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不斷倒下的士兵,他不為所動,眼中沒有任何憐憫。

在他看來,那些士兵只是他前進的基石罷了。

漫天席捲而至的箭矢令不少魔族士兵膽寒卻步。

「後退者死!止步者死!膽怯者死!」蒼蛟淡淡的說道。

得了命令,陣后的督戰隊伍舉起了寒刀。

望著洶湧而至、源源不斷的鬼方國大軍,胤斌沉著冷靜。

他,雙眉一蹙,繼而右手一揮,登時無數外表裹著浸泡過麻油粗布的石頭挾裹著灼灼烈焰從城中飛出,落在鬼方國大軍中,剎那間轟鳴震天,赤焰蔓延,無數鬼方國士兵在其中哀嚎打滾,痛苦異常。

胤斌望著他們痛苦的模樣,外表極為平靜,內心卻早已起了波瀾。

他們跟華夏人並無兩樣。

若是沒有戰爭,他們現在應該在田間耕作,地頭種植。

呵,胤斌,收起你那該死的善心吧,這是戰爭,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戰爭!很快,冷靜壓制住了他的情感。

胤斌再揮右臂,又是一批烈焰礌石飛騰入空。

蒼蛟見狀,嘴角輕揚,冷冷一笑,雙臂猛地展開,頃刻間身後一道黑霧竄出徑直飛至陣前,俄頃化作一道屏障。

烈焰礌石撞擊在屏障之上,瞬間一聲雷霆轟鳴,只見火星四濺,四處蔓延。

蒼蛟雙臂運氣,旋即反手一推,一股氣流自掌心飛出注入屏障之內,瞬間無數烈焰礌石被彈起,反倒朝著太古玄關而去。

胤斌見狀,急忙祭起九龍戲珠紫淵劍,而後奮力一劃,數道劍氣從中湧出,將那漫天烈焰礌石俄頃間擊打的四分五裂墜於地面,剎那間大地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蒼蛟右臂猛地一抬,旋即懸停半空,鬼方國士兵即刻停止進攻,慢慢後撤。待撤至安全地界,蒼蛟再揮右臂,霎時間八道幽光從天而落,陰風驟起。

幽光散去,陣前赫然出現八位形態不一的人,他們身著刺客便裝,輕衣薄褲,臉戴面罩,面罩顏色各不相同:或黑或白,或灰或藍,或青綠混雜,或紅紫相間。面罩上還畫有獨特符咒,每人也是各不相同。

望見他們,蒼蛟眉頭舒展,得意神色躍然臉上。

他們是蒼蛟暗中蓄養的「烏羽八劍魔君」。

蒼蛟很清楚他跟幽冥王的合作是暫時的,而自己所依靠的烏里術、三大魔尊等人統統聽命於幽冥王,烏羽刺客與其相比太過脆弱,如果沒有自己的核心力量,屆時衝突起來,吃虧的只有自己。

