吩咐完,凰無夜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作為凰王府主人的院子,這裡寬敞、精緻、舒適、完美、奢華,她很滿意。

想要成為煉藥師,必須要有靈力才行。

以前的凰無夜雖然廢材,還是知道這一些的。

她到了自己的房間在床上坐下,閉目,腦海之中閃過了《逆天陰陽決》的修鍊口訣。

還沒有等她運轉口訣修鍊,她的腰卻被一雙手臂從身後圈住。

「小夜兒,本宮很冷哦!讓本宮抱抱!」 背後傳來了那惑人的聲音,讓凰無夜感覺有一條冰冷的毒蛇從她的尾椎攀爬著。

聲音極為的熟悉,凰無夜一轉過提便看到了那一張妖冶的容顏。

妖華傾世,美的驚心動魄!

凰無夜自然不會被美色迷亂,瞬間出手,朝著他的死穴襲擊而去。

他的臉上依舊掛著妖冶的笑容,如蝶翼一般的睫毛叛逆的往上翹。

紅影一晃,凰無夜的雙手雙腳就被禁錮住了,而那一張漂亮的臉朝著她逼近。

「小夜兒難道喜歡這個姿勢!」

此時,凰無夜很清楚她跟這傢伙的實力差距有多大。

即使如此,她夜皇也不會輕易認輸!

「放開,否則後果自負!」

洛妖血不但沒有放開凰無夜,指尖落在了凰無夜的耳垂之上。

他低聲道:「冷!不放!」

凰無夜用了自己的殺手鐧,烈焰之炎出動。

結果,洛妖血的指尖輕輕一劃,她的火焰竟然被壓制了下去。

「小夜兒,本宮打算留在這裡就寢,你把這裡燒了那可麻煩了!」他妖冶的笑道。

凰無夜一愣,烈焰之炎竟然沒用。

「誰允許你在這裡就寢的!現在立刻給我離開,不然凰衛不會放過你。」

被此人壓制的無力感,讓凰無夜迫切的想要修鍊,才沒有心情伺候這一尊大佛。

洛妖血嘴角微微的勾起,「小夜兒,我敢闖入這裡,自然就篤定沒有人能打攪。你喊吧!喊破喉嚨……」

凰無夜的臉一黑,「妖精,你給我住嘴!」

洛妖血笑了,真的像是一隻活脫脫的妖精一般。

「妖精,原來在小夜兒的心裡,本宮是一隻妖精啊!可是我這隻妖精好像沒有勾引到小夜兒你呢!」

指尖如同輕羽一般輕輕的劃過了凰無夜的臉頰,洛妖血的動手看似輕柔,凰無夜卻感覺到渾身解雞皮疙瘩都起了。

這妖精,真冷!

絕世雙驕:邪帝,求放過 凰無夜道:「死妖精,你又來找我,到底有什麼目的?」

那一雙瀲灧的淡紫色的眸子望向了凰無夜道:「自然是為了來睡你!」

腿終於找到了能掙脫禁錮的機會,聽到這話凰無夜便火冒三丈的朝著他下身的要害踢了過去。

「膽子挺大啊!想睡小爺,爺直接你把你踢廢了讓去當兔爺!」

凰無夜這一腳來勢洶洶,洛妖血反應靈敏的扣住了他的腳踝。

「小夜兒的脾氣倒是挺大的!」他輕笑道,淡紫色的眸子閃過危險的光芒。

剛才這小東西,是真的想要廢了他了?

他壓在了凰無夜的身上,伸手一撈把凰無夜給撈到了懷中。

跟她交過手,以他的實力自然很輕鬆地化解了凰無夜的殺招,然後纏上了她的腰。

洛腰血微微一怔,道:「小夜兒嫌棄我的腰又粗又硬,原來你的腰這麼細這麼軟,本宮抱著挺舒服的。」

凰無夜都想要殺人了,「把你的爪子給我鬆開!」

「不松!舒服!」洛妖血不但沒有放開凰無夜,反而抱得更緊,竟然還在她的身上蹭了蹭。

他坦蕩的對上凰無夜那殺人的目光道:「今天在小樹林你……你這樣那樣對本宮,難道就不準本宮這樣對你嗎?」 那絕對是她夜皇最想忘記的的黑歷史!

凰無夜道:「我……我那是以為你是一個女人,誰知道你是一個喜歡女扮男裝,雌雄莫辯的妖精!」

淡紫色的眸子突然間變得幽深了起來,「我可記得,夜小王爺可是聞名微瀾國的斷袖,你喜歡的是男人?」

凰無夜的臉色一沉,這妖精倒是把她的事情打聽的一清二楚,而她卻對他一無所知。

情況很不利!

凰無夜道:「那不是小爺我年少輕狂不懂事,現在想想還是女人比較討我喜歡。身軟腰細亦撲……」

話還沒有說完,凰無夜突然間感覺到脖頸上一涼。

「嘶!」肌膚被撕裂的痛苦,讓凰無夜倒抽了一口涼氣。

這妖精,竟然咬了她的脖子,而且還咬的超級狠!

「我錯了,原來你不是妖精,是一條狗!隨便咬人可不是什麼好習慣。」

洛妖血放過了凰無夜,那完美的唇瓣染上了鮮血,猶如剛剛綻開的玫瑰花瓣一般,誘人去採擷。

「小夜兒你招惹了我,現在說喜歡女人,晚了。」

凰無夜微微一愣,道:「死妖精,兩個男人抱了抱。陰差陽錯的親了一下而已,你不會是告訴我看上小爺我了?」

這是不可能的!

