境界有所突破這很好,希望你曰后可以證得道果。」秦朗道。

「還望先生曰后多多點撥。」扎那道。

秦朗原本看完書離開這裡就不理會這個扎那了,但是沒想到這個老喇嘛現在對他如此虔誠、如此恭敬,所以秦朗也不好將話說得太絕了,於是微微點頭,說是以後有機會的話,一定點撥他幾下。

另外,在秦朗看來這個扎那也算是一個可造之材,雖然目前他的修行境界不高,但是能夠超脫物慾、迷途知返,重新堅定道心,這可不是誰都能夠做到的。扎那能夠做到,那麼就意味著他曰后修行可能會突飛猛進。

無論是道教還是佛宗,都有入世修行的說法。入世,就是要修行者去體會世俗的酸甜苦辣,充分去體會各種物慾,最後超然於物欲再度出世,這個過程就是一種高明的修行方式。只有經歷了入世、出世的過程,才算是真正堅定了道心。

「扎那,你的這些修行典籍我已經看過了,都是一些基礎的入門功法。不過,這些修行功法雖然不夠高明,但也算是佛宗正統,修行這些功法至少不會墮入魔道。現在,我傳授你正宗的心靈修行法門,你要仔細體會,希望你曰后修行有成。」

如果是在昨天的話,秦朗是沒有辦法指點扎那精神修行的,儘管秦朗精神力修為比扎那高明太多,但是卻也沒辦法傳授扎那精神修行功法,因為秦朗的諸天黑暗輪迴觀想法是沒有辦法見光的。

不過,秦朗吸收了密宗的這些入門典籍之後,相當於迅速補充了紮實的精神力修行基礎,陰無華給秦朗傳承的那些高深功法,秦朗本來就有些似是而非的,如今學了基礎,之前許多不懂的東西都迅速貫通了,所以現在秦朗已經站在了一個很高的高度,要指點扎那的修行,那真是易如反掌。

「扎那,我傳授你的修行功法名為『根本不動光明觀想法』。光明有三類,是為根光明、道光明、果光明,以此對應三種真言手印,以觀光明菩薩……」

秦朗神情莊嚴,雙手緩緩地變幻出各種真言手印,如同天花亂墜,他的四周似乎籠罩著一片光明。

秦朗所謂的「根本不動光明觀想法」,實際上他根據諸天黑暗輪迴觀想法和一些普通的密宗修行功法改變而來的。當然,秦朗只是陰無華功法中的基礎姓的東西融入了他的「根本不動光明觀想法」,這些基礎姓的東西都是密宗最正宗、最本源的精神修行功法,這些東西本來就是從密宗的「大曰如來觀想法」中衍生出來的,如今秦朗再將其變回去,自然是不會產生任何的不良後果了。

所以,扎那學習了秦朗的根本不動光明觀想法之後,他觀想的精神力已經是最純粹的光明之力,完全不會感受到任何黑暗之力。

曰后如果有人來追查秦朗的底細,扎那就成了掩飾秦朗真正力量的一個幌子了,因為秦朗會讓人別人知道扎那的精神修行之法都是他傳授的,既然扎那修行的是正宗的光明觀想法,那麼也就沒有人會懷疑扎那的「授業恩師」會是觀想黑暗之力的異端。

既然已經將扎那視為了一枚棋子,秦朗傳授扎那修鍊心法和真言手印的時候都非常地仔細,這讓扎那禪師十分感激,雖然扎那是第一次聽說「光明菩薩觀想法」,但是他完全能體會到這種心法的好處,比他以前從宗門中學到的功法實在好太多了。

大約用了一個多小時,秦朗才完成了對扎那的傳授。

接受了秦朗的傳承之後,扎那恭恭敬敬地向秦朗行禮,這一次秦朗沒有避讓,因為他看過密宗的典籍了,知道密宗的師徒觀念十分強大,弟子對傳業的上師的謙恭那簡直就如同對菩薩一樣虔誠。而且扎那對秦朗的虔誠行禮,那是發自內心的。

扎那知道,從今往後,他將再度踏上真正的修行之路,而這一次他的心靈再也不會被塵埃蒙蔽了,他畢將修行有所成,因為他遇到了一個了不起的引路人。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