因此,在訓練擴大烏羽刺客組織的同時,暗中蓄養了三個神秘組織,「烏羽八劍魔君」便是其中之一。

「烏羽八劍魔君」名字分別喚作:赤蝰魔君、紫闕魔君、黑蚺魔君、灰蝠魔君、白蝮魔君、青萍魔君、綠漾魔君、藍魄魔君。

八位魔君所使之劍與其名字相同,並無二異。

他們慣於團體行動。

「破!」蒼蛟輕喝一聲,八位魔君瞬間祭起各自兵器,一躍而起,望著太古玄關城樓而來。

胤斌見狀毫無懼色,嘴角微微一揚,右手執起九龍戲珠紫淵劍,左手輕撫劍鋒,空中道了句:「雷動九州,福澤華夏!」

緊接著一道真氣吐出,九龍戲珠紫淵劍鋒處登時寒光一閃,劍身隱約出現金龍形象。

之後胤斌一個箭步,飛身而起,腳尖穩穩落在太古玄關城樓頂琉璃獸上。

「去!」胤斌高聲喝道,九龍戲珠紫淵劍俄頃入空,無數華光從劍鋒飛出,朝著八位魔君而去。

八位魔君執劍格擋,一時間劍舞光飛,令人眼花繚亂。

胤斌雙臂輕展,穩穩落在太古玄關下,周身氣旋環繞,所落之處烈焰盡滅。

八位魔君隨之而落,列成八魔劍陣,將胤斌困在垓心。

八魔劍陣,烏羽八劍魔君的必殺技,共有三階,每位魔君各據一角,將對手死死困住,左右不顧,前後難兼。

胤斌右掌高舉,一道光柱自掌心飛入九龍戲珠紫淵劍中,隨即紫淵劍在空中一個迴旋,無數華光落下,天際一聲驚雷炸響,一道閃電擊入劍柄,貫穿劍身。

隨即他右掌一舒,九龍戲珠紫淵劍倏地飛回手中。

緊握劍柄,通體明亮灼目。

「受死!」八位魔君同時祭起武器,朝著胤斌刺來。

胤斌身子後仰,九龍戲珠紫淵劍猛地一劃,九劍相交,乒乓作響。剎那間風雲乍起,沙塵飛揚,無數電光射出,火花飛濺。

「破!」胤斌大吼一聲,體內倏地一股氣旋四處擴散,強大氣流攜裹砂石而至,八位魔君紛紛執劍格擋,各自後退數丈之遠。

睥睨四周,胤斌一笑,右手高擎寶劍,俄頃,頭頂上空烏雲攢動,悶雷滾滾。

一道刺目閃電劃破雲層,直直擊入九龍戲珠紫淵劍尖,霎時間劍尖處雷電齊聚,引來電流無數。

胤斌奮力一甩,無數電流從中而出,朝著八位魔君擊打去。

「乾坤悠悠,八劍銷仇!」八位魔君同時喝道,而後執起各自寶劍運起真氣八道真氣光柱瞬間湧出,變作一個圓圈將電流阻隔。

胤斌毫不慌張,單手執劍,立於胸前,劍尖處電流不斷噴出。

他左掌旋轉,上前翻覆,口中念了道咒語,左掌心中隨後一道「殺」字元咒隱隱出現。

指尖輕點,殺字元咒倏地入空,而後他身體原地一旋,右腳一掃,激起沙塵飛揚。胤斌趁機將九龍戲珠紫淵劍猛拋入空,一道旋風刮過,紫淵劍倏而穿過殺字元咒,符咒上登時火焰騰升。

「小子,被我八魔君圍攻至此,竟毫無疲意,倒是令我刮目相看了。」赤蝰魔君說道,言語中卻充滿不屑與高傲。

「呵,小小魔君跟真龍皇儲相鬥至今,倒也是苦了爾等了。」胤斌反唇相譏。

「小子,休要得意忘形!」藍魄魔君一聲喝罷,祭起手中藍魄劍便刺向胤斌。

胤斌睥睨一眼,冷冷一笑,右手一抬,一道金光自殺字元咒中射出,只聽哐當一聲,直直落在藍魄劍中,藍魄魔君右臂一震,險些摔倒。

「如此不堪一擊也敢妄自稱君,若是傳了出去,豈不貽笑大方。」胤斌笑喝一聲。

「那就要看你今日還有沒有機會傳出去了!」黑蚺魔君怒目圓睜,眼珠凸出似乎要將眼眶撕裂一般,手中黑蚺劍祭起,一道黑光從中射出,直逼胤斌。

胤斌身子一傾,右手抬起,召回九龍戲珠紫淵劍倏地砍下,一時間黑光飛濺,金火燃燃。

他右臂一振,紫淵劍一抖,劍鋒劃過黑蚺劍,而後一甩,無數灼灼金火拋向黑蚺魔君。

黑蚺魔君雙掌一擊,掌心處一道黑霧生成瞬間將金火吞噬,之後雙拳緊握,棄了黑蚺劍直衝胤斌而來。

「你既使拳,我便奉陪。」一聲言訖,胤斌將九龍戲珠紫淵劍祭入空中,而後雙拳生風,一個箭步沖至黑蚺魔君跟前,四拳相對,鬚髮皆張,強大氣流在二人之間生成迴旋。雙方真氣凝聚於雙臂,互不相讓。

「看你瘦弱模樣,未曾想到力氣倒是不小。」黑蚺魔君嘆道。

「你也不差!」胤斌淡淡回道,旋即眼中一亮,兩條臂膀之中一股電流直涌雙拳,黑蚺魔君只覺雙臂一麻,不由得雙拳鬆開,胤斌揮起左拳朝著對方砸去。

「小子莫要猖狂!」尚未及身,一道聲音落下,紫闕魔君一躍而起,執著紫闕劍朝著胤斌捅來。

胤斌見狀急忙收起雙拳,口中一聲咒畢,九龍戲珠紫淵劍倏地落下將紫闕劍格擋住。

「小子,今日便讓你嘗嘗紫闕劍的噬魂滋味!」一聲喝罷,紫闕魔君念動咒語,劍鋒處一道紫色煙霧生成,先是盤旋入空,而後倏地分身數除從四面八方直撲胤斌。

「破!」胤斌一聲喝罷,九龍戲珠紫淵劍猛的一甩,一道劍氣注入殺字元咒,頃刻間無數華光從中射出,將紫色煙霧擊打無形。

「這怎麼可能!」紫闕魔君一時愣住。

「陛下,要不要讓他出陣?」望著膠著態勢,一位侍從附在蒼蛟耳邊說道。

「不用。」蒼蛟當即擺了擺手,「此乃烏羽八劍魔君第一次出陣,讓他們吃點苦頭也好,省得日後在外給我丟人。至於他,現在還不需要。」

「諾。」

「回歸本位!」赤蝰魔君見狀當即說道,話音剛落,八位魔君瞬間重新結成八魔劍陣。

「故技重施,毫無新意。」胤斌冷冷一笑,手臂一振,九龍戲珠紫淵劍瞬間被吸入殺字元咒之中。

片刻間,殺字元咒中一道金光射出,一百零八個「殺」字從中竄出,朝著八位魔君而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八位魔君身上。