這傢伙那禍世的容顏下是一顆薄涼的心。

洛妖血笑道:「本宮這是不想我找到的暖爐,沾染上別人的氣息!不然的話,本宮就會毀掉你哦!」

修長的手指,在凰無夜那帶著傷口的纖細的脖頸上遊離。

「你到底要怎麼樣?」

「陪本宮睡!」

「不行……」

她的話剛剛落下,便發現渾身灼熱了起來。

烈陽之炎這才安分了多久,又出來作妖了。

凰無夜那滾燙的身體卻讓洛妖血愛不釋手,他找過無數至寶,可是沒有誰有小夜兒的身體讓他那麼舒服過。

他抱緊了凰無夜道:「小夜兒,你也也很熱對不對?你難道想要這樣難受死,也不願意陪我嗎?」

洛妖血的靠近,顯然烈焰之炎安分了不少。

他們兩個人在一起,兩種極致的力量似乎可以達成平衡。

「想要舒服的休息,就乖乖的當本宮的暖爐吧!」

凰無夜的眸光一沉,要不是有這冷冰冰的妖精在,估計她穿越來的第一晚估計就會被烈陽之炎給折磨的一夜難眠,更不用說修鍊了。

凰無夜道:「你的意思是,你想睡在我這,平衡你身體那可怕的寒氣?」

洛妖血挑眉道:「小夜兒以為呢!難道小夜兒還想要我做更多的親密的事情,這要看小夜兒你的表現了。」

他瞥向凰無夜的唇,那暖到心底的感覺,體會一下也不錯。

畢竟他的氣息,他並不討厭!

凰無夜道:「你想多了!」

她望向洛妖血道:「你可以留下,不過鬆開我!兩個男人抱著一起睡覺你認為正常嗎?」

她不想被烈陽之炎折磨一晚上,只能留下這妖精!

「可是,這樣更舒服!」洛妖血抱著不撒手。

頭頂的陰影籠罩了下來,凰無夜差點被壓成了餡餅。

那一張妖嬈的臉在她的面前放大,那誘人的唇朝著她的嘴角逼近。

「小夜兒這麼不安分,嘴上說不要,其實是在誘惑本宮多做點什麼,對嗎?」 美艷妖嬈的臉靠近,再靠近,凰無夜撇過頭去!

冰涼的吻落在了凰無夜的臉頰上,兩個人微微一怔。

洛妖血輕輕的一滑,道:「這裡滋味還成?」

「別動嘴,要睡就給我躺好!」

「好啊!我不動嘴,動手行嗎?」

修長的手指在凰無夜的身上跳躍,凰無夜真的想把他雙手給剁下來了。

平的!

洛妖血一愣,這身體給他的感覺,不像是男子,他其實懷疑……

他的手往下蜿蜒,凰無夜的臉變得比鍋底還黑了。

「妖精!你往哪摸?」

「小夜兒,大家都是男人,你害羞什麼?本宮就是想比一比誰大誰小而已?」

「死妖精,你要是敢亂來,我會不顧一切大家弄死你!」

身體滾燙的,烈陽之炎瘋狂的從身體之中衝出。

她是被這妖精氣得要跟他同歸於盡了。

洛妖血翻身滾到了凰無夜的身邊,一揮手,冰冷的寒氣再一次壓制住了烈陽之炎。

實力懸殊!

他把凰無夜拉到了自己的懷中,道:「別鬧了!本宮困了!」

抱著讓自己很舒服的暖爐,洛妖血閉上了雙眼。

暗夜纏情:假面小嬌妻 凰無夜深呼了一口氣,這妖精在身旁她哪裡睡得著?

對!修鍊,只要有實力,就不會被這死妖精給壓制了。

凰無夜運轉著逆天陰陽決,本來凰無夜的身體壓根無法修鍊,可是如今她修鍊起來卻異常的順暢。

很快,她就入定修鍊了。

凰無夜身體里靈氣暴漲,風零都以為她出了什麼問題。

等待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逆天陰陽鼎才有主,他是不想她死的太快。

他微微一愣,發現並不是凰無夜的問題,而是修鍊環境的問題。

兩人一個極寒一個極熱,緊貼在一起,創造出最適合修鍊逆天陰陽決的絕佳環境。

也就是說凰無夜即使是修鍊普通的人階功法,只要有洛妖血在身邊,她的修鍊速度絕對能夠達到地階功法的十倍。

一夜,無數靈氣匯入了凰無夜的身體之中。

第二天清晨的耀光落在了洛妖血那一張絕美的臉龐之上,他睜開眼睛,摟住了懷裡的人微微一怔。

從他記事開始,就從來沒有一次睡得那麼好過。

股神重生之軍少溺寵狂妻 不是夜夜被寒毒折磨的難免,就是被各種暗殺驚醒!

他看著懷中少年,靈力還在不停的注入他的身體之中,一邊睡覺一邊修鍊,真的能讓人羨慕死。

即使還在沉睡中,他也感覺凰無夜的氣息強了不少。

身旁有動靜,凰無夜驚醒了過,下一刻,她愣住!

她的實力!

突然間她感覺到耳邊一熱,魅惑的聲音傳來。

「小夜兒真的是天才,一夜直接就成了三品武靈師。」

整個靈滄九洲的靈師劃分為九個等級,武靈師、元靈師、玄靈師、地靈師、天靈師、王靈師、皇靈師、半帝、帝靈師,每一個等級分為九品。

三品武靈師在微瀾國並不算強,不過一般人在成年之前有這個實力也算是天賦還行。

可是凰無夜睡了一夜就達到了這樣的級別,絕對能嚇死人。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