一瞬間,風雲再起,雷電重生。 風停雪落。

太古玄關,殺機盈野。

望著從天鋪下的一百零八道「殺」字元咒,八位魔君即刻祭起各自寶劍。

八柄寶劍倏地升空,劍尖相觸,發出八道光芒,而傾急速旋轉,帶起一陣旋風咆哮。

「滅!」胤斌一聲喝罷,九龍戲珠紫淵劍倏而揮起,劍氣飛出,一百零八道「殺」字元咒射出一百零八道金光朝著八魔劍陣而去。

剎那間,正在八魔劍陣上方旋轉的八柄寶劍倏而分散,伴著旋風,分身一百零八處,分別朝著一百零八道金光而去。

兩者相交,瞬間轟鳴一聲,金光散盡,一百零八柄寶劍直直的插入符咒之中。

俄頃,天地間一片寂靜。

未幾,亮光乍現,一股衝擊波在半空生成,四處擴散。

瞬間狂風大作,電閃雷鳴。

胤斌一步躍上雲端,右手一伸,掌心中射出白光一道,天空中一聲凌厲鷹鳴,九天雲鷹扇動翅膀呼嘯而下。

嘴巴一張,一道道閃電射出,擊入一百零八道「殺」字元咒中。

頃刻間,一百零八道符咒烈焰灼灼,炙烤著一百零八柄寶劍。

八位魔君見狀,各自雙手合十,口中共同道了句:「幽冥寒霜!」

風起咒落,一百零八柄寶劍劍鋒處倏而凝聚冰霜,妄圖將烈焰壓制。

胤斌怎肯罷休,手指一旋,九天雲鷹雙翅猛地一展,無數羽毛頓時化作一支支羽箭倏地射出,兩爪之間真氣火球生成,羽箭穿過火球,登時燃燒起來,隨著天際驟然颳起的狂風朝著八魔劍陣而去。

「回!」八位魔君一聲咒落,一百零八柄利劍倏而從符咒中撤出,重新複合為八柄寶劍,回歸各自主人手中。

待寶劍歸身,八人齊聲喝起,一道道劍氣從劍鋒飛出,化作一層層結界罩在八魔劍陣上方。

火羽之箭落在結界之上,只聽噼里啪啦一陣聲響,火羽之箭悉數折斷,八道結界也已五去其三。

雙方心中各自吃了一驚。

胤斌未曾料到名不見經傳的「烏羽八劍魔君」竟會有如此強勁的戰鬥力,更讓他感到煩惱的是,若是單打獨鬥,他早已將八人超度,但他們卻從不落單,所有行動統一,令胤斌無從下手。

胤斌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真氣正在迅速消退,若是持久下去,太古玄關終將易手。

八位魔君也未曾想到,胤斌一人竟能抵抗他們八人如此之久,且鬥志越發高昂起來。

雙方一時間僵持不下。

「回!」蒼蛟嘴角一揚,揮起右手,鬼方國大軍中響起撤退鼓點,八位魔尊聞后倏而化作幽光回至蒼蛟身邊。

胤斌也不去追,九龍戲珠紫淵劍一橫,劍氣橫飛。

「還有誰!」胤斌怒喝一聲,對方陣中靜悄悄一片,並無人應答。

「陛下,您看——」

還不待侍從將話說完,蒼蛟右掌舉起:「不用,靜觀其變。」

看到鬼方國中並無動靜,胤斌料其一時也再難有動作,於是雙臂輕展,腳底祥雲升起,躍至城樓。

他雙掌運氣,一道金光從掌心而出,直直注入「殺」字元咒。

符咒登時通體一亮,烈焰叢生。

他手指輕點,符咒倏而飛至太古玄關上空。

隨後萬道華光從中射出,化作一道結界將太古玄關覆蓋。

片刻之後,一道白色光柱從關內射出,源源不斷的注入結界之內。

那道白色光柱蒼蛟再熟悉不過,它是荒元蛟龍珠射出的。

蒼蛟看得明白,心中一陣竊喜,那柱光束較之以前已經弱了許多。

雙方就此對峙著。

胤斌抬頭望著結界,又望了望關下的鬼方國大軍,右手不由自主的摸向胸口,心情愈加沉重起來。

懷中所放置著的是父皇胤天前些時日給他寄來的書信,書信中胤天說道他將不日應劫,中原天子之位將由他承襲,組建聯盟之事雖困難重重,但在太陽王的努力之下已初現曙光,要其務必勤懇努力等等。

「父皇,兒臣定不負您的重託。」胤天目光堅毅,在心中暗自說道。

清風微拂,暖意融融,陽光普照,春光無限。

沐靈等人攙扶著胤辰離了密林,行至望月台下。

胤辰此刻已逐漸恢復過來,只是真氣受損,臉色還是稍差一些。

「多謝姐姐。」胤辰拱手作揖道。

「你我皆是一家人,何必如此客套。」沐靈笑道,「你的傷勢——」

「不礙事,休息兩三日便好了。」胤辰一邊回答著,一邊四處張望。

「殿下,雲麒沒事。」墨羽在一旁說著將墨玉麒麟遞到胤辰面前。

此刻,墨玉麒麟因身負重傷,修為受損,已變成小時模樣。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